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九十一章 武万仞赶到

第九十一章 武万仞赶到

  “神兵之矢!居然是神兵之矢!”老管家惊声尖叫着,连带着刚刚从炼丹室返回的莫思彤,都被这两声惊叫所震骇。

  “这是可以当做本命法宝的神器,可惜没有天玄骨弓来驾驭它,相信以楼主的无尽机缘可以把它收到手中。”老管家手里那这块白色丝绸,不住的轻拭着一支净焰火矢。

  刘君怀说道:“我试着炼化过,上面的神识禁制力非常的强大,应该要耗掉不少时间,才可以把这三支都完整的炼化。”

  老管家道:“破除禁制需要足够的耐心,不急于一时,能与之相配的弓弩极其少见,反而不如搜集材料自行炼制更要现实一些,楼主以后要留意原料的采集。”

  仔细的想了下弓弩的炼制方法,刘君怀道:“这弓的材料不难汇集,只是那弓弦最是难寻,再说吧,太过急迫反而欲速则不达,平静对待说不定会有机缘巧合的那一天。”

  老管家点头道:“是,楼主的这份平实心态着实要得,那老朽就等待着机缘巧合的那一天。好了,楼主这次的精血炼化可否与九变心法有所帮助?”

  刘君怀听到这里,脸上抑制不住兴奋地表情:“要说这帮助实在是太大了,炼化它拓宽了体内的真元力储存,一变碎刀二变凝一的整体威力大幅提升不说,我很快的就悟出了三变破天。这第三变把有形的攻击形式变为无形,着力点也从体外的辗压变为体内的爆发,威力更是提升了十倍不止。这一滴精血的力量之强大,完全出乎了意料之外。对了,管家,这滴精血的主人的修为怎么去了解?”

  老管家说道:“地理山河,犹如掌上观纹,此是天眼通的具体表现,既然连你也看不出此人的真实实力,无外乎他本人的境界修为比你高的太多,或者是你的天眼通修为太过低下。这些都不重要,虽然我们不知道他为何留下这一滴精血,但此间必有深意,你体内有了他的精血存在,相信会有了解他的那一天。”

  莫思彤插嘴道:“君怀,你不要去关心此事的来龙去脉,只要你本身有所得,又不存在什么不良后果,何必在意那虚无的猜测?现在的你只需要实力的提升,对提升有所帮助的才是你最需要的。”

  就在三人谈话间,刘君怀感到了传讯玉符的阵阵颤动,这次是武万仞到来了,刘君怀匆匆与老管家告辞,携着莫思彤离开。

  两人来到了出云谷的山脚大院,见到了前来的武万仞。

  武万仞乍一看到刘君怀二人的境界体现咋舌不已,连连惊叹着不可思议。

  经过了简单地介绍,三人进了这处出云谷的住所。

  “武叔,怎么现在就来了?不是说好了不要你过来了?天机门在我走后可有事情发生?云介子没有再找你麻烦吧?”关心则切,刘君怀一开口这一连串的问题把武万仞二人都逗乐了。

  武万仞道:“我没有什么事,我那师叔倒是有所怀疑了,这都不重要,关键是武叔我担心你的沈家之行。看到你已经是金丹期修为了,我这心里就放心了不少。”

  刘君怀道:“武叔,客气的话我就不讲了。我最想知道的是你今后的打算,天机门你要什么时候回去?我这里的修炼环境可是比天机门要高级多了,武叔留在我这里修炼的话会有很迅速的提升。只是这个地方十分的隐蔽,传将出去会有很大的麻烦。”

  武万仞道:“君怀,你有这份心就可以了,武叔很是知情。天机门我一时半会儿也脱离不了,等我找寻机会再来找你就是了。这次回沈家我帮你物色了几个帮手,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到时候去平都城汇合!”

  刘君怀感激的望着武万仞,一丝酸楚涌上了眉间:“真的不用了,武叔!我这里的人足够了,元婴期就有两名,还有四五名金丹期,筑基期也有几名。其实我谁也不想用,只想依靠自己的实力去报母仇!”

  莫思彤在一旁笑着说道:“武叔,你就不要担心了,我母亲就是绝尘宫的宫主,她说过只要君怀需要,可以把整个门派都拉过去。可是君怀没有需要帮助的想法,我也认为没有寻求帮助的必要,沈家我和君怀两人完全能够解决。”

  看着武万仞出一副吃惊的模样,刘君怀心下暗笑不已,谁又能想到孤身一人在修真界打拼的自己,会有如此的丰富人脉和修炼资源。一个当初父母双亡,又被家族扫地出门的十二岁孩子,如今已成长为在修真界都可以占据一方的强者。

  武万仞道:“既然君怀你有自己的打算我就不说什么了,但是你去沈家的那一天,我肯定也会去的,哪怕只是在一旁掠阵助威。现在我给你讲一下沈家的大体安排的变化,沈家家主沈傲的弟弟沈晋从梦泽国雪城派来了一位筑基初期修士;燕浮宫到时候也会派几位筑基期修士驻入沈家,而且沈炳文的师傅程恪耒很有可能也会出现,加上沈家的筑基中期客卿。在来你这儿之前我又去了一趟平都城,燕浮宫会有一位金丹初期修士助阵,这大概是因为你上次在天机门出现时,有人透露除了你当时的修为。”

  刘君怀笑道:“呵呵,这沈家可是花费了大气力,连金丹期修士都请出来了。燕浮宫是沈家的最大依仗,若是到时不知悔改的话,我刘君怀不介意灭掉这个门派。

  ”

  莫思彤恨恨地说道:“可恶的燕浮宫!君怀,一定要灭掉它!君怀仅凭一人之力去报家仇,沈家居然敛落这许多外力,简直无耻到了极点。”

  武万仞道:“在平都城我的嫡系之人听到了一个小道消息,据说程恪耒还联系了海神殿的一位筑基后期长老,若消息准确很可能会在增加至少两位筑基中后期修士。另外我所托之人说是天机门也会参与,只是我认为这种可能性不大,因为在天机门我没有听到此类的传言,而且天机门与燕浮宫和海神殿没有什么来往。”

  刘君怀沉思了一会说道:“我认为这倒是有可能,而且可能性非常之大。武叔,本来我不打算现在跟你说的,这里面牵扯的事物实在是太大了。不过武叔你身在天机门,这次的沈家我必定会大开杀戒,假若真有天机门的参与,我也会与天机门结下仇怨,为了避免你在天机门受到拖累,我还是要把这些机密之事讲与你听,好令武叔你在门派里有发言的机会。”

  刘君怀暂停了一会儿,组织了一下思路接着道:“武叔,还记得祭龙潭惨案吗?当时还有七位幸存者,根据我的消息来源,这程恪耒便是幸存者之一。”

  武万仞疑惑的道:“不是讲这七名幸存者不都是低阶修士吗?再说了,即便这程恪耒是幸存者之一,又与天机门有何关系?”

  刘君怀道:“这就要从祭龙潭讲起了。当时我就在祭龙潭,我隐藏在瀑布后面见到了海神殿的三长老,他带领着海神殿的叶启里等人一起出现在现场。案发之后那位叶启里就是七位幸存者之一,但是遇难者里没有三长老。武叔,记得我从天机门出来不是去青云垇了吗?就在那一天,我再次的见到了这位三长老,他却是矢口否认曾去过祭龙潭。我很是怀疑他就是祭龙潭惨案的参与者!他很可能就是那群黑衣人在凤岭国的奸细。”

  “等等,君怀,我怎么越听越糊涂?这里怎么又出来了黑衣人?”武万仞追问道。

  刘君怀抱歉的一笑,说道:“都怪我太想表达清楚了,忘了出云谷的事情。武叔,出云谷的上虞商会奇案你可曾听说?”

  武万仞点头:“知道这么一点,怎么,这与祭龙潭也有关系吗?”

  刘君怀很是无奈的讲述了一遍上虞商会的所见所闻,他知道不把来龙去脉解释清楚,不会有人相信他的推理。

  莫思彤听了却是大为惊讶,不是为了这两起案件,而是因为自己家的男人怎么什么事情都让他碰上了。

  武万仞却是渐渐听出了苗头,虽然心中感到了剧烈震惊,但是他知道此事非同小可,便没有打断刘君怀的讲述,而是仔细的倾听着。

  刘君怀的话题又回到了三长老身上:“这位三长老很有可能与燕浮宫的程恪耒是同一伙人,因为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程恪耒身上。明明有人看到他也去过了祭龙潭,却是遭到了他的否认,而且他对当日的行踪遮遮掩掩,却不想还是被人给隐蔽的发现了。他与海神殿的三长老肯定熟识,所以这次海神殿定会赶到沈家。”

  莫思彤问道:“这海神殿基本上确认会去沈家,那么天机门与他俩都没有关系啊!”

  刘君怀看了莫思彤一眼没有接着回答,而是望向了武万仞:“武叔,祭龙潭惨案之后,天机门是不是新收了一名叫做叶启里或是姓叶的练气八阶的男修士?”

  武万仞低头想了一会儿说道:“对,是有一名姓叶的练气期修士,我当时还在奇怪云师叔在哪儿找到了这么一位高阶位的弟子,而且很明显是带艺投师。”

  刘君怀脸色巨变,连声问道:“云师叔?是云介子吗?我记得祭龙潭的事发生之前那两天你和他在一起,还记得他离开过你们吗?”

  武万仞几乎不假思索的说道:“是,祭龙潭的事发生之前云师叔就先行离开了,说是要到莫桷国公干。”

  刘君怀眼露奇光,一道诡异的微笑渐渐展露在嘴角。

  ...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