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九十三章 化神期

第九十三章 化神期

  刘君怀在青云湖畔布置起了时间阵和聚灵阵,其实在这里聚灵阵已经没有了存在的必要,只是为了安全起见,刘君怀还是有费了一番周折。

  阿九也已来到了刘君怀身边,这次方克银晋阶化神期众人的郑重其事,看在它的眼里满是鄙视之意。在它看来,小小的化神期这般值得许多人的兴师动众可笑之极。

  它的这种心态被刘君怀感觉到了,不由得瞪了它一眼,阿九连忙扑上前来做出刻意的讨好状,让刘君怀气急而笑。

  阵法布置完成,方克银起身来到了阵法之中,不由的轻轻呻吟一声,全身所不出来的舒畅,几近液体的天地灵气从四周的飞入他的体内。

  方克银身上犹如磁铁一般,把这些天地灵气吸入体内,体内的穴窍此时也恍如沸腾的开水,纷纷争抢着进入身体内部的天地灵气,功法也开始迅速的运转。

  脉络冲障丹服下,在纯正灵气的促进中,开始急速的扩张着方克银全身的经脉,撕心裂肺的剧烈疼痛接踵而来,令他痛不欲生。

  不断拓展的经脉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仅仅十几息过后,经脉再次被扩展了数倍,如果说此前方克银的经脉是一条狭窄的溪流,那么此时的经脉已经变为遄急的河流,其每时每刻运转中所携带的真元力达到了此前的数倍。

  快速拓展的经脉是因为脉络冲障丹的作用,它把正常的拓展时间压缩到了极短的时间,这就为方克银接下来的进阶节省了大量的灵气和体力。

  在此时,原本夜色晴朗的夜空,突然之间响起了一声惊雷,滚滚的阴云扑天盖地席卷而来,顷刻之间电闪雷鸣,盆泼的大雨瞬间而落,哗哗的眨眼之间就向青云湖倾斜而下,可是旁观众人未感到一丝的雨迹落在身上。

  莫思彤惊声问道:“君怀,这是怎么回事?”

  刘君怀笑道:“这只是伪雷劫,是天劫的一种幻象,真正的雷劫要到合体期之后才会降落下来。”

  此时的方克银许神识突然一片空白,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从自己的身体里分割着自己的身体一般痛苦不堪,先是心脏、接着躯体、脑袋、手脚等等,当全身的所有器官仿佛全都被割裂了一遍。

  这雷劫的本质就是天地之间的阴阳相撞所形成,方克银丹田内的元婴五行悄然运转,化成阴阳,那阴阳转换间,让他对于天道又有了进一步的领悟,隐隐地感觉到自己的境界又有了提升,那化神期的壁障开始了松动。

  这松动带来壁障的开裂,方克银的神识被这开裂之力强行拉扯,随后蔓延全身。

  “时候到了!”刘君怀在旁大喊一声,方克银惊醒之下,取出破障丹快速吞下,立时破障丹带来的狂暴冲击力开始猛烈冲撞化神期壁障。

  随着壁障开裂逐渐增大,天地之间的灵气更加疯狂地向着丹田之内涌入,方克银身体的疼痛感也在渐渐消失。

  “嗡”地一声响动在他的丹田处传来,丹田之内一阵轰鸣,如同天地初开一般,化神期的壁障完全打开了。

  天空中倾盆大雨声缓缓地散去,阵法之中的方克银整个身体在这一刻骤然扭曲变形,一股冲天威压从他身体里沛然喷出,一阵白光闪耀间,一股化神期的威压直接从阵法里面冲天而起!

  几乎在同一时间,天空一声晴天霹雳,平静的云层开始飞快的扭曲形成了一道漩涡,一道笔直的银光从漩中,以迅雷掩耳不及的速度落下。

  在围观众人的惊骇呼喊声中,这道笔直的银光轰在冲天而起的化神期威压之上,发出一声剧烈的炸响,随后漫天的电闪雷鸣消散不见,只留得被闪电击中的方克银孤零零的站立在业已破损的阵法当中,浑身上下漆黑一片,身上衣衫褴褛,在随着风声飘零,哪里还有一丝化神期的凛凛威势。

  刘君怀大声笑道:“外公,快快运转功法巩固,别在那里晾着了!”

  方克银这才从震撼里清醒过来,顾不得清理周身的残碎,连忙盘膝坐好,快速运转功法。

  众人这才意识到方克银已经成功进阶化神期,一时间,青云湖上空飘满了欢声笑语。

  边晏山眼中露出一抹炙热的光芒,舌头不由自主舔了舔嘴唇,自言自语道:“这就是化神期吗?”

  刘君怀笑道:“爷爷也心动了吧?你在元婴中期也呆了不少年了,这几天就突破吧,在混沌空间用不了一年时间,有了时间阵的帮助你也会晋阶的。”

  边晏山频频点头,说道:“是啊,有这么好的修炼环境,真的要充分利用起来。”

  众人来到湖泊旁的院子凉亭里,取出了桑甘果酿和各类水果,畅谈着等待着方克银的进阶圆满。

  刘君怀正欲端起酒杯饮干杯中酒,却忽然发现阿九的一只头颅在鬼鬼祟祟的接近了酒杯,鼻翼在不断地耸动着。

  他心中一动,把酒杯凑到阿九的鼻端,就见阿九的长舌一卷酒杯就被抢去,杯口一倾酒液就进了阿九的嘴里。

  阿九的两眼猛然圆瞪,复又微合起来,似乎在享受桑甘果酿的极品香气。

  刘君怀的意念里传来阿九的惬意,心下大喜,随取出了一整坛桑甘果酿放在了地上。

  阿九的九只头颅同时伸延过去,九只舌头几乎同时探进坛口,各自卷带一些酒液缩回了口中,立时九只头颅同时发出了畅快的尖鸣,身体也开始摇头摆尾起来,引得四周众人一片轰然大笑。

  沈多多和吴碧妮更是笑的抱着肚子蹲在地上,双肩剧烈的搐动着。

  莫思彤拿过一只桃子向阿九递过去,阿九的眼神里闪过一丝不屑之色,摇摇头颅躲过。

  刘君怀笑道:“阿九的嘴刁着呢,酒只喝仙酒,那水果也只会吃仙果,是不是,阿九?”

  阿九的头颅一阵摆动,更是亲昵的在刘君怀身上蹭来蹭去,显然还是刘君怀说中了它的心思。

  一旁的武万仞早就看呆了,双眼定定的望着阿九,眼神里溢满了不可思议。

  沈多多干脆向刘君怀讨要了一只空玉盒,把坛子里的桑甘果酿统统倒入里面,阿九更是感激的朝着沈多多频频点头,背脊双翅欢快的扇动着,一副少年萌态,哪里还有一丝巅峰高手的庄重仪表。

  待阿九将整整一坛桑甘果酿牛饮干净,青云湖畔的方克银已经衣履一新的走了过来,展臂伸腿中几丝化神期凛威掺杂其间。

  径直走到刘君怀身前,方克银竟然朝着刘君怀拱手相谢:“外公可是多亏了你的一声提醒,才把我从对天道的一丝领悟里唤醒过来,不然整个身子都要被撕裂了。

  那破障丹实在是奇妙无比,没有这丹药的帮助,外公的这次进阶还不知等到什么时候。”刘君怀惊得连忙站起身。

  柳青嫚也几步上前,不待刘君怀说话就向他道谢:“是啊,自从思彤把你领回家,你外公的修炼之途就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本来都是一家人,不该讲这些客套话,只是你外公的这一份机遇都是因你而得,你就坦然受这一回吧!”

  刘君怀忙道:“这是哪里话,外公外婆都是君怀的长辈,你们这样说岂不是折煞我了。天材地宝固然重要,但外公已沉浸元婴后期多年,此次进阶乃是厚积薄发,晋阶化神期自然是水到渠成之事,外公外婆万万不可这般夸奖,君怀是受之有愧啊!”

  莫思彤白楞了刘君怀一眼,笑道:“就你这张嘴巴会说,两位长辈也是一番肺腑之言,就由得他们吧。”

  边晏山也是笑着走了过来,向着方克银拱手道贺:“短短一年,老哥的修为就大大的前进了一步,恭喜老哥成功进阶化神期。你这个孙女婿也是着实了得,十八般兵器简单的招呼出两样就起大作用,早知道我也有个孙女就好了。”

  柳青嫚笑道:“你还用孙女拉拢君怀吗?他现在可是称呼你爷爷,你的孙子还不是随便使唤。”

  边际中在一旁插言道:“还是外婆说得好啊!君怀是我的二弟,我爷爷当然就是他爷爷,二弟的宝贝不用白不用,用了也白用。”

  沈多多好奇的道:“大哥,你也叫方奶奶外婆吗?她可是只有思彤姐一个外孙女,思彤姐可是君怀哥哥的大老婆,他心眼可小了,小心君怀哥哥和你拼命。”

  刘君怀看见沈多多插嘴就一阵头大,正自阻拦间,周围人群早爆发出了大笑之声。

  沈一桓笑眯眯地望着小女儿,心底里有些感慨的想,自己的小女儿能得到刘君怀的百般呵护,给了他莫大的欣慰感,毕竟如此出众的女婿还是十分难得的。他自己不愿修炼,不代表漠视修真界的存在,险恶的修炼环境有了刘君怀这样的人从旁看护,他还有什么不放心呢。

  方克银看到了武万仞的身影,想起了天机门之行,向刘君怀说道:“明日就去往天机门吧,回来还有一点时间,去沈家之前你可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刘君怀道:“那就委屈外公和爷爷伪装一下我的随从,听思彤说起过绝尘宫有遮掩面目的面具,还有外公能否把境界气息隐藏,元婴期就可以了。”

  方克银点点头,看向边晏山:“晏山兄弟可还有交代?这一次咱老哥俩就帮君怀狐假虎威一次,到时候不要多言,一切有君怀出面即可。”

  边晏山说道:“把耀汉也叫上,还有际中,这样队伍齐整一点,我们俩就没那么晃眼了。”

  吴耀汉说道:“际中就不要去了,沈家之战他很有可能会出战,隐藏一下实力还是有必要的,绍元跟去就可以了。”

  简单的商议了身份安排,众人这才散开,武万仞更是兴奋地就地打坐,这么浓郁的灵气可是他第一次见到,不肯在浪费一丝灵气的流逝。

  ...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