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九十五章 祸水东引

第九十五章 祸水东引

  焦伊罕说道:“小友,恕我多嘴一问,你是怎么把祭龙潭惨案同上虞商会之事联系起来?在我看来两者之间没有关联之处。”

  刘君怀笑着说道:“这么跟前辈讲吧,晚辈当晚就在上虞商会外面,看到黑衣人的到来立时就躲了起来,而且修炼有一门功法,可以辨别出修炼者的气息,只要我见过你一面,过得几十年再次擦身而过晚辈一样可以辨别出来。前段时间我去过祭龙潭案发现场,那里有很多黑衣人的气息。”

  焦伊罕低头思虑了好久,说道:“那还请小友去见我派掌门一面,与他老人家当面讲清楚,这件事情涉及面太过广泛,我还真的是无法解释清楚。”

  刘君怀心里想,这就要为难为难你了,也省的令你看出我的真实目的。

  想到这里,刘君怀面露难色的说道:“还请前辈谅解,晚辈对于黑衣人之事一点兴趣也没有,料想前辈是武叔的恩师,小的才斗胆前来拜见,也免得因为云介子之事与贵派结怨,武叔也会在天机门受到处罚。沈家之事晚辈是必须去的,为报弑母之仇,所有阻拦我的人都必须死,到时候真的误杀了贵派之人也是在所难免。这件事情小的只是与前辈相告就是了,晚辈的恩师明言禁止晚辈参与别派之事,还特别指出祭龙潭和上虞商会之事更是不可参与,所以贵门派掌门前辈之处晚辈就不去了,也免得师门责罚。”

  焦伊罕问道:“敢问小友,贵师门师承何处?”

  刘君怀一脸的谨慎地道:“十分抱歉,师尊有令,不准泄露一点与师门相关之事,还请前辈原谅则个!”

  焦伊罕暗自焦急,心知叶启里之事已经泄露出去,天机门说不定何时就会有灭门之灾,自己向掌门汇报也无不可,只是其中若是有不实之处,后果可是不堪设想,说什么也要把刘君怀拉去面见掌门大人,自己才可以解脱出来,门派也可以早些做出防范之策。

  刘君怀见焦伊罕还在做心理斗争,小小向着武万仞使了一个眼色。

  武万仞心里神会的说道:“君怀,你看为了你的事你武叔我也是忙前跑后的,现在天机门遇到了重大危机,武叔身为天机门一份子当然要为门派出力,我看你就跑一趟天机门,几句话就与掌门讲述清楚了,肯定不会牵连到你的。”

  刘君怀很是为难的道:“武叔,君怀真的不能答应你这件事情,万一泄露出去,会连累我的师门的,这可不是小事,我的师尊若是感到有危害师门之事发生,不光是我,所有的知情人都会被灭掉。”说着他俯身向前,附耳在武万仞耳边悄声说道:“武叔你看我身后的元婴后期,是我的贴身保镖,在我师门只是中流水准。”

  焦伊罕显然听到了刘君怀的最后一句话,眼神有意无意的瞥向了刘君怀身后的方克银,心下一片骇然。天机门的第一高手就是掌门了,他才刚刚进阶元婴初期,这刘君怀的一位保镖就是元婴后期,在师门还只是中流水准,根本就招惹不起。

  对于刘君怀的话他也不是尽信,但见这么长时间,只有刘君怀一人讲话,别的人连嘴都未张开,而且那几位对待刘君怀满怀尊敬,这可是做不得假的。

  武万仞满脸的期待之色:“君怀你看这样是否可行?我先与师傅商议一个保密的方式,咱们再做详谈,你也利用这段时间想一下你的要求。”

  刘君怀略作迟疑,想了一会道:“武叔你先去与师尊商议,说实话,我也是真心想帮武叔一把,但我也有难处不是?”说完,他吩咐吴绍远把穿云梭降下云头,在一山脚处回到了地面之上。

  看着武万仞拉着他师父出了穿云梭,方克银暗笑不已,随手打了一个结界,说道:“君怀,这事你做的很对,就是不能太过轻易地见到天机门掌门,你可以趁机提出一些条件,尽量减少你出头露面的机会。”

  刘君怀笑道:“那天机门掌门到底是一派之首,怎么也不能让他来找我们,看来这天机门我们还是要去一趟的。”

  边晏山说道:“君怀,这一次你一定要把这场戏做足,要让他们知道你不愿趟这汪浑水,怎么与其他门派联合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你给他们的印象只是为了帮你武叔一把,只是出面证明确有此事即可。天机门去就去吧,早晚的事情而已。”

  吴耀汉也说道:“天机门只要相信了你的话,与别的门派结盟是必然的,结盟的门派越多你就越安全。方才你答应他们的事情有一个漏洞,就是关于你在沈家对程恪耒的处理方法,你怎么审问他?又以何种的由头去审问他?总不能当众审问祭龙潭之事吧?”

  方克银点头道:“是这个理!这就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嫌疑了,我们的最终目的是隐藏自己,你大哥可是说你有祸水东引之术,这才是关键。”

  吴耀汉插言道:“若是天机门掌门问你为何祭龙潭和上虞商会你都在现场,你怎么回答?”

  刘君怀笑着说道:“几位老人家能不能一个个的说,我的头都被你们吵炸了。放心吧,那程恪耒我有办法处理,这两次现场都有我的身影就更好解释了,祭龙潭我是路过,上虞商会我去参加拍卖会,这都是实情,没什么可隐瞒的,现在着急的是他们,有你们在他们又不敢灭口。”

  边晏山笑道:“君怀说的对,他们现在火烧眉毛了,那里还顾得上这些琐碎!”

  说话间,武万仞二人已商议完毕,正往回走来,方克银挥手撤去了结界。

  二人进得穿云梭,焦伊罕说道:“小友,你看这样解决好不好?还要劳烦你去一趟天机门面见掌门,见面地点就定在万仞的住所,这样也不会有太多人看到你们。见到掌门小友只要把方才咱们的谈话再讲述一遍就可以了,以后天机门作何安排与你无关,即使要与别的门派联系也万万不会将你牵连。”

  刘君怀做出一副为难状:“这与刚才的谈话没有区别呀!晚辈怕的只是师门知道此事,这样的话对我对天机门都没有好处,再说了我又如何相信这事会不会被牵连进去?”

  其实焦伊罕也知道,这次他与徒弟并没有商议出办法来,和之前的谈话没什么分别,可总不能在事情没落实之前就把掌门请到这里来,有**份不说,万一事情并不是自己所担心的那样,可就说不清楚了。

  焦伊罕的心里愈加的焦急,眼神不住的往武万仞扫去。

  武万仞见状,也觉得抻的他差不多了,就望向了刘君怀,道:“君怀,这次你无论如何也要帮武叔一把,大不了我和师尊都可以发天道盟誓,来换取你的担心。”

  刘君怀深叹一声,说道:“武叔,话已至此,我再推辞就有些不近人情了。你看这样好不好?我可以跟你去见掌门,但是你必须保证我们的行踪不要被察觉,尤其是云介子,再有和掌门见面只有前辈与我三人,要把武叔排除在外,再多一人我也不见。发誓就不必了,对前辈和武叔我还是相信的,我只是怕人多嘴杂。”

  焦伊罕见刘君怀终于吐口,一颗心才落了下来,连忙道:“小友,就让万仞陪你们等到天色黑下来再去吧,我要先行回去安排一下。”说罢站起身,向方克银几位拱一拱手,告辞而去。

  刘君怀对武万仞说道:“武叔,这事事关重大,我把你排除在外你不会有看法吧?而且我们这么谨慎就是为了安全,我们的实力再强大,也无法与整个修真界作对,同样的道理,那些黑衣人也不敢与整个修真界为敌。所以我的这次祸水东引就是要把这些关联门派推到前面,这样才可以和那些隐蔽势力作对,我们的个人也就安全了许多。”

  武万仞神情激动地说道:“君怀,不要再说这些了,我知道你是为武叔着想,其实即使没有我的参与,武叔在天机门也算是立了大功。方才我师父给我讲,掌门早就对云介子心怀不满了,姆彭扎与阿泰尔一行人的失踪,掌门就对他起了疑心,因为云介子与那几人在失踪之前几乎形影不离,而且阿泰尔有嫌疑在掌门全力进阶元婴期之时,与天机门的一位大长老联合进行破坏活动,所以掌门早与云介子心有芥蒂,现在天机门上下都以为掌门与阿泰尔几人的失踪有牵连。”

  方克银在旁听了很是奇怪,无缘无故与刘君怀谈起失踪干什么。

  刘君怀看到了他那疑惑的眼神,就说起了他斩杀阿泰尔几人的前因后果,倒是把方克银几位惊呀的不得了。

  边晏山笑道:“我知道君怀的实力在同阶里已经难寻对手了,可是没想到还可以越阶斩杀,现在你已经是金丹期了,是不是可以灭杀元婴期了?”

  方克银说道:“没有一点问题,他可是刚到绝尘宫就生擒了金丹中期,那时他才筑基后期吧。”

  吴耀汉笑道:“这小子就是个怪胎,我刚结识他时才练气九阶,这才不到两年的时间,你们谁能说出有人会这么妖孽吗?”

  刘君怀手指挠了挠头皮,说道:“正谈大事呢,你们怎么又说到我身上来了?一帮不务正业的老头!”

  “哈哈哈!”众人一阵大笑。

  ...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