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九十六章 讲道

第九十六章 讲道

  一直在旁边插不上话的吴绍远说道:“其实君怀是不是妖孽并不重要,他的豁达和重情重义才是逆天的所在,试想有谁能把自己这么私密的宝物奉献出来,与大家分享,是因为他不知道人都有私心吗?还是因为他不在乎这么多宝物?要我说都不是,只是因为他的重情重义和他的做人准则!他就是怪胎,而且是修真界绝无仅有的怪胎!”

  武万仞听了很是感概:“是这样的,这孩子跟在我从小屁股后,他这样的性格在修真界几乎不存在了。就拿现在的这件事情讲,这事本来就与他无关,那他为什么愿意趟进这摊浑水?就是因为他的正义感,他痛恨那些黑衣人。”

  方克银对武万仞说道:“是啊,当时你和君怀给我讲这件事情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怕绝尘宫被牵连,首先这一点我们都不如他,他有一颗大公之心。”

  刘君怀一脸的郑重的说道:“天下间哪里有真正的大公之心,是人就会有私心,我只是率性而为,看不得修真界的丑恶。但是你要我去跟更加丑恶的仙人级别的去争斗,那打死我也不会去的,那不叫有正义感,那叫傻!有时候我就想,人只要在浑浊尘世中保持住自己的本心就是了,做力所能及之事,不想自不量力之为。”

  方克银道:“本心,即为天良,说得好啊!如果人人都失去了本心,这修道之路不要也罢!难怪君怀小小年纪就能有如此成就,他看待问题的角度与多数人都不一样,因为他始终在坚持着那份本心,说实话,我不如他!你们知道吗?他这样的年龄就已经悟出了两种道,得到那些许宝物可以讲他的气运和机缘,这悟道可与气运和机缘没多大的关系吧。”

  边晏山大惊,急声问道:“是吗,君怀?你悟的是哪两种道?”

  刘君怀道:“我这哪里是悟道,只是皮毛而已!”

  吴绍远与武万仞的修为还不能完全领会悟道的真正意义所在,这几位老人可是理解其中的重大意义,俱都齐齐看向刘君怀,那副模样仿佛饿狼看见了一群羊。

  刘君怀无奈的笑了笑,说道:“我领悟了一点时间和瞬移之道,只能算是小神通而已。”

  几位老人还是不说话,只是火辣辣的眼神依旧定定的望着自己,刘君怀只好起身说道:“那我就去外面演示演示?”

  众人立时齐齐站起身,跟着刘君怀来到了穿云梭外面。

  刘君怀好笑的看了看几人,意念转动间,身形已经原地在消失,几息之后,刘君怀的身影突兀地又在原地显现,手里面多出了一棵小树。

  众人尽皆面露骇然之色,吴绍远嘴里结结巴巴的道:“君怀,这,这就是,是瞬移?”

  武万仞心道,这还怎么打,你刚发出招式人就没了,你不打了人家又在你身后出现了,那我还修炼什么?

  有此种想法的可不是他一个,就连化神期的方克银也没想到如何克制这种瞬移神通,除非一出手就把他控制住。

  最后方克银干脆不去想了,笑着对吴绍远说道:“你现在对道有一点领会了吗?这就是悟道之后所领悟的神通。”

  吴绍远的语言组织能力还未恢复正常,说道:“君,君怀,那,那时间神通呢?”

  刘君怀念识力拉出一缕时间道纹加持在那棵小树上,眨眼的功夫,方才碧绿的小树已经枯萎凋谢,树皮裂成了一块儿一块儿,像大片的鱼鳞,树身内部腐朽一空,与一息之前的勃勃生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腐朽的树干竟有一丝死亡的戾气流出,围观的众人直感觉身上的寒毛立起。

  “太恐怖了!”吴绍远喊叫道,这种现象的发生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一种极度恐惧的感觉袭向了心头,因为他知道,这只是把时间神通作用在了树木之上,若是将这神通作用在人身上只会那才是真正的恐怖。

  过了许久,边晏山才开口道:“君怀,现在我明白了你为什么有底气与黑衣人这样的隐形势力争斗了,你有这份实力,爷爷不得不说,你做的很对!”

  方克银说道:“以你的这些手段,与沈家相斗简直就是欺负人!”

  听到这里,刘君怀眼神里闪出了一道狠冽之色:“我就是要欺负他们,就像当年欺负我母亲一样!”

  见这句话勾起了刘君怀的满腔恨意,吴耀汉赶忙岔开话题:“君怀,你能不能给我们讲讲这时间道纹是什么?那时间神通可否令时间倒流?”

  听吴耀汉说出了所有人心**有的疑虑,其他人都围将过来,倾听刘君怀的讲解。刘君怀道:“道纹也就是法则,这时间法则蕴含的是悠悠漫长的岁月感悟,体现的是广袤无垠的岁月延伸,不是控制时间的前后顺序,而是自然孕化出的天地之间相对于时间的自然规律。那时间倒流则是另一种法则,叫做枯木逢春法则,两者的具体体现截然相反,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方克银问道:“你给我们讲讲什么是道!”

  刘君怀苦笑道:“我所理解的只是道的一点皮毛而已,说出来岂不是贻笑大方,什么层面的人才可以讲道?我只是刚刚学会走路罢了,您老要我跑我跑得起来吗!而且每个人对道的理解都不尽相同,我哪里能够讲得出来。”

  方克银笑道:“那也比我们这样一点都不明白的要强得多。你就随便讲一点你知道的就行了,再深些我们也听不同。”

  刘君怀脸上的苦笑意味更浓:“那我也是鹦鹉学舌,你们就当听个故事吧。道这个东西啊就像人心一样,大时可容纳天地万物,小时却又非常的小,不知道这是什么,而世间的一切却都由道所生,却也由道所灭。我们这样的修炼者只是道所发展之中的一环,是修炼者对生活,对世界的一种体悟,从而进行突破,所以才会有悟道,证道。

  “道就是存乎一心,一道化万象。法则是自然孕化,为的是印证道的存在,是红尘所有的种种,大到一个国家,一片天地,一个宇宙,小到一片树叶,一个人,甚至是一只蚂蚁,都可以是道。

  “道的法则是自然,道法自然简单的说就是回归自然。回归到最原始的状态,就犹如婴孩一般,人在成长过程中受到名利外物的熏陶渐渐远离此道。而修道就是为了除去后天之垢,回到最初的状态。

  “道的力量,生生不息,源源不断,生天生地,鬼神帝圣,都是由道的自然功能所分化,没有任何人为的因素。道就是一种自然力量的运化,它既没有为什么,也不是为了什么,本来就是这样,原本未动,无元无终,无前无后,无生无灭;而由这个无生无灭中,本然创造了宇宙天地和万有生命,形成了生生灭灭的自然现象,产生了时间、空间前前后后的无意识的意识。

  “我的理解就是人修大道,就当效法道的自然本性,顺应天地自然变化的规律,尊重自然界一切生命的特性,致力于维护自然界的和谐。对于人世间的一切东西,不要强求,要顺应事物发生发展的自然规律。要知足、知止、知常,使心神平和、精神得到升华。”刘君怀娓娓道来,越说越不好意思,但是将他所知道的道理却讲解得非常透彻,只是他也是一知半解,能说出的也就这么多了。

  众人当中最为震撼的就是方克银了,这里面他的修为境界最高,对于大道的理解也请教过不少的前辈高人,但总觉得自己距离道的理解总是模模糊糊,方才刘君怀的一番见解,令他觉得自己距离对道的通透理解又进了一步。

  看着吴绍远与武万仞更加迷惑的眼神,刘君怀说道:”再简单点说,有人可以以声音入道,也有人可以以厨艺入道,并不单单指的是以武入道。”说着他又看向了方克银:“外公,不必纠结于一时的迷惑,顺其自然吧,而且我已经有了悟道丹的炼制材料,思彤现在已是五级炼丹师,等到她成为九级炼丹师就可以炼制悟道丹了。”

  方克银惊喜异常地道:“思彤都五级了?哈哈哈,绝尘宫也有高级炼丹师了。”

  吴绍远道:“君怀,什么是悟道丹?”

  刘君怀回答:“悟道丹可是好东西,一枚悟道丹就可以帮助仙人领悟到一丝感悟,普通的修真者当然也会用处很大,绍远兄可要知道一枚悟道丹在仙界就可以引发一场战争,此时非同小可,千万不可外传!”

  连方克银也不清楚悟道丹的珍贵之处,其他人听得更是目瞪口呆,刘君怀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又提升了一大截。

  六个人在浓烈的谈话气氛中度过了一整天,外面的天色也逐渐的黑了下来,众人决定启程赶往天机门。

  距离天机门山门外几里处,几人出了穿云梭,踏上了各自的飞剑。

  武万仞带领着众人穿过了几条狭道,悄悄地来到了他的居住之处,这时候焦伊罕已经与一位黑发白衣老者已经等候多时了。

  这位黑发白衣老者就是天机门的掌门肖擎天,元婴初期修为,见到了方克银与边晏山的修为也是吃了一惊,好在之前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倒也没有失态。

  简单的引见之后,方克银等人留在了外院客房里,刘君怀与肖擎天、焦伊罕一起进到了内院的厅堂。

  ...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