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九十八章 再回平都城

第九十八章 再回平都城

  本来是单纯的报仇雪恨,因为得知了燕浮宫与海神殿几人的参与,刘君怀这次的复仇计划渐渐地演变为了一场惊天之战。

  按照刘君怀的计划,他还要到天机门露一次面,武万仞已经先行返回天机门做出相应的部署。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刘君怀和莫思彤手把手的给边际中传授了无影穿风诀,三人在混沌空间里各自隐去了身形相互追逐厮杀,倒是喜坏了阿九,它抛弃了每天陪它玩耍的弑神枪,也加入了这场追逐游戏,当然每一次的胜利者都是阿九,刘君怀三人已经被它虐的焦头烂额,但无影穿风诀也愈加的纯熟流畅。

  随着游戏时间的延伸,就连阿九也感到了搜寻三人踪迹的难度增加之时,刘君怀接收到了武万仞的传讯玉符,平都城之战正式拉开了序幕。

  与众人告辞,刘君怀独自驾驭着穿云梭径直飞往天机门。

  一日后,与武万仞在天机门山门处汇合,刘君怀用天识把境界气机遮掩在筑基后期,两人并肩进入了天机门。

  时已入夜,在武万仞的住所,钟愈和左向书等人已经等着桑甘果酿的出场。

  能再次品尝到仙酒的浓郁香气,让钟愈几人暂时忘却了武万仞邀请几人来此的目的,酒酣耳热中已经到了午夜时分,就听得院门声响,云介子赫然出现在了院子里,几人相视苦笑,心知酒宴即将结束了。

  云介子满面笑容的走进了厅堂,嘴中一番客套之后,开口说出了来意:“万仞啊,方才掌门有令,命速去演武场听候,恐怕这场酒宴要提前结束了,反正来日方长,君怀不急着赶回去,明日再接着品尝就是了!”

  左向书几人巴不得赶紧逃离,明知道刘君怀几次欲谈相助之事,都被几人岔开话题,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随着众人的离开,屋内只剩刘君怀与武万仞两人,与刘君怀相视一笑,武万仞也紧随着众人赶往演武场。

  此时院门声再次响起,天机门掌门肖擎天走了进来。

  刘君怀连忙几步上前,拱手道:“前辈深夜前来,君怀打扰休息了,还望前辈见谅!”

  肖擎天笑道:“小友客气了,还是天机门要小友的帮助多些,这些客气话就不要说了,咱先进入正题。按照小友的要求,天机门已经把弟子都集中到了演武场训话,强令不许干涉平都城之事,也照小友吩咐安排了几个陌生人在门里公开露面,你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刘君怀道:“前辈,我只是要云介子通知沈家,我刘君怀实在是凑不齐人手,又来天机门寻求帮助,前辈再下令不准门下弟子参与,就更加证实了那些陌生人是来阻止我的请求。不信我与前辈打一个赌,今日夜里云介子就会向贵派请求赶往平都城,借口就是监视我武叔!”

  肖擎天正容道:“只要他真的提出请求,就基本可以确定他那嫌疑人身份了!对了,万仞回来讲了小友的部署,整个计划倒是非常完整,我就怕之间会有意外发生,临时抱佛脚恐怕来不及了,这方面小友可有防范措施?”

  刘君怀道:“前辈请放心,暗中有我师门倾力相助,不会让一个嫌疑人逃脱。再有就是前辈安排好武叔在我左近,以便随时向你方传达出击意图。”

  肖擎天点头道:“如果此次可以揭开真相,我天机门一定会感谢小友的鼎力相助!”

  刘君怀连忙摆手道:“感谢就不必了,晚辈还想多活几年呢!只要关于我的信息不外传出去,晚辈就十分感激了,毕竟我提醒贵派也是有私心的,只要前辈不怪罪于我就好!”

  肖擎天笑道:“那咱就先谈到这里,我还要去演武场把这场戏演下去,你暂且在这里等候吧。”

  待肖擎天关上了院门,刘君怀的天识已经探向了演武场,巨大的演武场密密麻麻的站满了天机门的弟子,看来天机门为了成功的抓获嫌疑人也是动尽了心思,单单刘君怀的一个请求,就动用了这么大的场面。

  他很快的就在人群里寻找到了云介子的身影,此时与云介子站立在一起的是一位二十五六岁的青年男子,从身材上看应该就是那位叶启里了。两人不时地低声交谈着,眼神不住的望向一方,刘君怀顺着云介子的眼光路线追寻下去,赫然就是武万仞站立的方位,云介子身上的可疑之处昭然若揭。

  不多时,随着天机门副掌门的讲话声音结束,天机门掌门人肖擎天走上了演武台。肖擎天双手下压,演武场上的嘈杂声立时消失不见,随着肖擎天的一声轻咳,讲话开始了:“今日之所以把大家召集在一起,是有两件事要宣布。一是宣布一下参加三十年一度的西域修真者大会的选拔方案,凡年龄不足五十岁,修为境界在金丹后期以下弟子均可报名参加,通过天机门门内大比,前十名弟子即可代表本门参加西域修真者大会。二是未经门内长老允许,任何人在最近十日内不得私自外出,由门派重金聘请的元婴期炼丹师现场传授丹道,如有被炼丹师相中者,可由炼丹师收为入门弟子。好了,今夜先从道宗门下弟子开始传授,其他人等暂且散去。”

  刘君怀听后心下暗笑,这天机门倒是耍的一副好手段,名正言顺的留下一批陌生人外,还控制着风声的泄露。

  等了好一会儿,武万仞才从外面走了进来,与刘君怀说道:“我已经向门内长老告了假,可以去平都城了,我师父传到掌门口讯,让你等候一两个时辰,好像有什么事情交代。”

  刘君怀笑道:“哪里有什么事情!只是等待云介子的消息而已。”

  武万仞奇怪道:“云介子?他的什么消息?”

  刘君怀道:“我跟武叔的掌门打赌,我说云介子今夜就会向长老告假去平都城。”

  武万仞想了想,说道:“你还别说,还真的有这个可能。咦,那不就表示云介子真的有问题了?”

  刘君怀笑着点点头,问道:“武叔,方才肖掌门说的西域修真者大会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武万仞道:“这西域修真者大会每三十年举办一次,主要是针对于各门派的青年修士,前五十名可代表西域参加星天大陆的修真者大比,散修缴纳一定的下品灵石可依托门派参加。据说每一次大会都会冒出许多的青年才俊,这些人大都会被西域的超级门派招致麾下,还会有丰厚的奖励。”

  见刘君怀低头沉思着,武万仞没有打扰他,倒入一杯酒细细的品味着。

  良久之后,刘君怀抬起了头道:“武叔,焦前辈来了!”

  武万仞急忙奔向了院落,没一会儿焦伊罕推门而入,脸上一股说不出的味道。

  刘君怀也迎上前去。看到焦伊罕的脸色,武万仞小心的询问道:“师傅,情况怎么样?”

  “唉,”焦伊罕轻叹了一声道:“果然不出小友所料,演武场的训话一结束,云介子就跑到平长老那里告假去平都城,说辞也和猜测的一模一样,说是要去平都城监视万仞。”

  武万仞笑道:“那您老人家还叹什么气?这就说明我们的消息没有错误,这可是为天机门立了大功!”

  焦伊罕沮丧的说道:“没得到消息之前说实话我盼望着云介子去告假,可这愿望实现了,为师却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一是因为毕竟同门一场,再就是天机门真的面临着一场重大危机,虽然我们为天机门立了大功,可是现在为师反而希望没有这次立功的机会。万仞啊。天机门生死未仆啊!”

  听了师傅的一番肺腑之言,武万仞也是心情低落,站在那里不发一言。

  刘君怀适时地说道:“恕君怀说些不适之言,晚辈以为这也同样是天机门的一次机遇,每一个门派的大发展都是经历了巨大的波折之后的再次崛起,不经历些磨难众多的门下弟子怎么成长起来?难道平平安安,庸庸碌碌就可以发展起来吗?那只是维持而已,既然这场危机无法躲过去,还不如勇敢地去面对它,晚辈师门有句话讲得好,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前辈,这是场机遇啊!”

  刘君怀的话让一把年纪的焦伊罕越听越是激动,他甚至为自己一时的优柔寡断而愧疚,脸上的沮丧更是一扫而空。

  “我这就去找掌门大人,小友啊,你的心思很慎密,但你的眼界更广阔,努力吧,我很看好你!”焦伊罕深切的望了刘君怀一眼,转身往门外走去。

  刘君怀知道留在天机门也没有了意义,与武万仞说道:“武叔,不如你先到混沌空间去修炼,我这就赶往平都城,需要你出来时我会叫你的。”

  见武万仞点头,刘君怀把他送入了混沌空间,离开了天机门。

  天机门距离平都城只有短短的几十里路,同属于鹤冠岭山脉,驾驭着穿云梭没有半个时辰,就来到了平都城的上空。

  看着他所熟悉的城市轮廓,他感觉到了心里的躁动不安,一股悲愤冲天而起!

  ...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