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百零一章 杀戮进行中

第一百零一章 杀戮进行中

  两个人选择了一处阵法破除之处,刻意的留下痕迹后翻身而入,天识笼罩整个第六进院落,望着一个房间,刘君怀眼神里闪过一丝狠辣杀戮之气。

  这个房间里的两个人正是三太太与他的小儿子沈凌玉。

  “看情形刘君怀那个小崽子今天不会出现了,昨天在沈家杀了那么多人,真后悔三年前没让你大哥杀了他,也免去了昨日的大难。看着吧,即使这道关卡过去了,你父亲也不会在你爷爷那里好过,这次沈家可是要倾家荡产了,才请的回这么多的高手!”三太太嘴里絮絮叨叨着。

  沈凌玉说道:“好了母亲,这些话你都说了一天了,还是父亲说的对,咱们都是没脑子,听了大太太的几句撺弄就跑到别院闹腾,现在好了,那个小崽子朝着我们发狠了,大太太还一股劲的数叨我们!”

  三太太道:“大太太使得一手好手段,你大伯生性懦弱,她老是害怕你父亲把家主的位置抢了去,就在背后出馊主意,出了问题丢的是你父亲的脸面。这下好了,那个小崽子真的来报复了,整个沈家都要完了,看她以后再撺弄谁去。”

  沈凌玉正要开口,只听得房门声响,刘君怀两个人出现在门口处。

  三太太惊恐异常,喉咙里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尖利的嚎叫,刘君怀只是冷漠的望着三太太那张抹着厚厚脂粉的老脸,未发一言。

  沈凌玉的面部已经由于极度的恐慌而扭曲变形,想要逃出这个房间可惜双腿已经瘫软,“七弟,都是一场误会,当时我想阻拦可是没拉住,其实这都是大房在背后挑唆,报仇七弟也要找对人不是!”

  莫思彤实在是听不见去了,上前一个耳光把沈凌玉抽倒在地。

  三太太心态已经失控,坐在地上开口大骂:“你这个有人教没人养的小崽子,当初怎么没让凌寒一刀宰了你!外面全都是我们的人,感动我儿一根手指头,我让你全家,哦,不对,要你和这个臭婊子死无葬生之地。”

  刘君怀依旧泠漠的望着三太太,倏地五行混沌刀在手,刀芒闪过,三太太头颅已斩落在地,头颅上的嘴巴还张合了几下,便不再动弹。

  沈凌玉心胆俱裂的吼叫着,一股浓骚气从他的两股之间散发出来,刘君怀上前手起刀落,沈凌玉的哭喊声戛然而止。

  快速的收起两个头颅,刘君怀拉着莫思彤走到门前,随手解去禁制,消失在院子里的阴影之处。

  第四进院落本为二太太一家居住之地,大堂姐沈佳媛,四堂哥沈清源当日都参与了对刘氏的殴打,沈佳媛更是把刘氏耳垂扯烂,只是为了那一副耳环。

  此时的第四进院落已经没有一个沈家人,房屋院落里全都是埋伏的人,刘君怀的天识探得足足有上百人之多,都是没有阵法的存在。

  已有沈家人俯首,令得刘君怀的杀意也是渐浓,轻声与莫思彤商谈了几句,刘君怀绕到了有筑基期修士的一侧,向着莫思彤打了个手势,两人分别潜入了第四进院落。

  随着第一个埋伏者的就首,杀戮在进行。

  刘君怀的五行混沌刀划出的无形刀网,无情的划过埋伏者的脖颈和胸膛,院落里已经发出了阵阵厮杀声。

  那一边,莫思彤在数道枪芒的夹缝中穿行,月光下那朦胧的七缎锦随身而动,显现出怪异的残影。

  长枪贴着七缎锦残影而过,几名埋伏者见一击不成,连忙想要抽身回击,却觉手中长枪不听使唤。

  只见莫思彤手中的红绸像灵蛇一般将周边刺来的长枪尽数缠住,身形一跃,整个人凌空飞起三丈余高,体内的真气沿着七缎锦将数把长枪一带,连人带枪被甩了出去。

  强大的真气压的他们透不过气来,紧接着七缎锦发出了道道白光,绕缠在几人的脖颈,噗噗声中,几颗人头冲天而起!

  莫思彤没有任何迟疑,身形如鬼魅般迅速落地,红色纱绸以排山倒海之势扫向院内还没回过神来的埋伏者。

  数十名埋伏者片刻间便被七缎锦击中,胸骨具裂,惨叫着倒飞出去。院子里的花草树木也被强盛的真气击毁了十之七八,剩下的埋伏者只有狼狈地躲闪而毫无还手之力。

  眼角余光扫见莫思彤的所向披靡,刘君怀已经完全放下心来,二变凝一往身下斩去,刀芒般锋利的真元力摧枯拉朽的切过几人的头颅下方。

  浓烈的血腥气随着刘君怀真元力爆裂在院落里弥漫开来,也激发了众多埋伏者的心底血性,更多的埋伏者向着刘君怀蜂拥而至。

  刘君怀天识探得无数的人影正往这边赶来,索性收取了五行混沌刀,运转起转换术,火苗飞速窜进他的手掌之中,随后一道紫红的手印便是出现在他的手掌之上,手印紫光显现出无尽的毁灭气息。

  心念转动,催发出这道紫红的手印,瞬间虚空当中出现一只紫红色的遮天大手。

  已攻到身前的几名修士均被头顶突然出现的遮天大手所惊撼,仰头观瞧之时,遮天大手已经罩向了他们。

  轰然一声巨响,遮天大手之下的所有人被拍成了肉饼。

  紧跟上来的几十名埋伏者心胆都要被吓破,刚刚被激起的血性瞬间消失不见,双脚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去。

  随着遮天大手的再次提起,耀眼的紫色光芒犹如一张倾盆大口,铺天盖地的罩向了后退的人群,轰然声中,后退的人群已然消失不见,变为了一地的血肉模糊。

  被莫思彤追杀的众多埋伏者均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仰望着半空中的那张遮天大手,似乎大脑短路般地呆立当场!

  莫思彤手下没有一丝停留,七缎锦闪过之处,红绸夹裹着无数道白光缠绕在众人的脖颈,随白光硼散,无数颗人头跃向了半空当中。

  噗通,噗通的跌落声响起,呆呆站立的人群已经消失了大半。

  不知是谁发出了一声心胆俱裂的喊叫,剩余的三十几人抱头就跑。

  刘君怀的遮天大手接连两次挥起,院落之内再也没有站立之人。

  不做任何的停留,刘君怀拉起了莫思彤一个瞬移,已经消失无踪。

  此时的院内杂物被肆虐的真元力卷起着,还在空中发出尖锐的啸鸣,整座宅院已经没有了一丝人气。

  一息之后,第一批赶到的支援队伍奔了过来,那院内漫天飘舞的杂物正在纷纷的坠落之中。

  上百人只是坚持了十几息时间,变化为了血山肉海,几十人的支援队伍痴呆的站立在院落门口,没有人发出一声呼叫。

  更多的支援人群赶到,出了临近之时的几声吵杂,看到院内的景象之后随即陷入了震撼当中,除了一众人等的急促喘息声,现场再也没有人发出一丝声响。

  良久后,诡异的寂静之中,不知哪一位发出了一声哭泣般的嘶吼,瞬时几百声吼叫声响起,随着第一个转身跑掉,所有的人犹如潮水般的四散逃离,院落门口再一次的陷入了寂静当中。

  沈家大院第六进院落此时也传出了绝望的哭喊声,两具无头尸体被凌乱的丢在一旁,一众沈家之人均是眼露惊惧之色,无人去安抚痛哭的几个妇人。

  程恪耒悄声走到搀扶着沈傲的沈炳文身后,向他做了一个手势,沈炳文扶着沈傲来到了厅堂处。

  此时的厅堂已经坐满了修士,正当中主位之上悍然是那位金丹中期的帕莫极。

  这时的帕莫极一脸恼怒之色,眉毛一根根竖起来,脸上暴起了一道道青筋:“谁能告诉我为什么会没有一人发现他的踪迹?两次了,被这小子偷偷的潜入进来,如入无人之境一般,你们这一群废物!”

  沈晋颤声说道:“这个孽子修炼了一种隐身技法,来无影,去无踪,布置的阵法也不知他怎么发现的,皆被他一一破去。他的偷袭攻略也布置的丝丝紧密,先行潜入这里破坏阵法,杀害了凌玉母子,然后再去灭杀第四进院落的埋伏之人,待得我们发现这里的情况,他已经完成了那边的杀戮。”

  程恪耒低头说道:“这里的防御布置都是晚辈所安排,晚辈仔细查看了刘君怀第一次潜入的痕迹,并没有显露出多么高深的修为,但还是把沈家人都集中在了这处院落,在沈家人以前的居住之处设下了重重陷阱。没想到此子竟有如此强大的神识,我的安排都被他一一识破,晚辈的错误就在于远远的低估了他的真实实力,叫他钻了麻痹大意的空子!”

  支勀兼插言道:“是这样的前辈,这个老家伙十分的善于伪装实力,所布置的种种痕迹现在看来分明就是误导我们的思路。他已经精心准备了三年,并且他处在暗处,我们防不胜防啊!”

  帕莫极心态稍微平息了一点,口中依旧充满了怒气:“一共被他杀害了几名筑基中期以上的修士?他的修为境界到底是不是筑基后期?”

  程恪耒说道:“昨夜是三名,今日是六名,还有两位筑基初期!”

  支勀兼则是望向了云介子道:“云师弟,这个刘君怀到底是什么修为?依我看肯定不是筑基后期,难道他已经修炼到了金丹期?”支勀兼嘴里说着这些话,也被自己的猜测惊出了一丝冷汗。

  ...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