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百零三章 偿命 祝大家元宵节快乐

第一百零三章 偿命 祝大家元宵节快乐

  时间过得很快,等刘君怀和莫思彤恢复完毕,时日已近午时,刘君怀来到了葫芦口,观察了一番沈家大院第六进院的近况,返回青云湖拉上边际中和莫思彤,运转无影穿风诀,悄然出了混沌空间。

  沈家大院里的人明显比晚间少了许多,一百多人的死亡深深的刺激了许多沈家附属力量,天还未亮就撤走了绝大部分。

  开玩笑,留在这里当炮灰吗?各个大小势力都损失了不少练气期修士,那可是这些小势力的中坚力量,就这么消失了。

  现在在沈家大院走动的多是平都城城主府的禁卫军,一队队的倒也是气势十足。

  刘君怀已经探得燕浮宫那十几名筑基中后期修士已经到来,由于报酬没有到手,现正在平都城的三鼎酒楼待命,刘君怀三人的目标就是他们。

  这十三名修士倒是十分容易辨别,因为他们身着同样的淡青色燕浮宫修士长袍,刘君怀也不怕杀错了人。

  天识把三个人的气息遮掩了起来,知道走进三鼎酒楼也没有人注意到三人的到来。

  那十三名修士分布在酒楼二层的三个房间,刘君怀走动之间已经悄悄地把整个第二层布置了禁制,这样打斗的声音就不会传到外面。

  来到了第一个房间,三人这才撤去了无影穿风诀,边际中伸手推门而入。

  里面的四名修士愕然的望着房门处,立时惊异地发现三名金丹期修士齐刷刷的站立在那里。

  一名修士下意识的取出了兵器,手刚刚抬起,一声虎啸响起,银白色的虎形刀芒已经笼罩了过来。

  这名筑基后期的修士将将用手中剑抵挡了一下,就被那虎形刀芒源源不断的后继力量掀翻在地,随着一只脚踏在了他的胸口,一道白光闪过,头颅已经与脖子分开。

  与此同时,刘君怀和莫思分别攻上了其余三人,实力的巨大差异,使得三人只能躲得过第一式进攻,便已纷纷倒地身亡。

  接下来的两个房间解决之后,三个金丹期一起出手,才看看过去了十几息的时间。

  收起了十三颗人头,刘君怀三人再次运转无影穿风诀,悄然走出了三鼎酒楼。

  沈家大院第六进院落之内,程恪耒正面色阴沉的望着沈炳文。

  沈炳文低首解释道:“沈家的灵石的确已经不足以支付燕浮宫的师兄们,现下家父正在将沈家的两处聚宝斋变现,灵石很快就会送到,还请师尊等候片刻。”

  程恪耒叹了口气,说道:“炳文休要怪罪为师逼迫与你,这次为帮助你们沈家,燕浮宫已经损失了十几名弟子,宫主气愤非常,为师这次私下召集的你那十三位师兄就已违背了宫主的禁令,燕浮宫再没有任何补偿,怎么也说不过去了!唉,先帮助沈家渡过这次危机再说吧。”

  沈炳文惶恐的说道:“沈家的这次大难多亏师尊的帮助,爷爷说了,事后定有补偿,请师尊放宽心。”

  这个时候,沈晋奔了进来,说道:“方才我师尊传话过来,已经有七名帮手正自赶来,其中金丹初期一名,中期一名,余下的皆为筑基后期修为,这次势必将刘君怀斩尽杀绝!”

  程恪耒大喜,向着沈炳文说道:“你速去三鼎酒楼把你那十几位师兄接过来,另外通知沈家主准备转移沈家家人,有你那十三位师兄悉心看守。”

  沈炳文领命而去,一旁的云介子低声说道:“还没有发现武万仞的踪迹出现,是不是与刘君怀背后力量在一起?”

  程恪耒说道:“你亲自去查探,我叫支师弟与你一起前去,一个时辰后必须返回,我们要把沈家人安全转移。”

  云介子点点头,转身出了厅堂。

  张世卓自外面走了进来,说道:“城主府的禁卫军已经全部到位,席城主亲自带队,正逐家排查,程师兄可还有别的吩咐?”

  程恪耒正欲回答,猛然间看到门口处出现三名修士,三名金丹初期修士!

  程恪耒脸色大变,因为刘君怀的画像他可是观看了无数遍,此时此刻他的出现,极度惊骇了在场的所有人。

  刘君怀淡淡的望着张世卓道:“你就是张世卓?沈家客卿?就你这个实力每个月可以得到多少灵石?”

  在场之人没有人胆敢做出动作,三个金丹期啊!只是那强大的威凛气息就压迫的喘不过气来。

  张世卓骇然呆立着,似乎忘记了回答。

  刘君怀道:“既然不想回答,那就不要说了!”

  二变凝一猝然出手,一道金色光芒闪过,张世卓被拦腰斩断,五藏六腑倾泻一地。

  刘君怀的眼神望向了沈晋,道:“你一把年纪了,跑前忙后的也出了不少力,把你那金丹中期的师傅都请了出来,沈家需要支付多少灵石啊?大概你那师傅看不上灵石,是看上矿产了吧?沈家家主是你的亲兄长,你快折腾的他破产了吧?”

  沈晋浑身已经汗迹淋淋,心中暗惊刘君怀好像洞悉了所有秘密。他强做威势的道:“你本就是沈家的后生晚辈,竟然胆敢对长辈这么讲话,难怪在沈家不让人喜,看来把你逐出沈家倒是做对了。”

  刘君怀笑道:“这个时候你还强装脸面,我还真是小看你了,不过强装就应该有强装的实力,你还是去地下装模作样吧!”

  二变凝一再次施出,金光所到之处,沈晋已经身断两截。

  程恪耒感觉到刘君怀的目光正往自己望来,颤声说道:“我只是受邀前来,那沈炳文到底是我亲传弟子,做师傅的也是没有办法,还请小友明白此中曲直!”

  边际中笑道:“这位前辈还不如那个老家伙硬气,白修炼到金丹期了,一点骨气都没有。”

  莫思彤也是笑着说道:“他不能再硬气了,燕浮宫弟子都被他折腾干净了,到时候只剩下宫主一人怎么给门下弟子报仇雪恨?”

  刘君怀把一堆人头扔到了程恪耒面前,说道:“燕浮宫的人都在这里,都是因为你的强自出头,你成功的把我对沈家的仇恨嫁接到了燕浮宫!日后再有燕浮宫的人来找我的麻烦,就是你燕浮宫灭亡之时。”

  程恪耒看着一地的头颅立时魂飞魄散的颤栗起来,这刘君怀的手段实在是狠辣非常,面对这血腥杀戮依然这般淡然自若,可见他对待残暴屠杀已经习以为常,自己竟然招惹到如此可怕的人物,这几十年算是白活了。

  “在下只是一时的鬼迷心窍,还请几位看在燕浮宫的面子上饶过一回,日后我定当以马首是瞻!”程恪耒已经完全的丧失了抵抗之心。

  刘君怀道:“已经迟了,自你踏进沈家的那一天,你就已经无路可走!我来告诉你什么事金丹期!”

  话音降落,刘君怀一个瞬移,身形已在程恪耒身后,伸手拿着了他的颈后要穴,程恪耒顿时四肢僵硬的呆立当场。

  边际中上前一拳捣碎程恪耒的丹田,程恪耒登时惊骇昏迷了过去。

  在场的所有人比见到一地人头时还要恐惧,这是什么实力?瞬间秒杀金丹初期修士,我们居然与这样的人对敌。

  刘君怀看了看屋内的众人,朝着莫思彤两人摆摆头,三人立即出手,只是几息之间,七八名筑基期和练气期修士已经身首异处。

  刘君怀俯身拍醒了昏迷过去的程恪耒,单手提着走出了屋门。

  此时沈家人躲藏的房间里早已乱作一团,刘君怀推开屋门,看着瑟瑟发抖的沈家人说道:“沈家主一切安好?虽然这许多的人都是你召集而来,但为了家族安危,你如此作为亦是有情可原。”

  说罢,望向了沈凌寒,说道:“我自小被你们百般欺辱,可曾想到过今日?这些倒也罢了,但是你们害了我母亲,我就要你们的性命来偿还了!”

  五行混沌刀闪过,沈凌寒、沈清源、沈景奇三颗人头落地。

  莫思彤走上前去,大太太、三太太、五太太、沈佳媛的头颅也被一一斩落在地。

  房间内还剩下沈傲和他的三个儿子呆呆的站立着,刘君怀不带一丝感情地说道:“给你留了三个儿子,沈家还是可以传承下去,那个沈炳文若是不再与我作对,我也不会再杀他。你的三个儿子本应该死,但念在没有出现在杀害我母亲的现场,我暂且放过他们。对了,告诉帕莫极,明日午时在城主府门前的演武场决斗,不许放走一个来沈家帮忙的人,我就多杀一个陨星府的弟子,传错一个字,我再来找你。别忘了告诉他,明日不出现,我追杀他到天涯海角。”

  收起地上的七颗人头,提起地上傫如丧狗的程恪耒,刘君怀三人转身向外走去。

  刚刚走出第六进院落的圆形大门,无数的劲衣禁卫军就涌上前来,刘君怀望着一名头领模样的中年男子说道:“你确定要阻拦我们?这位是金丹期修士,给你三息时间作出决定!”说罢,把手里的程恪耒往地上一抛,静静地看着那名头领。

  头领抹了把头上的汗珠,连忙退到了一边,四周的禁卫军如潮水般的散向两旁。

  刘君怀提起了地上的程恪耒举起来,侧身向着百丈外的一处屋顶挥了挥,缓缓地穿过了禁卫军闪出的通道。

  ...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