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百零四章 弑血盟

第一百零四章 弑血盟

  站在远处屋顶上的正是那帕莫极,他的神识早已探知三名金丹期在沈家大院出现,只是他自付没有绝对的胜算而不敢前来,便躲在了一旁观看。

  明明屏蔽了自身气机,却仍然被小小的金丹初期察觉出来,帕莫极的心里感到了一丝惊恐,暗自庆幸没有贸然的上前阻拦。

  待得几人走远,帕莫极才从屋顶上径直飞向沈家大院。

  刘君怀三人出了沈家大院,封闭了程恪耒的全部意识,祭出穿云梭,向着鹤冠岭山脉深处疾驰而去。

  半个时辰后,他们来到了刘君怀母亲刘氏的坟墓前。

  取出几颗人头扔在坟墓前,摆放好诸样供品,焚上一炉香,三人一字排开,向刘氏深深的磕了三个头。

  莫思彤低声与死去的公婆念叨几句,就与边际中远远的站到了一旁。

  刘君怀依然跪立在地,缓缓的向母亲讲述着复仇的过程,不知不觉间,两行清泪溢出了眼眶。

  足足在坟墓前呆了三个时辰,三人这才进入了混沌空间。

  沈多多和吴碧妮带着阿九一直等在山河葫芦的入口处,见三人归来,沈多多异常同时的没有再多说话,随几人回到了青云湖。

  简单的叙述了报仇的过程,刘君怀说道:“我的大仇已报,但还有那两位嫌疑人未曾归案,武叔也要与门派联系了,要他们明日都进入平都城,我与帕莫极约定的明日午时在城主府演武场,到时你与他们一同过去。支勀兼与云介子我不会出手捉拿,武叔那边要制定好方案,到时你们见机行事就是了。”

  方克银道:“一会我和你边爷爷与你一同把万仞送出去,沈家大院一下出现了三位金丹期,我怕这两人会乘机逃脱。”

  刘君怀道:“应该不会跑掉,那程恪耒被我们捉拿,肯定会引起黑衣人方面的注意,为防止秘密泄露,他们必会安排人手前来。外公,我有种预感,这帕莫极与黑衣人会有联络,也许他在那个秘密组织里还有一定的身份。在沈家之时,程恪耒对他十分的恭敬,虽然陨星府本来就是燕浮宫的背后靠山,但当时我就觉得他们之间有一种上下级的关系存在。”

  边际中说道:“帕莫极不是又召集了部分修士前来助阵吗?你给说说这些事情。”

  刘君怀道:“帕莫极叫来七名帮手,其中金丹初期中期各一名,余下的皆为筑基后期修为,知道了我们三个的境界实力,他可能还会召集人手,真正的大战还未开始,我还有回去查看一番,要做到知己知彼,才能做到百战不贻。”

  武万仞神情有些急切,说道:“那我们还是尽快的去吧,刘君怀先送我出城,我要速速回复掌门,也好及时调集人手。”

  刘君怀点头道:“那我这就送你出去,另外,武叔你要肖掌门密切关注所召集来的人手,是否有行为异常的修士与外面联系,这毕竟是计划之外的变动,他们其中如有奸细的存在,必定会把这种变化及时传递出去。”

  边晏山说道:“好了,我们边走边谈,只有十几个时辰的时间,一定要赶在他门的前面。”

  说着几人就起身出了混沌空间,踏上了穿云梭,向着平都城外飞去。

  不到半柱香时间,来到了城外,放下了方克银三人,把已被封闭意识的程恪耒交给了武万仞,刘君怀调转方向奔向了沈家大院。

  隐身来到第六进院落,帕莫极还没有离开,正与沈家的人在交谈着。

  明显的沈家人已经放弃了对刘君怀的防御,只是帕莫极迟迟不肯放弃沈家,沈傲也是没有办法。

  帕莫极说道:“沈家主,刘君怀已经快要杀光了你沈家之人,现在放弃岂不是可惜?毕竟人员我都已经给你召集来了,你不会半途而废吧?”

  沈傲说道:“帕前辈有所不知,刘君怀临走之时已经告诫了沈家,不得再与他作对,人已经被他杀了,我苦苦相求才留的我们几人性命。矿产已经给前辈留下了,沈家也帮不上什么忙了,家产早已变卖干净,足够前辈支付请来的人手,就请放过沈家仅剩下的几个人吧。”

  沈炳文大声喊叫着:“爷爷,刘君怀杀了我们这么多人,就这么算了吗?这是唯一报仇的一次机会了,既然家产都已经交给前辈了,何不如再等待一天时间?”

  沈恒毅气愤的一巴掌掴在他的脸上,怒吼道:“你这是要把我们沈家人的性命都搭进去吗?刘君怀那个小混蛋的势力太强大了,随随便便便是三个金丹期,你拿什么去报仇?请的这些人已经令沈家倾家荡产了,再拿什么出来召集更多的人手?”

  沈炳文道:“我们不是还有沈家大院吗?先把住处院落抵押给席城主不就是了?”

  沈傲噗的吐出一口鲜血,手指哆哆嗦嗦的指点着沈炳文,一句话也讲不出来。帕莫极冷漠的望着沈家人的争吵,嘴角泛起了一丝冷笑,道:“沈家主,既然人我都给你请来了,你再这般三番五次的拒绝,不用刘君怀来灭杀你,我就把你们这几人全部斩杀!”

  沈恒毅悲愤的望了帕莫极一眼,转头对着沈傲说道:“父亲,沈家之所以落到了这种局面,都是你大儿媳背后的撺弄,儿子愧对沈家列祖列宗。现在又出了这么一个东西,”沈恒毅伸手指了指沈炳文,“看来我们沈家请来了一群狼呀!”说着取出一把匕首飞快地插进了自己的胸膛,望着厅堂里高高悬挂的祖宗挂像,缓缓的倒在了地上。

  沈炳文惊惧的扑倒在沈恒毅身上嚎啕大哭,沈傲的眼神已经陷入了迷乱,他的两个儿子也目光呆滞的望着地上的大哥不发一言。

  帕莫极冷哼一声,甩手而去。

  刘君怀收回了天识,叹息了一声,远远坠在了帕莫极身后。

  帕莫极来到了第四进院落,云介子与支勀兼在里面正商谈着什么,见帕莫极进来连忙站起,垂首站立一旁。

  “你们也不要想着离开,谁若是试图逃离,我必将其碎尸万段!现在我们都连接在一根绳上,只有同心协力才可以活着离开平都城。”帕莫极恨恨的道。

  支勀兼说道:“帕长老,我们听你的便是了,只是明日的午时,凭借现在的力量我们能与刘君怀抗衡吗?他们可是有三名金丹期。”

  帕莫极说道:“今晚会有两名金丹期来到,加上五名筑基后期,我们的实力并不在劣势,况且盟主也曾派了几名人手,明日天亮后必会赶到。刘君怀必须要解决掉,程恪耒救不出来也要灭口,否则一旦组织的消息泄露出去,我们整个弑血盟会被整个修真界围杀。”

  暗处的刘君怀心内大喜,这个弑血盟应该就是那个黑衣人的组织,看来距离真相越来越近了。

  云介子道:“帕长老,为什么你要我们过来帮助沈家?是因为程恪耒的邀请吗?”

  帕莫极说道:“不该你知道的就不要打听,盟主自有他的道理。我现在怀疑刘君怀这小子知道些内情,在考虑是不是他的情况向盟主汇报。”

  支勀兼说道:“帕长老不必惊慌,刘君怀肯定不会知道的,如若不然他只要把消息随便透漏给一个门派,这次就不用亲自来了,自己还暴露不出来。”

  帕莫极说道:“那他为什么不把程恪耒直接杀掉,这个人心狠手辣,这两天他留下过一个活口吗?为何独独留下了程恪耒?”

  云介子想了想,说道:“他应该是为了怕提前离开吧,再说他没有抓到沈炳文,也许是为了威胁他。总之这个刘君怀一定要杀掉,他对我们的威胁太大了,也不知他从哪里招来的帮手,这么年轻的金丹期,他的手里肯定有不少的秘密。”

  支勀兼说道:“那又怎么样?要能抓到他才可以得到他的秘密,这个人实在是太可怕了,而且他的心机更是阴沉无比,这次的报复行动。他的每一步都计算的非常精密,如果他背后没有军师的话,那么这个人发展起来会是枭雄般地存在,手法太恐怖了!”

  “好了,别长他人的志气,再强大也不能跟弑血盟对抗,”帕莫极有些厌烦的说道,“一对一我就可以把他斩杀,还用弑血盟帮忙吗?这里你们两个先盯着,我去把沈傲的家底都掏出来。”说着,他背着双手离开了。

  刘君怀知道他们的援手来之前是探听不到什么了,转身出了沈家大院。

  天识探得方克银两人的位置,刘君怀踏上飞剑疾驰而去。

  接上了两人,发出了传讯玉符,刘君怀驾驭着穿云梭回到了与武万仞分手的地方。

  半个时辰后,武万仞匆匆的赶来,身后还跟着天机门的掌门肖擎天。

  把两人让到了穿云梭里,刘君怀取出了水晶球,说道:“这水晶球就是专门记录人的影像、画面和声音,肖掌门注入真元力试试看。”

  肖擎天注入了一丝真元力,刘君怀记录下来的帕莫极三人的影像闪现了出来,几个人看了后惊喜异常,这就完全坐实了黑衣人组织的存在,只要抓住帕莫极三人就可以找寻出更多的信息。

  刘君怀拿回来,用天识抹去了关于他的一小截,递还给了肖擎天,说道:“我这水晶球可是异常珍贵的,肖前辈使用完后可要会给我啊!”

  肖擎天笑道:“看看你吝啬的,哪里像是个金丹期修士。你让万仞带给我的话我说到了,还别说,我还真的发现了海天阁的一名修士比较异常,已经给他门派的交代了,多谢小友的细心,给我们免去了潜在的危机,这可是大功劳。”

  刘君怀道:“我可不要什么功劳,前辈不要把晚辈的情况传出去就好!”

  肖擎天道:“放心吧,你为我们几个门派奉献了这么多,我会保守秘密的!”

  ...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