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百零七章 子桑雁栖

第一百零七章 子桑雁栖

  紧接着,金色光线拉出了一颗细碎的牙齿。

  离万秋明知道必死无疑,但也感到了一股毛骨悚然的惊骇,这刘君怀的实力实在是太恐怖了!如果说他的神识算作秘术的话,那刘君怀这一番技法根本就是诡异绝伦,似乎没有什么可以瞒得过他的眼睛。

  还有他的身法,眨眼间就能原地消失,与他决斗的机会都没有,这仗还怎么打?

  这时刘君怀开口了:“我知道你在想连我的身影都见不到,这仗还怎么打?对不对?所以,决定说出来就不要掺杂一句假话,你心里想什么我都知道。好了,开始做决定吧!”

  不等刘君怀伸出手指,离万秋就说到:“我知道你要问什么,好吧,我告诉你!这次我们来平都城是为了沈家的一处矿产,具体的我不是很清楚。”

  咽了口口水,离万秋接着说道:“我是琉璃山庄的少庄主,十年前就加入了这个叫做弑血盟的组织。别问我什么人组织起来的,我的级别还不知道这么多。我只知道负责西域的盟主是一个女人,脸上梦这一道面纱,据说在西域没有人见过她的真面容。她的手下有三位副盟主,天亮后你就可以见到一位,他叫子桑雁栖,表面身份是金钟坞的副掌门,元婴初期修为。

  “另两名副盟主我只知道一位,海神殿的大长老弥相曲,金丹后期修为,另一名听说也是元婴初期修为。三名副盟主之下有六位长老,三位金丹后期,三位金丹中期,你所见到的帕莫极与公户长空是其中的两位。

  “还有两位我知道的是海天阁的二长老昊天,金丹后期,花红雨的女修士副门主晋雨绫,金丹中期。弑血盟的具体位置可能只有副门主才会知道,我们在每一门派之人几乎都是单线联系,综合的统计即使长老也没有掌握在手。”

  刘君怀道:“祭龙潭与上虞商会的两件事是你们做的吧?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离万秋点点头说道:“上虞商会的是我参与了,具体是因为什么我不知道,这些你要问长老级别的才有可能知道一些。这弑血盟很是神秘,而且野心很大,我们私下里猜测应该是为了称霸修真界,所以四处的捕杀修士。好了,我知道的已经全说了,帕莫极他们两人知道的会多些。还有,请你不要打扰我的家人,他们都不知道我的事情。”

  刘君怀点点头,一掌拍在了离万秋的胸口,震断了他的心脉。

  收起了他的储物戒和掉落在地上的东西,刘君怀望向了沈傲三人,道:“你们就在这里躲藏吧,我在外面给你们布置一个小禁制,他们就不会发现了。”

  沈傲眼神复杂的望着刘君怀,说道:“今日之事过去了还麻烦你过来通知我们一声,以后我们会离开平都城,从此不再见面。”

  刘君怀没有回答,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随手做了一个禁制,转身出了柴房。

  城主府议事堂里,已经已经坐满了人,弑血盟最后一批后援已全部到达,此时的帕莫极正满面春风的与一位方脸老者交谈着。

  这名方脸老者长着粗眉毛,脸上棱角分明,络腮胡子一直延伸到脖子上,短短的头发倔强的一根一根竖在头顶上。

  一袭暗灰色无领长衫下无时无刻都散发出一丝摄人心魄的威凛压迫感,元婴初期威势在硕大的议事堂里显示出夺人的气势。

  这就是那位子桑雁栖了吧,刘君怀想到。

  其实他挺瞧不起这类修士,时不时的把境界实力表现出来,好似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的修为,做作而又嚣张。

  帕莫极说道:“子桑大人,具体的情况就是这样了,那刘君怀不来则以,只要他午时一露面,您老人家就可以把队伍拉开,密切注意企图浑水摸鱼的那支修士队伍,剩下的我来对付就行了。”

  子桑雁栖道:“帕长老拿下一名金丹初期还是没问题的,剩下的两名金丹初期修士由福成云和尚品对阵,对了,尚品,过来见过帕长老!”

  一位五官俊秀的壮年金丹初期修士昂首阔步的走上前来,向帕莫极深施一礼道:“晚辈子桑尚品见过帕长老!”

  帕莫极说道:“好啊!子桑公子也金丹期修士了,子桑大人这是后继有人了!”

  子桑雁栖说道:“福成云你也认识,虽然也是金丹初期,但是他的实力还是很强大的,对付一名年轻人还是没问题的。”

  人群里一位身着黄色劲衣的青年修士站起向帕莫极拱了拱手,帕莫极微笑着摆摆手示意他坐下。

  子桑雁栖道:“剩余的金丹中期和初期就留作后手,让他们隐藏起来就是了。总之这次弑血盟可是倾巢而出了,盟主在我来时表达了不满之意,制定的计划已经是多次修改了,今日之战不可再有意外发生!”

  帕莫极抹了抹额头的汗水,说道:“没想到刘君怀一方的势力这么强大,事前我们的情报也不准确,好在还可以及时补救,子桑大人请放心,今日我就将这刘君怀斩于刀下。”

  一直没有讲话的公户长空说道:“刘君怀此子必须铲除,本来可以很轻松解决的事情被他搅得天翻地覆,是该到了与他清算的时候了!”

  刘君怀没有再听下去,敌方的大体实力已经确定下来了,早些把消息传递出去才是首要的。

  再次来到平都城外,还是武万仞与肖擎天两人在等待,听了刘君怀详细表述了弑血盟的实际战斗力,肖擎天面色有些凝重了。

  单单一个元婴初期的子桑雁栖就让几大门派联盟有些捉襟见肘了,他们这次来了两名金丹后期,与天机门相当,三名金丹中期却比对方少了一名,三名金丹初期也比对方少两人,这已经是几大门派目前最强的实力了,肖擎天是唯一的一名元婴初期,没想到弑血盟也有元婴初期的修士存在。

  虽然弑血盟这次只来了两名金丹后期,但中期也四位,初期原本有五位的,离万秋已经被刘君怀斩杀。

  肖擎天只能与子桑雁栖相缠,他们的两名金丹后期与弑血盟这边的两位金丹后期修士,形势不容乐观,如果刘君怀不加入的话,门派联盟的取胜机会就渺茫了。

  肖擎天说道:“形式对我们很是不利,子桑雁栖的出现打乱了我们的部署,我们比弑血盟少了一名金丹中期和两名金丹初期,不知道君怀可有好的主意。”他现在对刘君怀的称呼都改变了。

  刘君怀当然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只是大敌当前,保住胜果才是最主要的,自己现在已经没有再隐藏下去的必要了,但是刘君怀可没有被别人当枪使用的习惯,一番心理纠结还是要表现出来的。

  “肖前辈,你们暂且保存实力,这个先锋本就该我来当。这样吧,帕莫极和那两位金丹初期我来处理,前辈就暂时保存体力,留待与那子桑雁栖决一死战就可以了,如果我将他们三位全部斩杀,双方的实力可就相当了。”刘君怀的语气相当的诚恳。

  肖擎天心下暗想,你这句话等于没说一样,帕莫极和那两位金丹初期本就是为你而来的,你不管谁管,这午时的演武场之战不都是为你展开的吗!

  可是肖擎天无法表示异议,事先早就商量好了这么安排的,没有几大门派的参与,人家刘君怀大仇已报,何来多此一举再约战演武场呢?

  肖擎天近身的想了下措辞。道:“君怀,弑血盟只子桑雁栖一人就牵扯了我们实力最强的两位,我才刚刚境界元婴期根本不是对手必须保证一位金丹后期与我联手,如果你方不再出手相助,基本上就没有胜算了。你看看是否可以令你身边元婴期帮一下,随便哪一位就比子桑雁栖强出了太多。”

  刘君怀的脸上显现出了一丝不满,他说道:“肖前辈,咱事先可是约好的,晚辈可是冒着被师门责罚的风险相助的,你这可是把我往坑里引!”

  肖擎天面露惭愧的解释道:“这也是迫不得已之举,时间太紧急,别的门派的元婴期赶不过来,就只有相求与你了,我可以保证,你身边的人出手后若被师门责怪,我亲自去你师门替你解脱,你看这样好不好?”

  刘君怀沈默了片刻,说道:“那就先这样安排,战场形势瞬息变化,如我方不能取胜,我便命人出手相助,但事后师门有所责言,前辈可要帮晚辈解脱才好。”

  肖擎天连连点头称是,双方这才达成一致意见。

  刘君怀道:“还有新的情况,弑血盟的离万秋已经被我斩杀,他在临死之前招供了一些弑血盟的内幕,但是不全面,他在弑血盟的地位并不高。”

  肖擎天大喜,连忙道:“那你就先说说他所知道的。”

  刘君怀道:“弑血盟在西域的盟主是一位女修士,没人见过她的真面目,这女盟主之下有三位副盟主,六位长老!”然后刘君怀详细地讲述了离万秋所知道的几人名谓和所处门派。

  最后刘君怀说道:“离万秋应该说的是实情,弑血盟的具体位置也许长老也不会知道,这子桑雁栖定会晓得,只是我觉得即使生擒了子桑雁栖,我们也不会逼问出什么来。弑血盟有着严格的保密措施,若不是机缘巧合的偶然发现,离万秋就可能吞毒自杀了。”

  此时的肖擎天还在震撼当中,因为这个名单里面,海天阁的二长老昊天与他的关系还相当的要好,这次针对弑血盟的行动他本要向昊天寻求帮助的,好在阴差阳错间肖擎天在海天阁遇到了副掌门南平一,后由南平一引领着见了海天阁掌门。

  想到此处,肖擎天惊出了一身冷汗,若是当时找到了昊天,估计现在他们这个门派联盟已经被弑血盟灭掉了。

  刘君怀见肖擎天的脸色不好看,连忙询问了几句,听了肖擎天的话,刘君怀也感到了一丝后怕。

  ...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