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百零九章 凶残的遮天大手

第一百零九章 凶残的遮天大手

  他的眼神刚刚扫过去,方克银身旁的边晏山释放出了元婴后期的气势出来,犀利的神识刀锋般的刺向了子桑雁栖。

  子桑雁栖脸色剧变,身子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他心里已经发慌了,不知道该怎么办,该逃吗?那名元婴后期冰冷渗骨的神识力压迫的他惊慌失措,全身一阵阵冒着凉气,头皮发麻。

  他不知道自己多少年没有这种极度恐惧的感觉了,但是就在今日的平都城,他再次感受到死亡的威胁。

  边晏山元婴后期的气势一发即收,神色迅疾的恢复原态,现场的所有人都被子桑雁栖的表情变化吸引住了,并没有注意到边晏山这边的变化。

  随着迫人气势的消失,子桑雁栖暗暗松了一口气,却是再也不发一语,两眼空洞的望着刘君怀,不再有任何反应。

  刘君怀笑道:“看来这位前辈已经被我这个小辈的凛冽煞气所震撼,既然如此,就不麻烦这位前辈了,我来看看还有没有人应战。”

  嘴里说着,刘君怀的目光扫向了混杂在人群里金丹初期的福成云,向他一指说道:“就是这位了,方才你可是想应战来着,时候不早了,来吧,让我见识见识你的实力。”

  这福成云也是头脑简单之辈,被刘君怀讥讽的面色有些挂不住了,狂怒已经冲晕了他的理智,子桑雁栖之前给他安排的计划早已忘得一干二净。

  刘君怀正式瞅准了他是个莽撞之人,所以才找到了他的头上,见福成云不顾一切地冲身而出,刘君怀反而收起了鬼眼血刀。

  九变心法运起,刘君怀的身上隐隐散发出绚烂的金色光芒,一声刺破云天的长啸声中,一变碎刀轰然发出。

  正迅疾而来的福成云,眼见金色光芒闪耀处一道庞大的罡气袭来,连忙减缓脚步,真元力蓄满全身,待刘君怀的罡风临体之际,身上也是一阵金光闪过,金钟罩护体运转起来。

  撞击声砰然大作,福成云身上的护体金光暗淡了一下,复又运转自如,一变碎刀已经被他拒之体外。

  刘君怀惊奇不已,心道还是不能小看天下修士,每一个也不是浪得虚名,这人的护体金光就是一门绝技。

  福成云此时的头脑已复清明,见金钟罩建功亦是提升了必胜的信心,身上的气息陡然提升,手中的飞剑脱手抛向了半空,飞剑在空中滴溜溜旋转不停,猛然间无数白色剑芒自飞剑当中迸发而出,直往刘君怀而去。

  刘君怀快速施出了紫炎波刃宝书,仓琅琅一阵声响紫炎波刃宝书发出一道紫色光芒,那紫色光芒竟如宝剑出鞘般,发出了一声金属颤音,在空中幻化出硕大的太阳不停的旋转,紫色光芒在旋转过程中形成叠浪状阵阵涟漪,把飞剑的白色剑芒统统挡在了外面。

  嗤嗤声中,紫色光芒绞碎了白色剑芒之后,叠浪状紫光层层推进,迅猛如电。

  紫色光芒第一层叠浪袭在了福成云的金钟罩上,他的金光护体瞬时发出灿烂光华,抵挡住了紫光的侵袭,随即产生了一瞬间的暗淡之色。

  就跟着紫色光芒的第二层第三层叠浪纷拥而至,福成云的金钟罩终于抵挡不住,随着咔嚓的破碎声音响起,随着后浪的不断推进,福成云的身躯被紫色光芒切为粉碎。刘君怀手疾眼快,飞速的收起了他的储物戒。

  这场法宝之间的对决,虽然时间短暂,但是缤纷绚烂的白、紫、金三色的穿插其间,飞舞起来煞是好看,四周的围观人众更是被吸引的如醉如痴,欢呼声此起彼伏。

  而弑血盟阵营之中一片死寂,刘君怀连续斩杀己方两名金丹期修士,副盟主子桑雁栖不发一语的冷漠视之逐渐激起了众人不满,非议声已在人群里渐渐传出,并随着围观人群的欢呼声蔓延开来。

  听到周边无数的低声非议,和眼见自己父亲的不作为,子桑雁栖的儿子子桑尚品怒气与羞愧参杂在一起,胆气冲天而起,一声怒吼发出,子桑尚品飞身掠过了众人头顶,落在了刘君怀面前。

  子桑雁栖见状大惊失色,急忙出声怒斥阻拦,这更是激发了弑血盟一众人等的强烈不满,几名金丹中后期的修士已经走上前来准备责问。

  此时的子桑雁栖仿佛已经看到亲生儿子陨落的画面,极度惊骇之下,他也掠身飞入了演武场。

  暗处隐藏的肖擎天已经见识到了边晏山的惊人其气势,眼见对方主帅登场,心下也是不在畏惧,一声长啸之后,飞身迎向了子桑雁栖。

  又一名元婴期修士的出现,子桑雁栖的理智已经出现了崩溃迹象,无奈亲生儿子尚徘徊在死亡的边缘,他的双眼变得血红一片,复杂的眼神里,痛苦、愤怒和无奈不断的交织着。

  而肖擎天的出场,隐藏在四周人群里的门派联盟修士得知肖掌门发出了出击的讯号,纷纷从各自隐身处闪了出来。

  瞬时之间,原本空旷的演武场多出了近百道身影,围观众人不知出了什么状况,一时间议论声四起。

  弑血盟也在刹那间反应过来,七八十道身影也纷纷进入了演武场。

  一时间,演武场之内与四周围观的人群陷入了一片沉寂,厚重的肃杀气息开始以演武场为中心向四处弥漫,恐怖且残暴的死亡之气慢慢升腾而起。

  局势已在渐渐失控,连遭两次刘君怀羞辱的弑血盟众修士已经蠢蠢欲动,真元力的齐齐激发,在演武场上空激荡,盘旋,浩瀚的威压气势逼迫得围观众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此时的演武场已经变为一只巨大的火药桶,一点星芒都可以瞬间点燃这庞大破坏力的爆发之力。

  最先掠入演武场的子桑尚品骇然四顾着,他万万没想到一时冲动之下,竟然引起了如此可怕的局势变化。

  刘君怀的心里却是在暗自惊喜,但是他不想由自己来点燃这火药桶的引芯,这样自己就完全的处在了风口浪尖的最顶端。

  感受到威压气势越来越凝重,刘君怀灵机一动,拉扯出一缕金色天识力,随着切割术突兀地施向了子桑尚品。

  切割之力无声无息的临近子桑尚品,猛然一发力,切割力倏地在子桑尚品的身前勃发。

  全身高度紧张的子桑尚品预感到了威胁的降临,慌乱间身形急转,避过了斩向胸口的切割之力,右侧的臂膀却被切个正着,嗤啦一声,整条右手臂被齐刷刷的斩落在地。

  随着子桑尚品的一声惊恐之极的嘶喊,演武场内所有紧绷的神经瞬间全部崩断,一场大战徒然爆发开来!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子桑雁栖,亲眼所见儿子的一条臂膀被生生斩落,他喉咙里发出了一声悲愤欲绝的狂吼,飞身冲向了自己的儿子。

  见子桑雁栖的身形一动,肖擎天亦是身随声起,身法化作了一道闪电朝着子桑雁栖疾驰而去。

  一时间,对阵双方纷纷加入战局,各种兵器、法宝瞬时间就飞舞起来,真元力气流的冲撞与血肉的漫天飞溅,演武场顿时陷入了杀戮的海洋。

  四周围观的人群不是有被殃及池鱼的血肉横飞,引得人们四散奔逃,极度的恐慌弥漫了半个平都城。

  刘君怀璞一动身,身边早就围上来几名弑血盟的修士,在公户长空的带领之下,他立时陷入了被包围当中。

  刘君怀启动瞬移神通,身形突然原地消失,那几名弑血盟修士还未来得及面面相觑,其中一位金丹初期修士已被身后的五行混沌刀穿透了胸膛。

  其他几位刚刚瞥见刘君怀的身影,正自抢上前去,刘君怀的身影又突兀地消失,再出现时,另一名金丹中期修士的头颅已被斩落在地。

  快速地消失,闪现,斩杀间,刘君怀还不忘收取遗落的储物戒。

  连续几人的丧生反而激发了弑血盟修士的凶残戾气,更多的人也加入进来,此时的刘君怀是他们眼中的罪魁祸首,人人都以斩杀刘君怀为首要目的。

  公户长空挺身而上,两柄赤铜大锤轮番挥动,化作密密层层的罡芒铁壁把刘君怀围困其中。

  刘君怀并不慌乱,身形腾空而起,手中急掐转换术手印法诀,体内暴戾的能量驱动起来,炙热的紫红色火苗飞速窜进他的手掌之中,随后一道紫红的手印便是出现在他的手掌之上。

  躲避开身体下方的数道攻袭,紫红手印幻化出一张遮天大手,呼的一声拍向了身下。

  顿时一片紫色光芒里夹杂着火焰的星星点点扑向了众弑血盟修士。

  扑哧声连续响起,身下的四人被遮天印拍成了肉饼,并迅速的被阿紫的紫色火焰焚烧起来,一股血腥中的焦臭四处蔓延。

  紫色火焰沾身即着,弑血盟修士纷纷四下闪躲。

  刘君怀的遮天印再次挥起,随着身形的下坠,顺势拍向了敌人。

  恐怖的天莲心火火焰肆意焚烧一切防身护体,充满暴戾能量的遮天大手夹带着山一般的威势俯冲而下,掌力笼罩下的几人又被拍为一摊血肉。

  弑血盟修士心中大骇,纷纷转过身躯,拼命地四下奔逃。

  那死去之人里可是有公户长空这般金丹中期修士的存在,一样无法逃脱紫色火焰的焚烧与遮天大手的覆盖。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