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百一十章 一战成名

第一百一十章 一战成名

  刘君怀这处地方的战斗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漫天的紫红色不想引起注意也是不可能。

  所有看到遮天大手的修士都被这残暴凶悍的蛮不讲理的攻势震撼不已,许多正在争斗的修士甚至停下了手中动作,呆痴的站立当场。

  正与肖擎天厮杀的子桑雁栖显然看到了刚刚发生的一幕,心中翻起了惊天骇浪,自己竟是招惹到了这般恐怖的存在,刘君怀所表现出来的境界实力根本不是简单的金丹初期修为,再加上层出不穷的种种秘技,元婴初期的他自感也没有取胜的把握。

  子桑雁栖的心理反应立时滞缓了下来,本来略占优势的战况被肖擎天渐渐扳了回来。

  刘君怀天识观测到肖擎天这边的战况,一个瞬移来到了子桑雁栖的身后,遮天印拍向了他的后背。

  子桑雁栖大惊失色,身体拼命的前窜,怎奈肖擎天在前面挡住了去路。来不及阻挡肖擎天的犀利掌风,他刚刚运足了真元力在后背处,刘君怀的遮天印已经拍在了他的护体之上。

  噗地一声响动,刘君怀的遮天大手与子桑雁栖的真元力护体撞在了一起,子桑雁栖被这狂暴的大手冲击的身体前扑,一口鲜血喷出了体外,内藏已被掌力震伤。

  刘君怀也被子桑雁栖的真元力反噬,嘴角溢出了一丝血迹,整整一个大境界的差距还是不可逾越的,好在刘君怀是偷袭,受到的真元力反噬也只是子桑雁栖的被动防御力量而已。

  子桑雁栖的身体前扑正好被肖擎天的庞大掌力相接触,随着如击败革之声响起,子桑雁栖的身体犹如断了线的风筝,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弧线,远远地跌落在地。

  肖擎天和刘君怀同时快速地奔上前去,刘君怀的二变凝一发出,掌力化作一道金色光芒迅疾如电,肖擎天浑厚的掌力犹如泰山压顶,气势恢宏。

  两道攻击力在子桑雁栖的身体刚刚站起之时,夹带着呼呼风响瞬息轰到了他的身上。

  伴随着砰的一声巨响,子桑雁栖的身体再次被击飞,一条左腿也被刘君怀的二变凝一生生切断。

  肖擎天迅疾上前打出几道禁制力,萎靡的子桑雁栖被生擒活捉。

  朝着肖擎天微微一点头,刘君怀返身加入了莫思彤的战团。

  与莫思彤对决的正是那子桑尚品,失去的一条臂膀使得与莫思彤战了个不分上下。

  莫思彤感觉到了刘君怀的到来,摆了摆手示意刘君怀不必参与,手中的七缎锦顷然变做坚硬棍棒状态,猛地自上而下砸向子桑尚品的头顶。

  子桑尚品单臂擎天加以遮挡,怎奈棍棒状态的七缎锦临近头顶,忽的重新化作红色绸缎形态,立时令子桑尚品上擎的钢刀没有了着力点。

  他神情一恍惚间,莫思彤的红色绸缎已经软哒哒的搭在了刀锋之上,就在两厢接触的一刹那,七缎锦里迸射出一道白色的光芒缠绕在子桑尚品的脖颈处。

  随着莫思彤嘴里发出了嗨地一声,子桑尚品硕大头颅冲天而起,身躯倒地而亡。

  那厢边际中也在疯狂地屠杀,对!就是屠杀!整个弑血盟里的金丹期修士只剩下两名金丹初期还在搏命厮杀,所有的高阶修士早已被门派联盟集体阻杀。

  边际中的虎影刀幻化成的狂啸猛虎无处不在,咆哮声响处便是一具尸首到地。

  而云介子与支勀兼早已被制服丢在了一边,身旁有金丹后期修士看守着。

  半个时辰之后,演武场已经变为了血海,一百多名筑基中期以上的修士尸体横七竖八的倒落一地,残肢断臂更是随处可见。

  弑血盟除了几位被生擒活捉,余下之人尽皆一命归西,门派联盟取得了大胜。

  已经四散逃离的围观者再次的慢慢聚拢过来,听了有关人士的讲解,知道了弑血盟就是祭龙潭惨案的行凶者,围观人群爆发出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一时间,门派联盟声名大起。

  而这次的门派联盟发起者,天机门的掌门肖擎天更是被众多的修士所推崇,如潮般的恭贺之词浸耳,饶是平日里习惯了阿谀奉承的肖擎天亦是舒爽之极,嘴角始终悬挂着浓浓的笑意。

  边晏山并没有出手,方克银更是一动都没有动,本来令肖擎天极为紧张的一场大战,随着刘君怀加入了他与子桑雁栖的决战,而变得轻松不已。

  依依不舍的从如潮的赞美声中脱离出来,肖擎天来到了刘君怀的身边。

  “君怀,多谢方才的倾力相助,不然这场战斗还不知要持续多久,这个结果对于门派联盟来讲真的是完美收场。弑血盟在西域的残余力量也会很快的完结,你的功劳是最大的,若是没有你提供消息,还不知会有多少惨案发生。”肖擎天的确说的是心里话。

  刘君怀回答道:“哪里,肖前辈为了西域修真界的安定繁荣可是倾尽了全力,今后的门派联盟会越来越强大,整个西域还需要门派联盟在前辈的带领之下,与弑血盟的战斗一场接一场的胜利。这样修真界才会有秩序的发展壮大!”

  知道了肖擎天喜欢戴高帽子,刘君怀丝毫没有吝啬赞美之词,更是令肖擎天对刘君怀充满了好感。

  刘君怀话题一转,回到了弑血盟的残余力量上来:“肖前辈,各个门派内部的清理工作是下一步计划的重中之重,要抓紧审问这几名俘虏,而且审问结果要严格保密。清查了内部奸细之后才是扩大门派联盟的开始,并且一定小心弑血盟的反攻倒算。”

  肖擎天拍了拍刘君怀的肩头,说道:“如果你能加入到门派联盟里来,那我们的实力会有很大的提升,希望这一天会很快的到来!”

  刘君怀笑道:“晚辈有师门的严令禁止,有些事情是急不得的,不管怎样,门派联盟日后如有需要尽管开口便是了,只要不违师命,君怀理当义不容辞!”

  与肖擎天愉快的道别,刘君怀回到了自己人的一方。

  沈多多见到了刘君怀回来,飞扑到刘君怀的怀里,嘴里嘟嘟噜噜的讲述着对他的崇拜之意。

  “怎么样?大哥,这场战役施展的还顺畅吗?”刘君怀调侃着边际中。

  边际中撇了撇嘴道:“就杀了一位金丹初期,剩下的都是些蝼蚁了,哪有你二弟的运道,杀了中期杀后期,斩了初期抓元婴。”

  沈多多奇怪道:“咦,大哥什么时候学的快板呀?”

  方克银笑道:“这次的演武场之战可谓是大获全胜,只是这次弑血盟为何到平都城来?沈家到底掌握了什么矿藏?这些你心里可要重视起来,能掌握到自己手里那是最好,对今后的发展会有帮助。”

  刘君怀听了心里一动,猛然想起了沈傲的那句话,匆匆与众人解释了一下,刘君怀踏上飞剑赶往城主府。

  来到了城主府深处的柴房,却发现地窖里已经空无一人,只有一封书信摆在了地窖里处。

  书信里没有丝毫的只言片语,只有一份平都城城主府签署的矿产契约,还有一张兽皮制作的地图标识。

  刘君怀呆在地窖里发了一会呆,随后便来到了城主府的府邸之内。

  此时的城主府府邸一片凌乱,城主席南宇应该已经潜逃,刘君怀并没有太过在意,毕竟这席南宇只是一名小小的筑基初期修士,弑血盟的秘密他肯定不会了解。

  刘君怀天识开启,城主府的一切隐秘都呈现在他的天识的视力范围里。

  那沈炳文并没有出现在天识的感知当中,估计在开战伊始就已经潜逃了吧。

  倒是城主席南宇的卧榻之下深埋的一个小玉盒引起了刘君怀的浓厚兴趣。

  这玉盒里是一片绿绿的竹叶,玉盒未打开,刘君怀就感觉到隐隐有一股浩瀚的远古气息,再细细品味,又若有若无的消失了。

  饶是刘君怀见多识广,也为辨识出这片竹叶的来历,在这么深的地底掩藏应该不是俗物,刘君怀满意的收了起来。

  能随身携带的物品已经被席南宇卷席一空,再没有值得刘君怀看上眼的东西了,他这才返身踏上了飞剑,与众人汇合。

  今日的一场大战,注定要记载在凤岭国甚至整个西域的史册上,无论参与修士的级别,还是大战的激烈程度,都属于少见的大规模之战。

  更因为这场大战的起因与内情,都是所有知情人津津乐道的大事件。

  而大战的起始者和操控者刘君怀的大名更是一夜之间便传遍了整个西域。

  他如此年轻的金丹期身份,计划周密的行动能力,声势强大的后援队伍,凶残粗暴的强悍修为,无不被人在人前人后细细评说。

  与刘君怀的一夜成名相衬托的就是弑血盟这个神秘组织的被揭露,更多的大小抢杀事件也渐渐浮出了水面,并与弑血盟这个组织紧密的连接了起来。

  无数的受害者与门派频频与门派联盟联络加入,一场声势浩大的打击弑血盟的围猎捕杀行动在西域蔓延开来。

  只有少数人知道,这场惊世骇俗的统一大动作,就是仅仅十五岁的刘君怀一人启动并发展起来的。

  这场在以后的上千年里被修真界广泛传颂的大战,西域要事大典上统一称呼为演武场战役。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