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百一十五章 燕浮宫

第一百一十五章 燕浮宫

  刘君怀道:“也是,现在还不是大动干戈的时候,一旦行动就必须有震撼里和威慑力,这位任掌门也是为聪明人!”

  肖擎天笑着说道:“这个老家伙平时就是位老好人,其实他的狠辣决绝一点儿不输于你。而且他还以隐藏实力为荣,世俗界里所讲的扮猪吃虎就是他的鲜明写照。

  此人不可小觑,但又不失一身正气,不用刻意的提放他。我之所以给你重点介绍他,就是因为他以后是门派联盟的首任盟主,为了对付弑血盟,他谨慎一辈子,到老了终于露出了獠牙!”

  刘君怀也是笑着说道:“那我还真的要与他结识一下,他值得我们尊敬。”

  肖擎天问起了刘君怀去燕浮宫的事情:“那打算什么时候去燕浮宫?要不要我给你增派几个人?还有沈家的沈炳文可是程恪耒的弟子,他会不会把程恪耒的情况透露给燕浮宫?”

  刘君怀想了一下,道:“应该不会,这次去平都城程恪耒对沈家可是贪婪得很,沈炳文已经有了反意,他也不会回燕浮宫了。即便燕浮宫知道又怎样?无非多准备些帮手而已。人手我那里已经够了,还要麻烦肖叔给我介绍一下燕浮宫的情况。”

  肖擎天点头说道:“燕浮宫的宫主叫做秦晟丘,金丹后期修为,虽然他的境界不算高,但是他有一种神识攻击秘术,据传言他使用这种偷袭秘术杀掉过一名元婴初期修士。他的手下有副宫主三名,一名金丹后期,两名中期,现在还都在宫里。

  “副宫主之下有七名长老,包括程恪耒,大都是筑基后期和金丹初期,现在只剩下那名金丹初期了,而且这人与副宫主历诚毅都在那十二人名单里面。”

  刘君怀道:“多谢肖叔的指点,有了这些消息我心里就有底了,那我现在就回去准备,武叔就留在天机门吧,肖叔这里正是需要人的时候。”

  肖擎天说道:“万仞还是跟着你去燕浮宫,关键时刻他可以代表门派联盟出来讲几句话,也许会省去不少麻烦。”

  与肖擎天告辞出得天机门,寻一处安全的地方进入了万象楼,把莫思彤拉了出来,一起回到混沌空间。

  和众人详谈了燕浮宫现在的情况,边晏山说道:“这次去燕浮宫与平都城有很大的不同,不必讲些方式方法,一言不合开打就是了,燕浮宫既然能派出二十几名修士去围杀你,就应该有被灭门的觉悟。况且他们还有这许多人与弑血盟纠缠不清,我们的这次出师名正言顺。等灭掉燕浮宫,马上组建门派,加入门派联盟,即使陨星府想要插手也会有所忌惮!”

  方克银接着说道:“快刀斩乱麻,尽量不能令一人逃出,尤其是名单里的十二人,这些人能不杀掉最好,留在门派联盟大会之时利用起来效果好很多。我和晏山还是压阵,这次让耀汉多露几次面,对下一步门派的建立他的帮助会很大。”

  刘君怀道:“姐夫和绍远兄也做好准备,这次你们都会出场的。另外,每个人都要从这次的战斗中找到自己的短缺之处,例如功法,武器,技法之类的,我会尽量满足你们的要求。”

  方克银笑着说道:“君怀这是想全面提升我们自己人的战斗力,诸位可不要客气,以后建立了门派,人可就多了,机会可是难得!”

  众人心里都明白方克银的玩笑话,刘君怀这是要分配宝物了。

  连刘君怀一共十人进入了穿云梭,向着东方前进。

  燕浮宫在凤岭国的最东面,缥缈峰是一处靠着海边的**海岛上,与云罗山脉相毗邻,燕浮宫的宫殿坐落依山势而建。

  穿云梭的驾驭台前,莫思彤来到了刘君怀的身边,说道:“老管家与我讲过,这次如果有建立门派的打算,万象楼会开启任务奖励,在门派建立之后就是奖励开启之时。”

  刘君怀喜道:“好久没有任务开启了,上一次得到了七杀指,不知道这次有没有好东西?”

  看着刘君怀心花怒放的样子,莫思彤笑道:“还是先完成任务再说吧,老是惦记着好东西,你的好东西还少啊!”

  刘君怀笑而不语,他很是享受巨大惊喜前期待的滋味。

  来到燕浮宫已是午后,在燕浮宫的山门前,众人驻足,刘君怀对燕浮宫的守卫说道:“把你们的宫主叫出来,就说刘君怀来访,给你们半柱香时间准备,不然我就打进去!”

  守卫眼见刘君怀蛮不讲理的狂横,自是不敢怠慢,关起山门忙不迭地跑向了内殿。

  燕浮宫的宫主秦晟丘正与手下一干人等在议事堂集聚,经由门下弟子层层转达,他得到刘君怀的消息已是几十息之后。

  听清楚了刘君怀话里的含义,议事堂里已经喧嚷成了一片。

  望着宫内弟子的满堂义愤填膺,秦晟丘双手下压,控制住现场情绪,说道:“这位刘君怀此时前来心有不测,定是为了平都城燕浮宫的遣兵心怀怨恨。历宫主,沈家之事是你在负责,具体情形是怎样的?”

  副宫主历诚毅躬身说道:“回宫主,燕浮宫统共前后派遣宫内弟子二十三名,不包括程恪耒和沈炳文,除后一批的十三人外,其他弟子均已殉难,现那十三人连带程恪耒和沈炳文已经去往他处躲避,我也是昨日收到的程长老传讯,还未来得及向宫主禀报。”

  秦晟丘傲然道:“杀了我的人,还兴师动众前来燕浮宫寻师问罪,看来这刘君怀已被平都城一战的小小名气冲昏了头脑,我看要给他一个深刻教训才好,也要他知道修真界这汪深潭不是凭借着年轻气盛就可以生存下去的。”

  一名叫做方尚喜的金丹中期副宫主说道:“宫主还请三思!这次刘君怀去沈家本就是一报弑母之仇,与我燕浮宫无冤无仇,程长老动用了燕浮宫二十几人去强行阻止,本就有失人和。更为严重的是,此次弑血盟也加入了沈家的外援队伍,这弑血盟的出现竟然招来门派联盟的联合打击,这样一来我们燕浮宫所处位置很是尴尬,这时再与刘君怀以怨报怨,恐怕会把门派联盟招惹出来!”

  历诚毅怒声驳斥道:“方宫主此言差矣!我燕浮宫出兵平都城是因为沈家有人为宫内弟子,为弟子出头,哪来的强行阻拦之说?这弑血盟的加入只是他沈家的作为而已,与燕浮宫何干!这刘君怀已经欺辱到了燕浮宫门前,不与他加以教训,难道还要低头谢罪不成?”

  方尚喜也是怒声回击道:“历宫主,有些话我本不想在宫主面前讲出来,在燕浮宫面临危急之时也不得不说了。你可以保证程长老与弑血盟没有干系吗?平日里你与那程恪耒私密相交甚深,恐怕这其中你一定有所了解。为什么这次平都城之战结束了这么久,他程恪耒还不返还宫里?你还大言不惭的讲什么已经去往他处躲避,他既然与弑血盟没有关系,又何必躲避?门派联盟杀的是弑血盟之人,而沈家所请的哪一位不是弑血盟的人?宫主平日勤于修炼,少管宫内之事,这次你历诚毅三番两次的往平都城派遣弟子,可有与宫内之人商议?这次招惹来这么大的祸事还不自知,我真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

  方尚喜的一番话,议事堂里的人听了议论纷纷,有些都是他们平日里不敢讲的,可以说方尚喜的字字句句都切中了此次事件的关键之处,所为旁观者清就是这个道理,历诚毅一直以来都以为自己的行迹很是隐蔽,但这些人每日里都朝夕相处,每一丝的异常或多或少的都会显现一些。

  历诚毅也没有想到方尚喜竟然当众讲出这一番话,想要辩驳却一时找不到合适的由头。

  秦晟丘紧皱着眉头,方尚喜的话令他有些心惊,他平日里正像方尚喜所说痴迷于修炼,对宫内之事很少关注,如若那程恪耒真的与弑血盟有关联的话,燕浮宫就处在了麻烦当中,只是刘君怀那嚣张的言语令他气愤异常,何况自己宫内弟子已有多人丧于沈家之事,这口气他是无论如何也是咽不下去的。

  那名金丹后期的副宫主万行云开口道:“宫主,你看这样如何?这刘君怀的确有些过于跋扈,宫主乃燕浮宫龙首身份,自不宜亲去相谈,还是由我与两位副宫主前去面见刘君怀,这燕浮宫也不是说进就进的,总有个主客之分不是?主人的话他总是要听的,余下的等打发他离开之后再行商议就是了。”

  秦晟丘细想一下也是如此,这样一来三位副宫主出面也没有看低刘君怀,令刘君怀也没了冲突的理由。

  见宫主点头,万行云便朝着两人摆了一下眼色,几人一同去往山门之处。

  此时距离刘君怀提出的半柱香时间已经所剩不多,刘君怀这一方已经做好了强突的准备,却见十几人自大殿里走了出来。

  刘君怀心下有些不喜,看来还要多费一番口舌才能杀入燕浮宫。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