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打得金丹后期像条狗

第一百一十九章 打得金丹后期像条狗

  刘君怀连忙感谢道:“多谢方宫主的大力支持,我现下主要是缺人手,偌大的宫殿群只有寥寥的几十人,这宗主当得可有些心虚了,还望伯母能够支援一些弟子才好。”

  方宫主笑道:“这次我就给你带来了一百名弟子,最低阶位的是练气五阶,最高的是两名金丹初期修士,怎么样?嫌少的话,还可以增加的。”

  刘君怀喜道:“这么多?再次感谢伯母的悉心关照,对了,这些位弟子是借给我们,还是加入?”

  莫思彤在一旁踢了刘君怀一角,道:“真笨,哪有这么问的,母亲要是说借的怎么办?母亲肯定是令他们加入了,是不是啊,母亲大人?”

  柳青嫚笑着说道:“都说女生外向,还真的一点不假,这才离开家一年多吧,就把生养她的母亲给忘了。”

  方宫主说道:“君怀呐,这一百名修士在你这里我也放心,你有不满意的就退回绝尘宫,我再把人数给你补齐,就算作提前给思彤的嫁妆了!你如果还需要,我在给你增加一些。另外,我绝尘宫有专门的缝衣师,给万象宗定制了一千套各色服饰,等完工了就给你送过来!你需要哪几种颜色可以在绝尘宫制作。”

  刘君怀感激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合适了,莫思彤赶紧得道:“母亲,还是你想得周到!不过开派庆典的那天还要麻烦母亲大人给多联络几个门派才好。”

  方宫主笑道:“放心吧,我早就想到了,等具体日期定下来,我亲自登门相邀!”

  刘君怀说道:“正好门派联盟也要过来,天机门的肖掌门也会带着几个门派的人过来,这样的话规模也就很好了。”

  方宫主说道:“你这段时间所做的事我都听说了,你的名气可是挺响亮啊!我的女儿眼光还是不错的。我们绝尘宫也要加入门派联盟的,莫桷国我已经联络了几个门派,到开宗立派的那一天我一起带过来。”

  刘君怀喜笑颜开的道:“这也正是门派联盟所渴望的,对付弑血盟就需要得到更多么门派的支持,才可能坚持下去,我那肖叔可要高兴坏了!”

  方宫主奇怪地问道:“肖叔?你是说肖掌门?那辈分岂不是乱了。”

  刘君怀笑道:“各交各的,我也是被他要求这么称呼的,武叔还是他师侄呢!”

  方宫主一脸郑重的说道:“这位肖掌门为人正派,嫉恶如仇,虽然有些小家子气,但是他会真心的帮助你,这次的弑血盟被围剿就可见一斑,你以后多与他亲近亲近!”

  莫思彤从旁听了,嘴角一撇,这天机门就是刘君怀捣的鬼,肖擎天才被拉上了贼船,他为人正派倒是还好,嫉恶如仇就有些勉强了,毕竟走出了这一步就把天机门的众弟子暴露在弑血盟的眼神之下。

  几人相谈甚欢的时候,吴耀汉赶过来说道:“君怀,梦泽国陨星府来人,点名要你前去相见。”

  刘君怀眉头一皱,脸露不悦之色,道:“吴爷爷,来人是陨星府什么身份?”

  吴耀汉说道:“是陨星府的大长老太叔雍门下大弟子保昀显,金丹后期修士。”

  “大长老的弟子?就嚣张的要我一宗之主去面见他?吴爷爷,你也不要再见他,随便一人招呼他就是了。还有,要见我,拿着陨星府的公函到此处来,没有公函乱棍打出万象宗!”刘君怀一脸的凛然。

  吴耀汉会心的一笑而去,在旁观瞧的方宫主暗自点头,这孩子还真有宗主的气势。

  没过了一会功夫,刘君怀的天识便探知一名高壮健硕的中年男修士便从大殿里气势汹汹而出。

  正自谈笑的众人听得身后一人怒声喊叫:“好你个刘君怀,竟然不理会陨星府的特使!毛还没长齐,就摆出这么一副鬼样子给谁看?还真以为你万象宗招惹不得吗?”

  刘君怀回头怒声斥责:“哪来的疯狗在万象宗胡喊乱叫?来人把他赶走,怎么讨饭的也要他随便进山门?”

  来人自是那位陨星府的保昀显,听了刘君怀此言大怒,挥掌砍向了刘君怀。

  刘君怀轻蔑的一笑,反手间鬼眼血刀出现在手中,庞大的杀戮气息随着刀势轰然劈向了保昀显。

  保昀显面色一怔,这刀势之中的凶残气息竟令他的呼吸有了些迟滞感,丝毫不敢怠慢地取出了飞剑抵挡。

  砰的一声巨响,两件兵器相撞竟然没有发出金属声音,却好似两股真元力之间的碰撞。

  刘君怀小退半步,嘴角溢出一丝笑意,身形突兀的原地消失不见。

  保昀显心里一惊,忙转身后撤,刘君怀的鬼眼血刀已经飞临他的头顶处。

  惊慌失措之下,保昀显身体来不及跃出,索性就地一个翻滚闪到一旁。

  不待他起身,刘君怀身形犹若鬼魅般地如影随形,鬼眼血刀更是骤雨般倾泻而下,凛冽的残暴杀气竟撕扯着虚空一片扭曲。

  保昀显被刘君怀的气势所压迫,根本没有机会站立起来,若不是他有真元力与贴身金甲护体,已经被刘君怀斩杀无数次了。

  此时的刘君怀心中也是暗暗佩服,毕竟金丹后期境界,如此被压迫着打击,居然还毫发无损。

  心知新门派刚刚建立,正是立威之时,好令这近两百的新加入弟子心怀畏惧之心。

  想到此处,刘君怀不再与保昀显纠缠,意念转动,弑神枪疾如闪电的激射而出,一道金色光线穿过扭曲虚空,在保昀显丹田处一没而入。

  保昀显只是在翻滚中望见一道金光闪过,丹田处便传来剧烈地疼痛,几乎听得见隐隐地破碎之声。

  保昀显心胆俱裂,口中狂呼:“不!不要!”怎奈刘君怀瞬间收起鬼眼血刀,一步跨上前来,指尖连点,保昀显已经呆若木鸡。

  “轰!”四周围观的万象宗众弟子发出了一阵哄乱,然后便是喝彩声接连不断。

  刘君怀伸脚踏住保昀显的胸口,说道:“说你是只狗,你还不满意?堂堂金丹后期被我这金丹初期打得像条癞皮狗,满地乱爬!你家长辈没教你长尊幼卑吗?在万象宗内大呼小叫,猪狗不如的东西!”

  他的身后跑过一人,向着刘君怀连连的拱手求饶道:“刘宗主请脚下留情,这位可是我陨星府府主的亲外甥再得罪了宗主,你也不能废去了他的修为不是?难道宗主不怕陨星府讨罪不成?”

  这是一位金丹中期老者,应该是保昀显的随从了。

  刘君怀望着老者说道:“你是什么人?方才的情形你可见到?”

  金丹中期老者挺了挺瘦小的胸脯,道:“我乃陨星府二总管茅孝夋,你身为一宗之主,竟然不顾身份,残害陨星府内门亲传弟子,我倒要讨一个交代!”

  刘君怀的脸上有一丝表情:“我问你方才的情形你可见到?”

  茅孝夋脸色一变,他没想到抬出陨星府这个招牌不管用。

  其实他也不认真地想一想,刘君怀若是惧怕陨星府也不会出手教训保昀显了。

  “我刚刚自大殿里出来,就见你击碎了保少爷的丹田!”茅孝夋口中的语气有了些变化。

  刘君怀面色一整:“没看见?那就给我滚远点!这位修士企图谋害万象宗宗主,实乃罪该万死,你若是再啰嗦,就一起留下来吧!”

  “我陨星府的大长老太叔雍正在天机门商谈联盟事宜,等他过来你的万象宗就灰飞烟灭了!”茅孝夋歇斯底里的喊叫着。

  “呼”地一阵风响,边晏山自人群里掠身而出,元婴后期的强悍威压顿时把茅孝夋压迫的爬到地面上,刘君怀抢身上前,狠狠一掌拍在茅孝夋的丹田之处,茅孝夋一口鲜血喷出,萎靡在地。

  围观人众脸上皆是显露骇然之色,现场一片静寂。

  边晏山一直遮掩着修为境界,在别人眼里就是宗主的一位老家奴,谁料想出手便显示出惊人的境界实力。

  那些天机门与绝尘宫强行遣派来的修士们,本是一肚子的委屈与不甘,看到新门派居然隐藏着如此高绝境界的存在,都对自己的未来重新燃起了期望之火。

  那些燕浮宫投诚的弟子心下更是骇然,感情宗主的来头这么大,看来另一位老者就是宗主所说的元婴期修士其中的一名吧。

  此时傫如丧狗的茅孝夋想死的心都有了,没带这么欺负人的,明明有如此高人却猥琐的隐藏起来,早知道再借给他十个胆子也不到这里来。

  他们两人是跟着大长老太叔雍去天机门商谈联盟的事情,半路听说了燕浮宫被剿灭之事,大长老太叔雍可是心里有鬼,便安排两人前来打探消息。

  谁料想这保昀显在陨星府一直蛮横惯了,燕浮宫又是陨星府的附属门派,便想着耀武扬威一番。

  更何况这保昀显才刚刚四十岁便是金丹后期修为了,还知道了这万象宗的小屁孩宗主才金丹初期境界,心中自是得意非常。

  没想到这位小小的金丹初期修士把他这位金丹后期打的像条狗一样的满地乱爬。

  他的身后还有元婴后期未显现出来,看到刘君怀的强势,即使元婴初期的大长老来了,也会被打得像只狗吧?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