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百二十二章 生擒太叔雍

第一百二十二章 生擒太叔雍

  正说笑着,方克银与边晏山快步走了进来,刘君怀望着肖擎天说道:“看见了吧肖叔,这两位前辈肯定是闻着酒味过来的!”

  方克银两人进来不等坐好,就取出了自带的酒杯自斟自饮起来,乐得肖擎天一股劲的向着刘君怀挤眼睛。

  刘君怀站起身来对肖擎天说道:“现在这两位是我万象宗的太上长老。一位是边晏山前辈,一位是边戎金前辈,两位都是世外高人,修真界稍有他们的名谓出现。”

  肖擎天虽然与他们两人是第二次见面,但都没有机会介绍,他连忙上前向两位深施一礼。

  刘君怀道:“肖叔咱们边喝边谈!那太叔雍在天机门肯定十分活跃吧?他知不知道帕莫极的事情?”

  肖擎天道:“他肯定是知道了,那天在演武场无数人看到你斩杀帕莫极,这也是太叔雍放心的原因,他还没意识到我们已经掌握了他的底细。他这次到天机门主要是探听门派联盟的消息,对联盟抓到的奸细最是关心,还有就是为陨星府出了帕莫极这样一位弑血盟之人深表歉意,并表示陨星府掌门他派他来弥补帕莫极所带来的损失,愿意与门派联盟积极配合,深度打击弑血盟。”

  刘君怀嗤笑道:“说的比唱的好听,加上太叔雍,陨星府出了两位弑血盟的奸细,而且还都是门派高层,这陨星府的内部管理与燕浮宫不相上下,我甚至怀疑陨星府里还会有更大的弑血盟奸细的存在!”

  边晏山说道:“君怀的怀疑很是有可能,陨星府的内部情形与燕浮宫惊人的相似,还有肖掌门应密切注意来自梦泽国的加盟门派,细查它与陨星府之间的联系,一旦门派联盟里混入了与弑血盟有关联的门派,日后的门派联盟出境会很艰难。”

  肖擎天点头赞同,刘君怀道:“肖叔,那公户长空的底细查出来没有?”

  肖擎天道:“还没有,我隐约记得这名字很是熟悉,就是想不起来。”

  刘君怀道:“公户长空这条线很关键,肖叔别着急,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记起来了。另外,太叔雍一从天机门出发,你马上传讯与我,”刘君怀转头望向方克银,“那太叔雍是元婴初期修士,到时还劳烦两位太上长老出手,这人很是关键,不要与他纠缠,不要伤害他性命,废掉他的修为就好。”

  几人一直相谈到午时,肖擎天这才起身告辞返回天机门。

  万象宗刚刚建立,繁琐细事接连不断,吴耀汉与边际中几乎忙的停不住脚,刘君怀拉着莫思彤也加入到紧张忙碌当中,甚至沈多多和吴碧妮两个小丫头也是来回奔波着传递着口讯。

  方宫主已经转会了绝尘宫,说好了等待大典的日期定下来就启程。

  忙忙碌碌之中很快的一天就过去了,第二日天色将将亮起,肖擎天的传讯玉符就传来了陨星府一行人已经动身赶来。

  把众人召集起来,简单的说了陨星府之事,并做了具体安排,然后各自忙碌去了。

  陨星府一行人比刘君怀预料的晚了一些,直到午时之后才看到他们的身影。

  太叔雍一马当先,气势汹汹的走在最前面,后面跟着两名金丹中期和两名金丹初期,在后面是几位筑基期的修士。

  万象宗的山门处早有交代,太叔雍一行人来到后,守卫上前阻拦了一下,见太叔雍要强行闯入,守卫也不管山门了,几人慌乱往里跑着,嘴里高呼着救命。

  万象宗的人马早就等在了大殿之前,太叔雍后面的一位金丹中期修士高声道:“把你们的宗主叫出来,还反了天了,竟然敢扣留我们陨星府的人,给你们半柱香的时间,扣押的修士必须让我们带走,你们宗主自断一条手臂!”

  刘君怀笑道:“陨星府?那可是大门派啊,你们大门派的人是来欺负我们这些弱小门派吗?我们万象宗可是加入了门派联盟,你们不怕联盟会找你们陨星府的麻烦吗?”

  金丹中期修士冷笑道:“什么狗屁联盟,也就是在你们西域这块穷乡僻壤里蹦跶蹦跶,还不放在我陨星府的眼里。”

  刘君怀说道:“你们是来解救那保昀显与茅孝夋么?他们可是企图谋杀本宗宗主,这罪名可是不轻,我正想交到门派联盟去呢!陨星府我们可招惹不起,有什么事你去找门派联盟吧!”

  金丹中期修士怒道:“什么狗屁宗主,小崽子一个,我陨星府说宰了他就宰了他,快点啊!时间可过去不少了。”

  刘君怀道:“狗屁宗主?有意思,你们陨星府都是这么说话吗?还有职位比他高的吗?这位陨星府的下人说话太难听了,把你们的首领叫出来讲话!”

  金丹中期修士大怒,眼里的厉色闪起,便欲动手,

  他身后的太叔雍说话了:“难道你就是那位小宗主?快些交人,自断一条手臂,我们就此别过,不然我今日就灭了你这万象宗!”

  刘君怀笑道:“那你就是今日的首领了?你犯的错误比那保昀显与茅孝夋还严重,他们俩也只是想要杀我一个人而已,你这个老家伙竟然要灭了我们万象宗,的确是罪该万死了!这样吧,今日我就斩杀他们,等等,我先数数,一,二,三,今日我就斩杀他们七人,留下你这个老家伙给陨星府送去,你们是大门派,我万象宗惹不起你们。”

  太叔雍积压的怒气如火山一样爆发了,牙齿咬得“格格”作响,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好似一头被激怒的狮子猛然向着刘君怀扑了过去。

  刘君怀站在原地一动未动,他的身后方克银闪身掠出,元婴后期的气势蓬勃迸发出来,一只拳头夹带着撕裂虚空的嗤嗤声直奔太叔雍的面门而去。

  太叔雍浑身哆嗦,面如土色,额头的汗珠瞬时流淌下来,大脑里一片空白,直到被方克银一拳击出十几丈外,才感到了浑身的剧痛传来。

  方克银的身形如一只大鸟般的掠到太叔雍的身旁,一拳打在太叔雍的丹田之处,顿时太叔雍发出了一声惨叫,修为已经全失。

  刘君怀、边际中、吴耀汉三人同时冲向了陨星府的人群里,几个回合之后,两名金丹中期修士已经被刘君怀斩于鬼眼血刀之下。

  等方克银提着太叔雍的身体走回来时,战斗已经结束了,陨星府的七名弟子已被全部砍杀。

  刘君怀望着被方克银抛在地面上的太叔雍,微笑着说道:“怎么样老家伙,我们小门派也有高人,杀你这位元婴初期好像只用了一拳吧?下次再喊打喊杀的时候,摆脱你调查清楚好不好?像你这样的莽撞,竟然还在修真界混了这么久,我真佩服你的运气!”

  此时的太叔雍心里委屈却不知向谁诉说,莽撞,与年龄无关!

  他心里充满了悔恨,保昀显可是金丹后期的修为,能被生擒活捉不但未引起自己的警觉,反而激起了满腔怒火,都是自身的骄傲蛮横,模糊了自己的双眼。

  刘君怀蹲下身说道:“你以为依靠弑血盟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天机门就有我的人,你的一举一动都掌握在我的手里,我之所以没杀掉保昀显与茅孝夋,就是为了把你引出来,愚蠢的老家伙,你帮弑血盟残害了那么多的修士,没想到会有今日吧!”

  刘君怀的话,太叔雍越听下去心里越是胆寒,浑身的寒毛都立了起来。

  原来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已经被人家掌握了!可笑自己还千方百计的撺弄掌门派遣他去天机门打探消息,想想自己在天机门那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说不定别人在看他时就像在看一只小丑吧!

  四周围观的众弟子这一次的战斗看得他们热血沸腾,四名金丹期,一名元婴初期,从战斗开始到结束只用了短短的十几息时间而已。

  什么时候自己也会像他们那样,斩杀金丹期犹如砍瓜切菜。

  刘君怀把太叔雍的嘴巴捏开,手指一用力,太叔雍嘴里的那颗毒牙已经掉落下来。

  手指连点,截取了他身上的封印,说道:“是你现在把弑血盟的事说出来,还是我把你交到天机门?他们那里可是会在识海里种蛊虫,到时你会很痛苦。”

  太叔雍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还是有话就问吧,我的丹田已经破碎,活着还不如死了的好。”

  刘君怀道:“你们陨星府还有谁是你们弑血盟的人?”

  太叔雍说道:“一个副掌门,叫做火绍瀛,元婴初期修士,还有六名筑基期修士,名单一会你记录下来。这位火绍瀛具体在弑血盟是什么位置没有人知道,但是我知道他是北域楚家人,宗主知道楚家与弑血盟的关系吗?”

  刘君怀道:“知道一些,楚家不是负责弑血盟的财务管理吗?”

  太叔雍道:“是的,我知道的与你差不多,但我总是觉得这其中有些我不知道的东西,楚家肯定有大秘密!”

  刘君怀道:“你还有什么可以给我说的?”

  太叔雍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还有一人我怀疑他与弑血盟有很神秘的关系,但是我想保自己一条命。”

  刘君怀皱了皱眉头,道:“要我怎样保你一条命?你可要知道,据我所知门派联盟正在拿你钓大鱼,我放过了你,他们不一定会。”

  太叔雍说道:“我知道,所以我要与天机门的肖掌门见一面,我的这个消息你最好不要知道,那个人很危险!”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