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百三十章 兑水桑甘果酿

第一百三十章 兑水桑甘果酿

  经过简单的开场白,随着万象宗弟子打开桑甘果酿酒坛的封口,一股清纯的幽香溢出,暖人心房。

  一杯杯酒杯被斟满,桑甘果酿的芳香甘冽,浓香馥郁向众人悠悠飘来。

  一幕令在场之人终生难忘的场面出现了。

  几百人在酒香溢出的一刹那集体陷入了沉默当中,所有的人都被那浓郁带着果香的醇厚幽香所震撼。

  包括女修士在内都沉浸在香气芬芳里,更有对酒痴迷者眼眶里噙满了激动的泪水,嘴角悄然有丝丝口水流出。

  几息之后,随着第一人端起酒杯小心翼翼的品尝了第一口,更多的修士们渐渐从短暂地迷失中回复过来,纷纷举起了手中的酒杯。

  现场里一片惊叹声传起来,无数的人在兴奋地低声与周边的修士窃窃私语着。

  木方和轻酌了一口后,一昂头,整杯桑甘果酿被倒入口中。

  久久闭着的双眼睁开后,他不无感慨的说道:“香气香而不艳,低而不淡,醇香幽雅,不浓不猛,回味悠长,倒入杯中过夜香气久留不散,且空杯比实杯还香,令人回味无穷,真乃仙酒是也!”

  身旁之人皆是纷纷附和,有修士不待万象宗弟子给酒杯斟满,便迫不及待的再次倒入口中。

  气得木方和笑骂道:“如此美酒被你这般牛饮,真是暴殄天物了!”

  刘君怀强抑住心底的笑意,举杯高声道:“欢迎诸位前辈、道友莅临万象宗,承诸位厚爱,万象宗与门派联盟在此略备薄酒,以敬谢各位的不吝关怀,请共饮此杯!”

  随着宴会大厅里一阵喧闹声,欢迎宴会在一片欢声笑语里拉开了帷幕。

  有了桑甘果酿的熏陶,来宾们都对万象宗与刘君怀本人充满了好感,没一会功夫,前来敬酒之人就开始络络不绝,肖擎天在一旁看着心碎不已,他实在是可惜这千金难买的仙酒被这些人如此的浪饮掉。

  好在木方和怀着同样的心情高声制止道:“我说诸位道友,此种仙酒不是汝等这般饮法,这酒是要品的,暴殄天物可是犹若夺人妻女,万万不可如此挥霍无度。我在这里宣布,不可与人相互敬酒,面对如此珍贵之酒,咱们今晚的宴会改为品酒会,以品字当先,当以诗词酒赋为肴,各位以为如何?”

  以木方和的修为与身份,好歹制止住了对于仙酒的糟践行为,使许多爱酒之徒焦虑之心顿缓。

  正自用水晶球录制现场景象的沈多多大为不满,撅起的小嘴久久不曾回复。

  刘君怀与木方和、房叶序相谈甚欢,木方和道:“刘宗主的酒方可否借我抄录一份,我恐怕今后非此酒不饮了。”

  刘君怀呵呵直笑,取出了一块玉简递与了木方和,“域主可要对此方保密,这可是我师门不传之物,传将出去,晚辈也是不好交代的。”

  木方和连连点头应是,忙不迭的收起了玉简。

  望着房叶序那两只期盼的目光,刘君怀笑道:“房堂主还要在万象宗耽搁几日,咱们还有时间在一起,我再刻录一份就是了。不过我可是事先告诉你们,这桑甘果酿里的紫荆花和寒灵石不好搜集,少一味可是酿制不出来的。”

  木方和两人深以为是,如此仙酒材料必是难寻之物,这也在意料当中。

  接下来刘君怀的话要两人更是惊喜不已,“不敢相瞒两位前辈,宴会上所用仙酒已经被我勾兑了清水,纯正的桑甘果酿我可是舍不得使用在这种场合,那岂不是要我的命吗?”

  说罢,一只玉壶出现在手中,为两人悄悄斟满。

  两人四顾一下,急忙把酒杯放在鼻下轻嗅,一时间,两人脸色大变,不可置信的表情溢于言表。

  轻酌一口,二人面上陶醉之色更甚,一股陶陶然之感溢满全身,房叶序甚至不由自主的轻吟出声,引得刘君怀扑哧一声笑出了口。

  听到刘君怀的笑声,木方和两人才从无尽回味当中舒缓过来,眼望着刘君怀,喜意愈加浓厚。

  木方和笑道:“让刘宗主见笑了,我白活了近百年,这一次才明白了什么事真正的美酒。以前喝的酒与桑甘果酿比起来就是渣滓,根本不可同日而言,哎,以后喝不到该怎么办?”

  房叶序四处张望了一下,小声道:“刘宗主,房某厚颜讨要一点这种桑甘果酿好不好?在我自己能够酿制之前,也许别的酒已经入不了我的口了!”听了房叶序的话,木方和的两只耳朵顿时直立起来。

  刘君怀轻声道:“只要以后您二位前辈别再刘宗主、刘宗主的称呼,我倒是可以给二位带走几坛!”

  房叶序大喜道:“那我以后就叫你君怀!叫兄弟也成啊!”

  木方和笑骂道:“臭小子,为了喝到酒,把自己的辈分都降下来了,以后叫君怀就可以了。”

  刘君怀哈哈大笑,说道:“那就这样了!以后一时配不齐材料,想喝的时候就来跟我要就是了!”

  木方和与房叶序对望一眼,也是放声大笑,房叶序更是搂着刘君怀的肩头不松手。

  “聊什么呢?这么热闹?”管朝邕与任尹淮走了过来。

  木方和笑道:“没聊什么,这君怀可是口舌利落的紧,净讲些逗笑的话题。”他赶忙岔开了话题,“管堂主,你与房堂主恐怕要在万象宗耽搁几日,日后情报的安全传递还要进行周密安排,还有在万象宗这几日要努力与各门派建立良好关系,也可以私下找他们征询些内心想法。”

  管朝邕正容应是,任尹淮道:“木域主,晚辈斗胆问下可否给门派联盟增派些人手,尤其是刺探消息方面的修士,门派联盟这方面的人才少了些!”

  木方和想了下,“问题不大,具体的你与管堂主详谈,我会域府会在府会上提出来。任盟主,君怀可是劳苦功高,今后你们门派联盟的援助可以适当向万象宗倾斜一下,也不好伤了功臣的心,以后用到他的地方会很多!”

  任尹淮笑着说道:“木域主放宽心就是了,刘宗主可是门派里面的一员猛将,对自己人好一点还是要得的。”嘴里说着话,心下却是奇怪刘君怀与木域主的关系怎么进展这么快,主动提出帮助万象宗不说,君怀都称呼出来了。

  刘君怀心里惦记着老管家的指点,悄悄释放出天识,在几人言语间仔细扑捉每个人面目表情上的变化。

  一番观察下来,刘君怀惊喜的发现,天识竟然可以根据语速频率变化,探测出此人心里的情绪转换。

  只是刚刚开始演练,这种变化还处在极其细微状态,刘君怀必须心无旁骛才可隐约感觉得到。

  身边这几人他可以感觉得出没有什么险恶心态,都还属于正常结交状态,心地比较诚恳。

  这时候有几位门派掌门走上前来与木方和交谈,房叶序乘机向刘君怀使了一个眼色,二人便先后走出了宴会大厅。

  一会儿管朝邕也走了出来,三人进入贵宾室开始交谈。

  首先说话的是管朝邕,“刘宗主,冒昧叫你前来,是有要事询问。我身处域府消息堂,刘宗主的事迹会最先反馈到我这里,从情报里我可以分析出针对弑血盟的一系列行动,甚至门派的建立,都是你在主导。我的问题是你的消息来源和你分辨门派奸细的根据!”

  房叶序这个时候插话道:“君怀,管堂主生性讲话就是这般直截了当,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有时候会显得语气有些生硬,还请不要见怪才好!”

  刘君怀满脸的笑意,“怎么会!管堂主是个爽快人,这点很明显可以看得出的,没有问题,我知道的都会讲出来。”

  管朝邕奇怪的望了房叶序一眼,心里好奇什么时候这两人拉上关系了。

  刘君怀说道:“弑血盟的消息来源是这样的。”他详细从祭龙潭第一次见到海神殿三长老支勀兼开始,一直到再次回到祭龙潭所听到的一切,“其实弑血盟的秘密被我无意中发现,完全是机缘巧合而已,所谓造化弄人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了吧?没想到弑血盟后来竟然参与到沈家之事当中,所有的因缘凑巧,就这样是我与弑血盟站到了对立面,后来的情况前辈应该也知道了。”

  管朝邕与房叶序听了刘君怀的一番解说,心中暗叹这弑血盟也够倒霉的,几次在凤岭国闹出状况,都被刘君怀一人从头至尾看在眼里,命中注定刘君怀就是弑血盟的克星。

  刘君怀接着道:“我所得到的这些线索,与我修炼的一门秘术有很大关系。我的神识可以屏蔽全身气机,正是这样,才可以数次隐身在弑血盟会议现场,窃听到弑血盟的许多秘密。但是我这点微末技巧,还请两位前辈帮着隐瞒下去,一旦这秘密被敌方捕获,以后就不会再有可能潜入其中了!”

  管朝邕正色道:“放心吧,刘宗主!这件事只有我们三人知道,你如此的信任我们两个,若是由于我们的原因消息走露,自己的良心会不安的。”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