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天道誓言

第一百三十二章 天道誓言

  看到刘君怀三人回来,木方和从他们的表情上也知道商议结果令人满意,便急忙招呼三人一起饮酒。

  修炼者对酒精几乎都是免疫的,在所有的桑甘果酿全部告磬之后,刘君怀站立起来做出一副哭丧脸面说道:“我攒了几年的家底都被你们这些酒仙喝干净了,接下来没有桑甘果酿了,其他的各类名酒应有尽有,还未尽兴的可以向万象宗弟子索要。”

  还真的有十几位要了平时喝的酒,但是没喝几口,俱都觉得索然无味,便也不再饮用了。

  刘君怀看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便走到方宫主与任尹淮面前低声说了几句,两人便带领着各自人马回到了休息之地。

  刘君怀来到了贵宾室,门派联盟的几人已经就座等候。

  把与房叶序、管朝邕商谈的过程简单的说了一遍,任尹淮说道:“只要域府的人可以信任,完全可以把他们拉到我们门派里面的队伍当中来,毕竟西域域府的牌子还是很唬人的!”

  肖擎天说道:“这天道誓言必须要进行吗?我们之间还有不信任之人吗?”

  刘君怀解释道:“这主要是为了照顾域府前辈们的面子问题,既然我们都没有问题,这天道誓言立下与否与我们关系不大,就当做有利于双方今后的精诚团结吧!”

  众人想一想,也是这个道理,大家都处在同一条起点线上,以后也少了许多无端猜疑,对门派联盟顺利发展很是必要。

  简单的达成了共识,刘君怀给房叶序发送了传讯玉符,不一会儿,三人就走入了贵宾室。

  进来后,木方和随手在贵宾室划出了几道禁制,防止消息的外泄。

  在木方和的主持之下,滴血盟誓之后,贵宾室外面的虚空里隐隐发出了几声隆隆雷声,天道誓言成功!

  随着隆隆雷声的渐渐消散,木方和表情有些激奋的说道:“这样一来,我们这个秘密小团体正式建立起来,今后在这个团体里我没有域主的身份,我的行动听取门派联盟的指挥!”

  木方和挥挥手阻拦了几位想要表示反对的发言,“我的主要任务还是在西域域府,这里保留我的一份名额,平时的侦探工作不能过多参与,毕竟副域主的身份还是比较敏感的,比较容易引起外人的注意。今后门派联盟所有需要西域域府出面解决的,都由我来进行操作。好了,把你们的秘密讲出来吧!”

  任尹淮与肖擎天、刘君怀互视一眼,任尹淮开口说道:“弑血盟在西域的势力是由一位女盟主领导,其下有副盟主三人,其中子桑雁栖,表面身份是金钟坞的副掌门,元婴初期修为,已被刘宗主抓获。另外两人分别为陨星府的大长老太叔雍,也被刘宗主擒获,海神殿的大长老弥相曲,金丹后期修为,还未进行接触!

  “副盟主之下为六名长老,分别是长鲸岛的副岛主车上官,阎王殿的二长老官少卿,两人都是金丹中期修士。海天阁的二长老昊天,金丹后期,花红雨的女修士副门主晋雨绫,金丹中期。

  “还有两位帕莫极与公户长空,俱被刘宗主击毙。以上几位是西域弑血盟的高层修士,现在只剩下一位女盟主未发现踪迹。”

  说完,任尹淮看向了肖擎天,肖擎天接过话头说道:“目前针对太叔雍的审讯已经结束,为保得一命,太叔雍招供出了一件惊天大人物,这位大人物就是西域域主梁丘庹楚!”

  肖擎天没有再说下去,因为木方和、房叶序与管朝邕三人已经惊骇的站立起来,面色变得煞白,嘴唇竟然发出了微微的颤抖,眼睛里充满了不可置信。

  在座的几人没有发出声响,怎么也要给他们三人一个消化的过程。

  就这样在一片静默当中过去了许久,木方和长叹一声,重重的跌落在座位上。

  房叶序与管朝邕二人也渐渐清醒过来,然后三人互视一眼,均是发出一阵苦笑。

  木方和紧张的神情还没有完全的散去,他问道:“给我们三人讲讲你们怀疑的方向与证据。”

  肖擎天说道:“刚刚听到这个名字,我们的反映更为强烈,域主梁丘庹楚在我们普通修士眼里是天一般的存在,三位大可不必如此紧张!”

  接下来,肖擎天从太叔雍被弑血盟女盟主召集到无人小岛开始讲起,随着事情的渐渐清晰,木方和三人的脸色也逐渐的恢复了正常。

  木方和说道:“虽然还没有直接的证据可以判定,但梁丘庹楚身上的嫌疑无疑是无可争辩的。他身上的这种味道我十分清楚,按说修炼到我们这个境界,身体内的顽疾应该已经完全消失,我曾经问过梁丘庹楚这件事情,他的回答是这种味道在他身上一百多年了,并且梁丘家族每一位男人身上都有这种味道,他暂时还不想去掉它,要给自己留个念想,好对梁丘家族有所回忆。

  “而在方才,我想到了另一种答案,那就是梁丘庹楚身体内被人种了蛊虫,这种蛊虫气息需要沉水香的香气才能压制住。梁丘庹楚大概生怕别人怀疑他身上的沉水香气味,所以才谎称腋下顽疾,其实这种蛊虫气息变淡后就会有类似腋臭那种气味。”

  刘君怀奇怪地问道:“前辈怎么能确定梁丘庹楚身体内被人种了蛊虫?”

  木方和说道:“我有一位已经飞升的师叔,他对蛊虫有着深厚的研究,在未飞升之前他常常到我那里小住几天,听他讲过许多修真界里的奇闻怪录。其中有关蛊虫方面,师叔讲过有一种叫做中害神,中毒后,额焦、口腥、神昏、性躁、目见邪鬼形,耳闻邪鬼声、如犯大罪、如遇恶敌,有时便会产生自尽的念头。这种蛊虫最大的特点就是身体里会散发出一种恶臭,这种恶臭只有沉水香的香气才能压制。”

  众人听了皆是咋舌不已,试想自己的身体里面多出了中害神这种蛊虫,还不是每天都生活在噩梦里?这梁丘庹楚也够倒霉的,是谁竟然憎恨他到了这种程度,给他种下了这么恶毒的蛊虫。

  管朝邕不无惋惜的说道:“平日里我对梁丘庹楚还是十分尊敬的,他看起来一身正气,又有一副道貌岸然的外表,身上也没有高价位修士那种盛气凌人的傲慢,唉!人心叵测啊!”

  刘君怀说道:“仅仅从他身上被种蛊虫还不能确定他的嫌疑,最大可疑之处就在于他出现在了那个无人小岛上,还有那位女盟主的只言片语,但是这些已经足够了,若是木域主想多找一点证据,那就简单的很了!回到域府,前辈暗中调查那位出面阻止两位堂主的人就可以了。

  “还有一点,就是在你们这次来万象宗的随从里寻找出他的嫡系,再调查出是谁给他的嫡系安排的这次出访任务。”

  听到这里,房叶序两手一拍大腿,说道:“我知道谁是他的嫡系,就是凌士勤!我说这个凌士勤这次怎么这么积极的要求跟过来,他的父亲就是梁丘庹楚那座域主府的管家。”

  刘君怀说道:“这就是你们域府里面内部的事情了,不管怎么样,不能令他们感到一丝的察觉,不然门派联盟这里就会前功尽弃。另外,还有几位嫌疑人问题很大,这些都是门派联盟审讯出来的,还请肖掌门给三位介绍一下!”

  肖擎天点头说道:“据那支勀兼交代,北域楚家就是西域弑血盟组织的财物管理者,楚家的命令传达着是公户长空,由于公户长空已经死亡,我们没有即使及时获得此项信息,但是他供出了楚家在西域的代言人,这个代言人就是海神殿的大殿主景默唯,元婴后期修士。”

  木方和眉头紧皱,“看来这件事情是越来越复杂了,北域楚家竟也参与其中,这弑血盟到底有多大的能量,把纵横几个域的楚家也牵连进来?”

  肖擎天接着道:“刘宗主擒住的火绍瀛就是北域楚家之人,据他交代西域楚家胃口极其贪欲,他们已经渗透了其他几域的很多门派,由于西域灵气贫瘠,修真门派实力低下,不足以引起西域楚家的过重关注,才仅仅遣派出火绍瀛这一类的外姓旁人,真正的楚家人几乎都被安排在一些诸如中域、东域、南域这样的灵气充裕,门派实力雄厚、富足区域,他们楚家唯一没有完全渗透的就是汉疆。”

  房叶序的脸色愈加凝重,想到了弑血盟的根基很深,但门派联盟搜集到的线索还要严重得多。

  现在北域楚家的参与,就预示着这弑血盟的触角已经触及到了星天大陆大部分地区,渐渐的弑血盟布下这张广硕无比的阴谋巨网雏形,在众人眼前隐隐显现。

  “砰!”,“砰!”刘君怀与木方和两声力拍桌面的声音同时响起,刘君怀向着笑笑道:“前辈先说!”

  木方和深情有些激动,“弑血盟好大的野心!竟然要妄图称霸整个星天大陆!本来还想细火慢炖,慢慢引诱梁丘庹楚露出马脚,看来时间紧迫,还要迅速与各域通报此事了,再晚可能就会出大事了!”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