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方宫主有情况

第一百三十三章 方宫主有情况

  木方和的一番话,令在场诸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时间紧迫在哪里,竟然让木方和激动如斯。

  刘君怀接着说道:“木前辈与君怀想到一起去了,西域几乎把弑血盟铲除一空,定会引起了弑血盟高度重视,有着楚家可以覆盖大半个星天大陆超级势力掩护,弑血盟必会有大行动!速速控制起梁丘庹楚,才能确保西域暂时保得一时安宁!”

  木方和欣慰的看了刘君怀一眼,“君怀所言极是,这可不是危言耸听,一旦弑血盟的颠覆计划开始实行,必是一场惊天浩劫!他们的阴谋策划已久,你们门派联盟的一系列打击恰巧撕开了这场巨大阴谋的一角,若我是弑血盟总盟主,一定会怀疑西域针对弑血盟这一系列举动,肯定是有预谋的,弑血盟策划了这么久,已然潜埋下无数**,这些隐藏在无数门派的**,一旦一同爆发,整个星天大陆必会乱作一团,正是他们篡权之时!”

  任尹淮赞同的点点头,“弑血盟已经信心爆棚,就等待着一个爆发的契机,现下感到了一丝威胁,索性提前发动也未可知!防患于未然,就必须及时通报各域域府,甚至星天议会,即使是一场虚惊,也足以提醒各域提高警惕。木域主,抓捕梁丘庹楚势在必行了!”

  木方和脸色冷峻异常,低头沉吟一会儿,向着房叶序与管朝邕二人道:“明日二位堂主留在此地继续商谈,有最新情况及时与我联系,我明日参加完大典便即返回域府,你们与门派联盟暂时不要离开这里,随时候命!”

  转头又对着门派联盟几人道:“我这就与域府可靠之人传讯,命他们急速赶来,你们要迅速把手中掌握的情况整理成册,以玉简形式准备几十份,明日来人后我与他们兵分两路,争取在最短的时间里通知各个域府。”

  刘君怀说道:“木前辈请放心,明日大典之后就会现场召开门派联盟的第一次大会,各派门人不会立时返回,随时等待您的命令!另外,木前辈千万不可过于焦急,以免随从中人察觉。”

  木方和面色稍缓,望着众人又是深鞠一躬,“诸位不要怪我过于着相了,你们为西域甚至星天大陆做出了巨大贡献,若是修真界可以逃过这一劫,你们几人居功至伟。即使星天大陆防御失败,你们的行为也可令西域暂时平静一时,留给了我们充分的反应时间。好了,奖赏留待胜利时,我不能再次耽搁太久,以免令人起疑,你们可要辛苦一下了,速速把玉简准备好!”

  送出了三人,门派联盟也在任尹淮的安排下迅速展开了玉简的制作。

  肖擎天拉过刘君怀轻声道:“有谁想到会是这种结果?弑血盟之事被我们搅得要天下大乱了,你是始作俑者,我是推波助澜之人,但愿不要因为我们一时的正义滔天,反害得修真界生灵涂炭。”

  望着肖擎天那有些忧心忡忡的表情,刘君怀心里也感到了一丝歉意,毕竟这位肖掌门完完全全是被自己拉下水的。

  他默默地递给了肖擎天一杯酒,说道:“肖叔,即使没有我们这番作为,弑血盟也会举事,那样的话,大多数修炼者还处在迷惑当中,反应都不及,哪来的反抗?那样的话才会是生灵涂炭,受害者会多出几十上百倍不止吧?我们的行为,至少引起了他们的警觉,再不加入抵抗队伍就怨不得我们了。

  “肖叔,我想问你一句,你修真是为了什么?”

  肖擎天回答道:”一开始是为了不受强人欺凌,随着境界的提升,就有了做一方权势的心里,等有了权势在身之时,再修炼时就产生了对飞升仙界的向往。怎么了,想起了问这些?”

  刘君怀道:“肖叔,飞升仙界之后修炼者就会有更高的追求,那就是对道的感悟!我们所走的每一步都是有了生存环境的保证,连生命安全都无法保障了,用什么去追寻大道的召唤?这个弑血盟就是破坏我们所有修炼者生存环境的邪恶力量,试想你能躲避过去吗?即使躲避过去了,以苟延残喘的心态如何修得心境的提升?天劫会灭杀一切软弱,渡劫者一丝一毫缺陷都会会把天劫引入体内,即使你的**修为再高!

  “只有勇敢的去面对邪恶,即使失败也会有心境的提高。这邪恶不似天劫般不可抵御,也没有人要求你必须去战胜它,既然遇到了就一定是天数注定之事,也是修真者特殊的修炼方式,只是与平日里的盘膝打坐状态不同罢了。

  “这样的一种天道劫数,你不去修炼它而是尝试着躲开,心劫这一关就会修炼失败,你的心境就永远有了缺憾,这样一来所有修为都会化为一场虚空。”

  肖擎天认真地听着刘君怀的讲解,越听身上的冷汗越多,一个寒战抖起,他的思绪立时清明一片。刘君怀可谓用心良苦的一番话句句切中要害,肖擎天知道此时的自己正陷入一丝心魔侵袭,这丝心魔之力利用肖擎天对即将掀起来惊天骇浪的恐惧心理,企图一举击溃他的心理防线。而刘君怀的话在一点点的把他从恐惧中拉扯出来,使之重新建立起胜利的信心。

  刘君怀默默地望着肖擎天表情不断地变化,嘴角也慢慢泛起了一丝笑意,他知道肖擎天已经有了一丝感悟,他的心态很快会恢复正常。

  好一会儿之后,肖擎天仰天一声长啸,眼神里重新注满了坚定。

  他感激的望着刘君怀,说道:“谢谢你君怀,我感受到心境有了小小的提升,感谢你帮我渡过了这次心劫!”

  与门派联盟众人道别,刘君怀还要去督促明日开宗立派大典的准备情况。

  议事堂外的广场上灯火通明,一片忙碌的身影,就连梅秉义的母亲与沈一桓也忙得满头是汗。由于来人太多,明日的大典需要在露天进行。

  方宫主带领着一批绝尘宫弟子正忙着摆放桌椅,沈多多则与吴碧妮两人忙着布置主席台。

  看到刘君怀进来了,方宫主走上前来问道:“怎么样?域府来人可以信任吗?”

  刘君怀道:“木域主与两位堂主都是自己人了,他的随从里可能会有其他人派来探听消息的,好在他们三人早早做出了防备。伯母,明日的大典后加入门派联盟的门派会留下来几日,修真界可能会出大事!”

  方宫主一脸的紧张,说道:“怎么了?弑血盟要向门派联盟进攻了?”

  刘君怀笑道:“这倒是还没有!外公在哪里?我们一起去找他们,到那里再说吧,省的我再挨个的解释。”

  方宫主哈哈一笑,“你看我们忙得,要你多说几句话就嫌罗嗦了?”

  说笑着,刘君怀二人找到了正在写着条幅的方克银与边晏山两人。

  听了刘君怀的简单解说,几人都意识到此事的严重性,望着眼前刘君怀这位始作俑者,久久没有说话。

  最后还是方宫主首先发言,“君怀,我仔细想了下,还真是多亏了你和门派联盟,至少现在绝尘宫有了防备之心。由着你们一折腾,西域他们弑血盟一时半会儿不会顾及到,利用这段时间各门派可以做好充分的防御措施,一些核心天才弟子也能够顺利转移,每个门派的传承不会丢失。再说了,大部分正当年的中坚力量,都缺少邪恶环境的磨练,有了血肉横飞的捶打,也许绝尘宫会迎来百年来首次实力提升,这并不是坏事。”

  方克银道:“你若是这么想就对了,修真界本就该是血雨腥风般的存在,在这个充满强者的世界里,境界实力不是单单依靠艰苦修炼就可以提升上去的。经历的越多,修炼前景就越广阔,可惜现在明白这个道理的人越来越少了。影秋,你可记得绝尘宫的弟子多少年没有参加过十人以上的战斗了?在我的印象里,好像绝尘宫有好几年没有一名弟子死亡了吧?居安思危,只是说起来好听而已!没有了生死存亡,人心都懒惰了!”

  边晏山在他一旁笑道:“方家还都是好斗分子啊!老家伙也就算了,女人家也是这样。好好保持你那母仪天下的架子就好了,别搀和男人之间的战争。”

  “父亲,你看看边叔,老取笑人家!都取笑我二十多年了。”见到方宫主不经意间的女儿状,刘君怀差点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这未来的丈母娘哪里还有一点一宫之主的威凛仪表。

  方克银笑着摆摆头,向着刘君怀挤了挤眼睛,看的刘君怀莫名其妙,一时没有理会到方克银眼里的含义。

  见刘君怀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方克银无奈的道:“君怀啊,咱们去多多那里帮帮忙,看那两个丫头片子累得!”

  刘君怀回头望了望主席台方向,奇怪的说道:“哪里有,那俩丫头聊天呢!”

  说话间,刘君怀猛然见到方克银不住地使着颜色,心里略有明了,斜眼望向方宫主与边晏山两人正斗嘴斗得兴起。

  什么情况?刘君怀大惊失色!一不经意间,他又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