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百四十章 索阳奉戌

第一百四十章 索阳奉戌

  重新祭出了穿云梭,刘君怀扭头对着边际中说道:“大哥,你的境界也要提升一下了,二弟可是跑到你前面了。等万象宗稳定下来,你要闭关一段时间了。”

  边际中道:“再说吧,这段时间正是忙碌的时候,有你的天材地宝,我一点不着急是假的,但是我有信心一个月内提升到金丹中期。”

  “那就好,你想到提升了就给我讲一下,去混沌空间待一段时间。”刘君怀也没有强求,毕竟万象宗正是建立之初。

  回到了万象宗,主席台边索阳奉戌正陪着一位面颊绯红的俊俏女子站立一旁,见到刘君怀的到来,两人急忙走上前来。

  “刘宗主,这就是我的夫人张蕴怡,蕴怡,这位就是我给你说的万象宗现任宗主,快叫刘宗主!”索阳奉戌拉过了张蕴怡。

  简单的寒暄之后,刘君怀天识探过,这位张蕴怡的确没有灵根生出,便招呼两人进入了议事堂。

  刘君怀待两人坐定,说道:“索阳道友,你夫人的灵根我可以修复,你现在决定留在万象宗了吗?”

  索阳奉戌连忙站起身,恭敬地说道:“不敢称道友,刘宗主叫我索阳即可,我的名字有些繁琐了。说实话,刘宗主,我一心向往着能投入您的门下,不单单是我,在现场的三万人里绝大部分都想加入万象宗。由于夫人的原因我一直在犹豫,这下刘宗主您全给解决了。”

  刘君怀说道:“你夫人现在有两个办法可以解决,但是你们夫妇二人必须保证此类消息不可外传,毕竟我使用的是一种秘法,传将出去会有不少麻烦!”

  索阳奉戌夫妇慌忙说道:“我们愿意发出血誓,保证不向外透露分毫!”

  刘君怀摆摆手,“那倒不必了,我的办法有两种,一种是我夫人可以炼制一种可以种植土灵根的丹药,我观索阳你是金土双灵根,这种丹药倒是适合你夫人服用后,修炼你的土系功法。

  “再一个就是我可以传授一种种植灵根的功法,这功法见效慢一些,但是一旦种植出灵根,你的修炼速度会提升很快,基础也打得牢固些。这二者你们选择其一,我万象宗功法、技法很多的,足够你们挑选一部最适合的。”

  索阳奉戌夫妇低声商量了一下,张蕴怡说道:“我还是服用丹药吧,早一天能够修炼心里就早踏实一天,只是要麻烦夫人了。”

  刘君怀笑道:“我们还没有成亲,她叫莫思彤,以后你叫她名字就可以。”刘君怀望向了索阳奉戌,“索阳对加入万象宗后有什么想法?”

  索阳奉戌神情有些踌躇不定,“我是想拜入刘宗主的门下,我知道我这想法有些奢望了,但是我真的很崇拜宗主一身神鬼莫测的功法,宗主所展示的与我认知大相径庭,那日听到了宗主讲道,就仿佛行走在浓浓迷雾里的一道亮光,只可惜这亮光一闪而过,没有来得及领悟到。”

  刘君怀轻轻地摆了下头,“你可要知道,那天我所展示的瞬移神通可不是修炼出来的,与悟道是同一性质,需要刹那间的理会贯通,也许一两年,也许永远也领悟不到,你可要有心理准备!”

  索阳奉戌连忙说道:“这些我都理会的,这也是我想拜您为师的最终目的,因为宗主的修炼理念与传统的修炼方法有很大的不同之处,一心埋头苦修不见得有多么大的成就,许多东西是需要一丝明悟的指引,不知道我的理解对不对?”

  刘君怀心中暗喜,只是没有表现出来,“你还要知道的是以后跟了我,会时常徘徊在生死之间,我与弑血盟可是不死不休的局面,这样一来,你夫人的依靠可就添加了许多的风险。”

  张蕴怡听到这里,连忙说道:“宗主请放宽心就是,只要我能修炼了,我就满足了,相信总有追上他的那一天。修真界里本就充满着无数危机,只有不断地磨练才会更快的成长起来,何况万象宗是在与弑血盟做斗争,虽然小女子身无缚鸡之力,但道义的蕴含我还是明白的,即使有一天奉戌在争斗中陨落,我也心甘情愿。”

  刘君怀对这夫妻二人还算满意,“你二人再行商议一下,等万象宗的新收弟子全部到位,你夫人的灵根种植出来后再讲吧!走,去外面看看,今日的招募要进行到很晚。”

  到得主席台,万象宗已经招收了不下六百人。

  由于知道万象宗所欲名额已剩不多,排队等候检验灵根的修士队伍反而愈加的壮大。

  好在已经确定加入万象宗的六百名修士参与到招收中去了,紧张的人手已经出现缓解。

  吴耀汉看到刘君怀的出现,便走上前来,“新招入弟子已经超过了半数,全部按照你的名单来操作的,都是上品灵根。君怀,看来在探视资质上你也有秘术啊!能不能教教你吴爷爷?”

  刘君怀笑道:“我修炼的是天眼通,吴爷爷可是知道的,这个可教不了你,要有仙人的灌顶,应该可以修炼。”

  吴耀汉哈哈大笑,“等你成为仙人再说吧!门派联盟可是紧张得很,从我们万象宗开始招收,就不断地有人来查看,见我们忙不过来又不好意思插手,你回头一看看,他们又来了!”刘君怀回身观望,果见任尹淮领着几名门派联盟的盟友们溜达过来,“我说任叔,不待这么紧张的,防贼似得看护的这么紧!为了给门派联盟腾位置,我们万象宗可是打算连夜招收,应该午夜时分就会结束了,到时候分一批弟子给你们帮忙。”

  任尹淮笑着点点头,“这还不错,知道尊老爱幼,不忍心看我们一帮老家伙熬夜。不过说实话,我观察了半天,像你们这样走马观花般地查验灵根,是不是有些心急了?还是你们早已有了腹底摆出一副检测的样子来糊弄门派联盟?”

  刘君怀哭丧着一张脸,“如果门派联盟嫌我们速度太快了,那我们就慢下来仔细地查验。那个谁谁谁,增加检验步骤,我们......”

  任尹淮连忙阻止,“算了,算了,相信你还不成?唉,吃人嘴短啊!”

  刘君怀扑哧一乐,上前搂着任尹淮的肩头,“任叔,以后这些新招收的弟子都在万象宗里修炼,你看上我们的弟子,给我讲一声就是了!当然了,我看上你们的你也要放行啊,都是门派联盟的一份子,相互提携着才能共同进步不是?”

  任尹淮身后的肖擎天笑道,“君怀,你这话听着是挺顺耳,可是我怎么越是琢磨心里越是没底呢?”

  吴耀汉脸色一整,“肖掌门,你这话可有些刻意挑拨两方关系的嫌疑,看来万象宗对门派联盟的照顾引起不满了?我看万象宗可要改变对盟友的一些做法了。”

  肖擎天一脸的苦笑,“看来我是得罪吴宗主了,晚上我给吴宗主斟酒赔罪!”

  任尹淮也是向着吴耀汉深施一礼,“吴宗主稍安勿躁,肖掌门与君怀开玩笑呢!谁不知道君怀怀瑾握瑜,奇术更是层出不穷。”

  一旁的刘君怀心下暗喜,吴爷爷倒是审时度势得快,思维亦是异常敏锐,这肖掌门与任盟主两人显然是商议好前来刺探军情,可不能被两人忽悠得忘乎所以,万象宗已经礼让的够多了。

  这时候,主席台下等候验测资质的队伍里起了一阵纠纷,一位金丹初期修士与一名筑基中期修士互相推搡起来。

  刘君怀天识探过,嘴角撇出了一丝冷笑。

  那位金丹初期修士手里的第一万零一十三号号码牌,正是刘君怀看中的一位双灵根修士,但这名修士却不是刘君怀原来观察好的那位筑基中期,与之起争执的筑基中期才是那名双灵根修士。

  轻喝一声,刘君怀走向人群,围观众人见到万象宗宗主出面,纷纷闪出一条通道。

  “怎么回事?这些位道友都等候了好几个时辰,不能因为你们两人耽搁太多时间。你先讲话!”刘君怀伸手指了指那位金丹初期修士。

  那名修士脸上隐有得色,自信修为比对方高,万象宗肯定会对自己有利,“回刘宗主,我正排队等候验测,这位道友忽然前来污蔑我偷窃了他的号码牌,还请刘宗主明鉴!”

  刘君怀看向了那名筑基中期修士,后者辩解道:“刘宗主,我一直排在这里等候,我的前后左右都可以为我证明。方才有人喊我外出说了几句话,回来发现他抢占了我原来的位置,我的号码牌也出现在了他的手里。”

  刘君怀眼里闪过了一丝阴霾,看向了那名金丹期修士。

  金丹期修士一脸的淡定,“这个号码本来就是我的,我只是临时有事情处理,才刚刚赶到而已。刘宗主,这位道友肯定是号码排的太靠后了,想要投机取巧而已!”

  他身旁的一位筑基中期女修士说道:“刘宗主,不是这样的,曲世阁已经在这个位置排了几个时辰,排列顺序之前我们都验过了彼此的号码牌。”

  金丹期修士神情一凛,转头瞪向了那名女修士,眼睛里闪过了一丝狠戾。

  女修士浑然不惧的回望着,嘴角咬出一道倔强的弧度,双拳紧握着有着一些微微地颤抖。

  刘君怀望着金丹期修士说道:“你可有旁证可以证明这个号码确实是你所有?这位曲道友可是有不少的人证在这里。”

  金丹期修士眼神有些慌乱,他没想到刘君怀会偏向着那名低阶修士,自己小小年纪已经是金丹修为了。

  本想再次强辩几句,但刘君怀眼神里的那一丝威凛之气令他心虚了几分,“刘宗主,实话说吧,这块号码牌是我捡到的,我以前的号码有些靠后了,万象宗又是只招收一千名弟子,心里有些焦急,就想着位置提前一些。”

  刘君怀面目没有丝毫变化,“把他的号码还给他,再交出你自己的号码就可以走了!”

  金丹期修士惊恐异常,不禁高声高叫道:“刘宗主,我可是金丹期修为,你不要我没关系,有的是门派抢着招收我!这位置我让出了来,你为什么还要剥夺我自己的号码牌?”

  刘君怀冷漠的望着他说道:“我不仅是万象宗的宗主,我还是门派联盟的盟友,你的行为不符合我们的招收条件,我劝你去弑血盟试试,那里倒是挺适合你的!”

  刘君怀的话音刚落,四周人群顿时爆发出一阵哄笑,其中还掺杂着喝彩声。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