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大家族的公子

第一百五十五章 大家族的公子

  刘君怀临立在空中,元神在其身前显化出三相御雷决第一式的反复过程。

  刚才置身其中,他真切感受到了这篇奇异的技法所带来的一丝法则契机,但是始终找寻不到突破点,使之有所领悟。

  这三相御雷决通过雷电之力达到的效果,修炼到极致的话,刘君怀深信不亚于他对一丝道纹的感悟之力。

  没有有所领悟在他的预料之中,他立时放下了纠结之心,恢复了往常平稳心态。

  随着刘君怀的释怀,识海中一片澄明,所有杂念全部消散不见。

  飞身落回地面,与一直在旁等待的阿九嘻戏了一会,刘君怀才返身回到了万象楼。

  去往神识塔修炼的莫思彤还没有回来,顾不得再见她一面,长鲸岛正在忙碌着,刘君怀与老管家告辞,回到了长鲸岛。

  时日已近午时,车上官的府邸早已是人声攘攘,自是前来祝贺的来宾渐渐来到了。

  匆匆与房叶序见了面,连胜抱歉,房叶序笑道,“修炼了这么长时间,我还以为你又进阶了。好了,给你说说现在的进展,昨晚车上官在被上了手段后终于开口,他承认了弑血盟的长老身份,主动说出了几位弑血盟成员,其中就包括了阎王殿二长老官少卿。

  “剩下的几人之中还有广剑门的大长老少缺邸,血枪门的二长老徒绶砚,梦泽国东隅城城主府二总管宦静饶,再有的就是长鲸岛他自己培养的几名门下弟子,共计七人,现在已经控制住了他那四名门下弟子,其余三人会在今日来到长鲸岛。”

  刘君怀欣喜地望着房叶序,“哈哈,这一会不见,战果累累啊!好,只等那几人来到,顺藤摸瓜还会揪出更多的人来,不知道管堂主那边情况如何?”

  房叶序说道,“已经得手了,未来得及审问,现已经在半途中了。君怀,虽说我这是首次参与门派联盟对弑血盟的行动。但我可以体会得出,当初你们在没有许多线索的情况之下,剥茧抽丝般捋出头绪的艰辛,还有那无数场大大小小的战斗,才开拓出现在这种有利局面,哪像我这次只需端坐在遮风挡雨的房子里,静等着敌人的上钩。君怀,真的感谢你们这些位西域的有功之臣!”

  他说着这些话,很显然有了些动情,没有慷慨激扬的颂德歌功,有的只是对这份艰难的一种理解,却是令刘君怀感慨万千......

  他有些不习惯房叶序那煽情的眼神,好在这时候,有人来报,梦泽国东隅城城主府二总管宦静饶来到了。

  在客厅前,萧赦与巩贺冒二人站立在那,看到宦静饶都露出了惊喜的笑容,“宦总管您来了,快快里面请!”

  “哈哈,你们怎么都站在门外?你们的车岛主怎么没见他?”宦静饶一副倨傲模样,犹如主人般环顾左右,才走进了大厅。

  宦静饶身后跟着二人,都是梦泽国东隅城中大家族的嫡亲公子,黄衣男子叫做方维风,青衣男子叫做廖启凡,他们年仅三十岁已经修炼到了金丹后期,也算得上天才了。

  他们家族与东隅城城主府一向关系紧密,这次是随着二总管宦静饶出来四处游玩,在他们眼里小小的长鲸岛还不放在眼里,所以看上去他们脸上的傲桀之色比宦静饶更甚,进得门来眼见一名门派联盟的女弟子模样还算娇俏可人,那位廖启凡嘴里发着啧啧声竟自上前挑逗。

  刘君怀在旁观望着,不禁扑哧一声笑出了口。

  这笑声没加掩饰,那位廖启凡斜眼望向了刘君怀,冷哼一声,道:“这长鲸岛门下弟子端得是无理之极,贵客上门不赶紧茶水伺候着,还有这份闲心观望西洋景,没教养的东西!”

  那位方维风面目清秀,手拿一把折扇在腿上轻轻拍打着,嘴角永远都带着一丝自信的笑意,“他只是对启凡兄的轻佻行为略表不满而已,哪里想得到摸到了一只老虎屁股!这位小兄弟,快快跪下磕头吧,我这位老兄可是脾气不太好!”

  刘君怀闻听此言,脸露愕然之色,没想到这么两位公子哥竟是如此的奇货可居,真是有些狂傲的不加掩饰了,嚣张的甚是可怜。

  身后的房叶序也是一脸的无奈,对回头望向他的刘君怀摆了摆手,“你看着办!”

  刘君怀面色恐慌的走向了廖启凡,紧张的互搓着双手,看的一旁的方维风呵呵笑道,“这就对了小兄弟,知错就改才是可造之材!启凡兄,随便磕两个就算了,人家小孩子也不容易!”嘴里说着,两眼还捉狭的向廖启凡挤动着。

  此时的刘君怀已经走到了廖启凡的面前,互搓着的双手徒然挥起,一掌狠狠地掴在廖启凡的脸上。

  砰地一声巨响,倒霉的廖公子身体倒飞起来,重重的撞在身后的墙壁上,头下脚上的镶嵌在墙壁之上。

  等待观看好戏的方维风立时脸色大变,手中的方维风精钢折扇猛然折开,身体跳起,迅疾如电地窜向了刘君怀。

  刘君怀屹立在原地纹丝不动,直到精钢折扇临到鼻尖,他的身形徒然原地消失,再出现时已经来到了方维风的身后。

  正自惊异的方维风突感到背心处一阵剧痛,身体已被击倒在地。

  随即一只脚他在了他的脸上,“方公子还真是义气,肯为兄弟出头,那就一起陪着你的兄弟去吧!”

  说罢,一把抓起方维风抛向空中,随即一掌拍出,方维风的身体快似流星,一头撞向了墙壁之上,亦如他的好兄弟一般模样,倒挂着镶嵌在墙壁上。

  已在堂中就座的宦静饶面目表情严重的扭曲变形,身子却是一动不敢动,刘君怀的元婴期威势早已显露出来。

  “巩长老,怎么回事啊?”宦静饶眼睛瞥向站立一旁的巩贺冒。

  巩贺冒面无表情的看向了房叶序。

  房叶序缓缓走向了宦静饶,沉声问道,“你就是梦泽国东隅城城主府二总管宦静饶?”

  宦静饶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身体猛然从座位上站起,孰料房叶序身上的合体后期威压腾然升起来,庞大压力积压的宦静饶重重跌回到座位上,咔嚓一声,木质座椅已然碎裂,宦静饶砰然倒地。

  早有门派联盟的弟子上前一掌拍在宦静饶的丹田之处,宦静饶修为全失。

  那名弟子俯身抓起他的身子,转身提着离开。

  墙壁上还在镶嵌着的两人紧紧闭住了张口欲骂的嘴巴,一股尿骚气已然倒流到两人的胸脯。

  萧赦与巩贺冒二人还站在那里直愣愣的看着刘君怀,这个年轻人的实力太可怕了,两名金丹后期修士没人可以躲得过一招。

  看他显露的修为虽然已是元婴初期,但连续秒杀金丹后期,那么他的实际实力已经远远超过了他的境界显示。

  这十几个时辰里,他们两人已是隐约看得出刘君怀一行人在调查什么事件,方才两人碰面聊起此事,便与风头正劲的门派联盟联系在一起,两人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没想到车上官竟然与弑血盟联系在了一起,他们俩还与其厮混在一起,没被牵扯进去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刘君怀走向了墙壁上挂着的两人,“二位公子可曾想好怎样介绍自己?是不是要抬出家里人威吓我?我可是胆小,禁不住恐吓的,说不定我一害怕,会杀了你们两个灭口!好了,哪一位先说?”

  方维风开口道,“前辈说笑了,我俩年少无知,唐突了前辈,还望前辈原谅则个!我们都是梦泽国东隅城人士,我叫做方维风,是东隅城方家的少主,他是东隅城廖家少主廖启凡。”

  刘君怀很是欣慰的点点头,“不错,这样才像是有些家教的样子。你们俩大门大户的,跟着那位老家伙跑到长鲸岛这个犄角旮旯来做些什么?要说实话,你们俩的讲话有一丝不对之处我可真要灭口了!”

  说罢,刘君怀一挥手,把方维风拍晕过去。

  廖启凡脸色一片死寂,颤颤巍巍得道:“二总管宦静饶与我们两家的家主交好,听说他要来长鲸岛与车岛主庆贺高升,我二人便心血来潮,跟着过来游玩,不曾想由于我的桀骜自恃,连累了他老人家!”

  刘君怀笑道,“不是你连累了他,而是他连累了你们!方才那位可是合体后期的修为,灭了你的家族也是轻而易举。那位宦静饶有着很神秘的身份,你有没有可以告诉我的,你们俩谁先说,谁就与他无关,可要考虑清楚了再说,这可是我最后一个问题!以后想说我也不会问了。”

  廖启凡显然被刘君怀传达出来的信息惊骇住了,脸上的表情僵硬无比,冷汗已经浸湿了衣服。

  思虑了许久,廖启凡低声道,“方家的家主方海权应该与宦总管有秘密关系,因为我与方维风一同替方海权给宦总管传递过一封书信,但是我们二人在酒楼喝花酒给耽搁了,被找上酒楼的方海权痛打,随后赶到的宦总管很是生气,方海权低声给他道歉时,我隐约听到过属下两个字。”

  刘君怀沉思了一会,顺手给廖启凡的身上下了几个禁制,“你肯说出这些我很高兴,事后若是调查不出你有什么事情,我会放你回去,记得忘记今日我与你谈话的内容!”

  说罢,吩咐门派联盟的弟子把他放下来,带到了房间里。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