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百五十八章 渐露端倪

第一百五十八章 渐露端倪

  两人取出了仙酒摆到了桌面上,一副深谈的样子,只可惜一杯酒下肚,房叶序就收到了管朝邕的传讯,却是花红雨的副门主晋雨绫已被押解过来。

  两人起身去后山山脚下迎接,保守秘密才是首等大事。

  与那晋雨绫一同被抓捕的还有近十名女修士,看来管朝邕在花红雨也是做足了功课。

  见到刘君怀两人都出来迎接,管朝邕、肖擎天顾不及客套,在回去的路上就询问起长鲸岛这边的战果。

  当听到刘君怀只身抓到两名弑血盟杀手的时候,管朝邕不禁挑起了大指,“君怀就是福星啊,总能给人意外地惊喜!”

  刘君怀问道,“这位晋门主招供出重要的线索吗?”

  管朝邕道,“还没有往深处审问,花红雨门主一开始不是很配合,闹得门派上下尽人皆知,不好上手段,在晋雨绫身边的人开始招供之后,那位门主态度才积极起来!很是不巧,在抓捕时花红雨门主正好去晋雨绫府上,被堵了个正着,好在还是安全的带回来了。”

  房叶序说道,“到了审讯室,第一个就对晋雨绫上手段,她与弑血盟的女盟主同为女性,应该在她那里可以询问出什么。这长鲸岛也不能久待,弑血盟肯定会了解到此事,既然派出了杀手,就会再有第二批,第三批,还是速速返回万象宗才是正理!”

  三人说着,不觉间就回到了车上官府邸。

  安排好审讯任务,刘君怀几人重新坐到桑甘果酿的酒坛前。

  根据房叶序的讲述,那两名杀手都是弑血盟总部暗中扶持的暗夜之王杀手组织成员,两人是师兄妹,来自中域的一个小门派。

  师兄叫做焦云灿,师妹叫做夜媚,金丹后期修为,这种修为在暗夜之王组织处在中下档次,主要负责的就是西域这个修真不发达区域。

  他们接受当地弑血盟盟主直接领导,这次的任务是刺杀长鲸岛副岛主车上官与万象宗宗主刘君怀。

  平日了两人很少与女盟主见面,即使被召见也是隔着一层面纱,而且见面地址没有重复,最后一次见面是在南域的苍月城一处酒楼。

  出云谷的上虞商会他们也参与了,是暗夜之王一位元婴中期修士带领,别人都称呼他为魔轮前辈。

  此人白须白发,年近六旬模样,善使一把天阶上品七尺长剑,相传他有一日月轮状法宝,魔轮之名便由此而来。

  那次行动还有三位元婴期修士参与,经甄别,子桑雁栖与太叔雍已被擒,剩得一位元婴初期修士为中年人,未见使用武器,显著特征为双手骨节严重变形,应该是修炼铁砂掌,或是七毒掌所致。

  暗夜之王在西域的部署二人所知不多,除开那位元婴中期修士,知道的还有金丹中后期十几位,但居住之地不详。

  暗夜之王的杀手没有显著特征,唯一辨别就是一块黑玄铁身份牌。

  房叶序取出了两块身份牌分发给刘君怀二人观看。

  听到此处,刘君怀说道,“看来弑血盟的盟主着实神秘的紧!也在意料之中,倒是心急不得,只是又跳出来一个暗夜之王,就很是头痛了。暗杀车上官的失败,弑血盟定会很快得知,即使了解到身居之处也会扑空,不过那位双手骨节严重变形的元婴初期中年人应该会容易找到,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了!域府那边的梁丘庹楚我不抱很大希望,除非帮他把体内的中害神蛊虫取出来,还可能有些回旋余地。”

  房叶序当然知道其中的关键所在,“现在的状况怎么说也比当初你与门派联盟好多了,那时候你们可是摸着石头过河。此时就现下来讲,已算得上千头万绪了,这么多的线索,总会在哪一人身上完全的打开局面。此时焦急地应该是弑血盟,我们不妨耐下心来慢慢与他们周旋着,一旦域府那边打开了局面,那才是把弑血盟从西域赶出去的那一天。”

  “我的看法正好与你相反,现在的确是焦急不得,但是我们更要紧紧咬住暴露出的这些线索不放手,给弑血盟来个步步紧逼。至于弑血盟的反应,狗急跳墙也好,背水一战也罢,只要他们做出动作,就会露出破绽,也许我们会有一些损失出现,但你能够彻底把那位女盟主揪出来,再大的代价也是值得的!”管朝邕显然深思熟虑了好多次,他的想法简单直接,但更有效果。

  “我同意管堂主的建议,这个里面还有一个士气的问题。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往往胜利之后的积极跟进才是保持胜果的首要手段,要逼迫的弑血盟没有喘息时间,他们在其他各域的力量可是很强大,若是他们的支援力量一到,反而是我们处于被动了。”刘君怀深深了解上兵伐谋的道理,不能给出弑血盟足够的策划时间。

  几人的意见都没有错,一个是缓兵之计,一个是强势进取,对待隐藏在黑暗当中的敌人,往往没有十分清晰的路线可循。

  房叶序思虑的许久,将要表态之时,巩贺冒前来禀报,东隅城方家家住方海权已经进入了长鲸岛山门。

  三人立时暂时中断了谈话,管朝邕去监督审讯情况,刘君怀与房叶序则是做好了抓捕的准备。

  不多时,长鲸岛的弟子进来报告方海权其人已到,早已在门前等候的巩贺冒把他引入了厅堂。

  针对方海权的抓捕,自然不需要什么言语铺垫,房叶序的合体后期气势一经释放出来,便已宣布了方海权的结局。

  刘君怀上前出指点了几处穴道,被气势压制的方海权几乎迷迷瞪瞪的就被控制起来。

  他的几名随从,早已骇得瘫坐一旁,自有门派联盟弟子上前把他们一一提放到了审讯室里。

  随着审讯室里面关押的人越来越多,房间已经不够用了,许多门派联盟的弟子把居住的房间也利用上了。

  好在有了管朝邕带来的四十几人,审讯人员倒是足够。

  见暂时已经没有事情了,刘君怀返回了房间继续修习驭兽术。

  不知不觉间,外面的天色渐渐黑了下来,直到阎王殿二长老官少卿被抓获归案,房叶序从审讯室里出来,告知车上官这一条线的涉及之人已经全部到案,长鲸岛众人这才收起了紧张了一天的神经。

  房叶序伸手招过了萧赦与巩贺冒二人,“经查实你二人与弑血盟没有关系,所以萧赦你明日就可以回去了!但是在长鲸岛的一切所见所闻,不得向外透露一丝半点,否则西域域府与门派联盟会唯你是问!”说罢,不理会萧赦万般的感恩拜德,挥手要他离开。

  望着巩贺冒,房叶序沉思了一会,“巩长老,车上官已经查实系弑血盟之人,我们会把他带离长鲸岛,我看就由你来暂时接替岛主之位。你速去召集长鲸岛长老以上人员前来参加会议,由我代表西域域府宣布此项决定!”

  巩贺冒感激淋涕的一再表示衷心,被房叶序挥手支开。

  “君怀啊,这次长鲸岛之行收获还是巨大的,这都是因为你与门派联盟提供的准确线索所带来的,客套话我也就不再讲了,给长鲸岛擦完了屁股,我们还是连夜赶回吧!门派联盟的审讯人员也是疲劳的紧,也需要休息一下了。”

  刘君怀自是没有什么异议,询问了些审讯情况,才得知那花红雨的副门主晋雨绫,果然与弑血盟的那位女盟主有几次私下的交往。

  她只知道这位盟主姓楚,化神初期修为的中年女子,终年佩戴着蒙面丝纱,花红雨个人怀疑这女盟主是西域楚家之人,因为她问过那位楚盟主,而楚盟主左顾而言他,不做正面回应,甚至脸露不悦之色。

  而花红雨之所以加入弑血盟,是因为他人的派遣,这派遣之人居然是西域域主府的管家凌九霄,花红雨则是他的一门远亲。

  这凌九霄的显露出来,西域弑血盟密密织织的复杂脉络立时清晰了许多,而这条脉络的主干线就是西域楚家。

  刘君怀神情很是激动,困扰他一年多的弑血盟终于渐渐浮出了水面,但也为西域的未来担心不已。

  抛开楚家不谈,海神殿的景默唯就是元婴后期修为,据情报,海神殿是西域迄今为止最庞大的门派之一,只景默唯手下的元婴期修士就有五六名之多,金丹中后期弟子更是多达几十名,若是景默唯带领海神殿集体反抗,必是一场残酷的战斗,这还是在弑血盟后援力量未到的情况之下。

  在看看弑血盟在西域的布局,他们最看不上眼的西域就有梁丘庹楚这位大乘后期,他的管家凌九霄为合体中期,西域弑血盟盟主为化神初期,元婴期更是多达十几人,那么整个弑血盟该有多强大的力量不言而知。

  好在木方和已经与各域域府有了沟通,星天议会应该也接到了讯息,只盼这些高高在上的顶层势力被弑血盟拉拢的修士少一些。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