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有鬼要打墙

第一百七十五章 有鬼要打墙

  收起了散落在地面上的储物戒,那堆武器和铠甲都已有破损,但是万象楼的炼器室有废旧法宝熔炼炉,把这些再回炉还是可以得到很多材料的。

  这时刘君怀注意到地上一个倒掉的丹炉,丹炉里面有许多根本就没有炼化的药材残渣,这些药材残渣表明当初这具尸体的主人正在炼丹。

  这只丹炉只是地级中品灵器,上面覆满了厚厚的灰尘,有了洪源混沌炉,刘君怀没有看上丹炉本身,他在意的是那堆药材残渣之下埋藏的东西。

  收起了那只丹炉,在药材残渣与尘土里,他扒出来一块两面雕龙绘凤的玉质方牌,上面并没有什么禁制,元神探入也未有发现,只是玉质很有些时日了,应该是件古老的东西。

  没有人会穷极无聊,在面临生死关头去隐藏一件无关紧要的玩意,这块玉质方牌肯定蕴含着隐秘在其中。

  “先收起来吧,总有用到的那一天!”这处山洞还有许多蹊跷之处,刘君怀没有闲心探讨这方牌的由来。

  这只丹炉的主人斜倒在一侧,一把短剑从他的后背贯穿而入,在胸前露出一截剑尖,只是由于身上的一件护身银甲,才令他的骨骸保存下来一部分。

  那把短剑既然可以穿透这件天级下品护身银甲,当然不会是普通兵器,刘君怀自然不会放过。

  只是在拔出那柄短剑的时候,刘君怀赫然发现了这柄短剑的不凡之处。

  短剑上布满了密密层层的禁制与符文,杀人者当时也只是炼化了不到两成,虽然不影响使用,但这柄短剑的威力仅仅只是锋利而已。

  “好东西啊!”刘君怀激动地几乎要有口水流出来。

  不能怪刘君怀的贪婪,他在这柄短剑上感受到了与弑神枪同样旷古且斑驳的森森寒意。

  短剑靠近手柄处的刀刃上,刻有殇夜二字,刀身通体呈暗红色,浓浓血腥气隐藏在残华褪尽的无尽沧桑里。

  万般辛苦进得这处洞穴,有了殇夜与帝木灵矢,令刘君怀满意非常,虽然明知道不会有天玄骨弓的出现,他还是仔仔细细用元神之力逐一扫过整个洞穴。

  那处高台之下是一副阴沉木打造的棺椁,这阴沉木珍贵无比,“纵有珠宝一箱,不如乌木一方”和“黄金万两送地府,换来乌木祭天灵”就是讲的这种阴沉木。

  棺椁里躺着一位中年男性尸体,那具尸体完全不似死人,面色居然还是红润的,他的死相安详,双目紧闭,双手交叉放在胸前。

  他长相英伟,身材挺拔高大,若不是因为身体的水分丧失,要比刘君怀高出一个头。

  刘君怀的目光落在他双叉的手上,那人的左手手背上,一处金色的交叉双剑纹身甚是显眼。

  在尸体的头部左侧,摆放着一个头盔,头盔是用黑色精铁锻造而成,上面还刻着精美的虎纹,盔顶火红的盔缨冲天而立。

  头部右侧,则是一件叠放整齐的天级上品护体金甲,黄灿灿夺人眼目。

  看到此处,虽然那棺椁里面还有不少的宝石,短剑,玉佩之类的财物,刘君怀却没有打开这处高台去破坏棺椁的打算。

  朝着高台里的棺椁,刘君怀深施一礼,不管怎么样,也是他破坏了机关进来,还拿走了这许多东西,刘君怀总感觉那棺椁躺着的中年男性很是面善,不由得心生好感,拜上一拜也是一种礼貌。

  在此呆了好久了,刘君怀退出了洞窟。

  虽然机关已经不再起作用,但是在四周布置几个禁制还是可以的,毕竟别人进来也没有他这样变态的元神之力,洞窟里的情形不会暴露出来。

  再次回到蛮荒牛角兽所居住的山洞,刘君怀把通往里面的通道封闭起来,也给那位棺椁躺着的中年男性一处安静的环境。

  山洞的洞口处果然散落着几丛碎石,与那处遮蔽阵的布置相仿,本来外面是看不到洞口所在位置的,但是那十几只蛮荒牛角兽误打误撞的进入了这个山洞,也对阵法有了些破坏。

  出了山洞之后,刘君怀的元神之力又恢复到了几十里的样子,放开元神之力,寻得一条妖兽稀少的道路,他往深山里飞去。

  找到了这座山,刘君怀才可以在南东陵那里得到的地图上,看出大体的方位来。

  这座山是一条山脉的起始地,整条山脉长达几万里,在山脉的最深处,就是传说中得到凤凰神兽精血的地方,只是要到达那里,必须要躲得过无穷无尽的妖兽阻击。对,就是阻击!这些妖兽本就是看护凤凰隅的妖兽后裔,修真界把这五百年才有一次的历练机会当做盛典,凤凰隅里的妖兽们也把这次机会当做一次捕猎任务,顺便还能改善一下伙食。

  此时的高山,布满了白色的迷雾,将刘君怀笼罩在晨雾中,乳白色的浓雾在流动,在减退,透过云流的缝隙,藏青色的山峰和树木隐约可见。

  继续往山里的深处走去,茂密的热带丛林阔叶树木,把天上的光线遮挡住了一大半,只要稀落的阳光透光树枝,星星点点的照射在了地上。

  地面上铺了一层厚厚的落叶和腐朽的树枝,踩在上面软绵绵的不太受力,传出一阵“沙沙”的声音。

  越往里走,刘君怀感觉越不对劲,光线越来越暗,路越来越窄,几乎有点没路和无处下脚的感觉,到处都是参天大树,相互交错,树影重重叠叠,而且到处弥漫着一股难闻但却说不出的气味,到处飘浮着黑色雾气,还有那怪兽偶尔发出的一些吼叫,真的让人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

  再往里走就是一处九毒阴磷蟒的洞穴,根据元神之力的探知,刘君怀已经错开了这个方位,怎么九毒阴磷蟒的毒雾依然笼罩到几十里之外来了?

  稍加思索,刘君怀立时明白过来,这个时候肯定就是自己失去了方向感,也就是说,早已经迷路了。

  眼睛和大脑的修正功能不存在了,或者是周围环境给刘君怀的修正信号是假的、是混乱的,刘君怀感觉自己在按直线走,其实是在按本能走,是在按照周围环境给出的提示走,走出来也就被环境所左右,难免会是个圆圈。

  有时候在固定的地带,比如坟场,会遇到鬼打墙,这好像很神秘,其实是因为这些地方的标志物容易混淆,到处都差不多,因为认清方向及主要地面的标志物,当这些标志物给出了错误的信息,虽然觉的自己仍有方向感,其实也已经迷路了,当人迷路的时候,如果不停下来继续走,再加上自然产生的恐慌感觉,那么一定是本能运动,走出来是一个圆圈。

  而这种错觉被一些高明的风水术士掌握,在建造帝王的陵墓的时候,会运用这个规律,人为的布置一些地面标志物,让人很容易在此迷路,感觉遇到了鬼打墙,能够欺骗过自己的元神之力的现在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自己陷入了认为的迷阵里了。

  明白过来,刘君怀心下暗笑,这布置阵法之人无外乎在那九十九人里,看来是有人在针对自己啊。

  他有瞬移神通,只要切割术在虚空划开一道口子,随时可以挣脱开这迷阵的笼罩。

  只是他要揪出这个人来,这个人的心思太歹毒了,布下了这个迷阵把自己引到九毒阴磷蟒那里去。

  那人的思路十分巧妙,换做任何一人都感觉不出,前行的方向有人引领,却万万没想到刘君怀的元神之力可以探得几十里之外的地方。

  故作不知的刘君怀深一脚,浅一脚的在密林中穿行,元神之力笼罩了几十里的范围,却丝毫没见那人的踪影。

  但是他知道此人一定在关注着他的行踪,如果这时候他改变方向,那人会不会出招阻拦?

  刘君怀暗暗一笑,马上转了个方向,朝着另一侧走去。

  果不其然,没有多长时间,刘君怀的元神之力便感到了虚空里的灵气的异常波动,而那波动最剧烈的位置就在自己身后方几里处。

  他很是奇怪,在凤凰隅的空间禁制里,还有人可以探识得的到十里范围?他们都是元婴期境界,根本不可能领悟出元神,仅仅凭借神识,在没有禁止的空间里也许有人可以做到。

  也许他的手中有类似日月镜,神通镜之类的异空间法宝才可使看得到吧!

  刘君怀浑作不知的依然直线前行,在转过一道山坳之时,刘君怀快速地祭出了傀儡,代替自己继续前行,自己一个瞬移便到了十里之外。

  果然,灵气波动最频繁的一处所在,隐约可见两道透明的人影绰绰。

  又一次瞬移,便出现在那人影身后,飞速幻化出遮天大手,毫无道理可讲的便拍在了那层无形光罩上。

  “轰”的一声爆响,无形光罩便被爆裂开来,立时两道狼狈的身影显现出来。

  “呵呵呵......”

  刘君怀一副幸灾乐祸的望着那两人,其中的一位脸上还带有明显的肿胀,不是那梵克又会是谁!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