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二百零五章 那一份暗许的情愫

第二百零五章 那一份暗许的情愫

  重新回到了山洞中,几人的兴奋之意还未平息,聚集在一起热烈的讨论着

  这一次他们的收获实在是太大了,把刘君怀的那一份妖丹预留出来,每个人还分到了将近两千枚,这里面最低阶的妖丹也没有低于五阶,要知道六阶七阶妖丹,在修真界可是昂贵的很,个别稀少的妖兽种类妖丹,只有拍卖会上才可见到。

  这凤凰隅小世界的历练还有二十几天就结束了,他们每个人的收获都是巨大无比,折算成灵石的话每人的身价都抵得过一个小型门派了。

  能够跟随刘君怀的探险旅程,是他们每个人都感到的一种幸运与庆幸。

  跟随在历练大部队的后面,可以得到些什么?

  几十枚妖丹?亦或是挖掘到十数株灵草?

  更何况还要时刻提防修士间的掠夺与围杀,还有第二批,第三批历练者的中途加入,每个人还要面临着各个小团队之间的相互倾轧。

  且不说历练效果如何,恐怕连一个静心修炼的环境也是很难得到。

  人心叵测,修士的阴暗心理,在这个封闭的小世界,显露的淋漓尽致。

  而在刘君怀的队伍里,他们得到了什么?

  是无数的修炼资源,优厚的修炼环境,和愉快的心灵交流。

  于是,众人理解了刘君怀与弑血盟之间的化解不开的仇怨由来,小小年纪便把众多正义人士聚拢在一起的真正原因。

  这个人,试图改变修真界的生存现状,胆敢与一切阴谋势力战斗不已,即使失败了,他也会把刘君怀这三个字永留在修真界。

  更何况他身上那匪夷所思的气运与修为,谁能看得清他身上究竟有多少秘密。

  几十天的亲密接触,每个人都以为对他已经很是了解了,但是通过今日的一战,他背后的势力支撑,令在场的所有人目瞪口呆。

  先不去讲那天上飞着的九头怪物,就是那十位实力远远超出了他们认知的神秘手下,在整个修真界也是一股异常强悍的力量。

  就在今天,他们的心里有了一个共同的想法,那就是越是与他接近,越是看不透他的真实状况。

  想到这里,他们都不由缩了缩脑袋,他们在刘君怀面前,自诩天才,可是比起人家来,那才是相差太远了。

  尤其是骆花影,她看着刘君怀在妖兽大军之中,肆意杀戮,如入无人之境的白衣身影,除了对他实力的骇然,更多的便是对前者的仰慕崇拜,早已芳心暗许的骆花影,眼神里的情意浓浓,心底里却是心酸无限。

  “花影姐姐......”梦玥怡轻轻地喊了一句,怯怯的眼神里透着一丝意乱情迷。

  骆花影望着梦玥怡那欲语还休的扭捏神情,心里猛然一阵酸痛,她看得出这漂亮的小姑娘也是情窦暗生,自己可是正处在这种情愫的折磨之下,自然理解梦玥怡那没有说出口的娇羞的酸楚。

  骆花影轻抚着梦玥怡的秀发,没有试图阻止她的那一份念想,“玥怡,刘宗主的万象宗可是名声渐起,这次回到修真界,你那青莲谷肯定会对你在凤凰隅的收获惊喜非常,你便乘机讲述些刘宗主在这里的一些所作所为,当然需要保守的秘密一定不能透露出去。

  “这样一来,你的门派就会对刘宗主的万象宗勾引起极大的兴趣,与他这种绝世天才结交是所有势力的愿望,便会派出妹妹你来在两个门派之间牵线搭桥,不就有了与刘宗主进一步的接触了?

  “记住,不要对刘宗主表白什么,他毕竟已经有了三位夫人,你的感情他不会轻易接受,一旦他拒绝了,你就一点机会也没有了,所以唯一的希望在他那三位夫人身上,你明白了吗?”

  梦玥怡听了骆花影的一番见解,深思了许久后,眼里的一丝忧郁化作了无比的坚决,“我明白了花影姐姐,可是我这样做岂不是影响了你对刘宗主的爱慕之心?你也不必否认,我们平日里都看得明白。”

  骆花影早先的一脸成熟之色瞬间变为了一脸的羞红,“这有什么丢人的!我就是喜欢他,怎么了?这样的男人,没有哪一个女人不喜欢,他也命中注定不会只属于某个人。我们每个人都有机会,但前提是不能影响到他现在的一切。”

  至此,两女心底深处的一份情愫,甜蜜抑或酸楚,暗暗生长着,直至泛滥成灾!

  眼见广汕凭这一日里的不见,便进阶到了元婴期,惊得方同吉暗叹不已,更惊悉广汕凭体悟出了元神,望向刘君怀的眼神充满了幽怨,令刘君怀一阵头皮发麻。

  “我说方兄,你的眼神怎么看上去这么渗人?我可是心态正常,你想寻找些额外的刺激,在我这里是行不通的!”刘君怀戏虐的调侃着。

  方同吉鄙视的撇了撇嘴,“君怀贤弟,我对你这个人不感兴趣,但对你教授徒弟的手段是眼红不已!能不能把你的方法给我讲一讲?”

  刘君怀乐呵呵的说道,“我这手段是传男不传女,你若是回去叛离师门,我也许可以考虑收下你。”

  方同吉以他刚过三十岁的年纪,就修炼到元婴初期,在修真界任何一个门派也算得上是天才了,可是站在刘君怀的面前,他深切感受到了妖孽般的恐惧实力,所以若是条件允许的话,他真的不介意拜入刘君怀的门下。

  他这种心态在强者为尊的修真界那是正常得很,只是他知道自己真的叛出师门,刘君怀肯定不会收留于他,虽然自己也不会做出这种离经叛道的事情来。

  所以,方同吉幽怨的眼神更甚,“那作为盟友你可不可以帮我一把?”

  “帮你什么?”刘君怀似笑非笑的望着他。

  方同吉知道要想强大,这时候就不能顾得了脸面,“当然是你那元婴期就可以培育出元神的秘方!我也不白要你的,只要你刘宗主今后需要我做什么,我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刘君怀笑道,“老词儿!过时了,再想些别的理由!”

  骆花影在一旁笑得合不拢嘴,“方师兄,你怎么身在迷中不知迷啊!刘师弟的为人你还不清楚?只要能帮到你的,他不会有所保留的,说不定到了时机,他自会帮你的。”

  看着方同吉那抓耳挠腮的一副着急相,刘君怀也觉得逗得他差不多了,正色道:“方兄,真的不到时机,等你感受到了进阶瓶颈,就去万象宗找我,我能帮到的一定不会藏私!”

  方同吉这才恢复了往日里的嘻嘻哈哈哈模样,“我就说嘛,君怀贤弟不会不顾我们这段时间以来的感情!咱可是讲好了,到时候可一定要帮我一把,不然我距离你的修为就越来越远了!”

  在他们话音落下之际,梦玥怡、骆花影也都纷纷说了一番差不多的话,那透露出的意思,自然是为自己以后接近刘君怀的理由更充分一些。

  他们的天资,纵然比不上刘君怀,但是他们家族门派与修真界各方势力比起来,却是一点也不逊色。

  能够在星天议会讨得一个历练名额,在修真界里怎么说也是雄踞一方的存在。

  在这些超级世家出来的天才中,也就只有广汕凭只身寡人,只是他早已拜入了刘君怀的门下,反倒是他更心明眼亮一些。

  其余人都知道,刘君怀这种天才难得背后更有强大的势力在支撑着,一旦拉拢到自己家族内建立起良好的关系,族内的那些长辈,必然会无比的欣喜,赐下很多奖励,他们自己在族内的地位也会水涨船高。

  “接下来我们下一步计划是什么?”这时候,骆花影提出了问题。

  所有的人,不约而同地将目光看在刘君怀身上,等待着他做决定。

  刘君怀低头想了一会儿,说道:“看地图上的显示,再继续往东走,还是出不出魔焱海的范围。由于凤凰隅里的禁制,魔焱海对我们的限制太多了,不如转换一个方向,看看还有什么机缘存在。还有二十几天小世界就要关闭了,在哪里出去都是一样的!”

  几人皆是点头称是,既然下一步的计划确定下来了,再留在此地也是没有太大的意义,所以简单收拾了一下,众人踏上了刘君怀的飞艇。

  一路上,不时地会碰到几只不长眼的飞禽妖兽,刚刚进阶的广汕凭正是迷醉于实力猛增的兴奋之中,往往这样的机会都被他抢了去,其他几人也乐得清闲,寥寥的三五只妖兽,对历练也没有多大的帮助。

  就这样一路行来,已是几日之后,魔焱海也逐渐甩在了身后。

  这一日,天气晴好,星河里的诸人正各自修炼着,驾驭飞艇的方同吉发现了前方的拦路者。

  刘君怀已经看见他们的飞艇被拦住了,拦住他们的同样是一艘飞艇,不过却只是一件中品飞行灵器。虽然是中品飞行灵器,可是体积却比刘君怀的星河要大的太多了,而且外观看起来也结实不少,不过却显得丑陋不堪,远没有星河精致。

  他看了一下对方的大型飞艇,上面有二十几名修士,大部分都在金丹后期,其余的五六位修士的修为在元婴初期以上,其中有两位元婴后期。

  为首的那名元婴后期修士年约四十岁,一脸的饱经风霜,他看见驾驭飞艇的只是一名元婴初期修士的修士,眼里闪过一丝讥讽,然后冷冷的说道:“将你们的飞艇留下来,然后所有人的储物戒指也留下来,我可以放你们走。”

  这时候,星河里的几人都集中到驾驭室里,望向了外面的拦路者。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