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二百一十二章 初见凶蛮二人组

第二百一十二章 初见凶蛮二人组

  “咔嚓!”

  一道划破天际的亮光闪过,紧跟着隆隆雷声响起,青色的零星电芒来回穿梭于撼天剑剑身之上,在这来回穿梭的电花之下,撼天剑夹杂着雷霆之神威,大有高傲而俯视苍生的态势。

  “咔嚓!”

  一声巨响过后,一道炫目的闪电银蛇猛然降下,陡然冲入那撼天剑之中,登时撼天剑喷薄爆射出十余丈长的青芒,比之星元力加持时不知强大了多少!

  继第一道闪电之后,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一道接着一道的往那撼天剑之中灌入,顷刻之间所灌入的青色雷电已然不下五十余道,方才只有十余丈长的青芒,经此之后,迅速化作百余丈长的青色雷电。

  随着撼天剑的指向之处,一道青色雷电剑芒倏地没入那山洞口直径达十几丈的巨石,没入声音微小,几不可闻。

  “砰!”

  瞬息间,那道青色雷电剑芒在巨石内部砰然炸裂开来,一阵浓烟散开,巨石已然化为了粉末。

  心念转动,撼天剑指向百丈外的一处山丘,五十余道青色雷电剑芒化为百余丈长的青色雷电,“咻”的轰向了山丘。

  青色雷电电光火石犹如雷烈烽云,隐隐中有虚空撕裂的嗤嗤声,见者无不动容。

  “唰!唰!唰!”

  青色雷电没入山丘,随着一声惊天撼地般地炸响,那方圆几里的山丘顶端竟然被生生抹去,只剩得一地的碎石粉末飘散在如广场般平整的空地上。

  浓烟散尽,紧跟出来观看的骆花影四人,这才如梦初醒,齐声欢呼,为刘君怀的强悍技能鼓舞助威。

  刘君怀的种种惊人表现,早已令四人习以为常,看到他的新技能也只是感叹而已。

  虽然刘君怀的三相御雷决威力巨大,但与雷神的巨大雷龙相差甚远,犹如蝇蚁与大象的区别,可是在修真界也是可以威震一方了。

  他甚是怀疑雷神传人选择自己的真实原因,也许内中有玄机隐匿着,刘君怀也懒得去猜测了。

  回到了洞穴之内,寻找到那处环状花纹,刘君怀取出了撼天剑,注入一股星元力,剑柄之上的青龙立时钻了出来,向着那环状花纹猛力呼出一口雷电之力,那花纹犹如水波涟漪般荡漾开去,一个四尺见方的凹陷显现出来。

  那凹陷之处赫然摆放着一只翠绿色玉质方盒,元神之力探入,果见摆列整齐的十二枚暗红色仿制九劫天雷珠,静静地躺在里面。

  伸手去过了玉盒,望向众人道,“这里是十二枚仿制的九劫天雷珠,每一枚都可能为你和身边人带来杀机,所以每人只能取一颗存放在身上,若有家族长辈需要使用,也需得在万全的保护措施之下,才可以使用,使用完毕应该立即收回!”

  说着,打开玉盒,双手连续掐念手诀,快速打出无数手型,待得那暗红色仿制九劫天雷珠之上,闪过微弱红光,才没人发放了一枚,“我给每一枚都打上了一道特殊的符印手诀,即使丢失也可以找得到具体方位,只是安全问题我还要重申一遍,只能在安全措施完备的情况下取出,除开师门家族长辈,不得再与外相传!”

  这里面的危机众人都十分清楚,倒也没有人认为刘君怀话语的唠叨之处。

  三日后,刘君怀五人已经来到了一处连绵山脉的入口处。

  这里,山峰层峦叠嶂,一碧千里,绿草如茵,生机勃勃。林海之中,万木争荣,耸立千年树人,苍翠挺拔,直插云霄。

  此地在地图上有标示,叫做妙翠山脉,还算得上是山清水秀,有着很浓郁的生机。

  本来刘君怀不屑于以前的历练者来过的地方,只是在经过之时,却惊见历练者的踪迹。

  所以,他才临时决定降下来观测一番。

  忽然之间,两道流光从无尽深山中冲了出来,扶摇直上,远遁而去。

  “那两位是我们第一批历练者中人,前面的那位元婴中期也是我南域尚云国的大家族之人,叫做过左云,此子虽然狂妄,荡然肆志,但却注重情义。另一位元婴中期期修士叫做黄飚,同为尚云国的大家族之人,二人相交莫逆,曾经与我骆家为敌,但嫌隙解开后,倒也时常走动。”骆花影悄声说道。

  “你确定他今日会来此?”那位身材雄伟健硕的过左云说道,声音浑厚,有如洪钟,好比闷雷。

  “必到,一会儿若是那楚家小子当真尾随而来而来,你定要将其拖住,我好把他的那四名手下干掉!楚家与弑血盟素有勾结,何不趁此机会多斩杀几名,出了凤凰隅这等机会可是难得了!”那位黄飚说道,其人面相凶恶,浓眉大眼,目露凶光,只看面相会令人生出厌恶之感。

  骆花影解释道,“别看他一副凶残样,见了生人却是腼腆的很,尤其是女修士,就好比老鼠见到猫一般。”说完还捂着嘴轻笑着。

  “死到临头了,还跑什么?”一声厉喝传来,却是一位元婴后期中年人带领着四位元婴中前期修士紧追而至,瞬间闪现在那二人身前。

  “你有何好得意的?藐视我等二人,不过是因为你是元婴后期强者,倘若我今天和你站于同一平等位置,你可敢再说这般妄语?”过左云淡然说道。

  那位元婴后期中年人哈哈笑道,“我藐视你又如何?小小的元婴中期,竟敢强抢我们楚家所看重之物,今日不止要灭杀你们二人,你们尚云国的过家与黄家都要为你们俩付出代价。”

  黄飚怒道,“本就是你们要抢夺我们的灵草,既然你不放过我们,那我们就此一战吧!”

  他身后的过左云提剑便向着元婴后期中年人扑了过去,声势惊人,红色的大剑劈斩,人剑合一,瞬息出现在中年人的面前,重重斩落。

  一声低喝,中年人的金穗长剑扬起,剑身逼射出淡银色的光泽,惊人的锋芒散发而出,那是剑力的锋芒波动,“嗤嗤”声响过,锋芒已经穿透了过左云红色剑网。

  另一边,中年人手下的四人,各分立四角把黄飚围在了里面,其中一名元婴中期修士更是没有任何废话,一上来就是丢出四把飞剑。

  “竟然是剑阵?”刘君怀看着悬浮在元婴中期修士身边的四把飞剑,与另外三人抛向空中的三把飞剑,立即就知道那几名修士是个劲敌。

  几名修士剑阵成型后,手里数个法决打出,七把飞剑忽然脱离了他们的身周,化成了数道剑影将黄飚包围起来。

  那黄飚忽然有了一种感觉,他感觉自己似乎陷入了泥潭一般,行动之间有了一些困难,而且这泥潭的周围都充满了锋利的剑器,让他不敢动弹一下。

  好厉害的剑阵,黄飚心里暗凛,手里的动作却丝毫不慢,一把金色撼山巨斧挥舞起来,把自己包裹在一团金色里,他必须尽快将眼前的困境解决了,否则的话,他真的有可能被这剑阵搅成肉泥。

  此时,过左云与那名元婴后期中年人的战斗已经是险象环生,他牙根紧咬,双眼赤红,拼命的反击,丝毫顾不得已被对方犀利锋芒割出的道道血口。

  元婴后期中年人的剑法飘逸自如,口中也在不时地讥讽着,“两个蠢货!难道我楚澜坪看不出你们在故意显露身形吗?不过你们的胆量的确是不小,只是这蚍蜉撼树的勇气却是可笑之极!”

  远处观战的骆花影有些着急的说道,“刘师弟,我们上去去帮他们一把吧,再晚了两人就没命了!”

  刘君怀点点头,“你们再次等候便是了,我去去就来!”

  说罢,一个瞬移,他的身形已经来到了中年人身前。

  “你是楚家人?”刘君怀阴冷的问道。

  中年人徒然听到这句问话,心中悚然而惊,来人如何近到身前自己竟是毫无知觉,立时防备之心立起。

  “我确实楚家人,小友这是要强趟这汪浑水吗?”侧脸看到刘君怀由于中期的修为,心下放心不少。

  刘君怀没有理会他,转头向着过左云说道,“这位师兄,过去帮助你的朋友吧,他似乎支撑不住了!”

  过左云欲言又止,看到一旁处在风雨飘摇状态之下的黄飚,也顾不得与刘君怀多说什么,微一颌首,便撤出了战团,冲向了那四人的剑阵。

  转过头来,刘君怀望着那叫做楚澜坪的中年人,“我叫刘君怀,专杀你们楚家人!”说罢,缓缓的抽出了撼天剑。

  楚澜坪心中大惊,这刘君怀竟然出现在此处,心道楚家的那两部分人马的失去联络,是不是与他有关。

  只是刘君怀没有再给他思考的机会,首次使用撼天剑对敌,令他的心情有些急切,撼天剑注入星元力,剑鸣声大作,剑柄之上的青龙腾空而起化为了上百丈大小,血盆大口张开就是一团一丈大小的青色雷电吐向了楚澜坪。

  楚澜坪大惊失色,淡银色的护体剑芒陡然升起,翻手间一件金色护体金盾竖立身前。

  转瞬间,青色雷电重重击打在护体剑芒之上,“咔嚓”碎裂声接连响起,楚澜坪的身体已如闪电般后撤出十几丈外,低头一看,身上的护体软甲一件化为了褴褛般悬挂在胸前。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