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二百一十三章 诡异的夼绝岭

第二百一十三章 诡异的夼绝岭

  楚澜坪心胆俱裂,他早就察觉出刘君怀的实力异常的强大,却也没料到只是他随手般地挥动下,自己的全部防护手段便已破碎。

  没有丝毫的犹豫,楚澜坪急展身法,转身就逃,身形急如流星。

  刘君怀微笑着望着手中的撼天剑,没想着此剑的单独威力也是如此之大,若不是那楚澜坪连续三道防护,估计这一击就要了他的性命。

  这楚家人他还要留着问话,可不能令他就此丧命,苦笑着,刘君怀收起了撼天剑。

  那边的过左云眼见楚澜坪已经逃离的不见踪影,急声喊叫道,“那位兄弟,楚家的那小子逃跑了,就不要追赶了!”

  刘君怀向着他为微微一笑,心念转动间,身形已经消失不见。

  疾速逃离的楚澜坪心下稍安,回头不见刘君怀追赶上来,心中暗呼侥幸,他没想到刘君怀的实力竟然是如此的恐怖,看来阻击他的那两队人马已经是凶多吉少了。

  这次出了凤凰隅之后,要速速与家族联络,这人的实力已经远远超出了家族的想象,必须再次召集化神期以上的高手才可与之为敌,可笑自己这次还拍着胸脯保证把刘君怀的性命留在凤凰隅,谁知只是一个照面,自己就开始逃亡了。

  正暗自庆幸着转过了头,却猛见一道身影拦在了他的面前,嘴角挂着一丝诡异的微笑,不是那刘君怀又是哪一个!

  “啊!”

  楚澜坪崩溃似得大声喊叫起来,手中的金穗长剑一道又一道的剑气,如同密网般的喷射而出,绞杀虚空,将刘君怀周围十米范围完全笼罩。

  刘君怀如同一道大风吹向一边,挪移开去闪避纵横剑气,剑气所过之处,地面被切割,留下无数凌乱痕迹,密密麻麻触目惊心。

  “一杀入命!”

  刘君怀脚尖轻点,高高飞跃而起,如同乘风而上,一指点出,指气袭卷如风穿梭,已穿透楚澜坪左边肩头。

  楚澜坪双眼大睁,眼中充斥着一道白色的身影,不断的放大,似乎超出双眼的容纳范围,也超出了他的神经反应速度。

  不待白影近身,又突兀的消失,他的右肩立时感到一阵剧痛,也被指风穿过。

  楚澜坪眼中又闪过白色身影,一阵狂风拂过。

  自己的胸口,被重击,力量极大,并且有咔嚓之声传入双耳,整个人在重击之下无法控制的倒飞而出,并且,楚澜坪还感觉到自己的胸口仿佛被撕开了,传出一阵阵撕裂切割的痛楚,惨叫出声,鲜血喷射而出。

  “不......不要杀我!”楚澜坪身体飞出几丈远,刚从眩晕中清醒,便看到刘君怀踏空而至,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凄厉的吼道。

  刘君怀不加理会,七杀指再次点出,指力已然穿透楚澜坪的丹田。

  楚澜坪立时一阵心胆俱裂,脸上已再无血色,萎靡在地,缩做了一团。

  一手提着楚澜坪回到了战场,那过左云和黄飚二人正与那四人的剑阵激战正酣。

  过黄二人俱是凶猛强悍的刚烈战法,过左云的红色阔剑是一把天级上品灵气,一旦挥舞起来,那漫天的红光竟似风卷残云般的形成一股强力气旋,能拉扯着敌人的兵器偏离出击轨道。

  那黄飚的撼天巨斧看上去足足有上千斤的分量,被身高超过两米的的他来讲,竟是如同玩具般的上下翻飞,斧影被他挥舞出一团金光,大有水泼不进的严实感。

  这时候,过左云的红色阔剑再次和剑阵撞击在一起,但是这次,他却通过剑意感受到了剑阵里面的那种隐藏着的剑芒,这些剑芒很难用神识扫到,却存在于剑阵当中,隐匿不发,一旦自己被困进剑阵,就算是能挡住剑阵激发的剑芒,也会再次被那种隐藏在暗处的剑芒所伤。

  同样身过两米的他看似粗犷蛮横,却有狡狯的另一面,他想着黄飚使了个眼色。

  黄飚与他并肩作战无数场,自是心领神会,手中的撼天巨斧更是挥舞的密不透风。

  在一阵兵器相撞的“咔吱”声中,不等自己的金色光团被剑阵完全的绞碎,血盆大口突然张开,“吼!”的一声狂吼冲口而出,那强悍的冲击波瞬间便把剑阵的交叉剑芒罡网震开一道裂纹。

  那元婴中期的修士没有想到还有狮吼功这种神奇的声波攻击方法,也是一顿。不过他这一顿的时间极其短暂,还无法让过左云偷袭到。虽然短暂,可是这元婴中期修士主导的剑阵却陷入了片刻凌乱,刚才那隐匿的剑芒竟然突地消失不见。

  过左云的阔剑及时的硬生生砸将过来,与剑阵的剑芒相撞的瞬间,他的双眼徒然圆瞪,一道红光自两眼射出。

  与之对位的一名元婴初期修士突感到头脑一阵晕眩,手下的飞剑趋势猛然间停滞了半分。

  这时候,一旁的黄飚早已等待多时,手中的撼天巨斧猛地横向一扫,凄厉的斧芒已经顺着对方飞剑停止时的缝隙之间袭入。

  “砰!”

  无情的斧芒划过了那位元婴初期修士的腰际,红光闪现之处,身体已经被一斩两段。

  四人的剑阵却少了一人,登时破绽大开,黄飚两人强悍的身体与战术本就比同价位的修士高出了一大截,立时两人的颓势尽失,把对方的两名元婴中期和一名元婴初期修士逼的手忙脚乱。

  一旁观战的刘君怀知道两人已经稳稳占了上风,便也不再关注,伸手招过了骆花影四人。

  见到对方又有几人增援过来,楚家的三人心中一惊,手下便已剑势紊乱,趁此时过黄二人登时抢攻上来,几招之后,便把三人一一斩杀。

  刘君怀拍醒了楚澜坪,没费多少手脚,便询问出一些情况,广汕凭手起刀落,把他斩杀当场。

  过左云两人走上前来,向着刘君怀拱手致谢,若不是刘君怀的出手相助,他们两人可就危险了。

  听骆花影详细介绍了众人,黄飚惊声道:“原来你就是刘宗主!哈哈,我和左云兄许久之前就想着投奔刘宗主,没想到在此处遇见,说什么这次也不能错过了!”

  过左云也是欣喜非常,这两位哥俩打小一起长大,仗着人高马大,又有家族的倾力培养,凭借着一身修为也做出了许多的荒唐事,但是心底里的那股嫉恶如仇劲却是始终没变。

  在西域掀起的对抗弑血盟围追堵截,令两人知道了刘君怀的一些事迹,令二人热血沸腾了许久,一直想着要与刘君怀结识一番,只是碍于家族的小心谨慎,使得两人久久未能成行。

  这次在凤凰隅遇见了,还得到了刘君怀关键时刻的帮助,自然那份结交之意更是浓郁了。

  与二人攀谈了许久,从黄飚那里刘君怀得到了一个消息,许多进入凤凰隅的修士们听从家族或是门派的命令,前来寻找一座叫做夼绝岭的山峰,那里没有一丝的灵气存在,但偏偏予人灵气充裕的样子,而且那片虚空里充溢着一丝远古的荒芜气息。

  “黄飚兄,你得到的消息里,有没有修士们提到过这座山?”刘君怀问道。

  黄飚摇头道:“半点没有,照道理绝不应该这样,进了地狱谷之后,以这座山为目标的修士,绝不会在少数,但没有任何人提过这座山,仿佛被故意遗忘了一样。”

  不止是他们二人,其他赶到这里的修士也是困惑不已。

  过左云说道,“我们将整个山搜一遍,结果还是没有找到进入之法,就去夼绝岭的延伸山脉寻找,在半路上遇到了几株灵草,刚刚挖掘出来就被楚家和另外一些人的人围住了,好不容易的逃到这里,见到只有这几人跟来,本想着伏击他们,却没料到这几人的实力如此了得。”

  几人商议了一会儿,最终决定还是回去再看看,说不定会有什么发现。

  有了这两人的加入,刘君怀的队伍增加到了七人,一干人等赶到夼绝岭的峰顶之时,刘君怀立刻惊的目瞪口呆。

  虚空里的彩色氤氲雾气,将山顶印照的通明透亮,五彩斑斓。

  一眼扫去,山顶竟如同被人类开凿过一般,形成一个巨大的深井模样,中间是一个方圆四五十丈的圆形黑色洞口,洞口之内有一些黑色玄铁矿石铺就的洞壁,上有白色凡云矿石铺就的下延通道。

  被打磨的光滑如镜的白色通道上,处处都可见到斧凿的痕迹,刻着许多古怪符号,看起来像是某种文字。

  此时的洞口处已经堆积了几十人,大都是后两批进来的修士,刘君怀没有见到几位熟悉的面孔。

  众人自各占着一个方向,互相警惕,沉默了一会儿,最终都把目光投向黑色的井口,从那里正不断冒出肉眼可见的灵气洪流,隔着几十丈远,鼻子轻轻一嗅,都能感觉到浓郁的灵气流进自己体内。

  刘君怀的元神之力无法探识进去,禁止的存在反而令他惊喜不已,这就表明了山洞下面有隐藏着的某种物件存在。

  所有修士的眼中均射出贪婪的神采,那里一定有着一个巨大的机缘在等着他们,但是没有人试图进入里面,因为先前踏入洞口上方的几名修士都被一股庞大的气流挤压为一团血雾。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