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二百一十四章 太吓人了

第二百一十四章 太吓人了

  过左云说道:“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在来凤凰隅小世界之前,我曾经花了大价钱买到一个消息,那是一个上一次进到这里来的修士留下的玉简,上面讲到了许多内容,其中有一句话,我一直没有明白是什么意思。”

  刘君怀问道,“讲到的是什么话?”

  过左云说道,“上面说,千万不要进那个洞!还有许多近乎于癫狂的话,颠三倒四的不明其意,好像很恐惧的语气。”

  刘君怀皱眉沉思,以他的猜测,洞中很有可能存在一条品质极高的灵石矿脉,所以才能透出山体散发出如此浓郁的灵气,但其中隐藏的危险自然也不必说,知道此山事情的修士,很有可能都死在其中了。

  就在众人犹豫不决之时,终有几人耐不住心中巨大的贪婪诱惑,纷纷祭出了护体的法宝,纵身跃向了洞口。

  “啊......”

  凄厉的惨叫之声瞬间传来,接二连三,撕心裂肺一般,痛苦绝望!

  只见数个修士的身体,纷纷化为了几团血雾,就突然消散在空气之中,仿佛被某种力量抽走了一般。

  在众人被惊骇的纷纷后撤之时,刘君怀却是感到了一丝的触动,在那隐藏在虚空里的禁制里,他仿佛感觉到一丝熟悉的味道。

  低头沉吟了好久,刘君怀的眼前一亮,现在他有些明白了那种熟悉之感来自于何处了。

  空间牢笼!这禁制里竟然有空间道纹的存在,而且那几人之所以被压力压迫为一团血雾,正是与自己的空间牢笼的原原理是同样的。

  刘君怀连忙控制元神进入识海,他脑海中的空间符号闪烁了起来,然后一股空间道纹的奥义力量就笼罩住了他的全身,融入到了他的灵魂之中。

  口中默念着口诀,两只手飞快地打出无数手型,识海里的几十个空间符号快速的组织出无数种排列顺序。

  随着前方虚空里出现了一个无形的压力空间,刘君怀控制元神之力进入其间,缓缓地靠近那山洞的洞口处。

  在无形的压力空间接触到禁制的一霎那,刘君怀感觉到两者之间发生了轻轻地碰撞,洞口虚空里的禁制产生了微弱的扭曲。

  随即自己的压力空间进入了禁制力的范围之内,保持着自己的**空间。

  刘君怀心中大喜,他找到了进入山洞的方法,只是他还有与自己人交代一下,这个压力空间只有自己进得去,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悄悄地退出了空间牢笼,刘君怀低声与众人讲了几句话,几人便随着他离开了那处山洞口。

  来到了一处无人之地,刘君怀望着众人说道,“我应该有个办法进入山洞,但是我所借助的空间只允许我一个人进入,你们看!”

  说着,刘君怀释放出了空间牢笼,罩在一块巨石上,不一会儿,随着空间压力的压迫,“砰”的一声,巨石化为了粉末。

  “这是空间牢笼,里面含有一丝空间道纹,与那山洞口的空间禁制相类似,我这个空间牢笼可以混入其中,但是这空间牢笼你们是无法进入的,只有你们能够领悟到一丝空间道纹,才可以承受住里面的压力!”

  刘君怀之所以给大家解释的这么清楚,也是怕诸人有想法,毕竟那山洞里可能有巨大的机缘,没有人会自愿放弃这难得的机会。

  没想到他的话没有人回答,他们均是一脸震骇的望着自己,眼神里的各自夹带着迷惑,惊异,震撼,更多的是看向怪物时的大惊失色。

  黄飚结结巴巴的说道,“刘,刘宗主,你,你说你领悟了道纹?”

  刘君怀这才注意到自己不经意间,泄露了小神通的秘密,但是他倒没有丝毫的担心,因为这小神通可不像天材地宝一样,别人可以抢夺,只有依靠自己的领悟才能获得。

  “我只是凑巧领悟到的,纯粹是机缘巧合。”

  骆花影心念一动,她想起了刘君怀的瞬移,“刘师弟,你是不是不止领悟到一种道纹?你那瞬移是怎么回事?”

  刘君怀笑道,“我不是太想说,说出来吧,怕打击你们的积极性,不说吧又怕你们以为我是显摆!”

  梦玥怡咬牙恨道,“你不解释还好,越是这样说,我越是觉得你在显摆!”

  “气势我已经领悟到了三种道纹!”刘君怀轻声说道,两只眼珠快速地转动着,望着众人的表情。

  “噗通!”

  却是那黄飚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眼神里含满了幽怨,可怜兮兮的看着刘君怀。“你还叫人吗?怎么好事都让你一个人得了去?快给我们讲讲都是那三种?”梦玥怡急切地问道。

  刘君怀快速地眨着眼睛,看着众人,发现每个人的眼里都冒着火热。

  嘿嘿笑着,刘君怀运起七杀指一指点向旁边的一棵几人合抱的巨树,指力里夹裹着一丝时间道纹。

  “哧”的一声,指力穿透了树身消失不见,却再也没有什么变化。

  梦玥怡奇怪的问道,“没什么啊?不就是你的指法比较犀利吗,道纹呢?”

  刘君怀含笑朝着巨树呶了呶嘴,“稍等一下!”

  不一会儿的功夫,空中忽然飘落了几片枯叶。

  然后,犹如秋风乍起时的纷纷扬扬,漫天的枯叶缓缓地飘落下来。

  “咔吱吱......”

  树身之内发出了隐隐的声音,随着这声音的持续,那棵巨树的树皮出现了开裂,紧接着剥落,露出了灰白色的树心。

  树皮开始大片大片菠萝的时候,自树冠开始,一片焦黄色自上而下,直至树根底部化为了一片枯黄。

  一阵微风吹过,树梢开始化为木屑,随着威风飘飘摇摇的散落下来。

  一炷香之后,整棵巨树消失不见,只留下了满地的木质粉末,被风吹着与地上的枯叶沙沙作响。

  此时,众人已经惊慌恐惧到极点,魂不着体的恐惧感萦绕在每个人的心头,望着满地的木屑,紧张得颤抖着两腿,呆呆地立在那儿,寂静压抑的氛围下,竟有牙齿“咔咔”的惊栗嗑响。

  又是一阵轻风吹过,四处的树叶在哗哗作响,众人面如土色的两颊开始恢复,由于被惊吓得目瞪口呆的嘴巴也开始闭合。

  “嘶......”

  每个人清醒过来后的第一反应,均是倒吸了一口凉气,纷纷惶恐不安地看着刘君怀,眼神里满是心有余悸的畏惧之色。

  太吓人了,这其中的恐怖感觉要比刀砍斧剁的碎尸眼前还要瘆人几分,因为这其中的浓郁死亡气息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未知的恐惧远远才是最可怕的。

  刘君怀没有惊醒他们,他在想着刚刚获得的凤凰神火若是加入到遮天大手中会出现什么情况,它与阿紫的火焰哪一种威力更大些。

  还有他久未使用的九变心法,若是再把火焰添加进去,会有什么样的效果?

  在踏入修真界以来,他始终在不断地获取各种功法和技能,会不会有些贪多嚼不烂的后果。

  终于在度过了那一种惊慌失措之后,几个人明显恢复了清明,眼神都变为了一种激奋的神色。

  过左云感叹道,“刘宗主,在听到你的一些事迹之后,我以为已经把你高估了,没想到你的修为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我和黄飚早就商量好了,这次的历练结束,我们都要加入万象宗,跟在刘宗主的后面没有亏吃!”

  到底是与这两人熟悉一些,骆花影的讲话就随便了不少,“过师兄,你和黄师兄可与家里商议好了?你们这种行为可是背叛家族的行为,别依着自己的脾气把自己的出身都忘了!”

  黄飚在女人面前,一向都是很腼腆的,这次却是忘记了这一点,他急声道,“我们两个的家里早就打算把我们赶出来了,几乎隔几天就有人去我们家族里告状,他们烦都烦死了!”

  骆花影笑道,“那样的话,刘师弟更加不敢收留你们了,你们两个去了万象宗还不是一样惹是生非!”

  过左云连忙辩解道,“我们佩服强者是不假,但是一身正气的强者更令我们敬畏!刘宗主就是我俩打心眼里敬畏之人,有人能够压着,其实我们还是挺老实的。”

  刘君怀笑着说,“出去了再说吧,我们还是先办正事要紧!你们就在这里等着我,还是找个地方去修炼?”

  黄飚说道,“别呀刘宗主,你的另一种道纹我们还没见识过。”

  刘君怀笑笑说道,“好了,以后有的是机会,我还要进入山洞探寻一番,眼看着没几天就要关闭这里了。”

  骆花影说道,“那就找个地方让我们修炼吧,这里的灵气不足,还需要刘师弟给我们布置下阵法!”

  几人离开这里,找寻到密林中的一处洞穴,打发掉里面的妖兽,布好辅助阵法,刘君怀告辞而去。

  再次回到夼绝岭的峰顶之处,洞口四周的修士又多了些,刘君怀隐了身形,悄然掐念起口诀,进入到空间牢笼,慢慢的进入了山洞口。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