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二百二十六章 天命之格

第二百二十六章 天命之格

  从个人层面上来将,在进入凤凰隅小世界之前,刘君怀的真实实力已经超过了元婴中后期,这位星天议会的会长早已看得透彻非常,只是弑血盟和楚家还蒙在鼓里而已。

  如果因为他个人的得失而影响到星天议会对于整个战局,则是刘君怀所不愿看到的,昆吾掸的本意就是为了刘君怀在凤凰隅里面得到真正的历练,这样才有利于他今后的发展。

  况且在进入凤凰隅的传送阵开启之前的争斗,那元婴后期的梵克被刘君怀虐得毫无还手之力,却是星天议会的修士亲眼所见,这就更加坚定了昆吾掸的决定。

  传送阵开启之后,乘勤宿与南东陵就把了解这场争斗的家族和门派给控制了起来,才使得弑血盟和楚家按照原定计划,对刘君怀进行了阻杀。

  刘君怀在这次的阻杀当中,幼小的消灭了两方潜在的中坚力量,也算是间接为星天议会送了一份大礼。

  “昆吾前辈,君怀哪里会不明白这其中的关键,您是掌控整个星天大陆的首领,岂能为了小子我的个人得失,而导致修真界几十亿的修士性命受到威胁?即使这次的凤凰隅之行我刘君怀因此而葬了命,那也是理所应当,主次的分明瞎子还是理会的很。”

  在座之人皆是星天大陆绝顶的高手,刘君怀的一番侃侃而谈,他们自然很容易分辨出真伪,心下都为刘君怀的大义赞叹不已。

  那位南域的域主修子骞说道,“好小子!你这性格我修某喜欢得紧,就凭你方才的一番话,我认定你了!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去我们南域发展?那里的修真界可要比你们西域强的太多了,而且我保证你今后就是南域域府重点培养目标,所有的修炼资源我全部给你提供!”

  不到十七岁的元婴后期修士,这可是修真界从未出现过的绝世天才,而且他讲的也没有错,那南域的修真环境在整个星天大陆都是顶尖的存在,比这灵气贫瘠的西域不知要杭商多少倍。

  木方和笑骂道,“你这修老鬼,端得是一副蛇蝎心肠!你才与君怀认识几天?的确,你那里的修炼环境与资源都比我们西域强上好多,但是我可以保证整个西域会单独开辟出一个单独的空间来供君怀修炼,并且西域会拿出所有的修炼资源,全部的投入到他身上,我想这种条件不会低于你们西域吧?”

  乘勤宿也是站立起来,“我全力支持木域主的一切决定,而且我可以保证贡献出我们森罗殿全部的天材地宝,任凭君怀挑选。”

  那位北域的域主荣轩也是积极参与到争夺战之中,“我们北域虽然同样比不上南域,但是在你们可以提供的资源的基础上,北域可以全部接受整个万象宗所有的门下弟子,并且划出灵气最浓郁之处提供给万象宗!”

  修子骞怒道:“你以为你的条件我们做不到?不单单是万象宗,所有的同等条件之下,我以个人名义,答应君怀兄弟无偿帮助他三次,无论是任何事情!”

  他这三次无偿帮助可是极其致命的,要知道一位大乘后期修士可是除了汉疆的一众渡劫期之外最顶端的存在,有了这位大乘后期当做杀手,星天大陆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做到?

  但是它的这三个条件,立时激起了众人的强烈反弹。

  “我可以答应五次!”

  “我八次!”

  “我十次!”

  ......

  刘君怀眼看着现场的情形已经失控,连忙站起身来,哭笑不得的说道,“诸位前辈,容晚辈讲几句如何?小子何德何能,竟然令得这些位前辈高人另眼相看?只是各位的好意小子我心领了,说实话,每一位开出的条件都是我想象不出的丰厚至极,但是君怀我自小被师门收留,培养。并且每一位师伯师叔都对我犹如亲生,小的我实在是不敢也不甘把师门抛之脑后,还请诸位前辈原谅则个!”

  话一讲完,刘君怀便连连向着四处的诸人拱手作揖,态度自是诚恳的很。

  脾气暴躁的修子骞牛铃般大小的眼珠子一瞪,“你的师门在哪里?我亲自去你师门为你请求!而且你完全可以把师门全部搬到南域去!”

  刘君怀连忙道,“我师门早已隐世几千年,严令禁止透露师门的一丝一毫,这一点还请前辈谅解!”

  木方和笑道,“这一点我可以作证,在几年前君怀才是金丹初期的时候,就没有被人拉笼过去,这小子对待师门一腔耿耿热血,不会做出半点对师门不利的事情!”

  这时候,就在一旁看热闹的昆吾掸开口了,“我说诸位就歇了这份念想吧!若是论条件,我昆吾掸完全可以在汉疆给小兄弟拉过几位渡劫期前辈单独辅导他,你们的所有条件都不值一提!但是我为什么没有这样做呢,那是因为我十分的了解咱们星天大陆的这位小天才,他的为人忠义之极,大忠大德之语放在他身上一点也不为过,而且此子必定是由天命辅佐之人,万万不是我等反诉之辈所能掌控的。

  “也许你们认为我昆吾掸有所危言耸听,木方和木域主的阴阳八卦之术诸位都了解吧?他的掐卦之术在我们星天大陆也算得上首屈一指了,在没得到木域主针对于君怀的卦象之前,我去汉疆寻求帮助之时,有幸请到了咱们星天大陆的阴阳奇术的老祖宗阗殛老祖给他算过一卦,回来之后,才得知木域主不惜逼出了精血,生生损耗了十年的寿辰给君怀小兄弟请了一卦,阗殛老祖根据君怀的生辰八字,讲了下面一段话,‘十为界,九一为九零后之始元,元既是乾,乾为天,楼主为天命之格,大贵!’。我回来后,与木域主所请之卦相对比,其结果一字不差!内中含义还请木域主给大家讲解!”

  木方和直起腰版,沉声说道:“天命之格,乃命世之主,这种人往往有着大气运加身,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却是不能打压,越是打压,就越给他创造机会,想想历朝开基之祖,那个不是如此?

  “世事无常,天道无私,世间没有注定之事。七分天定,三分人为,所以才叫做英雄造时势,时势造英雄。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九,天机留一线,没有绝对,若是一切都是命定,都已经安排好了,便是天机气运,大势所趋了!

  “此命格可以说大富大贵。如果你为男子定当为当世群首!作为女子,小则倾国倾城富贵一生;大则承日月之命根!史称为照,则天命所向!这就是天命之格的详解!”

  昆吾掸补充道,“阗殛老祖见人从不施以虚礼,这次确实起身把我送出了府邸。临告别时,他讲道,‘今生能见你口中此等命格之人,乃我三世修缘之所得,他日他若要揭竿而起,我定跟从!望他给我一展抱负的机会!天命之人啊!’讲完这些话,他竟是眼含泪光,两手发出了阵阵颤抖!”

  “轰!”

  议事堂里顿时混乱一片,再看向刘君怀的眼神均是充裕着敬畏之意。

  刘君怀心下却是惊异不已,他没想到自己的明个竟然有如此的诠释。

  那木方和接着道,“我当时也很好奇,世间怎么会出现生而知之的人,就算真的是千万年才会出现一次的天命之格,也应该是极难开启的,难不成真的有天神之子降临在了修真界?往往这种命格之人的出现,所伴着而来的必有劫难降临,而天命之格正是这劫难的解系之人!所以,我知道或许这就是命,世间要开始变幻了,那弑血盟就是这劫难,而君怀就是那解系之人!”

  此时的刘君怀很是无语,他本就是自另一时空重生而来,随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他们所讲的天神之子降临,但也知道这其中必有内情,以为他重生以来的各种机遇,无数次的感受到冥冥之中仿佛有一股声音在引领着自己。

  初始阶段,刘君怀把这种感觉归功于天眼通的预知能力,但是再与赠给他同一天的那位老神仙联想到一起,刘君怀的这种感觉愈加的明显起来。

  虽然他知道自己也许是某位神人的一枚棋子,但这枚棋子也会是承上启下的空前绝后,是那位神人所布之局的关键所在。

  但是自己明白是一回事,被别人知道了却是令他苦恼不已,他这种传说中的来历,可谓是恨的恨死,爱的自会极深,也就是讲他现在的处境存在于两个极端,会有大批的修士汇集于周围,更有无数被他阻碍的势力会千方百计的把他消灭于萌芽之时。

  他不敢肯定哪一个极端会站立上风,但是今后再也不会有平静的修炼环境却是可以确定下来的。

  好在刘君怀生来就不是害怕麻烦之人,以他的成长速度,即使全修真界的人与他为敌,只要他躲起来提升实力,没有几年那些想要伤害他的人,都不会得以善终。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