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二百二十七章 昆吾掸的元神之力

第二百二十七章 昆吾掸的元神之力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它可以通过那位阗殛老祖,在汉疆建立起自己的势力范围,这比他原先的计划提前了好几年的时间。

  与弑血盟的斗争是它的责任和义务,并不单单是他的性格使然,若是弑血盟没有妨碍到他必须要办的事情,以眼下的实力,刘君怀根本不想去招惹这些麻烦,修真界本来就是弱肉强食的杀戮性质的生存环境,汰劣留良是修炼者的成长历程,杀戮在这种成长历程之中是必然现象。

  他刘君怀有自知之明,当然明白木秀于林的真正含义,但是被动的被推上了风头浪尖,他要么死亡,要么抗争,没有退路可以走,因为他有家人,有朋友,还有一大批追随自己的弟子和盟友。

  看着眼前的那些双炽热的眼神,刘君怀知道这些人还是可以暂时信赖的,毕竟与他们之间还存在着共同的利益,只有等到弑血盟完全的销声匿迹,修真界的秩序再次回复当初,自己潜在的敌人才会渐渐浮出水面。

  但刘君怀不会太过在意这些,他还很年轻,他有着得天独厚的修炼资源,还有贵人的暗中相助,更有着常人无法企及的修炼特质,与弑血盟之间的战斗会很长久,哪怕只有短短的一年两年,刘君怀相信自己的实力就会有飞速的提升。

  到那时,现在在他眼里的绝顶高手就没有那样的高不可攀了,甚至自己都有了一战之力。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讲的是身处的环境,也是心境的另一种表现形式。

  好在这时候相还书给他解了围,“我说诸位,刘宗主可是年轻得很,无论他的卦象如何,他还是处在发展阶段,我们每个人都不希望天才的过早凋谢!还是多给他留一点空间,由着他自由发展。当然了,我们该给的帮助还是要有的,诸位想想看,没有他提供的信息,修真界此时已经变成了什么样?抛开他的修为与命格不讲,这一份大义凛然就是值得我们每一位正义人士的敬仰!”

  石作青山笑道,“是啊,相会长讲的是实在话!不管天才的资质有多么的妖孽,也要有一个平稳安定的修炼环境,才能令他持续发展下去,国将不国,又何谈未来?一个有序的修炼规则是传承的根本保障,在这一点上,我们修真界都应该感谢君怀的不计个人得失,因为他不畏艰险的与弑血盟战斗,才令这个极端邪恶的实力浮出了水面,他确实值得我们去尊重!”

  刘君怀惶恐的辩解道,“前辈千万别捧杀了小子!与弑血盟的战斗,单凭某一个人能够做到吗?没有一开始的门派联盟,西域域府,再到星天议会的强势打击,再加上无数门派与个人的积极参与,才暂时取得一些主动。与弑血盟的抗争任重而道远,这需要更多的修士们参与进来,与他们的最终决战到来之前,我愿作为先锋出战,力求更有效地打击弑血盟势力,为决战的正义一方能够多争取一些战而胜之的几率!”

  昆吾掸力拍桌面,“好!君怀小兄弟的这番作为不愧于众多的嘱托和期望,下面我们来分析一下目前的战况。这三个多月来,我们星天议会联合了众多的团体和个人,组织了多场战斗,并首先针对于各域的楚家进行了有力的打击。目前,西域、北域的楚家已经处于风雨飘摇之际,昨日星天议会的吴长老已经与管朝邕与房叶序两位堂主,带领队伍彻底剿清这两域的楚家残余。

  “现在汉疆的修士联盟已经与各域之间的往来进出口,汉疆可能存在的弑血盟渡劫期成员暂时造不成威胁,我们就要趁此机会多面出击,行之有效的打击各域的楚家之人,并争取通过这些人找到更多的线索,彻底的挖出背后隐藏之人。

  “另外星天议会早就暗中组织了强有力的高阶修士队伍,这些修士全部由大乘期修士组成,一旦出现意外情况,这些人会迅速前去支援。今天在座之人都是可以信赖的忠义之士,有的还是门派的掌舵人,甚至还有与楚家表面关系良好之人,我们是化解这场浩劫的主战场,在这里,我代表修真界全体修士向你们表示感谢!”说罢,站立起来,深深鞠躬。

  他摆摆手,阻止了众人的还礼,向着刘君怀道,“在凤凰隅小世界我们利用了你一次,这次我们还会利用你,君怀,你个人的意见如何?”

  刘君怀当然想得到他口中的利用是什么,连忙起身拱手,“前辈请放心,我现下早已是弑血盟的公敌,由我来四处出击,引出更多的弑血盟背后之人,这就是我请求的先锋作为,有任何吩咐,君怀这里理当全力配合!”

  昆吾掸点点头,面向众人道,“我现在交给君怀的任务就是充当诱饵作用,这其中的危险想必各位都明白。弑血盟之所以暴露出来,君怀是罪魁祸首,这当然是弑血盟的看法,他刘君怀自然就成为了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要君怀做这个急先锋,目的就是为了勾引出弑血盟更多的潜伏之人,而且他这个先锋我们只会给他配备相应的助手,而不会在她的身后布置更多的后备力量,以防止弑血盟种种试探行为!可想而知,他刘君怀身处在何等险恶的环境之中!”

  昆吾掸看向了刘君怀,“也许有很多时候,需要你和你的手下,要**面对几倍甚至几十倍的敌人的围追堵截,这里面可能会有合体期甚至大乘期的敌人,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

  刘君怀道,“我知道自己的实力,如果是我单独一人的情况下,逃命是没有问题的,我的建议就是不要给我配置任何修士,由我一人来牵扯住他们!星天议会和各位前辈需要做的就是,把我的行踪隐晦的散布出去,好要他们有所动作才是正理!”

  昆吾掸低头沉思了许久后,看向在座众人,“诸位可有何建议,不妨讲出来听听!”

  石作青城说道,“君怀小友的建议当然是最好的,但是这其中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我不同意!”

  相还书也接着道,“除非你有特殊的逃命手段,不然这种行为就是在找死!”

  木方和更是直接了断的说道,“我不甘心一个绝世天才就这么陨落了!”

  现场又是一片混乱,有的在轻声劝解着刘君怀,有的干脆认为众人对刘君怀的捧杀,直接导致了他的娇惯自大,总之没有一人看好刘君怀的这个建议。

  刘君怀这次还真的没有多想,他的意思很是明白,他自己一人完全可以逃离大乘期修士的追杀,但是它的身边有同伴的话,反而成为了他的赘拖。

  望着现场的嘈杂喧闹,刘君怀无奈的大声对着木方和说道,“冒昧的问一句,木域主的元神之力的探识力有多远的距离?”

  木方和不解的望着刘君怀,“告诉你倒也无妨,大约在三百里左右吧!”

  这是大家都不说话了,全都望着刘君怀,他又传音给昆吾掸,“请问昆吾前辈的元神之力又能达到多远的距离?”

  昆吾掸呵呵笑道,“没有关系的,我的元神之力范围可以公开讲的,大概在四百里左右。”

  刘君怀没有说话,他淡淡的一笑,身形倏地原地消失,众人均是猛然一愣,紧接着就联想到了刘君怀方才的问题,全部把元神之力施展开来,不少人惊骇的站立起来。

  即使是昆吾掸也是一脸震撼的呆呆发愣,片刻之后,“咻”的一声,刘君怀的身形再次显现出来。

  昆吾掸望着刘君怀,缓缓的自座位上站立起来,问道,“你方才出现在了四百里之外?这是瞬移吗?”

  刘君怀点点头,“这是晚辈偶然间领悟到的瞬移小神通,这可是我保命的最后手段!”

  现场立时又是一片议论纷纷,相还书大声道,“刘宗主,你的这种瞬移最远距离是多少?”

  刘君怀回答道,“大概在五百里左右!”

  “轰!”

  各种人声顿起,不是有惊叹声参杂其中,更多的人望向刘君怀的眼神里火热一片,刘君怀刚才的展示,明显的刺激到了他们。

  昆吾掸深叹一声,“唉,我真的是虚长了近二百岁的年纪,如此瞬移神通,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相信在座之人也没有见过如此霸道的瞬移吧?我曾经亲眼见到过渡劫期的前辈施展瞬移,但也只有区区的几十丈而已!我们都小看他了!”

  木方和脸色怪异的看着刘君怀,“你小子,到底有多少秘密还没有暴露出来?你可是给我我们一个大耳光啊!堂堂的大乘期修为,竟然比不过你这个小小的元婴后期!”

  昆吾掸却是表情激动地有些脸部痉挛,“阗殛老祖说的没错啊!君怀果然如他老人家所想,三世修缘之所得,呵呵,现在我才深深地体会到其中的含义所在!”

  石作青城犹自坐在座位上喃喃自语,“大气运加身,逢凶化吉,遇难呈祥,我同意君怀的提议,我们老了,就让年轻人来主导这一切吧,只要你有所需求,我定当倾力配合!”

  众人纷纷附和石作青城,这件事也就这样决定了。只是那久未发言的范擎苍望着刘君怀,冒出了一句,“刘宗主,你的元神之力范围能有多少里的距离?”

  现场顿时安静了下来,均是一副倾听状的默默望着刘君怀。

  “大概有近五百里吧,与我的瞬移神通差不了多少!”刘君怀的话音刚落,“噗通!”一声,范擎苍一头栽落在地。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