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巫马家族的传说

第二百二十九章 巫马家族的传说

  “木域主,有什么比较稀少的炼器材料吗?”刘君怀想到了从楚家人手里缴获的那艘巨大的飞艇,那飞艇炼制的比较粗糙,但是所使用的材料倒是比较高

  级,他打算把飞艇重新炼制一下,星河与穿云梭就留给莫思彤他们了。

  “哦?君怀对炼器之道也有涉猎?”听到刘君怀的话之后,木方和的脸上也露出了一抹意外的神情,在他看来,刘君怀能够在炼丹和阵法之道有所造诣就

  已经十分的逆天了,可是现在从他的话中听出,竟然对炼器之道竟然也有涉猎,这显然是有些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要知道在修真界之中,能够在某一领域达到很高的境界就已经十分的困难了,而在两个领域都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可以说是少之又少,甚至几乎不存在

  ,至于在三个领域,纵观古今只怕也找不出什么人能够做到。

  虽然刘君怀在这三方面也只是略有小成,但以他在修炼之上的进阶速度,另外几项技能的提升也只是时间而已。

  木方和一边想着,一边把刘君怀带到了一处长达百余丈的屏风之后。

  “天外玄星石,金铁兰,铁芯木......不错,不错!”随后目光扫视这些东西之后,刘君怀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满意的表情,显然对于这些东西都十分的看好

  ,这其中有不少都是无比珍贵的炼器奇珍。其中更有几种差不多在神界已经绝迹的上古时期的宝物。

  “这是三星石?”刘君怀拿起一块上面有三个小白点的青褐色石块,因为他有几块这异常坚硬的石块。

  木方和点点头,“应该叫做三星石了,找过好多人试过了,没有一个人可以熔炼了它!”

  他虽然已是大乘期修士,但与至少活了几千年的老管家相比,那件事可就差远了去了。

  材料分为两种,一种是主属性材料,一种是辅属性材料。

  主属性和辅助性的划分则是根据材料的效果来划分的,主属性的材料则是必须有灵性的物质,比如是千年的灵芝草,妖兽的身体某部分。

  而一般的物质不可能具备这些罕见物的特性,只能作为辅助属性来处理。而主属性的材料和辅属性材料相比,一是可以更高的提高炼器的成功率,二是可

  以更好的提高炼器的属性特质。

  这种三星石却是非常的奇特,它除了本身难以熔炼以外,还具备了主属性和辅助性两种效果,也就是说只要可以把它融化,随便在任何一种法宝后兵器上

  使用一滴,便可以令重新炼制的目标原属性整体提升,尤其在坚固方面更是性能骤涨。

  任何属性相冲或相克的材料一旦搭配,不但会失去效果,还会直接关系到炼器的成败,这三星石却是正好与之相反,它不仅可以提高炼器的属性特质,而

  且还能消弭二次添加的属性相冲材料之间的排斥反应。

  看到刘君怀对三星石的关注,木方和说道,“君怀,这藏宝库里有一柄三星石所炼制的石剑,比这单独的石块要大得多,你随我来!”

  跟着他来到了一口玉石方箱面前,刘君怀惊讶的发现这只玉石方箱竟然有着屏蔽元神的功效,难怪自己不会察觉到它的存在。

  随手打出几个手诀,木方和这才掀开了玉石方箱,取出了里面的一柄灰色的短剑。

  灰色的短剑毫无特别之处,钝劣的剑锋根本无法伤人,拿在手里与一块普通石头并无区别,剑身之上清晰可见三星石那特殊的星星点点。

  “这柄三星石石剑已经给好多位炼器与阵法名家看过了,无人解得开石剑覆面所布置的阵法禁制,它的奇特之处除了密密织织的大小禁制外,就是此件异

  常的沉重,许多人怀疑剑身之内别有洞天,可惜再次放置了几千年,也无法窥得内中玄机!”

  听了木方和的讲解,刘君怀的兴致大增,接过了石剑,入手果然沉重无比,怕是有两千多斤重了。

  石剑周身隐隐溢出一丝古韵悠长,看似笨拙憨厚的剑体,却有血气凝深其间,令人有些毛森骨立的寒意乍生。

  这时候,刘君怀突然想起了初入凤凰隅之时,在那座黄灿灿的洞窟之内所获得的,那一可以穿透天级下品护身银甲的短匕,散发着同样旷古且斑驳的森森

  寒意。

  木方和笑道,“喜欢就收起来,这个玉石方箱里都是些貌似庸凡的欲取姑予之物,皆是四方求索而不得的丢弃之物,许多人都看好,却始终解不开那层诡

  异的表层。也许这里面有惊世骇俗的宝物也说不定!”

  刘君怀再往箱子里探识,果然都是些以蛇皮绞以金丝的软鞭,锈迹斑斑却惑人心神的厚背刀,手柄镶嵌金黄宝石的枯木残剑,非金非铁轻如鸿毛的帕状方

  巾等等,每一件皆品相怪异独特,但相同的是都隐晦着一丝远古旷意。

  其中的一块通体黝黑的玉质方牌吸引住了刘君怀,那方牌略显古朴的表面之上漆黑无比,细看之下,更有着淡淡的紫红光华蜿蜒流动,而最终缓缓汇聚在

  一处金色图案时,颜色却更显深沉。

  吸引他的正是这金色图案,这图案赫然是金色的交叉双剑,与黄灿灿的洞窟里棺椁里中年男性左手手背上的图案一致。

  “木域主,这块牌子是不是自凤凰隅小世界得来?我在那里面见过这幅图案!”刘君怀询问道。

  木方和摇了摇头,不是十分肯定的说道,“不太可能出自那里,因为这玉牌就是我放在这里的,得到它时是在几十年前了,那时候这玉牌是一个小孩子手

  里的玩具。我可以肯定的是,这玉牌流动的紫色光线是一种能量,但含量微乎其微,奇怪的是这上面只有一种禁制力存在,这几十年里却始终无法破解!”

  刘君怀反复把玩着手中的这玉牌,除图案之之外倒再也没有发现其它奇异之处,便随手收了起来。

  那交叉双剑也许是一种标志或符号,他相信总有一天还会遇到与此相同的图案。

  玉石方箱里面还有一块生满锈迹的铜片,刘君怀却从这极不起眼的生锈铜片里,隐约感受到一股强大的道纹,这铜片中禁制威力极大,他的元神之力匝一

  与之接触,便被重重的反弹回来,竟令识海生出一丝晕眩的感觉。

  “嘶......”

  刘君怀倒吸一口凉气,这铜片的禁制力太狂暴了,自己的元神之力产生了些微的惧意,令他大感惊异。

  木方和捻须轻笑,“吃亏了吧?这铜片无疑是一种法宝的残片,有着这么强大威慑力的法宝,不应该是修真界的东西,曾经有修士强行炼化,被这禁制里

  反噬而亡,而且不止一位。君怀,你收起来吧,里面的一丝道纹可是珍贵无比,你已经领悟过了道纹的禅机,说不得它会令你再次提悟成功!”

  这铜片是刘君怀今日里最惊喜的收获了,他有些爱不释手的收了起来。

  接下来这里没有刘君怀中意的物品,木方和则引领着他来到了丹药和灵草的储存之处。

  这里面的成丹很少,好的丹药也不会储藏在这里,每一位西域域府的高层,都不会让一枚珍贵的丹药流失在别人的手里,所以这里的灵草倒是多一些,但

  也没有那种珍惜的稀罕之物。

  不过二级到四级的普通丹药却是很多,刘君怀来此的目的就是要去一些低级的丹药,现下万象宗只有莫思彤一位炼丹师,七级的急需丹药都炼制不过来,

  刘君怀也没有空闲去大批量的炼制,所以在普通门派里都商常见的低级丹药,万象宗里反而稀缺。

  这西域域府果然比西域的超级门派还要富有,这里的低级丹药可以论堆来计量了,不论这丹药的好坏,只是那盛装丹药的玉瓶就可以令刘君怀发家致富了

  。

  在征求了木方和的同意之后,刘君怀没有客气,大手连续划动,几千瓶低阶丹药已经被收了起来,那成堆的丹药竟然不见减少。

  常见的灵草也受了不少,这样自己的万象宗的藏宝库就有些象模象样了。

  也没有什么可看的了,毕竟是被邀请进来的,刘君怀暗暗咬牙,早晚要找机会强的一处弑血盟或楚家的藏宝库,那种搜刮一切的感觉才是真的爽。

  木方和还要参加会议,刘君怀也不好多留他,自己回客房休息,等待着会议之后老家伙们商议的结果。

  进入了客房,刘君怀布置了简单的阵法,好提前感应星天议会的召唤,便窜入了万象楼。

  迫不及待的取出了方才的所得,让老管家给一一辨识。

  老管家首先被那交叉双剑给吸引住目光,他眼神示意刘君怀跟着他来到了藏书阁。飞快的找出了一本古籍,翻到一页递与刘君怀。

  这是一段一万三千多年前,仙界里发生的一桩灭门大案,死亡之人赫然是一位高高在上的仙帝。

  这位仙帝封号为华阳仙帝,本为仙界大家族巫马家族的家主,这个家族嫡系家族成员分男左女右,手背上皆刺有金色交叉双剑图案,寓意为巫马家族祖先

  的金色雌雄双剑。

  ...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