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二百四十八章 强势竞价

第二百四十八章 强势竞价

  竞拍到八千一百中品灵石以后,每次的加价已经只有一百中品灵石了,而且参与的修士也只有三四名修士。

  “八千一百中品灵石!”

  刘君怀喊出了今日里的第一次叫价。

  “这是什么东西?黑乎乎的,没什么别的出奇的地方啊”众人小声议论着,并且都是脸色怪异的看着放在拍卖桌上的那件物品。

  看到现场愈加激烈的竞拍,许多不知真相的修士们开始窃窃私语。

  “八千二百中品灵石!”

  “九千中品灵石!”刘君怀对这一点点的加价很快失去了耐心,索性一次性就把价位提升上来。

  顿时,漫天目光转移,最后汇聚向刘君怀所在包间的方向,其中就有与刘君怀竞争的一位大乘初期修士威胁的眼神。

  这个拍卖场的贵宾包间的禁制只能屏蔽大乘期一下修士的元神之力探识。

  刘君怀依旧是平静如幽潭,眼瞳反射着无数张面孔,谁也不知道这个胆敢挑衅大乘期修士的青年心里面究竟在想着什么。

  “真是个有种的家伙!”

  一位脸庞上有着一道蜈蚣疤痕的大乘初期男子,也是因为刘君怀的举动怒极反笑起来,一股股同样凶煞的波动不断的从其体内暴涌而开,倒是很有想立刻出手的意思。

  他本身即为七级炼器师,这星辰石他可是向往已久,所以一直在死死地咬住竞价不松口,大有势在必得的气势。

  但是眼看着竞价之人所剩无几,刘君怀却是突兀的参与进来,他怎能不气愤。

  “九千五百中品灵石!”

  疤痕男子也是一口气把价位提升上来,眼神死死地盯向了刘君怀。

  “一万中品灵石!”

  刘君怀的面目表情依旧波澜不惊,目光淡淡的瞥了那脸庞上带着一道伤疤的男子,双眼中同样有着许些寒意涌动。

  “一万零一百!”

  第一位大乘初期修士不甘心就此退出,尝试着叫出了价格。

  “一万一千!”疤痕男子咬牙跟上。

  拍卖场中剑拔弩张的气氛渐渐浓烈,所有的修士们都在用心的倾听着那道年轻的嗓音是否还在坚持。

  “一万两千!”

  随着刘君怀的叫价声再次响起,拍卖会现场“轰”的一声嘈杂起来,无数的人心里想着这位年轻人的不自量力,更多的目光望向了刘君怀包间的所在方向。

  那位主持拍卖会老者的视线,在刘君怀的声音一出现时便立刻凝聚在了他的身上,旋即眼中闪过一抹凝重之色,从此刘君怀的身上,他能够察觉到一种极为隐晦但却格外强大的波动。

  “小友,听老朽的一句劝,这星辰石不是你所能够得到的,放弃吧!别成为宝物的牺牲品。”

  刘君怀的识海里忽然传来了那位老者的传音,他能够进入这贵宾包间,本身就说明了他背后有所依仗,这也是老者想要帮助他的原因。

  听到了传音,刘君怀望着老者微微一笑,“一万三千中品灵石!”

  刘君怀的声音乍起,现场的气氛又是一阵波动,许多人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意。

  在他们看来,无论刘君怀背后有多么强大的力量,如此明目张胆的与两位大乘期修士相抗衡,他距离死期已经不远了。

  第一位大乘初期修士狠狠的怒哼一声,转过头去,不在看向刘君怀,也彻底的退出了对星辰石的争夺。

  但是他心里,已经把刘君怀这位元婴后期的小辈嫉恨下来。

  “一万五千中品灵石!”

  疤痕男子的报价声音明显有了一股极度的忿恨,看向刘君怀的目光里多出了猩红的凶残之意。

  “两万中品灵石!”

  刘君怀的面色古井无波,并没有因为被那无数目光虎视眈眈而有丝毫的动容。

  “七十六号包间的是谁啊,居然敢与大乘期修士竞价,应该不是珈虞城的人吧”。

  “难道是外城来的人,不然不可能敢与前辈竞价的啊!”。

  “呵呵,总有些人吃了熊心豹子胆的”。

  疤痕男子极度愤恨之下,强悍的威压也不经意间弥漫出来,许多低阶修士的呼吸都感觉到些许的停滞。

  嘈杂的议论声不禁降低了几分,无疑,大乘期的愤怒令他们感到了紧张。

  “十七号贵宾包间里的竞拍者,注意你的言行举止!”

  老者那平淡无惊的声音再次响起,他的这个举动,让在场的一些人,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他们却不知,这老者早与路管事传音交谈过来,知道七十六号贵宾包间的人展示了星天议会一级执行特使的金色令牌。

  这金色令牌可不是一般的身份凭证,星天议会的长老以下的特使令牌同分为金色,银色,铜色,黑色四种,刘君怀所持有的为长老以下最高阶的令牌。

  这种金色令牌域其他三种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持有者可以随便出入任何星天议会管辖下的势力范围,并可以不经申报,任意调集合体期及以下各境界的星天议会名下成员。

  这可是了不得的权限了,即使各域域主虽然可有同等的支配权,但是在名额调集方面是有规定的。

  他们虽然也是金色令牌,但是令牌之上少了星天议会特使特有的银色五角星标志。

  七十六号贵宾包间的这位年轻人,不管他的修为境界如何,他在星天议会肯定有着滔天的势力依仗。

  大乘初期修士?我呸!人家背后也有,甚至远远不是初期这么简单。

  怪不得小小的年纪对大乘期修士也不畏惧,感情这种修为的的人,人家平日里见得多了!

  那名疤痕男子猛然间听到了老者的警示,心下也是悚然一惊,暗呼好险,一旦自己下意识里发射出的威压,随便伤了现场的任何一人,他就百口难辨了。

  连忙收敛了本身气机,对这星辰石却依然志在必得。

  “两万两千中品灵石!”

  “三万!”

  刘君怀的这个让人振奋的数字噗一出现,瞬间引爆了现场,无数的激奋眼神不由自主的齐齐望向了十七号贵宾包间。

  虽然绝大部分无法窥透到包间里面,但是这无数道眼神里,夹杂着兴奋,渴望,幸灾乐祸,仇富等等各式复杂神色,更令疤痕男子羞愤欲狂。

  “三万五千中品灵石!”

  “五万!”

  刘君怀不假思索的强势报价,语气平静中带着一股决绝,瞬时击溃了那名疤痕男子的强烈欲求。

  五万中品灵石是什么概念?那就相当于五百万下品灵石,一个中小型势力一年的收入。

  即使这疤痕男子成功的把这星辰石收入囊中,自己的门派长辈也会吃了自己的。

  珈虞城拍卖会对宝物及竞拍者的保护力量是非常大的,这么多年的拍卖会办下来。也从来没有听到宝物被修炼者给抢去,他们对于拍卖场的控制是很好的,你在拍卖场中对于安全可以放心,谁都不敢在珈虞城的拍卖场中动武,从来就没有听说过在拍卖场中动武还能活下来的。

  “五万?好大的手笔!只是希望你的好运始终陪伴着你!”

  疤痕男子说着,一股威压淡淡的又隐隐散发了出来,威胁的意味已经非常的浓重了。

  “去,给我去查出这个人到底是谁,敢和我抢东西,真是找死!”疤痕男子叫来了一个心腹,面色阴狠的说道。“我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是,陆门主!”他身后的一个合体中期修士应声道,然开门走了出去。

  这位陆门主是南域大势力风云门的副门主陆长守,才不到六十岁的年纪,便已经修炼到大乘初期,除了修炼体质的原因之外,长辈们的倾力协助也是主要原因。

  他的祖父就是南域域府的副域主陆笑霖,大乘后期修为,与西域域府的木方和一干人等,可是要高出了许多。

  所以,在如此繁茂的绿荫之下,他也是嚣张肆意惯了,今日被刘君怀的一番羞辱,如何能够咽得下这口气。

  不管他的心里如何的发恨,拍卖会还是要顺利地进行下去。

  “接下来的一件拍卖品,是一株九叶魂元草,这种灵草能够恢复受到重创的灵魂和元神,并且在万千修复的基础上,使得灵魂和元神再攀高峰!可谓是极品药草,起拍价一万中品灵石!”

  所有人都是倒吸一口冷气的感觉,不过是一棵药草,竟然卖的堪比一般的天级法宝,这还是起拍价,如果继续加价的话,还不知道会到什么样的价格。

  不过想想也是,**上的创伤很容易治疗,总有千般办法治疗,但是如果是元神上的,那就麻烦了,一般的方法根本就没有办法治疗这样的伤势。

  只要元神还有一丝的伤痕,就会影响到境界的进一步提升,这可是关乎一生修为的迫切大事。

  现在竟然出现了一个能治疗元神的草药,刘君怀顿时眼中精芒一闪,无论如何,不管付出多少代价都要拍下来。

  现场坐着的普通修炼者都在窃窃私语,但是真正敢开口买的却是不多,原因无他,没那么多的灵石,底价就是一万中品灵石,许多的修炼者可能这辈子都没有办法得到这么多的财富。

  “一万一千中品灵石!”现场在沉静了没一会,便有人开口喊价了。

  “一万两千中品灵石!”

  “一万五千中品灵石!”

  很快的,短短的十几息时间,报价已经飙升到了两万一千中品灵石,这还是在贵宾包间的人未开口的情形之下。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