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二百六十七章 伪域的具体形态

第二百六十七章 伪域的具体形态

  猛然出一声炸响,诡异的符文融入了红光之中,瞬间将热浪罡风阻挡了下来。

  眼见那相还书又一次的扑将上来,陆笑霖“吡”一声咬破舌尖,双手在胸前不停地飞速舞动,印决翻飞中,只见一个血红的巨大符文闪现出来,飘浮于他身前。

  “不好,他要血遁!”额尔达力惊叫道。

  就在这时,陆笑霖忽然感觉到他身体被无形的力量束缚了一般,动作变得极其迟缓。

  一道浓烈的杀戮气息也锁定了他,转瞬间一道流光幻影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陆笑霖暗叫不好,体内真元疯狂的涌动着,想要快速地挣脱出那股无形的力量束缚。

  同时两手缓慢划出诡异的弧线,他的身前无形旋风急转,周围的空间瞬间就缓慢起来,就好像被阻挡的流水一般。

  净焰火矢此时已经到达,只是无形旋风立时减缓了它的去势。

  这无形旋风之中突地出现了一只大手,紧紧地攥住了缓慢前进的净焰火矢。

  还未待陆笑霖有意思的喘息,净焰火矢的红色光芒瞬时炸裂成无数道红色箭芒。

  那只大手顿时被炸为了一团血雾,陆笑霖紧跟着发出了一声惨叫。

  这时,额尔达力与相还书的攻击也到了。

  “砰!砰!”

  两声巨响传来,陆笑霖的身子被轰飞出去。

  “咻!”

  刘君怀的身形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前。

  “噗!”

  一只手掌拍在了陆笑霖的丹田之处,随着他的丹田破碎,几道之风划过,他的身体已经被禁锢起来。

  提着陆笑霖回到了相还书二人身旁,三人相视一笑。

  额尔达力说道,“君怀,你暂且在山涧处等待一会儿,还有几条杂鱼需要处理,我二人马上回转!”

  自然是那十几位陆笑霖的手下人来到了,刘君怀摇头笑笑,收起了陆笑霖的储物戒与那件血莲状法宝,落回到地面之上。

  只半柱香的时间,相还书二人便回来了,一人手里提着两个俘虏。

  见刘君怀递过来陆笑霖的储物戒,相还书摆了摆手,“若不是你的帮忙,就被这老小子血遁了!你立了大功,它应该是你的!”

  额尔达力很是好奇的问道:“君怀,能给我们讲讲那陆笑霖在将要血遁之时,为什么他的身体忽然僵硬起来?你对他做了什么?”

  刘君怀笑道,“我在那支箭矢里加入了一丝空间道纹,他的行动束缚住一些他的行动。”

  “空间道纹?你还领悟到了空间道纹?”额尔达力一脸的不可思议,眼神里闪烁着惊骇之色。

  相还书哭笑不得的望着刘君怀,“君怀啊,你究竟还有多少我们不知道的秘密?说吧,你还领悟到些什么?”

  刘君怀苦笑道,“别这样好不好?你们也算是前辈了,怎么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再说了,我所领悟的只是一点皮毛而已!”

  相还书板着脸佯怒道,“打住!我们知道是皮毛,想完整的领悟到全部,等你修炼到金仙时再说吧!别岔开话题,还领悟到什么?”

  “还有一丝杀戮道纹和时间道纹,也都只是皮毛!”刘君怀轻声道。

  相还书久久的望着刘君怀,“我不知道是该羡慕你,还是嫉妒你,总之我现在完全相信了阗殛老祖的话,你的确是天命之格!”

  额尔达力的反应要比相还书严重许多,过去了好一会儿,他的嘴巴还在大张着。

  面目表情扭曲变形,眼神里除了惊骇之外,又多出了一道迷茫之色。

  他的思想出现了短暂的停滞,就如同陆笑霖一样,仿佛被什么束缚住了,思维有了些许混乱。

  过了良久,他那不知何时变得沙哑的嗓音沉声问道,“君怀,能给我们讲讲你的这些道纹吗?”

  刘君怀望了望相还书,见他也是一脸的期待神色,这才道,“别的道纹我的领悟不太深刻,就讲一讲这空间道纹吧,这也是我几天前的新领悟!”

  相还书两人对视了一眼,眼神里多得是无可奈何。

  别人想要领悟到一种道纹的麟角就难比登天了,这个家伙不仅领悟到几种,其中还有不止一次的再次领悟,还叫人活不活了。

  刘君怀笑笑道,“这空间道纹我的初始领悟是一种极度神奇玄妙的念头,就如同空间瞬间缩放,转化到具体形式上,就可以创造出一个**无形的压力空间,这个空间是一个类似于空间牢笼的封闭空间,只能我一个人可以操控。

  “前几天,我再次感悟到了空间道纹的更深一层,空间道纹升级了,在道纹与神通之间有一个过渡阶段,那就是域。“这种域是通过模拟域的真元力流动和变换来找到其中的关键点,修士通过领悟到这里面域模拟真元的流转,建立和完善自己的域。

  “通过真元力形成的域其实是一种伪域。真正的域是一种意境,一种势。

  “当域真正完美的时候。对方被控制在域中,真元力可以随时化成杀敌手段。

  “我现在的伪域却不能利用真元力做出攻击,只能起到一定的限制作用。

  “就像我对陆笑霖所做的那样,他被我的伪域束缚住了,但是这种束缚也就只能对大乘期一下才有效果,这也是我的境界达不到的原因。”

  相还书两人听很是仔细,虽然不能从中感悟到什么,但是至少也有了些了解。

  “这么说你现在的域还只能够用真元力来操控它?”

  刘君怀点点头,“我所领悟的这种域与境界的关系不大,只是比我强大出几十倍的真元力同样也以破解掉这种伪域,毕竟我的伪域还要真元力来运转形成。”

  相还书说道,“来,君怀!你把这种伪域给我俩使用一次,让我们也感受感受!”

  刘君怀的元神之力拉扯住一丝空间道纹,随真元力施出。

  他们顿时仿佛深陷在泥潭里,举步维艰,整个身体都感到了一种空间的束缚,也只有识海没有受其影响。

  他们尝试着用真元力去强行破解,却发现破解还是可以的,但还要有一个不断冲击的过程。

  刘君怀说道,“破解它其实很简单,只要爆裂自己的真元护体就可以了。所以讲他只是伪域,只可以哄骗人一时而已!”

  二人各自爆裂自己的真元护体,果然破困而出。

  额尔达力抹了把头上的冷汗说道,“你还要怎么样?我们俩可是比你高出了两个大境界不止,居然也能受到影响!你要我们情何以堪!”

  相还书点头笑道,“额尔达力长老讲的没错。而且高手过招,就胜在一瞬间!这个一瞬间可以是短暂的,也可以是永恒,这就是道法的棋高一着!”

  刘君怀摇摇头,“域细分起来应该有两种,一个是攻击性的域,一个是灵魂类的域,只有这两种域寄于一身,释放出来域,非但不会相互削弱,两个域叠加在了一起,可以发挥出更大的威力,这才是真正的域!“

  “而我的这种伪域只有域的形态,而没有域的实质,只是凤毛麟角不是简单地说说而已,真真的道法是一道天崭,而我的伪域只是小溪里的一粒水珠!”

  相还书拍了拍刘君怀的肩头,“人的贪念也有两种,一种是如饥似渴,一种是贪得无厌,而你属于后一种,我们俩则是望梅止渴!”

  额尔达力也是一头的黑线,“要知道你的这种感悟可是普通天仙都不会轻易获得!”

  刘君怀也自感有些矫情,不免有些难为情,好在两位老人不再计较了。

  “我们还要赶去万象宗,天机门我们就不过去了!这几位俘虏我带走,在他们们身上看看有什么收获。”

  相还书还是分得清轻重缓急的,不然与刘君怀在这里讨论个三天两夜也说不定,难得有这个机会。

  有时候有能力者的一句话,就会令自己的识海一片通明,感悟这东西可不是随时可以得到的。

  只是这次陆笑霖集团的湮灭,他背后的陆三炮肯定会强势反击了。

  一家三代都被灭了,任谁也不可能不疯狂。

  这样一来,这陆三炮公开与弑血盟联合的几率极大,万象宗已经处在极度危险当中。

  刘君怀自然能够意识到这一点,“两位前辈,我先跟你们回万象宗一趟,一场大战势在必行,总又有个完全的准备才是!”

  额尔达力说道,“距离门派联盟誓师大会不足半日了,是不是有些紧张了?”

  刘君怀笑道,“二位再享受一回我的瞬移小神通!”

  相还书兴奋地道,“那敢情好!几千里的路程,我们二人也要奔波一段时间的。”

  收拾妥当,刘君怀的元神之力包裹着二人,眼见景象转换,眼见来到了万象宗。

  额尔达力郁闷得道,“这就到了?没什么感觉啊!我想在相信你可以轻易从大乘后期手里逃脱了!”

  这时候,万象宗里已经发现了宗主的归来,那三位太上长老也是急急的赶了过来。

  刘君怀连忙上前见礼,那方克银呵呵笑道,“我们的大宗主总算是舍得回来了!不错,修为已经超过了我!”

  边晏山大了刘君怀一拳,“你小子这一走可是快半年了,万象宗你都不管了?”

  刘君怀却是忙着给三位介绍额尔达力与相还书。

  彼此交谈了几句,众人纷纷来到了议事堂。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