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二百七十五章 荒岛

第二百七十五章 荒岛

  似乎看穿了刘君怀此时的真实想法,石作青城正容道:“昆吾会长的真正意图当然不会影响到你的修炼,你只是把它当做一次历练的过程而已。就像你此次的诱饵行动类似。

  “也就是说,哪里有热闹,你就去哪里!譬如拍卖会,遗迹的开启,宝物异象的迸发,当然哪里发生了疑似弑血盟参与的事件你也要到场的!具体使用何种身份还要商议!”

  相还书拍了拍刘君怀,笑道,“有无尽的财力支撑,所获得的宝物全部归于你一人,这样的好事你还有什么顾虑的?若是把这机会给了我,我才不稀罕这个长老的位置呢!”

  正在刘君怀有所心动之时,他的元神之力感知到了五百里之外虚空里灵气的波动。

  “我想咱们要出去迎接了!昆吾会长大驾光临!”

  两人听了刘君怀的话,探出了元神之力,却是没有任何的发现,相还书不禁有些酸楚的说道,“知道你的元神强大,能告诉我们会长到了那里吗?”

  刘君怀笑道,“当然是四百里之外了,一会儿昆吾会长的讯息就来了!”

  “我要先去看看审讯情况,不然昆吾会长来了,我总要有话说!”石作青城嘿嘿笑道。

  见到石作青城给腾出了地方,那位二长老文处一赶紧挤了过来,瘦小的身板在敬酒的人群当中倒也穿梭自如。

  “这次可是劳烦前辈给万象宗的护山大阵很大的帮助!没想到前辈的阵法级别如此的高明!”

  高帽子总会使人爱听的,那文处一也是一脸的笑意,“那里的话!千长老与我一样的六级阵法师,我只不过比他多掌握了两种阵法而已!”

  相比他所见到过的大乘后期修士,文处一给刘君怀的印象就是一位和蔼的邻家老头。

  “文前辈,我也曾经修炼到四级阵法师,不过昆吾会长送给我一个阵法盘,从此后便懒于修习阵法了!”

  “那阵盘我是知道的,是个好东西,里面的芥子阵我研究了许久也没有复制出来,阵法级别还是太过低下了。”

  刘君怀取出了闪着五种不同颜色玉珠的阵法盘,“文前辈,刚好我这里有个问题想要请教!这阵法盘共有九九八十一中阵法转换,要到合体期才能再打开其中的二十七种阵法,但对剩余阵法的境界限制就没有注明了!”

  文处一笑着道,“昆吾会长也只能打开五十四种而已,这阵法盘严格意义上来讲,已经类属于法宝性质了因为不能完全的打开,也不好确定其具体阶位!这是阗殛老祖送给会长的礼物,能令昆吾会长把如此珍贵的法宝转送给你,可见他对你的极度信任了!”

  这阵法盘要比刘君怀在寒水潭里得到的那个高明了许多,那一个阵法盘已经被刘君怀放置在鹤冠岭山脉的一处山崖下。

  他想着什么时候把它取出来,留在那里已是没用了。

  那阵法盘在文处一的手里转来转去的把玩着,“见过的人很多认为它应该是一件仙器,因为它的材质是修真界所没有见过的。也许那阗殛老祖会给你些答案,别号天机老人的老祖可是研究颇深,他老人家的见识不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所能比拟的!”

  这段时间来,自己的耳边老是有阗殛老祖的名字不断的出现,这令刘君怀对他的兴趣大增,心里产生了一种迫切要见到他的念想。

  只是能不能进入汉疆,却是个问题,还要向昆吾掸请教一下才好。

  这时候,无尽海一处孤岛上,百丈下的地底,竟有一座黑炎石所筑成的大殿。

  黑漆漆的大殿就像一张深不见底的大嘴,把想要进入其中的任何生物都吞噬而空。

  这座地下大殿的主人是一位大乘后期的中年男子,明净皙白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黝黑深邃的眼眸,泛沉迷人的色泽。

  此时的他正慵懒地斜倚在一张软榻上,披了一件紫锦织的宽大袍子,聆听着身前两位老者在说着什么。

  “就凭楚梵天想对星天议会下手?你们也把星天议会看的太简单了一些!你们以为,能一统星天大陆的星天议会是好相与的角色么?”白皙中年人冷哼道。

  其中一位黑脸老者一怔,自己刚刚只想着楚梵天的强势,却忘了星天议会的那批人,是比楚梵天更加强势的人物啊!

  而且据传说这星天议会的背后有渡劫期修士的支撑,那两位不知身份的副会长可是神秘的紧。

  虽然弑血盟经过了近百年的精心部署,把一张巨大的铁网撒在了大部分地区,但与几千年的星天议会这样坚固的实际统治者不可同日而言。

  “那该怎么办?至少有两名大乘期被活捉,具体是哪两位还不得而知!一旦其中有那位温守挺,弑血盟可是会有更多的人要暴露出去!”

  黑脸老者有些战战兢兢地说着,哪里还有一点大乘中期的威严。

  另一位灰衣老者接着道,“据消息,那陆三炮最终服用了一枚暴悷雷丸后变身化形,却还是未能抵挡住七位大乘后期的的联手一击!”

  “哦?”中年男子微微欠起了身,一旁的黑脸老者连忙伸手扶正了滑落的紫锦长袍。

  “那名元婴后期的小子,不对,他现在已经是化神中期了。他一直在施展一种类似于瞬移的身法牵扯着陆三炮,在行将毙命之时那七位大乘后期才堪堪赶到!”灰衣老者说道。

  “温守挺这白痴,竟然是被人擒下了。”中年男子面露不屑的说道:“以那位刘君怀的年少轻狂,在星天议会中也只能是被人利用的棋子罢了。这种心性,只适合做前冲的刀剑匕首,却是不适合运筹帷幄之算。想来温守挺被擒,也是星天议会几个老古董下的一手暗棋。目的么,自然是利用刘君怀诱杀弑血盟罢了。”

  “这刘君怀甘冒如此大的风险来做这枚棋子,一是一腔火热青年热血,这一类人倒是容易对付!怕的就是第二种,他身具奇艺在身,对所行之事胸有成竹,这才是弑血盟真正的心腹大患!”黑脸老者分析着,右手成拳,根节有力的紧篡着。

  “这次我们的损失很是巨大,温守挺与赵仕闵的暴露,丰郢商会和东域域府,就成为了星天议会的重点打击目标,尤其是那丰郢商会,必然会影响到弑血盟的财务来源!”灰衣老者一脸的沮丧。

  “陆笑霖你这个混蛋,死了还给我留下这么大的麻烦,让你那么轻易的死掉真是太便宜你了!”中年男子愤怒的说道,一挥手,软榻旁的一条几案顿时化成了碎片!

  黑衣老者道,“那陆笑霖生死还未知,现在已经确定死亡的大乘期只有陆笑霖的子孙两代,低阶修为的修士们已经可以确定皆已殒命。我从这几次的战斗中发现了一条线索,那就是凡星天议会没有参与进来的战斗,均没有留下活口。

  “反过来讲,但凡星天议会参与的,必是生死不知!我认为出现这种状况的可能性有两种,一是,刘君怀与他背后的神秘力量没有能力抓活口,譬如大乘初期的陆长守父子!二是,星天议会有意设下了一个圈套,他们知道手中的俘虏对弑血盟的重要意义,是不是就此设下了伏笔,来勾引弑血盟前去营救?”

  中年男子眼中的寒芒闪动,站起身在厅堂里来回的走动。

  过了良久,那中年男子开口道,“不管他星天议会有没有设下陷阱,这次我们要先暂避锋芒!告诉楚梵天,继续隐藏身份,暂缓所有行动,等待下一步的指令行事!”

  两位老者连声称是,躬身退出了大典。

  在两人的身影消失后,软榻的后面虚空里一阵空间波动,一位玄衣面具人先显现出了身形。

  “少主,难道弑血盟真的就此隐藏下去?这可是有违老主人的锦囊密令了!”

  “不!”中年男子嘴角泛起一丝诡异,“接下来要分作两步走!第一步就是把那刘君怀尽快的斩杀,接下来就是对星天议会的分化瓦解了!这第二步只能等到第一步成功之后才可以进行,关键时刻还需要你去亲手杀了他!”

  玄衣面具人眼中杀气突起,在冰冷的金属面上反射出星点的寒意逼人。

  此时的万象宗灯火通明,正是一片火热时。

  昆吾掸一行十几人已经全部到来,简单的欢迎之后,便由刘君怀引领着步入了酒宴。

  一步踏入大厅,昆吾掸的鼻子就不断耸动着,摆出了一副馋酒的模样。

  木方和呵呵笑道,“昆吾会长可是惦记你的桑甘果酿好久了,我和房管两位堂主的仙酒早被他讹走了!”

  刘君怀笑道:“走时给诸位前辈都带上几坛,这半年来,我万象宗的三位太上长老可是酿出了不少!”

  昆吾掸眼前一亮,用力的拍了下刘君怀的肩头,哈哈笑道,“这才是一副做晚辈的样子!好东西就不能独享,修炼者对没事的需求不高,唯有这美酒,才是满足口欲的根本!”

  还未走到酒桌前,右手张开,桌面上的一坛桑甘果酿已经被吸入手中,挥手拍去封泥,仰头就猛灌了几口,两眼紧闭,回味了好久。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