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二百七十六章 阗殛老祖

第二百七十六章 阗殛老祖

  大厅里一阵欢笑,这昆吾掸果然是好手段,这一番的作为,即为刘君怀这个年轻的万象宗宗主一个大大的脸面,也瞬间缩短了与修士之间的距离感。

  一一就坐后,就有万象宗的弟子们轮番的搬上来数十坛仙酒。

  那昆吾掸快速地拍开了两坛,开心的道:“不错,这次不是那掺了水的桑甘果酿了!”

  酒席宴上一片哄笑,不明就里的修士们听到旁边人的解释后,也是纷纷摇头微笑,这刘君怀倒是真能做的出来。

  人多眼杂,昆吾掸也没有过多的谈论战事,众人也是心知肚明,于是纷纷敬起酒来,一时间气氛热烈非常!

  一场大战过后,诸人也是放下了心底里的一块大石。

  轻松的笑意满满,仙酒也是入口即干,欢快的气氛里,一片浓浓暖意。

  几轮过后,昆吾掸还不忘了招过来刘君怀的三位未来的夫人。

  在沈多多的提醒下,还是把那骆花影也请了过来。

  长辈有请,自然见面礼是少不了的,四女每人都得到了昆吾掸的一枚储物戒,有什么好东西,她们也不好马上查看。

  言谈中谈到了莫思彤的七级炼丹师身份,不出意料的惊掉了一地的下巴。

  众人再望向刘君怀之时,眼神里多出了一种震骇之意。

  要知道,除开汉疆以外,七级炼丹师在修真界已经是至高的存在了。

  在某种程度上来讲,每一个强大的势力里,以长远的发展来看,七级炼丹师要比一位大乘期重要得多。

  有了这等炼丹师的存在,就等于凭空多出来许多位化神期与合体期的弟子。

  这种阶位的修士可是支撑门派或家族的中坚力量,他们就是未来。

  如今万象宗有了莫思彤的高阶丹药的支撑,还有星天议会这山一般的大靠山,高速的发展是必然的了。

  刘君怀倒是不怕被人惦记上莫思彤,在阴后的日子里,刘君怀不打算把四女留在万象宗。

  刚刚石作青城传递的信息,已经表明了自己不会在万象宗停留多少时日了。

  至少在弑血盟完全溃败之前,他刘君怀已经被刻上了星天议会的烙印。

  刘君怀也打定了主意,在其他域灵气充裕的地方再行寻觅一处所在,把万象宗也整体的搬过去。

  西域的修炼环境还是太低下了,比之进入凤凰隅小世界之前,现在的刘君怀眼界开阔了许多。

  酒宴伊始就处在一片欢乐祥和之中。

  人们总天真的以为,是大人物就一定威严满屋,不苟言笑,却不知大人物也是人,与普通人并没什么两样。

  他们比普通人往往不过是懂的多一些,会的多一些,却也有自己的喜怒哀乐,七情六欲,甚至起疯来时比普通人更加不堪。

  相还书、吕家兄弟等人都是舌头大了,敞开来说话,又哪里有丝毫大人物顶级大能的风范了。

  他们也是可以的没有运功逼出酒气,压抑了半年的巨大压力,总要一次性的释放出来。

  如刘君怀这等前途不可限量的人物,简直是未来的保障,只要他出现在公共场合,不知多少势力想要拉拢。

  望着被万象宗的年轻弟子包围的刘君怀,昆吾掸自心底里升起一股庆幸感。

  只是这位年轻人,自身拥有着太大的价值和财富,哪怕他身后有一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师门威慑,他也难确保会不会有人铤而走险,要劫持他。

  虽然他有星天议会里面一个堂而皇之的身份,但在巨大的诱惑面前,人心是最不可靠之物了。

  所以,他为刘君怀单独打造了一条属于他自己的发展路线,虽然凶险无比,但也是能迅速使他成长起来的捷径了。

  昆吾掸如此费尽心思,当然不是单纯地看在修炼资质与做出的巨大贡献上。

  修真界奇人、天才无数,修炼资质只是成才速度的保证。

  而他所做出的贡献,在掌权者的眼里只是你的本职而已,该有的奖励我都给了你,还要怎么样?供养一辈子?

  在刘君怀的身上,他感受到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巨大气运。

  更为关键的是,整个星天大陆最睿智的阗殛老祖对他的看重。

  这种看重,甚至到了甘为随从者的地步。

  阗殛老祖是什么人,那是星天大陆阴阳奇术的老祖宗。

  而就是这位老祖宗算出了刘君怀的天命之格,这种命格被老人家称作三世修缘之所得。

  往往这种命格之人的出现,所伴着而来的必有劫难降临,而天命之格正是这劫难的解系之人。

  精通卦象的木方和不惜耗费精血掐念出同样的结果,他讲过,那弑血盟就是这劫难,而刘君怀就是那解系之人!

  天命之格,乃命世之主,这种人往往有着大气运加身,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这就是昆吾掸心里最真实的写照,每个人都会有私念,他的私念就是希望靠拢在刘君怀的身边,沾染一些气运加身!

  那阗殛老祖何尝不是他此类的想法?

  在卦象出现之时,老人家竟然是眼含泪光,两手颤抖,这极大的震撼了自己。

  他之所以给刘君怀安排了一条危机重重的道路,就是牢记着木方和的那一番话:天命之格......却是不能打压,越是打压,就越给他创造机会,想想历朝开基之祖,那个不是如此?

  没有人喜欢麻烦缠身,自己给刘君怀选出的路,他不知道如何讲与他听,所以他把阗殛老祖也请了来!

  只是阗殛老祖生性清心寡欲,而且他的身份根本不适合在修真界出现,所以老人现在正躲在外面的飞艇里。

  来时他把自己的想法讲与了阗殛老祖,老人家只是说了一句:天机气运,大势所趋,顺天应命,造化弄人!

  就在之前的时间里,他一直在领悟这四句话的含义。

  直到方才的一杯烈酒入腹,他才猛然间惊醒过来。

  根本不是他在给刘君怀安排要走的路,而这条路本来就是刘君怀他自己的路。

  他的命中注定会有劫难,即使自己不给他安排,他的天生命理也一直在这条路上行进着。

  自己无论怎样安排,也只是在辅助他而已,而且只是辅助而不是帮助,刘君怀有着他自己的气运傍身。

  心念及此,昆吾掸便不再犹豫,他给刘君怀传音道:“君怀,你且随我来,有一人想要见你一面!”

  刘君怀心下好奇,转过头来望向了昆吾掸,却见他已经起身朝外面走去。

  刘君怀兴致大起,心里隐隐有种感觉,这将要见到之人,必定是重要人物,不然昆吾掸不会如此的神秘隐晦。

  跟随着昆吾掸来到万象宗的院落当中,却见昆吾掸腾身而起,跃向了半空。

  刘君怀更是惊奇,难道要见他之人隐藏在空中吗?

  他的元神之力探出,却根本探识不到任何物体的存在。

  他心念转动,身体也是飞向了空中。

  在飞行了几十里之后,却见虚空里忽然一阵白光闪过,一艘飞艇显现出来。

  刘君怀暗惊这巨大飞艇的隐蔽之术,竟可以瞒得过他的元神之力。

  要知道修士本身的隐蔽术是有一定范围限制的,自己的元神之力与昆吾掸的大乘期也不多让,也只是可以屏蔽几十丈方圆。

  这艘飞艇足足有百丈了,只能够利用阵法才可以隐去踪迹吧。

  直到踏入飞艇,刘君怀才见到了一位仙风道骨的老人,乌黑的头发已有如严冬初雪落地,却没有一丝凌乱。那一根根银丝一般的白发还是在黑发中清晰可见,微微下陷的眼窝里,一双深褐色的眼眸,悄悄地诉说着岁月的沧桑。

  见到了刘君怀的到来,老人明显的情绪有些激奋,迅疾的站起身,两步就跨到了刘君怀的身前。

  见老人望向了自己,昆吾掸连忙的给刘君怀介绍道:“君怀,这位就是阗殛老祖,星天大陆阴阳奇术的老祖宗!”

  刘君怀连忙深施一礼,满眼皆是兴奋之色,“老祖好!今日里还在念叨着,何时能请昆吾会长引领着见您老人家一面,万没想到转眼间就见到了您!”

  阗殛老祖那深邃明亮的眼神久久的望着刘君怀,这才说道,“好!好!双目朗日月,二眉聚风云,果然好面相!”

  说罢,伸手在刘君怀的头颅,肩骨,双臂之上一阵拿捏,然后手掐法决,嘴中念念叨叨,神色愈加的凝重。

  随即两手的印决快速地连续打出,离地悬浮,道袍飞舞,面容冷肃。

  紧接着两道手臂粗的青色光芒从他手上射出,爆发出如炽的光辉。

  阗殛老祖不顾额头上密密层层的汗水,狠咬舌尖,一口精血喷入那青色光芒里。

  虚空中爆发出巨大的声响,以青色光芒为中心,一个肉眼可见的青色光环向四周扩散开去。

  那青色光环在虚空里荡起阵阵涟漪,如水波纹路般地青色光环倏然幻化为无数个青色字符。

  这无数字符飞快的按某种未知的顺序排列着。

  三人只觉得眼前一花,隐隐有一声龙吟响起,那青色字符迅疾的转化为一条青色龙状光芒,“咻”的一声,隐入虚空不见。

  “嘭!”

  阗殛老祖的身体重重跌落在地,面色苍白,委作一团!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