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二百八十三章 无印丹门的隐秘

第二百八十三章 无印丹门的隐秘

  石作青城笑道,“再打什么注意也不会对你有伤害的!昆吾会长与我商议之后,我也认为这件事情非你莫属!原因有三,一是瞬移,那处隐秘所在的实际力量未知,也只有你的瞬移与强大的元神之力,可以轻易地察觉和逃脱。

  “二是因为,你的隐身技法。我们可是听说了,你的隐身技能即使在大乘期面前也是来去自如。

  “再就是你的阵法盘了。我们的人在那处无人小岛上,发现了一个级别不低于天然阵法的禁制存在。那里面肯定有隐秘在其间,而且弑血盟并不知道太叔雍的这次意外发现,而且我们抓捕的人中,只有梁丘庹楚知道那一处小岛,但弑血盟了解梁丘庹楚已经跟死了差不多,他不会再有清醒的机会了!”

  看着刘君怀那惊讶的眼神,石作青城解释道,“我们把他抓捕之后,没等正式审讯,他体内的中害神便已发作,为了保其性命,我们强行取出了那只蛊虫,从此他便成为了一副痴呆摸样,这种情形也肯定在那下蛊人的意料之中,所以我们确定弑血盟已然知晓了!”

  昆吾掸把两只玉简放到了桌面上,“这里是那座无人小岛方圆五千里的地图,上面也有那处小岛的具体方位。另一只玉简上是陆三炮的天绝三炮的技法秘诀,我给你刻录了一份!”

  刘君怀很是惊喜的拿过来那只刻录有天绝三炮的玉简,元神之力探入,果见密密麻麻的口诀与法决摆列整齐。

  这可是好东西,瞬间提升十倍的战斗力,那可是相当于十个自己的一击。

  虽然比不上自己的霸王拳那般的逆天,但胜在可以使用至少三次,不像霸王拳只是一次性的释放。

  “这可是抢手货,你要保密才行,最好把它改制为自己的东西!”昆吾掸说道。

  石作青城乐呵呵的望着刘君怀,他是真心喜欢这位可能是某一位大神转世的小子。

  这里面当然有石作青城功利的一面,与刘君怀这种传说中的命格之人接近,肯定不会有坏处。

  但是抛开他的身份不谈,就刘君怀那正义智耿也是现如今的修真界少见的。

  刘君怀足足看了半柱香的时间,才将那些纷繁复杂的技法逐一读完,内心的震惊是难以平复的。

  “这部天绝三炮很不简单,它里面蕴含了一丝道术的雏形,每一次的威力强化需要不断地去感悟天地!”刘君怀惊喜的道。

  昆吾掸神情一震,“哦?你仔细的讲一下!”

  刘君怀正色道,“这天绝三炮可不是简单地攻击技法,也不是依靠修炼来升级的,它可以融入使用者对天地的感悟。支撑这部技法的不是完全的真元,更多的依靠神通变化。

  “它无视空间虚空里的种种禁锢,借助了天地间自然法则的运转之力,以及道纹法则的生存纹路,再强大的肉身力量与真元也无法抵挡!

  “当然前面所说的是这天绝三炮的最终状态,大乘期修士现在已经能够操控一部分天地元气,天绝三炮正是利用这一功能而发起的,若是有一种可以自如运转天地元气的技法同时使用,初始会有一些迟滞感,但把天绝三炮完全融会贯通就不必如此麻烦了!

  “这浑厚的天地真元之中不但五行俱全,还隐含天地至理,玄奥莫测,若能细细参悟,得到其中一二,不但对修为大有裨益,这天绝三炮的威力更是会惊天动地,天崩地裂也不在话下吧。”

  昆吾掸“呼”的一声站立起来,眼里的兴奋表露无遗:“君怀,若是你将自己所领悟的一丝道纹掺杂其中,是不是也会起到作用?”

  刘君怀笑道,“那是当然!而且这天绝三炮显然不是单纯地技法那么简单,它很有可能是某种道术的衍化招式,它不存在技法品阶的限制,威力随自己对天地元气的领悟程度而不同,也就是说这天绝三炮在你掌握道术之前都可以使用!”

  昆吾掸与石作青城两人的表情很是骇然,没想到陆三炮给的这份礼物可是珍贵至极。

  他们也明白,那陆三炮应该不会洞悉这部技法之内的玄机,也只有领悟过道纹奥义之人,才会察觉出这里面的奥妙。

  刘君怀取出了两株彼岸花递了过去,“这是彼岸花,一定在调集天地元气之时服用,它对感悟有些催化作用,不一定每次都起作用,但是如果数量多的话,可以连续服用!”

  “彼岸花竟有此神奇?”石作青城惊奇地道,他可是知道这种植物。

  看到昆吾掸眼里也是一股茫然之色,刘君怀笑道,“彼岸花也称曼珠沙华,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血色的彼岸花是盛开在黄泉路上的花,传说中它是自愿坠入地狱的花,却被众魔驱回,徘徊在黄泉路上不肯离去,多称它为死人花。

  “但世人少有知其亦称为相思花,为情所思,抛弃繁琐而不顾,瞬息消散。此花多认为是引魂丹的主要配料,而不知也是幻影丹的主引用药,古书中尚无记载。

  “这两种丹药用途不大,但是单独服用它,却是可以增强你的感悟力,这股领悟力极其短暂,也的确称得上瞬息消散了。我多次服用过,效果很是很明显的!”

  昆吾掸笑着道,“那倒是方便了,星天议会的藏宝库里至少有几百株,因其用途狭窄,且价格低廉,还真没有谁看上过它们!”

  石作青城点头,“我也有些印象,这消息可是不能外露,它本身就极难出现,引起了修士们的注意,以后使用起来就没有这么方便了!”

  刘君怀说道,“我具体要到那一天出发?总要留几天的时间安排一下万象宗的事情吧?而且星天议会是不是要下几位帮手,我万象宗可是众矢之的啊!”

  昆吾掸呵呵笑着说,“这些星天议会都有考虑,你就放心吧!给几天时间你安排一下,然后到外面转一圈,要弑血盟知道你的行踪,然后你再忽然杀向无尽海!”

  石作青城站起身来,“昆吾会长,我先去安排一下抓捕!回头我就先押解那些人会星天议会?”

  昆吾掸点点头,待石作青城走远,他摆摆手,随手布置了一个小禁制。

  “君怀,我刚刚在就餐的时候讲的那个故事,你可曾有什么想法?”

  “我能有什么想法?是不是那名弟子临飞升前把九九归一的炼制手法给留了下来?”

  “那炼制手法他师父没有来得及传给他!但是,他给老祖透露了这炼制手法的来龙去脉!”

  “哦?”刘君怀很是出乎意料,“他师父能告诉他这些,应该两人的关系不士一般的亲密!”

  昆吾掸笑道,“还真的叫你猜对了,他师父可是他的岳丈大人!”

  接过了刘君怀斟满仙酒的酒杯,他接着说道,“他讲出了一处地方,坐落在云罗山脉下的锦泽湖畔,出云谷上古炼丹门派无印丹门遗迹!”

  刘君怀惊喜的说道,“那里我可是去了几次。可是现下那里已经成为了一片繁荣的交易坊市,可曾有确切的进入方式?”

  “入口在锦泽湖的水底,那里有一个天然的阵法,一百年前进去的那人才金丹期,为追逐一条七彩噙鱼,无意间进入了里面,却是耗费了三年才从里面出来!”

  刘君怀笑道,“那人也是够倒霉的,不过也值了,至少他学会了炼丹手法!”

  昆吾掸颌首微笑,“确实是这样!正是因为那天然阵法的保护,那无印丹门在坍塌之后保存了那宫殿一角没有涉及。里面还有秘密,只是当时他岳丈大人的修为达不到而已,回来又悄悄地去过几次,却再也没有找到进入阵法的路径!”

  “这倒是个好消息!多谢昆吾会长的指点,我想若是能够找到有用之物,思彤可以更快的提升到九级炼丹师,就可以尽快的炼制出悟道丹!”

  “你有天髓道果?”昆吾掸又一次的失态而起,“你小子到底还有多少秘密?那悟道丹可是天材地宝也比不过的好东西,看来凤凰隅小世界成全了你很多!”

  刘君怀笑道,“天髓道果可不是在凤凰隅所得,我还在筑基后期就得到了。只是一共才三枚,还被我误吞了一枚!”

  昆吾掸摆摆手,“两枚就可以炼制出二十几枚悟道丹了,这种丹药只能够服用一次,你误食的那一枚,就是你能够领悟一丝道纹的主要原因。也好,你剩下的那一枚就让给我了,哈哈哈!”

  刘君怀正色道,“我一直以来都深受昆吾会长的另眼相待,内心里也是很感激的。这一次,你又把这么隐秘之事留给了我,一枚悟道丹又算是什么!现在可不止我一人被弑血盟视为眼中钉,前辈也同样被他们恨之入骨,说起来这一切还是我带给你的!”

  昆吾掸说道,“君怀啊,这话就有些言过其实了。我本就是星天议会的最高执掌,意图破坏星天大陆修真秩序是我们的大敌,这是必须要铲除的!我能够爬到这个位置,并不全是修为的原因,没有一颗为公之心也是枉然!

  “至于我对你的那一点帮助,也是看在你我乃是同一类人,不管你与弑血盟之间的起因如何,你这种不畏惧,不退缩,已经在年轻人身上所见不多了。再后来,有了阗殛老祖的指引,我更发现自己没有选错人!

  “无论你今后发展到哪一步,记住保守你的本心,在这个日益浮躁的修炼环境,保持自我才是你自己的发展道路。你现在唯一欠缺的就是眼界的开阔性,这才是我替你安排出一条有巨大风险,也有无尽际遇的道路的唯一目的!”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