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二百八十四章 灵魂之力的凝实

第二百八十四章 灵魂之力的凝实

  对于昆吾掸这一番话,刘君怀感触颇深。

  本心就是悠闲、自得、轻松、随意,只有在人最放松的情况下,才能做到!

  人活在世上,有关心、有迷惘、有哀愁、有幽思......

  种种情绪困扰,很难坚守本心,即便有慧剑斩去纷乱思绪,依旧会留下不少,很难清除。

  人秉承于自然,应时而生,顺依而死。逝者已逝,还留下生者在继续跋涉,之所谓薪火传承,莫不如是!

  与其追随过往的一切,不若就此去走属于自己的路!

  昆吾掸没有想到,他的一句保守你的本心,保持自我,令刘君怀陷入了一种心空而物我两忘的状态。

  一直以来,他都拼命修炼,如果不是彻底静下心来,肯定汇聚的,追求修为提升才是他内心最想要的东西,实际上,根本不是!

  浑浊的思维在安静下沉淀下去,露出了自己最真挚的渴望,如果能和相爱的人一直相守,他会不会放弃这种追求?

  他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所谓对错,并非是指善恶,而是指本心,依循本心而为就是对的,背离本心而行就是错的。

  事事瞻前顾后、前怕狼后怕虎,什么事都唯恐万一,什么事都得考虑那可能会发生、也可能不会发生的因果纠葛,不应该是修士应有的精神和意志。

  迅速取出一株彼岸花服入口中,他没有刻意的去证实什么,只是让思想自由飞转,肆意漂流。

  此时的刘君怀,仿佛置身于悠悠的历史长河中,行走在无尽的空间深邃里,这种感觉仿佛周遭在一瞬间都安静下來,往日追逐名利的心开始慢慢净化。

  不随波逐流,不见异思迁,莫让他人为我做选择,言必行,行必果,行事先辨善恶,做人情义为先!

  既然善恶都是历史来记载,而历史又是由胜利者来改写,那我就来当着胜利者!修真界的历史就由我来主宰,一切善恶都由我来掌控!

  不觉间,刘君怀的灵魂正在凝实,不在像以前那般虚幻了,灵魂正在转变,开始升华着。

  就在他这种无无意识状态下,他体内的真元力正势如破竹,打破道道桎梏。

  他身体里的灵魂之力再没有之前那种隐晦感,运用起来就像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一般自然。

  就在这时,刘君怀眼前的景物一变,茫茫的视野之中,空旷而安谧,却多了几分的寂寥。

  他便感觉到自己仿佛在历史长河中走了千万年,历经了认识的沧桑,心渐渐趋于平静,弹指间,一息万年,挥手间,时过境迁。

  眼前一片清明的刘君怀,瞬间从无我状态里回复过来,却见身前的昆吾掸正一脸笑意的望着他,一丝羡慕之色在他的眼神里一闪而过!

  “嗯!不错!小子,你的天赋果然不错!你已经初步凝结出属于你自己的灵魂之力了,这样的你才能更迅速地成长起来,看清自己的心对修炼很重要。”

  “我的灵魂之力?”

  刘君怀脸上的表情十分精彩,他一直都不知道怎么去凝结自己的灵魂之力,没想到这次明悟本心,却意外的初步凝结出自己的灵魂之力,这让他如何不高兴。

  昆吾掸解释道,“我在旁看着你身上的灵魂气息不断地攀升,你现在感觉一下,是不是你的心境也有所提升了?”

  刘君怀依言沉下心来,感悟了一下心境,面露喜色的频频点头。

  “一般状态下,只有进入合体期才会令体内的灵魂之力凝实化,没想到你已经凝结出自己的灵魂之力,很是令人惊讶啊!”昆吾掸笑道。

  “不知道你会不会知道修炼者灵魂之力有什么好处呢?”

  “可以令修炼速度提升,但更重要的确是灵魂攻击。你知道灵魂对人有多重要吗?一旦灵魂被攻击那么你想想将会怎样?”

  “应该会陷入迷茫,失去攻击力和防御力了吧?”

  “不错,灵魂攻击是可以攻击他人灵魂。但是你要知道虽然可以攻击,但是如果对方实力高于你太多,灵魂攻击会无效的!”

  刘君怀没想到灵魂攻击这么恐怖,“这个灵魂攻击是否也有对应的功法呢?”

  昆吾掸笑道,“与神识攻击一样,要有相应的攻击技法。你现在刚刚凝实,初始也只能达到灵魂震荡,只会令人感到迷茫,灵魂击杀则会毁灭他人的灵魂。

  “灵魂攻击,是一种无形的攻击,这需要实力达到一定的程度,才能如此,一般修炼灵魂能力的人,可以隔空控制武器。但是这隔空控制武器,控制的程度,就要看个人的灵魂能力,还有控制能力。

  “灵魂之力,灵魂无限!把灵魂之力发挥到极限摆脱世间力量控制,世间万物的灵魂也受到牵引,当然这只是传说中的境界,我相信你能走到这一步!”

  灵魂,可以说无形的,但也可以说有形,只是取决你的灵魂强弱而已。

  但灵魂对于一个生命体来说,尤为重要,因为灵魂是等价与生命是互相互换的。

  每一个生命体,都是不可缺少灵魂,而灵魂也是不能没有**的寄托,但若一个生命体失去了灵魂,那就等同失去了自我。

  若是连自身的寄托体也是失去了,那将会是永远的消失于所在的世界之中。

  “修真界关于灵魂之力攻击的技法或者**门,但还是很稀缺的,星天议会的藏宝库里倒是有几部。我本身修炼的攻击技法是与元神之力相连接的,还真的不适合你!”

  “呵呵,昆吾前辈不用为我操心,我需要的是最适合我的那一种技法,这个我自己来解决吧!”

  这时候,有星天议会的修士前来,刘君怀便也告辞而去。

  找到方克银三人的位置,他们正在星天议会二长老文处一商议着护山大阵开启的事宜。

  几日的接触,文处一与三位老人家倒是打成了一片,这不,正每人一杯仙酒,惬意的逗着趣,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

  见到了刘君怀,文处一呵呵笑道,“这说着谁,谁就出现了。我看这乌鸦嘴的绰号应该挂在边老弟身上才贴切!”

  “谁是乌鸦嘴啊?这称呼可是晦气!”刘君怀进门就嚷道。

  边晏山笑骂,“去去去,小孩子别掺合!”

  刘君怀笑嘻嘻地问道,“听说边爷爷要绽放第二春了?那你称呼我外公可要变一变了,降了一辈,找了个美夫人还是值得的!”

  边晏山一副不知疼痒的模样,“我跟克银兄都商议好了,各论各的,咱修真人士不讲究这些虚礼!”

  方克银怒声骂道:“放屁!哪一个跟你商议好了?我的女儿,当然要跟她一样的称呼,虽说修炼者不讲虚礼,这祖缘伦理还是要分清楚的!”

  千崇义笑道,“这边小子自从与你岳母大人对了眼,一开始还遮遮掩掩,现在已经发展到没皮没脸,肆无忌惮的程度了!”

  边晏山一脸的鄙视,“崇义,你这可就有些不厚道了!影秋每次来,不都是精心炒几个你爱吃的小菜,你身上的穿戴不都是影秋给你置办的?”

  千崇义正色道,“那不一样!人家影秋是看在他父亲的面子上照顾我的,与你有毛的关系!”

  方克银哈哈大笑道,“你看你看,还是千老弟明察秋毫,哪像某人,蹬鼻子上脸的!”

  文处一插言,“你三个老家伙别守着孩子斗嘴,你说君怀敢明确支持你们中的哪一位?”

  方克银三人互相对视着,猛然间一同大笑起来。

  方克银说道,“就应该让这小子为难为难,一出去就是大半年,把万象宗这一摊子都扔给了我们,连颐享天年都给耽误了!”

  文处一“噗嗤”一声乐了出来,“还颐享天年?那咱们这把岁数,在仙界还算是年轻人呢!就是在汉疆,也正是壮年时,哪有你这般以老充老的?”

  刘君怀乐呵呵的说道,“到了仙界,这外貌还不是随便的变幻,外公变回你二十几岁也是正常的!”

  看着几位老人家其乐融融,刘君怀心中也是暖意一片。

  他如此的奔波游走,为的就是对大道的追寻与家人的幸福安康。

  摒弃恩情亲情与道心相悖,也不与他刘君怀的本性相容,在他看来,有时候亲情要比修炼重要许多。

  斩断天地间一切情思与是非,成就的是绝情道,那种道不修也罢。

  就像金丹期后,修炼者已经可以以灵气为食,吸收自然精华之气,即为辟谷。

  辟谷还具有更深的一层意义,它不是纯粹的挨饿,而是具备了练功而带来的特殊效果。

  从而性情得以陶冶,视野载阔,了悟人生,明悟真理。使人产生新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对宇宙和自然有了全新认识。

  古曰:食肉者勇敢而悍,食谷者智慧而巧,食气者神明而寿,不食者不死而神。若要长生,肠中常清;若要不死,肠中无屎。

  但是美食的诱惑还是很吸引人的,以刘君怀的理论就是随性而为,本心本来就是悠闲、自得、轻松、随意的,刻意为了辟谷而辟谷,不是他的道。

  他的道就是尊崇大自然,秉承于自然,应时而生,顺依而死!

  刻意为修道而绝七情六欲,那只是一种极端之道,与刘君怀的心境不符。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