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二百八十八章 莫思彤收徒

第二百八十八章 莫思彤收徒

  老管家对于这神兽的天赋神通神往已久,如今亲眼见识到,果然犹如传说中的那般神奇。

  再联系上刘君怀已经悟得地气血术,他已经初步掌握了神兽一族的三种神通。

  “楼主,把你的气血术加入一股龙气,会不会气血术的一拳之威会增大很多?”

  刘君怀眼前一亮,是啊,虽然自己掌握的各种法决还处在小成甚至初始阶段,但是还可以任意的组合叠加,威力自然会有所增强。

  譬如杀戮道纹可以与真龙诀配合,吞噬道纹加入嗜血三星的攻击,时间道纹与那七杀指也是绝配......

  总之,尝试每一种变化,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惊喜。

  也许某一组合的契合度极高的话,也算是自己的创新之作了。

  盘点一下最近的所得,所修习的也是过于繁杂了些,真要找机会摒弃一些才好。

  进来已久几日了,老管家的建议,还是把风蚀雾鸟妖丹的炼化推迟,实力的提升也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没必要急在一时。

  回到万象宗,星天议会的大部分人马已经撤回,倒是文处一带着几人留了下来。

  文处一是为了大罗山阵的进一步完善,那几位大乘初期修士与合体中后期,则是星天议会留在万象宗的增派力量。

  还有一人千里迢迢的找了过来,就是那穷苦人家的孩子汪翔宇。

  珈虞城街道摆摊极地冰黄石的筑基少年,现在已经到了筑基中期的修为了。

  看来是刘君怀留给他的金精石起到了作用。

  少年见到了刘君怀的归来,心情很是激动.

  以他火属性灵根,那块金精石的确再适合不过了。

  还有刘君怀留给他的灵石与飞剑,自那日离开后,他找到一处山谷可劲的痛哭了一场。

  也在心底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加入万象宗,好报答刘宗主的好意成全。

  这汪翔宇的资质很是不错,刘君怀也把他列为了主要培养目标。

  他来到了万象宗已经两日了,吴耀汉也给他做好了安排。

  连日来的道听途说,也渐渐对万象宗这位年轻的宗主,有了更多的了解,他心里也逐渐安定下来。

  那块磨盘大小的极地冰黄石里面,可是有拳头大小的冰黄石髓,这液体状的冰黄石髓,一滴里面所蕴含的巨大能量,就可以帮助水属性修炼者突破瓶颈。

  同样的一滴冰黄石髓,就可以炼制一炉九级丹药寒髓丹,那可是修真界最顶级的丹药了。

  刘君怀总觉得沾了他不少的便宜,私下里也给了汪翔宇一些丹药、兵器,也算是补偿了。

  在他手里不能再低级的东西,却给了汪翔宇极大的震撼,要知道这里面的任何一件物品,都曾是他梦寐以求的宝贝。

  转到了后山的炼丹室,长青子经过几日疯狂地习练炼制手法,也终于悟出了新的丹道感悟。

  就在刘君怀到来之前的一个时辰前,已经成功的炼制出了一炉七级丹药,至此踏入了七级炼丹师的行列。

  老人家已在原地呆立了好久,刘君怀的到来,正好把他从无尽的唏嘘感慨里拉了回来。

  长青子向着刘君怀与莫思彤深施一礼,接受考核般地递上了炼制的七级玄黄丹。

  “我哪有资格评判,您老人家可是比我级别高多了,还是思彤讲解一下吧!”刘君怀苦笑道。

  莫思彤下秘密的接过了丹药,“这首次炼制的七级玄黄丹,便有了九枚成丹,一枚上品,两枚中品,六枚下品,已经非常不错了!只是手法还有些拘涩,许是心里过于紧张的缘故。好在终于闯过了这一关,接下来的炼制就会有足够的信心了!”

  的确,以长青子现在的实力炼制这筑基丹,的确是有些困难,就因为他现在的心神不能完全的沉静下来。

  心理负担太大,晋级的巨大压力令他的炼制手法有些迟滞。

  不过,在踏出了这关键的一步之后,随着长青子心结的解开,他的炼丹技艺肯定会突飞猛涨。

  只是要提升到八级炼丹师,就需要他的修为达到合体期以上才可以。

  因为八级丹药需要灵魂之力替代元神之力,灵魂之力用来炼制丹药,是最合适不过之物。

  有着灵魂之力的检测,鼎炉内发生了任何变化,都会清晰地反馈到炼制者的脑海之间,才能够完全掌握各自细微变化,丹药的炼制才更达到氤氲与纹路的完美结合。

  嗅着浓郁的药香,长青子嘴角终于是露出一抹极为灿烂的微笑。

  多年的纠结牵绊,自此刻终于离他而去,他的微笑是种释怀,也是一种解脱。因为心境的郁结,连带他的修为也停滞不前,今日之后,几乎算是他重新扬帆起航的开始。

  望着老伙计那发自肺腑的轻松状态,李相予眼角有了一丝潮润。

  几十年的朝夕相处,长青子单纯、执著追求丹道之心,早已深入骨髓。

  每一次修为上的突破,远远不及他丹药进阶来的兴奋。

  只是这种兴奋,李相予已经十几年没有见到过了,看到长青子极力压制的兴奋之情,他由衷地感受到其中的苦辣酸甜。

  而这一切的给予者,全部来自面前的两位年轻人。

  他很为当初自己在出云谷结下的善缘而感到庆幸不已。

  “还要多谢大夫人连日来的不吝教诲,陪着我没日没夜的炼制与分析,从未有一丝的厌烦,才有了今日的所得!”

  心情的放开,与晋级后的心境突破,令一向不善言辞的长青子,讲出的话也通理了许多。

  莫思彤笑道,“现在咱们可是处在同一水平线上了,前辈对丹道的理解与坚定不移,是思彤最为钦佩的所在,接下来我们就要努力提升修为境界了,也只有实力跟上去,才会在丹药炼制上有新的突破!”

  长青子摇头道,“大夫人的炼丹天赋无与伦比,你对丹道的理解远远超过了我,短短几日的接触,大夫人许多的丹道苟悟,令我得以触机甚多,恐怕还要消化许久。

  “这一次的晋级,也令我感触颇深,最终理会得心态才是炼丹师的底蕴所在,率性与淡然的自然心态,才是炼制丹药时的最佳状态!

  “只是我希望,在把这些整理清楚之后,更够跟随在两位的身边,这样在丹道上我才会有更大的收获!”

  很少见的一口气讲出了这么许多,长青子又是深施一礼。

  莫思彤二人连忙回礼,刘君怀说道,“前辈,跟随二字可不敢当,既然您老人家与思彤在丹道上有共同的追求,一起交流就是了!”

  “扑通!”

  刘君怀的话音刚落,长青子竟然是冲着莫思彤狠狠的跪了下去,在其双膝着地的地方,一道道肉眼可见的裂纹犹如蛛网般蔓延开来。

  他这忽然间的举动,令刘君怀与莫思彤措手不及,莫思彤更是慌乱的把眼光望向了刘君怀。

  “我长青子愿意拜大夫人为师,终生侍奉师尊左右,还望大夫人能够收留!”长青子的语气坚定,浑身竟然是颤抖了起来,干涸的老眼之中竟然是湿润了起来,浮现出阵阵晶莹了泪花。

  刘君怀没有阻拦,他已经被长青子的举动彻底的震撼了,没想到这位年近百岁老者,竟然对丹药痴迷到这种程度,为了追求丹道,根本不会去在意凡俗的种种牵绊。

  在侧的李相予却是欣慰的泪眼婆娑,他为老伙计能够得偿所愿而高兴,“大夫人,念在老家伙也是赤诚一片,在他的眼里,丹道便是他一生至上追求,还望大夫人能够收纳与他!老朽在这里给你行礼了!”

  说罢,也是躬身拱手,态势庄重!

  见刘君怀微微的点头,手足无措的莫思彤这才深吸一口气,躬身拉起了长青子,“那你就暂且留在我身边,一同探索丹道的奥义所在!”

  长青子倾其一生,沉身炼药,渴望炼制高品阶丹药的同时,对于丹道的向往日趋渐甚,没想到年轻的莫思彤对丹道的理解远胜于他,也知道只有跟随在她的身边,才会圆了自己这么一个愿望。

  莫思彤取出了两滴金婴液递给了长青子,“这是金婴液,此事太过急促,没有什么准备,这就当做入门之礼吧,日后再做补偿就是了!”

  长青子急忙拱手说道,“弟子多谢师尊!”

  李相予却是眼露奇光,他从事丹药行已久,金婴液这般神奇的天材地宝,他也只是听说而已。

  见刘君怀与莫思彤附耳说着什么,便一把抢过了玉瓶,元神之力探入,眼神中一片贪婪之色!

  这一边,与莫思彤轻声商议之后,取出了那只在凤凰隅小世界的地下药园,得到的那只约莫半人高的丹炉,递了过去。

  “这鼎丹炉我还没有炼化,应该不是俗物了,你且炼化了它,说不定会有惊喜!”

  长青子眼露骇然,这丹炉明显超出了天阶灵气的范畴,只是覆面斑驳,其上布满禁制,已是还看不出具体详情。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丹炉比他所见过的所有丹炉都要高级。

  炉体之上密密麻麻的镌刻铭文,也要完全炼化之后,才能看个清楚。

  那李相予早惊得目瞪口呆,这二位都是什么人啊,一出手,便是了不得的极品,他的老伙计算是掉进了福窝里了。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