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二百九十七章 汉郾城

第二百九十七章 汉郾城

  把阿九带来的原因,是为了岩浆池深处的一片叫做满堂红的植物。

  这种半石质化的植物因其通体火红,采摘下来后拿到阴暗处,其上还会有隐隐红色光芒溢出。

  辉映得阴暗处一片火红,所以称它作满堂红。

  这种满堂红可以炼制一种叫做烈焰酒的仙酒,度数奇高,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烈酒了。

  之所以说是炼制而不是酿制,是因为高品质的仙酒皆为仙力蕴养过程中发酵,再加入炼化后的各种灵药,经高温煨养而成。

  这般炼制出来的烈焰酒,宛若妖异的血液一般地火红,却没有没有丝毫的仙酒香气,入口只感觉到一股火热滑到了体内,可以令得条条经脉都强化许多。

  这是从仙界一种强化经脉的仙丹转化而来,强化的效果确实有增无减,老管家曾经品尝过一次,就再也忘不掉了。

  以前的刘君怀没有镜像的辅助,无法看到岩浆池深处,阿九的那座岩浆池里应该也有这种植物的存在。

  得到命令的阿九尖鸣一声,身形向空中窜起,半空中轻盈的转身,笔直投入岩浆池,溅起岩浆无数。

  让阿九进入岩浆池中,就像鱼儿游入海洋,他一点都不担心阿九的安全问题。

  他盘膝坐在岩浆池的边上,静静地等待着阿九的消息。

  “呼啦!”

  岩浆翻动声音传来,阿九九只头颅里叼满了满堂红,全部扔在刘君怀面前。

  身体再次潜入岩浆池中,游玩了一阵子之后,这才窜上了岸,抖了抖身体,一团团岩浆被它甩了出去。

  刘君怀取出了两滴金婴液以作奖励,阿九欢快的用头抵着刘君怀,一副感激神情。

  “金婴液你炼化后的实力会有所增长,回去后给我好好照看大宝二宝,别把我的好东西都给败坏了!”

  阿九连连晃动着脑袋,混沌空间里的神兽越来越多,自己的主人还是这么看重自己,令阿九喜悦非常。

  把它送回了混沌空间,刘君怀出云谷之行也是大功告成。

  除了石径通道,回到了天然阵法里面,刘君怀进入了万象楼。

  此时老管家正坐在刘君怀放入的成堆丹药、材料里挑挑拣拣的,乐此不疲。

  “楼主,这次你是到哪里去发财了?收获着实不少,万象宗几百年都不愁消耗了!”

  “是无印丹门遗址,我在那里发现的藏宝库!好东西还没有向外拿呢!”

  刘君怀把那八件法宝摆放出来,老管家一眼就瞥见了那个金丝裹缕玉质棺材。

  “楼主,可知道此物的由来?”

  刘君怀摇了摇头,“我也知道不是简单物件,就是晦气了一些,不过被能量光罩保护起来的东西,应该有些名堂!”

  老管家说道,“何止是有些名堂!这东西的名堂大了!它叫做蔽日棺刑,天地间第一阴煞之物!乃仙神两界至凶法宝,它唯一的作用就是侵蚀元神。”

  刘君怀惊骇的道,“没见到这东西有多少阴煞之气啊?只是觉得它的棺材形状有些恐怖!”

  刘君怀道,“这是因为它有特殊的禁制遮掩,你试着探入一丝元神之力!”

  刘君怀依言分拽出一缕元神之力缓缓探入,那蔽日棺刑覆面阴煞的气息愈加浓盛,侵蚀心肺,让刘君怀从灵魂深处感到了浓浓的敬畏之意。

  四周的禁制虽然密织如网,已然封锁住他前进的方向,但无尽的元神焚噬力,依旧丝丝溢出,这使得刘君怀有种进入九幽地狱的感觉,心神不宁且恐惧万分。

  老管家拉了刘君怀一把,把他从呆滞中拉扯回来,“蔽日棺刑根本不是楼主现在所能够操控的,等楼主大罗仙以后再做考虑吧!而且,它的禁制很不简单,已经超越了普通仙人的认知范围,即使这样,还无法完全禁制住蔽日棺刑里面的元神焚噬力!”

  刘君怀骇然道,“那我岂不是把凶煞带回来了?是不是丢弃掉?它在万象楼,我可踏实不了了!”

  老管家说道,“老朽倒是有一种办法可以令其收敛气息,暂时抑制住煞气外泄!”

  “那就好!这般奇珍异宝,丢掉可惜了!”

  “老朽的办法就是用金婴液浸泡!因为金婴液是至阳之物,不掺杂一丝一毫的其他属性,蔽日棺刑这种极阴之物天性厌恶至阳气息,有禁制的禁锢,它只有收敛气息,才可以屏蔽至阳的气味。”

  “金婴液?也是,天之道,阴阳相生,人之道,阴阳相克。阴阳相济,的确可以保得一时相安无事!”

  “阴阳相生,相克都不能一言以敝之!方生方克,方克方生,孤阴或孤阳相遇到,在相克中会形成质变,比单独发展到极限容易!两种极变形成的相生,直至相对,相容,相和,到楼主有能力能够炼化它时,自然是水到渠成之事了!”

  刘君怀深以为然,万事万物皆有阴阳,阴阳二气互相融合作用构成万事万物,蔽日棺刑与金婴液至阴至阳,所谓合久必分,分久必合,阴阳调和才是与自然的完美契合。

  五行平衡风调雨顺,阴阳调和万物生存,乃天地至理,至阴至阳的相伴相惜,也是唯一的妥善安置之法了。

  老管家指着那一刀,一箭,一盾三样法宝笑道,“这无印丹门也是奇怪的紧!明显是完整的全套法宝,而且是超越了天阶法宝之物,却情愿放在藏宝室里蒙尘!楼主要把它们炼化,抵御一到两道天雷不会有问题。

  “它与从头盔到脚上的靴子浑然一体的套装不同,这些是主动防御法宝,比被动防御的威力要大一些,楼主炼化后就可知道内中的奥妙了!”

  全部看过之后,老管家笑意盈盈,“这些法宝的品阶都属于修真界的至宝,楼主的这次探宝可是收获满满啊!”

  这时候,刘君怀感到了一阵传讯玉符的颤动。

  随手把**空间里得来的十几种丹药交给老管家,也不去管他那目瞪口呆模样了,挑拣出两只玉瓶收起,闪身回到了湖底。

  昆吾掸的传讯,要他速速去往星天议会,看来是有紧急事件了。

  星天议会的总部在中域的汉郾城,距离大罗城都有五万多里,出云谷到那里足有七万多里了。

  少不得要动用瞬移了,如此远距离的瞬移,真元力的损耗可是巨大的。

  刘君怀也没有即刻施展瞬移,虽然昆吾掸与自己亲近非常,但避不开其他人的注目。

  所以刘君怀在湖边修炼了半日,这才连续十几个瞬移,来到了汉郾城。

  这汉郾城比自己去过最大的城市大罗城,还要广阔几倍。

  有一级特使的令牌,自然是畅通无阻,进得城内,那满大街行走的金丹期修士,令刘君怀乍舌不已。

  中域果然是灵气充裕之地,即使走在繁华的街道之上,也感觉得到空气中的那一份舒爽通彻。

  那行贩走卒都是金丹期了,高阶的修士当然也是随处可见,看样子元婴期、化神期才是这座距大城市的中坚,这些人随便找出一人,就是西域了不得的存在了。

  刘君怀御空飞行,引得无数人争相观望。

  汉郾城可是有着空中禁令的,修士们望着半空中的刘君怀,心道此人不是疯癫之人,便是汉郾城内的特权人物了。

  如此年少的特权人物,只能是城内权高位重势力的后代了,只是如此的肆无忌惮,也是不多见的。

  刘君怀不知道自己只顾着赶路了,丝毫不知他的模样已经被无数修士们记在了心里。

  更有好多的年轻女修士那火辣辣的欲攀心意,像他这样的年轻俊才,不是每一位都如此拉风的。

  刘君怀的如此行为也是没有办法,他的元神之力竟然探识不到星天议会总部的位置。

  由此可见汉郾城的面积之广,要他在地面上驭马而行,也要花费不少时间。

  远远望见了星天议会那高达几十丈的巍峨院墙,一股股强大威压不停地在内行走,他便知道星天议会里的高手云集了。

  早得到城监巡逻队的通报,未抵达星天议会,便有十几道身影冲天而起,把刘君怀拦了下来。

  其中的几位合体期修士惊讶不已,小小的化神中期,竟然如此的胆大妄为,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好在见到了刘君怀的令牌之后,那些修士便释怀了。

  刘君怀的一级执行特使身份,要远高于他们了,这可是与域主同阶存在,又是如此的年轻,其背后肯定有惊天的势力支撑,可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起的。

  未曾进入院门,便见到了相还书的匆匆而来。

  “哈哈哈!没想到君怀这般快捷的赶来了,昆吾会长命我前来恭候,星天议会的长老亲自迎接一位化神中期,不消片刻整个星天议会就都知道了!”

  相还书嘴里调侃着,丝毫不在意周围的诧异眼神。

  刘君怀笑道,“哪里敢有劳相长老的这般隆重!想来怕是昆吾会长怕我这首次进城的土包子,进来后迷了路,才相请前辈前来引领!”

  相还书笑骂道,“头回听说怕你迷路,要一位长老来引路的!不过我也乐得有此举动,说不得君怀见我如此辛苦,会略作打点与我!”

  刘君怀呵呵笑道,“不必相长老旁敲侧击,小子这里还真给您老人家备好了!”

  说罢,取出了几块金精石递了过去。

  相还书惊喜道,“哦?金精石?这可是好东西,我的朔日绵掌正需要它呢!”

  刘君怀不止一次的见识过相还书施展他那通红火掌,自然知道他的火属性灵根。

  而且相还书真心待他不错,刘君怀也乐得亲近一下对方,这对于自己在星天议会立足,可是巨大的助力。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