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二百九十九章 天玄骨弓的威压

第二百九十九章 天玄骨弓的威压

  凌霄川说道:“弑血盟还有很多隐藏在阴暗处的力量,他们大都有光明正大的身份,这点很可怕。因为我们的行动一旦泄露,很有可能就会变为一个陷阱,这也是我们追查进度缓慢的主要原因,这种情况在汉疆尤其明显。

  “因为汉疆顶级的高手一般一心准备渡劫,很少理会汉疆的事务。而且,汉疆的面积小,修士密集,极容易走漏风声。更为关键的一点是,汉疆的楚家人很多,虽然汉疆之外的楚家人已经被消灭的差不多了,但是楚家真正的势力都在汉疆,而且楚家老祖宗楚凤师,飞升之前建立起来的复杂关系网也很庞大,这一次修士联盟发现这一部分修士有异常聚集。

  “正好修真界也传来弑血盟人员的异常走动,两者联系起来,就不简单了。汉疆楚家人没有多少把柄暴露,因其修士数量庞大,修士联盟根本无法进行抓捕,他们也越来越意识到处境的困难,所以,他们很有可能要背水一战,况且修真界楚家后人的过多消亡,早已令他们激愤已久,这场危机很有可能会成为现实!”

  在场众人面色凝重,他们意识到,在楚家人与弑血盟发动躁动之前,唯一占主动的就是证据的搜集。

  只有在证据确凿好的前提下,修士联盟才能够对那几方势力进行强而有力的打击。

  但是这证据的取得希望只有在修真界,因为汉疆迄今为止从未有一丝消息的泄露,这说明弑血盟在那里的势力组织十分严密,不像修真界的弑血盟势力,早已处在千疮百孔的溃败当中。

  太叔雍提供的无尽海那处海岛十分关键,只要从中找出一丝与汉疆有关的痕迹,修士联盟就可以扯出大旗,堂而皇之的剿灭弑血盟与楚家之人。

  修士联盟在汉疆是超然的存在,大部分高阶散修,都隶属于修士联盟,但在没有确凿证据之下,很难联合起所有的渡劫期,统一对他们采取行动。

  渡劫期修士是星天大陆至高的存在,抛开渡劫期的实力不讲,只是一味渡劫期修士的自爆,就足以引起天地异象。

  可想而知,渡劫期修士的破坏力多么的巨大了。

  再加上修士联盟没有更确凿证据的情形之下,凭借他们错综复杂的关系网,定会鼓动很多莫明真相之人的倾力协助,那么即使最终修士联盟取得了胜利,汉疆也要被战火毁去大半空间。

  而修真界的弑血盟成员,已经把那处无人海岛监控的如此严密,星天议会又没有慢慢渗透的时间。

  所以遣派低阶修士混入其中就是至关重要了,所以刘君怀才被定为首要的人选。

  刘君怀已经明白了其中的前因后果,自然意识到了身上的重担。

  于是,他的要求也不再遮遮掩掩,“我马上就赶往无尽海!但是,为了预防万一,我们的准备还是要万全些才好,我现在继续改变容貌的方法,再就是隐藏在活性空间法宝之内的修士们现在就要做好准备!”

  凌霄川点点头,目光望向了昆吾掸。

  昆吾掸说道,“我去安排隐藏人员,相会长带着君怀速去藏宝库找寻所需用品,石作会长与咱们的监控人员迅速取得联系,随时反馈回来好到那边的每一个变化!我们两个时辰之后在这里集合,没有特殊情况迅速出发!”

  众人站立起来,纷纷进入备战状态。

  相还书引领着刘君怀七绕八绕,来到了一处建筑的地下,经过重重机关与阵法,才进入藏宝库。

  早在刘君怀还没有进入凤凰隅小世界的时候,就常常听木方和提起星天议会的藏宝库。

  每当说起藏宝库里面的宝贝时,他总会露出一副垂涎三尺的表情。

  能让西域域主如此惦记,由此可见星天议会的藏宝库里的珍藏是多么的惊世骇俗了。

  不过木方和也只是听说而已,这次为了配合刘君怀的孤身犯险,星天议会也是下了血本了。

  跟在相还书身后,即使时间紧迫的令人喘不过气来,刘君怀依然有种极度兴奋的感觉。

  不为别的,就为了那即将有可能到手的弓弩。

  自石作青城透露给刘君怀这个消息之后,他就对那把疑似天玄骨弓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只有天玄骨弓的出现,与神兵之矢相配合,才真正称得上神器,现在的只能算是半神器而已。

  一旦配备齐全,神兵之矢的威力增强的可不是几倍这么简单了,配合杀戮道纹后者是时间道纹,它的威力会有百倍的增强。

  不得不说,星天议会为了保护藏宝库中的宝贝可是煞费苦心的。

  在进入了藏宝库之后,竟然还有一位修为还要在昆吾掸之上的大乘后期的老者。

  他相信,在暗处肯定还会有高手存在,只是自己无法发现而已。

  刘君怀不禁暗自乍舌,这修真界真的是水深得很,谁知道各个势力里还隐藏着多少顶尖的高手?

  似乎看出了刘君怀的疑惑,相还书微微一笑,道:“不用吃惊,藏宝库中的藏品,足以获得一个巅峰高手的守护了。等你进入藏宝库中,就能理解了。”

  相还书疾步上前,向着那位老者行礼,随即给过去一枚金灿灿的令牌。

  那老者竟然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继续盘坐在那里修炼,面目表情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

  相还书对这位老者恭恭敬敬的原因,或许就表明了他的身份肯定在星天议会的副会长之上了。

  也许他就是星天议会上一任的会长也说不定。

  进入最后一道大门之前,相还书却是递过了那枚令牌,挥手让刘君怀一人进入其内。

  看着刘君怀那疑惑的目光,相还书笑道:“我倒是想要进去呢,哈哈。任何一个进入藏宝库的人选,都要经过星天议会讨论通过后才能批准,包括几位会长。哈哈,我在这里等你出来吧。”

  听到相还书的解释,刘君怀就有些无语。

  想不到星天议会对藏宝库的监管竟然如此森严,就连副会长都不能拥有随意进入藏宝库的机会。

  藏宝库内部极为昏暗,一条长长的甬道两壁零星地镶嵌着夜明珠。

  刘君怀在这条幽暗的通道中,加速奔行了起来的,如今对于他来说,时间真的太紧迫了。

  多争取一点时间,就可以多见识一些宝物。

  他穿行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几乎只是几个呼吸之间,就冲出去至少百余丈。

  这长长幽深的通道中,并非一路直线的,中间还会来回的盘旋,时而上、时而下,如果不是元神之力早就探识到了具体位置,他的速度还要慢上许多。

  到了最后一道大门,这门有三丈高,左侧金色,右侧银色,门上雕刻着金阳银月,一匹双头巨犬对着日月仰天咆哮。

  这扇大门也不知是用什么金属打造的,门上流光溢彩,震慑着人的心神。

  把那金色令牌插入一道沟槽中,双头巨犬的前额分别亮起了金色与银色的光芒,化作一枚光球没入金阳银月里。

  大门亮起了夺目的金银双色光芒,缓缓向两边移动,开启了一条可供一人通过的缝隙。

  一进入藏宝库,并没有什么刺眼的光辉,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排古朴的木架,地上灰尘已经积的很厚,似乎已经很久没有人光顾了。

  这里所藏有的武器和法宝,都是修真者梦寐以求的天阶下品以上,不到百丈的空间里,满满地放置着各种各样的兵器。

  此时的刘君怀把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弓弩上,这时候刘君怀却发现一种奇怪的想象。

  与地面上厚厚的灰尘相比,这木架上却是没有丝毫的灰尘,仿佛刚刚被人擦拭过一般。

  顾不得好奇,刘君怀的元神之力四处探寻着,那一片片的天阶武器被他直接略过了。

  终于在其中一个不起眼的架子上,一把乌黑长弓挂在最顶层。

  元神之力刚刚探入,便被一股奇特的力量反弹回来,但是一种熟悉的气息也令刘君怀惊喜异常。

  就在这一瞬间,刘君怀就几乎肯定,这把长弓就是自己向往已久的天玄骨弓了。

  他几次尝试着把长弓取下来,那股力量却始终不让他的双手接触。

  刘君怀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取出了帝木灵矢与净焰火矢。

  就在这时,本来挂在最顶层的弓弩一阵剧烈的颤动,竟自腾空而起,黝黑的躯干上隐隐有道道流光韵起。

  紧接着光晕消失,颤动也渐渐平息下来。

  这张古老的黑色弓弩就那么平静竖立在虚空,一股无形的威压散播开来,这一刻,刘君怀那紧张兴奋的心跳都彻底安静了下来。

  一股前所未有的威压作用在刘君怀的身上,他觉得自己仿佛被一座亿万斤重的大山压在身上一般,连大气都不敢出。

  在这一刻,那座木架上其他的兵器,竟然轻微的震颤起来,这种震颤,像是在害怕,在惊恐。

  这种慌乱的出现,使得刘君怀也感到了阵阵心悸。

  “怎么可能,面对这张弓,我竟然有着自本能的畏惧。”刘君怀暗自惊叫。

  也只有传说中的神物,才能够拥有这般可怕的威压,远远凌驾于神兵之矢的高贵与威严,令刘君怀目瞪口呆!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