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三百零八章 各有掌握

第三百零八章 各有掌握

  半个时辰之后,薛迷离再次开口,“与会人员应到五百八十七人,由于意外的发生,现有人数确定为五百零二人!方才自爆之人乃是楚家的楚云修!与他对阵之人为弑血盟的副盟主叶阳凤三!”

  此话一出口,就引起了在场之人的各种反应,最直接的原因便是叶阳凤三的身份。

  这叶阳凤三的名气已经过去了几十年,没有几人知道他竟然是弑血盟的副盟主,这可是几位震撼的事情了。

  只是由于他的意外丧生,这一切也就不可避免的被公布出来。

  与会的所有人,都是弑血盟隐藏在各个势力背后的潜伏者,他们都清楚,这一次的集体出现,也就没有再次掩藏下去的必要了,也许弑血盟最后的反击就要开始了。

  这里的许多人还佩带着面具,他们一直都相信弑血盟才是超越了星天议会的存在。

  只是这两年来接连不断的遭受打击,令其中的许多人的心态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有的潜伏者一直处于从没有启动状态,这一次的全部激活,弑血盟肯定是认为今后没有再次隐藏的必要了。

  与此同时,几万里之外的星天议会的会议也在紧张进行当中。

  昆吾掸说道,“昨日小岛上的剧烈爆炸,可以肯定为大乘期修士的自爆行为!虽然具体原因不知,但是可以肯定与我们所派出的执行特使有密切关联!方才刚刚接到汶隅城传递的讯息,这就与刘君怀昨晚在海上制造出的异象联系起来。

  “至于他再次回到小岛上的情形就不清楚了,但是能令一位大乘期修士自爆,我认为有两点是肯定的,一是自爆者的敌人至少比他高出了一个小境界,而是他与敌人有着刻骨仇恨。

  “据前方传来消息,自爆事件之后,有渡劫期修士出面清理爆炸现场,使用的方法同样是引来雷电风雨,看来我们的敌人已经与汉疆联合了!”

  现场的诸人皆是满面惊骇,汉疆势力的参与,就不是星天议会这些大乘期可以掌控的了!

  若是刘君怀在此听了昆吾掸这一番话,肯定也会惊讶万分。

  他始终在为如何把渡劫期修士的信息传递出来,却没想到星天议会已经完全掌握了这情况。

  而且自己的举动也在星天议会的掌握中,这可不是他出发前所知道的,星天议会监控人员都在无人小岛的八千里之外。

  其实这也不能责怪星天议会,因为星天议会也只是奉命行事。

  汉疆既然提出要星天议会参与对无人小岛的调查取证,他们一方肯定也有类似的监控人员存在。

  只是渡劫期修士的监控范围就不是大乘期所能够比拟的了。

  之所以汉疆不能亲自参与到对无人小岛的调查取证,就是局限于汉疆与修真界之间的血誓盟约。

  刘君怀昨晚制造天地异象行为,早在汉疆监控人员的视线之下。

  接下来的战斗与战场清理,当然也看在了眼里。

  汉疆的修士联盟与星天议会存在的性质一样,虽然汉疆不能参与到修真界的纷杂之中,但是必要的监视还是有的。

  这里又是距离汉疆最近之处,必然会受到修士联盟的严重关注。

  晚间所发生的一切,都被汇报给了修士联盟,所以星天议会也得到了相关信息。

  这处小岛上渡劫期修士的出现,同样震动了修士联盟。

  此时汉疆的一系列举措肯定也在安排布置当中。

  把这种情形隐约透露给与会人员,星天议会的修士们的脸上这才渐渐有了些血色。

  “刘特使的行动还是很有成效的,更为难得的是他能够主动制造出一些有利于星天议会的举动,来配合摄取证据的顺利完成,而不是消极的等待,这也是包括我自己在内都要学习的地方!

  “所以我认为弑血盟此次的内讧,应该是他的一力促成!既然是举证,就要人赃俱获,看来刘特使在担心时间上的不充裕,弑血盟的会议一旦结束,那些位潜伏者再次露面就不知要等待多久了!看来我们也要积极配合刘特使的良苦用心才是!”

  昆吾掸的分析还是有道理的,只是依然有修士提出了疑问:“昆吾会长如何判定那自爆的战斗没有我们的人参与其中?如实刘特使的身份暴露才引起的争斗就麻烦了!”

  昆吾掸笑道,“我与刘特使已经在出发前商议好了,在没有取得证据之前,刘特使不会让牧天桥长老他们参与到战斗之中,不然的话,调查取证就是一句空谈了!

  “而且这场战斗明显是大乘期修士的自爆,若是刘特使被人发现的话,以他的实力还不足以令大乘期自爆吧?”

  提出疑问之人点点头,脸上也是一片蔚然,这刘特使的聪慧硬是要得,竟然会令大乘期之间起了冲突,而且还是不死不休的生死之战!

  石作青城呵呵笑道,“之所以会令刘特使这般年少之人冲锋陷阵,就是因为他有着特殊的逃生手段。所以,只要我们未见到他逃离出来,就表明事态还在我们的掌控当中!”

  相还书也是一样的神情轻松,“我们现在需要的不是为岛上星天议会之人担忧,而是想办法配合岛上的秘密举动!现在由于猎杀团队会纷纷聚往那片海域,弑血盟众人会继续隐藏在地下,这也令刘特使的信息传递带来了极大困难!

  “所以,我们这些身处后方之人,最应当做的就是群策群力,开动脑筋,务必要领会刘特使他们的下一步举措!”

  昆吾掸说道,“相长老说得好!这一次很可能就是弑血盟在修真界最后的疯狂了!只要我们击溃他们的最后一次阴谋,也许修真界会好生的安稳一段日子了!

  “现在修士们已经被暂时困于地下,他们与外界的联系也会有很大影响!所以,我们的人也要尽快赶往那一片水域,为决战做还一切准备!”

  星天议会的高层们在紧张的商讨当中,此时的小岛地下宫殿里也是一片水深火热。

  继薛迷离与叶加林之后,又有几位弑血盟的高层公开了自己的身份。

  在他们之后,就是那位中年男子的现身了。

  这位大乘后期的中年男子叫做钟离闵,公开身份是比丰郢商会还要巨大的昌捷商会的前任会长。

  只是十年前他忽然不知所踪,所以仙人的会长才换为了另一人。

  这钟离闵年轻时可是一位叱咤风云的人物,年少成名,在四十岁之时便已进阶合体期,六十岁进入大乘后期。

  这可是星天大陆所有大乘后期里面最为年轻的一位了。

  自从一手承办了昌捷商会,他也一改往日的打打杀杀,立即变身为和气生财的八面玲珑。

  又在近十年失去了踪迹,这才没有出现在星天议会的黑名单之中。

  此时的他现在却是一副声嘶力竭地盛怒状态:“将士为弑血盟各处征战之时,那女娃不知道报效弑血盟也就罢了,居然在楚家即将灭亡之时,企图强抢别人的胜利果实不说,还出言欺辱他们后人,她这样做,不但没有一丝羞辱之心,岂能不让在前方浴血厮杀的将士寒心?”

  他所面对的是那位楚婧琪师傅叶阳凤三之弟,叫做叶阳相杵,也是一位大乘后期,只是刚刚进阶不久。

  他惊悉兄长的死讯,便有些竭斯底里了。

  现场还有一位他的弟弟也为大乘中期的高手,一门三位大乘期,平日里嚣张跋扈惯了,猛然间知悉兄长死讯,哪有不愤恨之理?

  可惜他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在这关乎生死的紧要关头,还在那里声声讨伐楚家,已然引起了公愤。

  钟离闵一番声色俱厉的吼叫,瞬间引燃了现场的弑血盟众人满腔愤恨,于是谩骂、声讨不绝于耳。

  那叶阳相杵两兄弟更是气急,大乘期威压徒然涌出,他们身旁的几位合体期修士顿时被压力压迫的频频后退。

  在场的大乘期修士虽然不是很多,但也有几十位了,见此情形纷纷释放出了满身的威势。

  一时间,宫殿大堂里各种气机冲天而起,现场气氛顿时陷入一片肃然之中。

  “肆意挑衅,被人反击,却是技不如人,与人何尤?岂不闻,辱人者人恒辱之!”那种低沉的浑厚声音再次传来,一股庞大的恐怖威压迅速在大厅里蔓延开来,径直向着那叶阳相杵两兄弟逼迫而去。

  叶阳相杵二人身处威压压迫,身体竟是一晃再晃,最后直接就是站立不稳,踉跄数步之余,更险些跌倒在地。

  他们急忙用手扶住桌子,这才稳住了,但两腿实在无力,终于还是一屁股坐在了椅子里,呼呼的直喘粗气。

  渡劫期出手果然是威势强悍无比,在弑血盟危机来临之际,他没有施出杀手,只是给两人一个警告而已。

  叶阳相杵脸色一片煞白,他这才知道宫殿里还有高人镇守,不禁冷汗频频,一股凉意从骨头里冒出来,很浑身打着寒战!

  在场之人此时哪里还有不明白之理,没想到自己的阵营里还有如此高人在此,心中的期望立时升起,脸上皆露出了惊喜之色。

  一些暗中打起了退堂鼓之人,此时也是眼中奇光频闪,那种对权力的渴望在此涌上心头。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