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三百零九章 旁观者清

第三百零九章 旁观者清

  星天议会要对自己下手,弑血盟已经没有必要隐瞒什么了,若是不求助汉疆,凭借弑血盟现有的实力,根本没有能与这尊庞然大物对抗的资格。

  好在弑血盟在汉疆也是有势力存在,虽然钟离闵并不了解其中内情,但是也隐隐觉察到弑血盟的真正可怕之处。

  只是这次汉疆所要求蛰伏力量的尽出,令他心里略有不喜,这些修士可是他辛苦几十年的成果。

  虽然有一部分是前任盟主留给他的,但他心里明白,无论这一次的行动成功与否,他在修真界的特殊地位已经不复存在了。

  对这位渡劫期前辈的声音,他可是熟识得很,却没有与他真正面对过。

  他也只知道自己的弑血盟,这次要全力配合汉疆的某种行动,随心有不甘,但自己即将进阶渡劫期,早晚也要面对弑血盟背后的真正势力。

  于公于私,都不允许他有丝毫的懈怠,更何况弑血盟在自己的手下也快要损失殆尽了。

  这个时候,那渡劫期的前辈开口了:“你们只是弑血盟最基本的势力所在,弑血盟的强大远不是你们所能够真正了解的!虽然星天议会暂时占得了上风,但是我们在汉疆也要夺权在即!所以,此次召集你们前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弑血盟的全力反击就要开始了!”

  那人语音顿了一下,接着道,“楚家的没落只是我们的计划之一,具体详情是隐秘的,所以我能告诉你们的就是,下一步就要令整个修真界乱起来,这是弑血盟的第二步计划,一切都在我们的计划当中。”

  刘君怀在万象楼里撇撇嘴,口气倒是不小,第一步、第二步分析的挺细致,不过每一步都是被逼的。

  看来这位渡劫期不是楚家人,他讲的这些话传到汉疆楚家人耳朵里,是不是要吃不了兜着走?

  若是在这方面做做文章,这人就要倒霉了。

  那人接着道:“所以现在我们的团结才是至关重要的,如果听从弑血盟的安排,以后的荣华可以享用不尽,这些年你们也没少享受过!但是,若是有人刻意挑起内部争端,那么弑血盟就不能保证他与家人的安全了!”

  早就收起那份嚣张的叶阳相杵兄弟身上冷汗未干,又再次浸湿。

  这位渡劫期说的轻松,但与弑血盟打了几十年的交情,他们的手段可是清楚得很。

  这时,人群里有人问道,“请问前辈,就凭我们这几百人,如何能够在修真界掀起大浪来?如果砸两年前也许有这种实力,只是现在我们的实力可是减少了近八成!”

  渡劫期修士说道,“问的好!我们现在的确不如两年前,这些还要拜西域的那位女盟主所赐!不过,今后我们要做的就是把现有力量集中起来,一个门派、一个门派的去剿灭!只要星天议会出动大批修士,那么就会有一张大网在等待着他们!

  “我们所要做的就是牵制,牵着星天议会的鼻子走,只要他们集中起来大部分力量,剩下的就不用我们管了!”

  现场的众人都可算是圩镇街的精英人士了,渡劫期修士的言外之意,没有人不明白。

  他们这是给星天议会挖一个大大的坑,一旦星天议会掉进了坑里,那么弑血盟最顶层的力量就会出现了。

  这些人不必多了,只要几名渡劫期的参与进来,对于整个星天议会就是个大灾难了。

  刘君怀心中暗惊,这手段够恶毒的,它已经完全把修真界与汉疆之间的血誓盟约全部推翻了。

  修真界是汉疆广大渡劫期修士们的世代根基所在,一旦这里混乱起来,整个汉疆都会陷入慌乱之中。

  就像现在汉疆的楚家一样,虽然他们归心似箭,更是恨极了星天议会对楚家的强势打压,但是楚家可是首先参与了弑血盟的谋反。

  即使他们也是弑血盟的成员,但他们的历练根本不足以在汉疆挑起多大的风浪。

  又因血誓盟约的框架限制,优酷也只能往肚子里咽。

  但是汉疆大多数的渡劫期都受到了家族后代的影响,那情形就不一样了。

  况且修士联盟之人也有家人与师门的牵挂,一旦其中的少部分升起了异心,星星之火很快就会在他们的推波助澜下连成一片。

  那样的话,整个汉疆都要被牵扯其中,这才是刘君怀第一次在镜像世界看到的浩劫。

  这也是修士联盟最担心的事情,就是现在他们一刻也不会安心。

  试想楚家之人在修真界几乎要被除名了,正常状态下,几百名渡劫期不可能每个人都会理智,听到家人被斩杀的消息,怎么样也会有几人会跳出来与修士联盟闹腾一番。

  奇怪的是这些渡劫期修士们竟然集体的失语,说他们背后没有强势的组织,没有人会相信。

  但是,在没有丝毫证据的前提之下,修士联盟还真就不能轻易出手。

  楚家人也有各自的交好与利益相关,所有的人加在一起,就不会是几百人那么简单了。

  以刘君怀的个人理解,汉疆楚家人这段时间来的频频接触,不见的就是举事造反,他们更有可能在相互约束着什么。

  失去亲人的心理可是悲痛欲绝的,而且楚家失去的可是整个家族!

  这么巨大的心理伤害,却始终风平浪静,要比他们公开的在汉疆举事更令修士联盟担忧。

  这才有了星天议会派遣刘君怀前来取证的唯一原因。

  而现在,这里出现的那名渡劫期修士,还是采取的这种策略,只有修真界乱起来,才是汉疆楚家人和弑血盟扩大队伍的关键。

  如果这个地下宫殿里的势力走出去,不需要多了,只要有三两个大型门派被灭门,整个修真秩序就乱了。

  若是星天议会再钻入一次陷阱,那么弑血盟丢掉的优势很快就会恢复。

  因为现在与两年前有本质的不同,弑血盟已经不惜代价的把渡劫期也牵扯了出来。

  弑血盟的建立,就是为了满足仙界某一人或是势力的私欲,看来他认为要达到这个目的的时间已经越来越近了。

  再加上星天议会的步步紧逼,弑血盟索性放开了手脚。

  此时的刘君怀很是焦急,怎么样把消息的安全传递出去,才是至关重要的问题。

  虽然现在还没有关于汉疆楚家的一点证据,但是此时收集到的证据至少可以保证修真界的暂时安全了。

  他相信,在场的每一人背后,肯定会有他们自己的势力在继续隐藏。

  只要多放出去一人,就多一份的危险。

  那些隐藏的更为隐秘之人,就是一各个火药桶,一日不除,谁都无法安心。

  这一次弑血盟派来的渡劫期修士起到了关键作用,没有他的压场,刘君怀甚至还可以制造出一些混乱来。

  至少在这里混出去,还是没有问题的,他对自己的影化神通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但是有了这位渡劫期修士的参与进来,刘君怀几乎是不敢挪动分毫。

  更令刘君怀担心的是,这里会不会还有第二名,第三名渡劫期修士的存在。

  想到了这里,刘君怀心念一动,镜像世界开启,他可不认为渡劫期会对他的镜像世界能够有所感知。

  梭巡了整个地下宫殿,刘君怀没有探识到第二名渡劫期的存在。

  看来这渡劫期想要擅自从汉疆出来,也不是很轻易的事情。

  刘君怀小心翼翼的把镜像世界对准了那位渡劫期修士,果然那人没有丝毫感知。

  就在这时,刘君怀忽然发现那人身前有一丝很是细微的能量波动。

  这条能量波动形成了一丝细线,探向那位弑血盟盟主的位置。

  刘君怀悚然一惊,他这是在向那位弑血盟盟主传音。

  随之刘君怀感到了巨大的惊喜,他没想到自己的镜像世界还有如此作用。

  看来自己的天眼通在这一次的进阶后,才算的是有了一丝神通概念。

  天眼通,能够透视到肉眼所不能见到的世界,而自己的这种术法以往更多看到的是幻想。

  由幻象到本质才是步步接近神通的开始,既然自己现在能看得见传音的音**动,这才算是刚刚入门而已吧!

  来不及细细体味这其中的种种感受,刘君怀把注意力集中到了那位弑血盟盟主的身上。

  他的想法是,既然在渡劫期的音**动里分辨不出所讲的内容,那他就把目标转移到修为更低的大乘期修士身上。

  若是再没有收获,今后他会找人来试验这种能力的具体效果,心里才会对天眼通有进一步的了解。

  接下来令刘君怀极度惊喜的是,他竟然从那位弑血盟盟主身前空间波动里,探知到了他传音的内容。

  那位渡劫期大概告诉他,到现在的大殿里有星天议会的奸细存在,要这位大乘后期的钟离闵密切关注。

  方才这位盟主的回答,是向渡劫期修士询问要调查的大体方向。

  紧接着渡劫期修士那边又传来一阵波动,可惜刘君怀无法探知到具体内容。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