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三百一十三章 利益均分

第三百一十三章 利益均分

  这个原因就是,阗殛老祖在通过他徒弟的嘴转告他,要他把眼界放的开阔一些。

  让刘君怀看清楚这个世界,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是怎样的强大与广阔,而他的仇敌不过是非常渺小的存在!

  因为阗殛老祖深信刘君怀会迅速强大起来,成长起来的刘君怀,还会怕他的仇敌吗?

  阗殛老祖愿意跟随刘君怀的原因,就是因为他的目标根本不是在修真界,汉疆!

  刘君怀命中注定会走得很远,支援到何种地步阗殛老祖无法想象,即使他的阴阳术数也远远算不出刘君怀的最终归宿。

  因为他刘君怀生就是铸就传奇之人,他的未来甚至不受天道的枷锢。

  所以,阗殛老祖在刻意的为他营造出一片广阔天空,能够自由翱翔的随意自然。

  每一位能够成就大业之人,他的成长过程没有风平浪静。

  那些厚积薄发之类的说辞只不过是硁硁之愚罢了,这样的人注定脚下万古枯,打败他人,才是自己上行的台阶。

  只是刘君怀此刻的心情,却远没有阗殛老祖乐观,他只想一步一个脚印,有时候捧杀比棒杀更有威胁。

  午风说道,“这一次的行动修士联盟很是重视,水晶球录制的影像他们也看到了,虽然没有楚家人的直接证据,但是利用弑血盟对楚家的羞辱,倒是可以有一番作为!那位渡劫期修士的身份也查出来了,居然就是我们修士联盟看护汉疆界人员,在他身上应该可以挖出一些人!”

  刘君怀道,“修士联盟里面会有他们的人,怎么样把影像内容合理的散发出去才是最重要的!”

  “这些修士联盟前辈们在做准备,现在知道影像内容的不超过十人!拿楚家人做文章只是第一步而已,对了!老祖可是有话带给你,过一段时间,修士联盟有可能要接见你,这段时间不要与昆吾会长断了联系,闭关之类的可以暂时拖后一下!”午风说道。

  刘君怀很是好奇的问道,“我还可以进入汉疆吗?”

  “当然可以,而且修士联盟可能会给你奖励的,一个特殊进入名额还是没有问题的!”

  “奖励什么的,我倒是没有奢望,能够进入传说中的飞升之地,可是最大的奖励了!”

  午风暗自点点头,这位小兄弟,倒是没有多少贪念。

  要知道修士联盟随便拿出一点东西,就可算得上修真界的宝物了。

  况且还是奖励给功臣的物品,真心实意也好,树立名声也罢,总之这奖励不会普通的。

  他不知道刘君怀对这些还真没有太大的**,能够令他提早感受一下飞升之地的神秘,可是比靓丽要吸引多了。

  与午风一同过来的渡劫期修士传音过来,他与刘君怀相互告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交代,因为他知道不久后就会再见面的。

  等刘君怀飞回到那艘巨船之上,却明显的感觉到相还书等人那眼目的目光。

  能够与渡劫期修士如此的熟络,可是一件令人眼红的事情。

  别看他们这些位大乘后期在修真界有着崇高地位,到了汉疆也是要从最底层做起。

  提前有渡劫期修士的关系,可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

  星天议会这次以雷霆手段灭掉弑血盟,会把所有的超强都震慑住。

  这些家族,或多或少的有可以与弑血盟牵扯上点关系,毕竟弑血盟的首要拉拢目标就是这些组织。

  总之,整个东星天大陆,仍然是不平静的,人心惶惶,无数人都在观望。

  像秋风扫落叶般,将所有弑血盟显露出来的力量全部清除掉,这是对大部分修士的安抚,如果没有星天议会这一次决定性的胜利,星天大陆还会出在水深火热当中。

  星天议会返回到内陆,一方面是稳定人心,其二是封赏功臣,其三则是继续追杀弑血盟的残存力量。

  这就表示了星天议会之下的各个阶层,就会面临着重新洗牌般的新秩序。

  任何一件事都不能松懈,稳定人心是暂时拉住那些中间派,封赏是让自己的亲信得以安心,而与弑血盟和楚家有着千丝万缕般交情的势力,就要面临星天议会的再次审核了。

  在弑血盟还没有被剿灭之前,为了修真界的安定,许多有嫌疑的家族势力并没有深究到底,因为这些势力并没有完全的被腐蚀掉。

  所以,新一轮的反攻倒算是必须的,只有狠狠地斩杀一批曾经对修真界有过危害的相关力量,那种相对稳定的修炼环境才会更长久一点。

  这个时候的巨船内部,正在进行讨论的就是这些问题。

  “会长,要我说,就将那些与楚家和弑血盟坑瀣一气的斩尽杀绝。虽然我们仍然会有损失,但这样可以一劳永逸,以后修真界就会完全在星天议会及各域府的掌控里。”有人支持继续战斗。

  “星天议会所管辖下的年轻弟子,已经死伤不少了,如果继续打下去,还会有新的伤亡产生,这样的话恢复元气就要更久了!”也有长老,考虑到星天议会目前的状况,犹豫不决。

  刘君怀也认为后者的担忧更有说服力,两年的时间,各个域府都有许多的年轻弟子付出了生命。

  只有尽快的补充域府与星天议会的中坚力量,才是星天大陆未来的保障。

  当然前者的理由也是正当,只是这打击范围是可控制的,杀一儆百未尝不是种拉拢人心的捷径。

  这些人也不是真正的穷凶极恶之徒,在与弑血盟斗争最激烈之时,他们大多选择的是观望,而不是直接参与。

  “会长,您到底是什么意见难道就白白便宜那些混账东西让他们继续存活下去那些势力里面可是有楚家几个近亲,在最后时刻也没有完全背叛楚家,这绝对不能被原谅。”脾气暴躁的范擎苍低声吼道。

  众多长老?域主和执事,都看向昆吾掸。

  石作青城笑道,“此时不必急在一时!咱们的会长要有个全面的考虑,他的发言可是要经过深思熟虑的,这可是多少修士的性命啊!”

  相还书也是出言谨慎,“我的看法是去一个折中之法,有的修士的确不可饶恕!但也有些可以争取的对象不是?”

  昆吾掸望向了刘君怀,“君怀,你也讲一讲,毕竟这弑血盟的阴谋是有你首先发现的!”

  刘君怀连忙摆手道,“我那里有资格讲这些!我就是一名急先锋,出力在行,治理就没有一点经验了。”

  昆吾掸笑道,“无妨!本就是提一些个人看法,讲错了也没有关系!”

  见众人都面露微笑的望着自己,刘君怀也只好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讲了一遍,最后补充道:“星天议会与域府的权威不能打折扣,但是修真者皆以修炼为修炼为最终目的。那些位曾经有过异心的修士,很大一部分是被修炼资源所诱惑,他们的罪不该死!我还是赞同石作会长与相会长的意见!”

  昆吾掸想了好一会儿,说道:“我们不如这样,举办一个论功行赏大会,将所有家族势力,都请过来参加这个大会。对大多数势力安抚,对那些必须除掉的家族也不能客气,当场杀鸡儆猴也是有必要的。

  “这样,我们也可以乘机招揽更多的年轻修士加入进来!同时对于某些势力,也不能就此放过,就让他们拿出些诚意来略表衷心吧!”

  刘君怀暗挑大指,不愧是至高掌控者,简单的两句话,即树立了威信,又趁机赚取好处,还可以保得修真秩序井然。

  对于身前的这些大佬们,也是都给了面子,任何人也讲不出反对的理由来,这就是驾驭之术吧!

  而且他的话里没有一句具体的定性含义,比如杀谁?怎么杀?

  招揽的方式是怎样实施?针对某些势力的好处索取,这一切他都不参与具体意见。

  一切都由手下之人来操作,利益的均分,手下人的存在感,各方势力的相互妥协,都任由他人去做。

  他只要掌握大方向就可以了,具体承办人也会主动给他送来利益,不然他换人的权利还是很大的!

  “会长,若是有家族势力的掌管人不来呢他们恐怕不会认为星天议会会放过他们。这一部分人有胆量来参加大会吗”范擎苍皱眉说道。

  “他们会去的。如果他们不去,那我们灭掉他们就名正言顺了,也不会引起太大的反弹。”昆吾掸笑了笑说道。

  刘君怀笑道:“他们肯定不想来,但他们不敢不来!而且这一次的大会不要马上召开,拖得越久,星天议会得到的好处也就越多!”

  石作青城呵呵直乐,“最黑的就是你刘君怀了,你简直就是昆吾会长肚子里的蛔虫了。”

  荣轩点点头,望着刘君怀的目光里充满了惊奇。

  他自喻很是腹黑了,但在这个问题上他的本意与相还书类似,还是以保持修真界的稳定为主。

  这样的话,自会有各方势力主动前来表达善意,但是这种表达方式就不好讲了。

  若是采取刘君怀的冷处理,那这些人会蜂拥而上的,而且收起好处来光明正大的很。

  有时候,惩罚并不可怕,等待惩罚才会更令人心焦!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