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三百二十一章 刺杀

第三百二十一章 刺杀

  那昆吾掸是什么人?他可是大乘后期修为,是星天大陆的至高存在,这种任务跺一跺脚,就会覆灭一个超级门派的所在,他会为了你这个小小的化神期操心吗?

  似乎看出了左文清的这一份疑虑,莫思彤呵呵笑道,“师伯,君怀可是与星天议会的十几位大乘后期前辈都有私下交往,前段时间,他可是进入星天议会藏宝库挑选了好几件宝物的!”

  左文清呆呆的望着刘君怀,他已经高估了方家这位未来女婿,可是此时他感觉到根本对他还是一无所知。

  这位年轻人究竟都干了些什么?竟然引得这许多的大乘后期前辈对他如此的看重?

  那星天议会藏宝库是一般人可以进得去的吗?即使昆吾掸的至亲进入也要星天议会上下通过吧?

  此刻的左文清心下一片呆滞,他不知道莫思彤的话,还是相信自己这将近一百年的认知程度!

  不能怪左文清的满腹疑惑,西域的修炼环境极大地限制了他的接触范围。

  就像早先的刘君怀,首次进入出云谷,就被那满大街行走的筑基期所震撼。

  然后是云罗城那随处可见的金丹期修士,再到大罗城无处不在的元婴期。

  直到进入了汉郾城,刘君怀又见到了穿行在大街小巷的化神期,那里的金丹期修士只是行贩走卒而已。

  这就是眼界的开阔限制了,昆吾掸当初之所以为刘君怀制定出一系列的各处游走计划,就是为了改善他的眼界狭窄。

  在这一点上,刘君怀愈加的感受到昆吾掸对自己的真实情分。

  而此时的左文清与绝尘宫的高层们,就处于初到云罗城时刘君怀的感知范围。

  所以,左文清走回去把听闻讲出来时,那些位金丹期脸上的表情,可就称得上变化多端了。

  刘君怀可就不会在意他们内心的真实想法了,此时他已经做到了仁至义尽,没有了这种烦心事,他还乐得清静了。

  于是,刘君怀迅速融入了与边际中等人的酒宴当中,难得有机会与自己人如此的畅饮一番,他此时的心情很是通畅。

  过左云、黄飚、边际中可能使最为得意的了,他们向来善于在这种场合里如鱼得水的畅快。

  也只有焦云灿与夜媚还时刻关注着刘君怀身边的一切,他二人不再沾一滴酒水,他们是刘君怀最忠实的仆人。

  而此时的索阳奉戌,则彻底成为了师母莫思彤的使唤对象,把师母与她的长辈伺候好是他的首要任务。

  一夜无话。

  翌日清晨,酒后的刘君怀睁开了双眼,元神之力探过整个松烟城,他的嘴角撇出了一丝冷笑。

  传音给相关人等,一炷香后聚在了一起。

  刘君怀开口道,“现在松烟城来了许多的高阶修士,有文家之人穿插其间,应该是我那些仇人们被文家召集来了。这里面有一位大乘中期,两位大乘初期,十三位合体中后期,还有一大宗化神期与元婴期修士,统共八十三人,应该还会有后来者。

  “咱们这样,大哥,你与其他人就留在绝尘宫,我去抄他们的老窝。等我干掉那十几位合体期以上的修士,就过来招呼你们。”

  看着莫思彤那担忧的眼神,刘君怀笑道,“我有办法对付他们,这一点我心里有数,就不必为我担心了!没想到这文家还有如此手段!也好,就让我给我的仇人们一个深刻的教训吧!”

  众人相互望了一眼,见刘君怀其意已决,也就不再纠缠了,嘱咐了几句,便由着刘君怀步出绝尘宫。

  松烟城外,一处偏僻的院落。

  南域风云门陆长河正盘膝打坐,不到四十岁就修炼到合体中期,一直以来都是风云门的青年表率。

  只是因为叔伯兄长陆长守的存在,他在风云门暂时还不能主掌一方,但是比他年长将近十岁的兄长一直是他的守护神,每每有长辈上次的丹药,陆长守总是要分出一半来给他。

  两个月前的那一晚,是他最刻骨铭心的一晚。

  由于自己的饮酒过度,错过了兄长陆长守玉符传讯,等他第二日赶到珈虞城城外二百里处时,包括大伯与陆长守在内的三十几名修士皆已毙命,连尸首也没有留下。

  那一地的血迹他还以为是刘君怀一方所留,待回到风云门才知道大伯与堂兄均已殉难。

  连夜遣散风云门后,他一直在外躲避,再接到有关陆家的讯息,却是陆家老祖的自爆解体。

  于是,在秘密组建了一支队伍之后,便得知了刘君怀在西域莫桷国松烟城出现。

  连夜赶到了这里,却意外地碰到许多怀着同样目的前来的旧相识,他们约定了今夜就是刘君怀的最后时日。

  强忍住激动的心情,他抓紧时间补充真元。

  正自沉浸在真元在体内流转的陆长河,霍然间,耳中隐约的听到了一丝异响。

  陆长河的功法运转微微一顿,侧耳细听,却是再无一点儿声响。

  他悄悄站起身来,慢步往异响的方向移动。

  就在此时,“嘎吱!”房门居然响起一道低不可闻的轻响,他的脸色也瞬时变得凝重起来!

  忽然,一条身影出现,一道凌厉的气息自门口处向着自己奔袭而来。

  陆长河侧身滑出数尺,一个箭步上前,双掌猛的一拍,一道橙色光芒凝聚成一把利剑,向着黑影疾射了过去。

  只是那道身影突兀的消失不见,霎间他后背感到了凌厉的杀意。

  陆长河心中一寒,警兆大起,随即不假索的朝着身侧扑倒,橙色剑芒在身体触地之前已然罩向整个身后。

  只是在身体接触地面的一霎那,一把暗红色短剑豁然在地面上显现,红色刀芒闪过,陆长河感觉到颌下喉咙一疼,呼吸停滞,识海一阵晕眩,便即失去了知觉。

  刘君怀在其身后缓步走出,张手一招,殇夜短剑化做一缕红光,“咻”的一声窜回刘君怀体内。

  收起尸体,他慢慢潜出房间,闪身来到另一处房间。

  半柱香之后,刘君怀的身影再次在院落里出现,包括陆长河在内的三名合体期,五名化神期皆已毙命。

  松烟城内,三元居酒楼。

  刘君怀的身影出现在了三楼的一处房门外,房间内的三人在这太阳刚刚升起之时便摆上了酒肉。

  其中一位合体中期修士,端起酒杯凑到鼻尖嗅了一下,微微点了点头:“绝尘宫那边有什么最新情况么?居然要我亲自过来。”

  一名化神期修士答道,“那倒没有!不过一会儿有几位南域的道友要过来,师傅要我通知大师兄过来接待一下!”

  合体中期奇怪道,“南域?也是为刘君怀而来?”

  另一位合体初期说道,“应该是吧,好像与楚家有些关系!”

  “那就怪不得了,星天议会快要把楚家斩尽杀绝了,但楚家的旁系还是有不少的,虽没有什么厉害人物,应付化神中期的刘君怀还是可以的!”合体中期修士有些不以为然。

  “大师兄,师父他老人家可是特意要我提醒你,那刘君怀可是能够斩杀大乘初期修士的!虽然传言未必可信,想来那小子的实力肯定不会很弱。”

  化神期修士有些惶恐的劝说道,甚至不敢抬头望向那位大师兄。

  果然,大师兄有些恼怒道,“小智子,别以为你的资质不错,在师门有师傅护着你,出门在外你竟然教训起师兄来了?”

  合体初期修士劝解道,“刘师弟没有讲错什么,况且他只是传达师傅的话而已!那刘君怀真的不可小觑,能与大乘后期前辈一起作战,修为还会低到哪里去?刘师弟也是好心,小心无大错!”

  大师兄冷笑道:“就是因为他的身后有高人相助,他才能够如此风光!不是师兄我狂傲,两位师弟,你们认为当时的元婴后期可以斩杀大乘初期吗?一个大境界差距就是天壤之别了,何况还相差那么多!”

  合体初期惊愕的问道,“刘君怀那时候才元婴后期修为?与大乘初期相抗?那不是痴人说梦吗!”

  大师兄笑道,“所以嘛!在师门一提起此事,师傅就责骂我,打死我也不信那人背后没有帮手!”

  说罢,他端起酒杯,仰头间,忽然觉到后脑一阵巨痛,一道指芒自前额贯通而出。

  大师兄两眼的惊骇还未完全显现出来,便眼前一黑,仰靠在椅背上。

  合体初期显然还未从方才的惊愕里回转出来,兀自在桌边嘟囔着什么。

  那位小师弟却是看到了大师兄那骇极绝望的一瞥,想要身形后撤,两腿却是无法移动分毫。

  感觉到现场的冷清,合体初期提起酒壶要给大师兄斟酒,猛觉后心一阵冰凉,一把暗红色短刃自前胸凸出,鲜血浸入刀刃不见。

  不待那名小师弟惊呼出口,刘君怀的眉心的一只火焰凤凰骤然脱体而出,化作一道闪电般迅疾的火线,迅疾的钻入了他的识海。

  那道火线透射而出,化神后期修士的身体已经化为了片片焦尘。

  收拾好现场,刘君怀静静盘坐着,紧闭着的双目微微转动,一丝丝能量气流在身体周围流转着。

  一炷香时间之后,他的两眼募然睁开,元神之力透过门前禁制,紧盯着逐渐走进的三人。

  那三人走到门前,却是渐渐停下了脚步,房间内清醒的无法探视,使得他们心中疑窦丛生。

  倏地,刘君怀一掌拍出,浑厚掌力瞬间贯穿了房梁门框,一击而过,“轰”的一声爆裂开来。

  强大的劲风肆虐而起,随着一股令人心悸的能量波动产生,一道肉眼可见的劲气涟漪迅速蔓延而出,震得整片空间微微波动!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