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三百二十五章 凌家出现

第三百二十五章 凌家出现

  这一次松烟城城主府的反应迟钝,已经引起了西域域主的反感,这才是卜副城主汗如雨下的真是有原因。

  本来他已经做出了正确决定,要组织人员前来绝尘宫慰问刘君怀。

  只是接下来会场如潮的恭维声四起,令他一时间有些飘飘然,续而宏篇大论般地展望未来,替代了之前的正确抉择。

  这就是松烟城城主府多年以来养成的傲慢性情使然,在下意识里,他们总有一种高高在上的存在感。

  绝尘宫突如其来的强势崛起,使得他们的忧患意识还没有完全转换过来。

  以自我为中心的官僚作风,直接导致了域府的不待见。

  遥远的西域域府都千里迢迢的赶来了,作为地主的松烟城城主府近在咫尺却不见露面,令域府很没有面子。

  这个时候,松烟城城主府才真正意识到刘君怀的可怕之处。

  只是还未等到他们寻找到改善关系的机会,更为震撼的一幕出现了。

  那刘君怀正自谈笑间,忽然面色一整,向着木方和低声说了什么。

  然后一脸振奋的木方和在主席台站立起来高声道,“这会议又要中断了,所有修士都到山门外等候,迎接星天议会的到来!”

  木方和的话音落下,现郴片寂静,片刻之后,便是罕般地欢呼声。

  许多修士已经等不及了,返身向着山门处跑去,令得更多的绝尘宫弟子一哄而散,竞相奔向山门外。

  木方和给刘君怀传音道,“你杏这一番动静影响果然惊人,连星天议会的大老爷们都惊动了!”

  刘君怀呵呵笑道,“我本来就在星天议会供职,他们派人来慰问一下倒也应当!”

  他没有讲出来,其实刘君怀的元神之力早就探识到了昆吾掸,他自己也没有想到,昆吾掸会如此给撑场面。

  名义上所有人都是给绝尘宫祝贺,实际上他们都是为了自己而来。

  那几位松烟城城主府之人更是呆若木鸡,星天议会可是在几万里之外。

  能够在这时候赶来,说明了在接到消息的一霎那,他们就已经出发了。

  这位刘君怀,竟然如此的被星天议会所重视,这其中的具体情由不得而知,但是今后整个星天大陆,应该不会有势力胆敢与刘君怀在明面上相抗衡了。

  也许只有刘君怀自己明白,这一切也许只是巧合而已,昆吾掸应该这段时间不在汉郾城。

  几万里的路程,哪有这么快就能够赶过来,除非与自己有同样的瞬移小神通。

  在山门外没有等候多长时间,星天议会那硕大的飞艇就已经来到了。

  这一次昆吾掸倒是没有带着多少人过来,只有相还书跟在他的身后。

  不过这也了不得了,一位会长,一位副会长,几乎是修真界最顶层的两位了。

  见到刘君怀,昆吾掸呵呵笑道,“君怀,你这是走到哪里,都会带来大动静_体什么情况,详细给我讲讲。”

  刘君怀忙道,“这倒不着急,你看这么多迎接您的队伍,我的是往后拖拖没问题的。”

  木方和领着属下一一见过昆吾掸两位,便一起来到了会议现场。

  此时的绝尘宫大会已经完全转变了性质,这些位前辈高人的到来,明显把档次提升的太多了。

  昆吾掸简单地讲了几句,便回到刘君怀身旁,听刘君怀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昆吾掸的怒气渐盛,张手招过来木方和,“自明日起,全面阻击文家的昊启商会,所有王家直系,全部抓起来o域的五奇宗,我另行安排人员。这些弑血盟的余孽简直猖狂到极点,不彻底铲除,会给修真界带来更大的隐患!”

  旁听者均是暗自咋舌,这位星天议会会长的一句话,文家算是彻底的完了。

  但凡与弑血盟沾上边,任谁也无法出手相救了。

  只是这昆吾掸的怒气还未消除,他向着相还书说道,“给南域域主传递讯息,令他明日午时之前赶到这里!另外,通知各域五日后到汉郾城星天议会总部集合,反噬所有与收下你以及楚家有关系的修士,全部进行抓捕,五日后我希望见到成果!”

  不管旁边的人心里怎么想,木方和却是明确感到了极大的震撼,这昆吾会长为了刘君怀,竟然不惜掀起全大陆又一次的打击风暴。

  这刘君怀几乎是在他的眼皮底下成长起来的,即使这样,短短的一年半时间,他究竟干了些什么事情,竟让昆吾掸如此的看重。

  相比于木方和的内心震动,刘君怀更多的是感激。

  昆吾掸如此的大张旗鼓,虽然有很大成分上是借势而为,但对自己的重视那是没有一点掺假的。

  要知道那些位域主可是刚刚自无荆回来,这么焦急的把他们召集回去,明显是气急升疯了。

  而且针对于修真界下一步的行动,肯定都已经做出了安排,看来由于此次事件的发生,使计划提前进行了。

  这也不能不灵昆吾掸气急,三名大乘期的暗杀,一旦刘君怀毫无知觉,那形式就很是危急了。

  本以为弑血盟的灭亡,修真界会迎来短暂的安宁,没想到刘君怀刚刚回到西域,就被弑血盟的余孽给盯上了。

  而且通风报信之人,竟然是一城之主,这种吃里扒外行为,怎能不令昆吾掸感觉到气愤。

  刘君怀见昆吾掸实在是愤怒的紧,也是连忙找话题,来化解一下他的这种情绪。

  “会长,来之前我忘记了询问,就是星天议会的那位看守藏宝库的老前辈,到底是何许人也?他要我从无荆回来去找他一趟,我这里一忙碌给忘记了!”

  昆吾掸眼前一亮,“怎么?君怀你还与他老人家扯上了关系?他叫做凌墨,是那位渡劫期前辈凌霄川的父亲,你肯定奇怪为何儿子都进阶到渡劫期了,这位凌墨为何还停留在大乘后期?”

  昆吾刁右看了看,传音道,“这凌墨老前辈之所以留在修真界,是有目的的,好像是在寻找什么家族的遗物。他两百年前就可以飞升了,但为了这寻找之物才想办法压制壮界。”

  刘君怀心里一动,他那日在藏宝库就隐隐觉得,那凌墨身上有种令他熟悉的气息,只是那气息很是微弱,稍不注意就会遗漏过去。

  此时与他的姓氏联系在了一起,刘君怀忽然体悟出了凌墨身上气息的来源。

  凌墨身上的气息,就带有一丝刘君怀体内雷电本源之力。

  这时候,刘君怀就基本可以确定下来,这凌墨就是那位在上古遗址得到过雷神门下传承的凌向隅后人,他寻找的就是九劫天雷珠。

  看来那次凌家并没有完全被覆灭,至少凌墨这一枝就活了下来。

  此时的刘君怀心情激动,这凌家很有可能会有一些关于九劫天雷珠的信息,或者他手里很可能有雷神传承的功法存在。

  只是他在犹豫不决,不知道向凌墨暴露出自己雷神第一百零三代传人的消息是否正确。

  看出了刘君怀的震惊,昆吾掸拍了拍他的肩头,“有事情一会儿再说,现在先把这大会结束了吧!”

  刘君怀这才暮然惊醒,忙走向了方承量,低声说了昆吾掸的意思,就有着他去安排了。

  接下来还有绝尘宫的庆功酒宴,刘君怀心里惦记着凌墨,便与木方和约定好酒宴上再见,拉着昆吾掸去了一处无人之地。

  刘君怀把得到雷神传承的前因后果讲了出来,昆吾翟是震惊不已。

  好在刘君怀身上的隐秘太多了,昆吾掸甚至有些习以为常了。

  仔细的想了想,昆吾掸笑道,“这是件好事情}怀,你想想看,之所以留在修真界,定是有凌家先祖的遗训,他所要寻找的应该就是那九劫天雷珠了,如果他的先祖得到的是真品九劫天雷珠,很有可能凌墨的目的就是这一枚天雷珠!

  “也不排除他的先祖遗训另有所指,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凌家并没有得到真正雷神传承,比如雷电本源且那一枚真品九劫天雷珠并没有在汉疆出现过,凌家人被灭门后,若是那天雷珠被人得去,肯定会有修士会在天劫降临之时使用它,我想凌霄川就是凌家在汉疆的耳目,如果天雷珠在汉疆出现过,这位凌墨前辈就不会继续呆在这里了!”

  刘君怀心中一动,说道,“您的意思这一枚真品九劫天雷珠还在凌家手里?凌墨前辈迟迟不肯进阶到渡劫期,就是为了留下来寻找真正的雷电本源,或是雷神传承?”

  昆吾掸笑道,“应该是了,所以这凌墨不会对你不利,而且我会陪你一起去见他{是星天议会的老前辈了,我的上一任就很是尊重他,特别嘱咐我要尽力给他提供帮助,我想之所以把他安排在藏宝库,也有保护她的原因!”

  刘君怀低头沉吟了许久,说道,“我现在有些明白那位真正雷神传人薛狂寻辈,留给我九劫天雷珠仿制品的原因了,它们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护那一枚真品九劫天雷珠!”

  说罢,刘君怀取出了一枚仿制九劫天雷珠,“昆吾前辈,这一枚仿制品留给您,我要给阗殛老祖也留一枚,希望到时候我们会一起飞升仙界。只是那位寻辈为了保护那一枚真品,会有多少人因此而丧命?我可是分出去了几枚,是不是要收回来?一旦外人得知,会不会给他们的家族带来危险?”

  昆吾掸面色郑重的接过来,说道,“这的确是个问题!唯一的解决方式,就是像你所说,我们集体飞升,也许有了这十二枚仿制品,会令我们暗中形成一个新的团体,这个团体会比汉疆所有的势力都要团结!”

  [记住网址  三五]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