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三百二十六章 心境的缺憾

第三百二十六章 心境的缺憾

  刘君怀也渐渐明白了那位薛狂的良苦用心,这一十二枚仿制品出现的后果,必定会引起汉疆的轰动。

  他的本意是为了保护得到真品后的自己,但刘君怀没有利用这些仿制品制造出混乱,而是把它交由自己熟悉之人,这就令薛狂的计划有了很大的出入。

  只有尽快的找出另一种办法,才可以让那些得到仿制品的家族和门派,继续处在安全当中。

  好在自己手里还有几枚,到时候乘机令它们流落出去,也是一种迫不得已的办法。

  忽然,刘君怀把这真品九劫天雷珠,与弑血盟联系起来,他的后背立时升起了一层冷汗。

  看到刘君怀的表情异常,昆吾掸连忙出声询问。

  刘君怀把自己那一霎那的猜测说出来,顿时令昆吾掸呆立当场。

  良久,昆吾掸说道,“若是弑血盟真实目的就是那一枚真品九劫天雷珠,那么这弑血盟背后之人的来历可是太恐怖了!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九劫天雷珠进入仙界,看来雷神的预言同样也触动了那些有所企图之人的神经,看来我们这些小卒子,会是传说中三界劫难的过河之兵了,那仙界就是这条河!”

  刘君怀与昆吾掸对视着,两人的眼神均是充满了怪异。

  几乎同时,二人哈哈大笑起来,刘君怀说道,“若是真相的确如此,我们就甘当这过河之兵又能如何?能够参与到这场神道间的争斗,即使以身殉道也是有所值了!就像当初我才筑基期的修为,能够给弑血盟这般庞然大物制造出些许波折,也不枉修炼一场!”

  昆吾掸神情激奋,面色由于过度的激动也愈加红润起来。

  “的确如此,这天地间又能有几人可以参与到这场可改变天地的争斗中去?况且我们的参与还是如此关键,一切皆有定数,一切皆有机缘,老夫我宁可下地狱受那无量之苦,也不甘庸庸碌碌一生!”

  刘君怀同样的豪情万丈,“即使不能拯救什么,从此天下格局因我而改变,也是不枉与天道相争一场!让我们的与天争命,就由此开始吧!”

  昆吾掸频点头,“在大千宇宙的无限神秘与伟大之中,我们只是那蝼蚁般的存在,只是那无比神秘的坦坦大道上的得道之人,都是如我们这般蝼蚁渐渐成长起来的,我们是蝼蚁,但不缺乏勇气!”

  刘君怀笑道,“没想到前辈这般华发苍颜老者,也有我少年轻狂之时!”

  昆吾掸道,“君戒有三,大化有四,我们修炼者不就是为了打破这戒规枷锢么!况且我这把年纪,在仙界也就如同新生之儿!”

  刘君怀说道,“既然前辈能有如此壮志,我等轻壮之辈更应该勇往直前了!只是这天道悠悠,处处有玄机,我们行得每一步,都要谨小慎微,何况还有暗中的敌意在时刻觊觎,看来我们还要细细地布置一番!”

  昆吾掸自然理会这其中的艰难,“即使在飞升之后,这隐秘也不能令太多人知晓,只有自身安全的前提,才会有与敌人一战的本钱。十日后你要与我往汉疆一行,修士联盟有人要见你,阗殛老祖那里也要去一趟了。到时,可与老祖细细倾谈,他可是能触到一丝天机之人,有了他的帮助,我们的路会平坦些。”

  刘君怀笑道,“老祖与你我乃同道中人,有了他,我们的队伍可是坚实的多,我很期待老人家的教诲!”

  昆吾掸面色一整,“君怀,以后在私下里就不要前辈前辈的称呼了,阗殛老祖都不赞同你的如此称谓,我这里更不能亵越了!”

  刘君怀道,“我会是称呼你会长,进入汉疆之后再说吧!”

  这一番交流,本就投缘的二人,更是亲近了一大步。

  算来时间已经差不多,他们便去往宴会大厅,毕竟这些远来之人,是因为刘君怀而来的,礼是不能失的。

  酒宴正是即将开始之时,见昆吾掸到来,方承量才暗松一口气。

  刘君怀自然与星天议会和西域域府同席,昆吾掸还特意嘱咐,把莫思彤也安排到一起。

  木方和已经进阶大乘后期,令刘君怀十分高兴,忙出声询问。

  木方和笑道,“也多亏了你的原因。因为西域对弑血盟之事上的巨大贡献,星天议会给了西域域府很多的修炼资源,你也知道西域的修炼环境,有了星天议会的倾力协助,域府几位高层都有了不同的进阶,这整体实力也是提升不少!”

  相还书在一旁笑道,“君怀能够这么坚定地与弑血盟斗争,与你们西域域府的支持是分不开的,况且那梁丘庹楚的身份可是座大山,没有木域主的倾力相助,他刘君怀也不会顺顺当当的活到现在!”

  相还书讲的可是实情,木方和的确在域府给了刘君怀最强有力的帮助。

  没有他及时与星天议会联系,那梁丘庹楚还真的无法解决。

  有些时候刘君怀回想一下,若是西域域府没有木方和这般人物存在,弑血盟的覆灭也许还要等待好久。

  正是弑血盟在西域的全面溃败,才令各域的弑血盟渐渐浮出水面,说木方和居功至伟一点也不为过。

  刘君怀想到此处,端起酒杯向木方和深施一礼,“木域主,小子这里还要感谢您的大义与不吝教诲,不然与弑血盟的胜利,会有更多的周折!而且您对小子的暗中看护,可是给我减少了无数危难!”

  说罢,一昂头杯中酒一饮而尽。

  木方和没有阻止刘君怀,他同样对刘君怀身怀感激,但是它的出发点要比刘君怀高出了不少。

  没有刘君怀的出现,修真界他木方和不敢言表,但是西域的确受益匪浅。

  可以讲弑血盟的被发现,全部是刘君怀一人之力。

  这种潜在的危机,造成的伤害有多大,每个人心里都明白,早一天铲除,修真者就早一天受益。

  看着刘君怀那有些动情的眼神,木方和也是百感交集,也是把仙酒一饮而尽。

  昆吾掸笑道,“现在声明谁的贡献大已经没有意义了,因为所有参加了这场战斗的修士都明白,修真界重复以往的相对安定,才是最主要的。作为我们当权者是理所应当,毕竟君怀也是星天议会的一员!但是这一切的起始,还是由于君怀的不畏强敌,我想所有知情人对于这一点,是没有任何异议的!”

  木方和说道,“不管怎样,弑血盟总算是被我们消灭了,但是他们在汉疆还有隐晦而强大的力量存在,我们任重道远啊!”

  昆吾掸说道,“所以说这一页已经掀过去了,接下来我们只有尽到力所能及之力,才算是不愧于心了!”

  刘君怀笑道,“这修真界弑血盟的余孽也不可小觑,不然我刚刚参加完表彰大会,就以身殉职了!”

  相还书点头,“虽然星天议会的表彰大会你没有真正参加,但是会到西域也算是衣锦还乡了!没想到弑血盟残余会这么快得到消息,好在君怀没有出什么大事,不然星天议会回羞愧到死!”

  木方和呵呵乐道,“这才是昆吾会长真正气愤之极的原因,我看会长那一刻几乎要失控了!”

  “的确如此,虽然我相信君怀再有如此情形出现,也会从容应对,但是我得知消息的那一刻真的甚为恼怒。”昆吾掸有些气恼的说着。

  相还书说道,“提起这些我想起来了,方才传来消息,那南域五奇宗冯阔旸亲自绑着他的长孙冯萧清去了汉郾城,星天议会在等着会长给出处理意见!”

  刘君怀听了此事,向着昆吾掸说道,“这位冯阔旸还真没有参与此事,我在文家听到他还派出了弟子前来阻止,我看也就算了吧!”

  昆吾掸向刘君怀正容道,“君怀,这是不能有丝毫的心慈手软!那冯阔旸若是真心前来阻止,为何不去你那里提醒?他只是担心因此牵连到自己而已。君怀,这种妇人之见不可再有,试想若是冯阔旸势力压过了星天议会,他会轻易放过你吗?你可是令文家灭门了。”

  刘君怀心中一颤,他的确没有深想过此事,听了昆吾掸的警醒,想来那冯阔旸还真的会报复他。

  相还书道,“君怀,昆吾会长讲的没错,这冯阔旸不是我们同一类人,他的出发点只是保得五奇宗一时平安,而不是为了抗衡弑血盟,这里面有着本质的区别。一时的心慈手软,有时候会给自身带来极大的隐患!”

  几人讲的很是在理,修真界这种事情多了,而且强者之间的争斗只要没涉及大是大非,没有谁对谁错之说。

  况且像冯阔旸这般,明知道众多杀手前来松烟城,却只是派人去劝阻文家,而没有及时向刘君怀通报险情,本身目的就不纯。

  他之所以阻止文家,是顾忌刘君怀星天议会特使身份,而不是为了弑血盟余孽如何如何。

  这种阴险之人,刘君怀若是有心放过,说不得哪一日冯阔旸真正强大起来,会亲自找来。

  此时的刘君怀只觉得身上有一丝寒意渐起,他意识到了自己这方面的缺失,他的心境与眼界都存在着缺陷。

  这对于他日后自身的发展没有益处,他需要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