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三百三十二章 心境的真实体现

第三百三十二章 心境的真实体现

  此时修士们一个个的目光也都落到了刘君怀的身上,脸上也充满了充满了无比震惊的神情。

  这个凌晨,已经没有几人可以安心的修炼了,偌大的广场大部分万象宗弟子都聚集在了刘君怀的身周。

  他们在为自己这种的惊天气势而骄傲,感受到门派联盟弟子在远处纷纷投来眼目的眼神,他们的心里舒服极了。

  “我的天啊!那么多的灵没把你撑爆了,你到底是什么做的。”吴耀汉伸手在刘君怀身上拍拍这打打那,他可是清晰地望见了,当时刘君怀上方虚空里那巨大的灵气漩涡。

  刘君怀笑着摆摆手,与相熟几人匆匆打过招呼,这许多人看着,着实有些头疼,转身离开。

  这一次能够掌控天地元气,与无意间的心境突破有直接关系,抓紧时间稳固下来才是关键。

  所以,也顾不得有些失礼了,来到后山的炼丹师室,在时间阵里一呆就是三十几个时辰。

  再次出现时已是第三日的上午,却得知木方和亲自来到了万象宗。

  见刘君怀在闭关当中,也就没有前来打搅。

  在门派联盟的会客厅,刘君怀见到了木方和一行。

  木方和也是详细向刘君怀描述了调查结果+。

  这一次的幕后主持果然是那位副域主桓泰,大乘中期修为的一位老者。

  这人的能力还是值得肯定的,只是梁丘庹楚出事后,本该第一顺位接任西域域主,却不料被木方和抢了先。

  于是心胸没有那么广阔的桓泰,自此后处处与木方和作对,可见修为与做人还是有差别的。

  这一次,他本想着在木方和回到域府之前,瓦解掉一些木方和的传统势力,同时可以培植一些自己的力量。

  只是他没想到刘君怀的存在,而且他的反应如此强烈,这就彻底激怒了木方和。

  这时候,刘君怀在莫桷国松烟城之事也传到了他的耳中,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偏执招惹到了刘君怀。

  他当然知道刘君怀与木方和的密切关系,这是在之前还真没令他把刘君怀放在眼里。

  只是这一次刘君怀在松烟城连续斩杀三位大乘期修士,则是彻底惊骇了他。

  这位副域主当然知道木方和如果用心去查,还是很容易的。

  若是没有刘君怀这个威胁,桓泰也乐于木方和知道真相,这样就可以狠狠恶心一下他。

  可惜刘君怀的狠厉,直接动摇了他的信心,并且那刘君怀身后还有着星天议会的存在。

  所以惊慌失措的桓泰晕了头,竟然派遣手下逐家上门威胁,却不料有几人正被乘勤宿与南东陵的人碰到。

  那些门派也是愤怒了,索性一股脑全部交代出来。

  木方和没有丝毫客气,直接把证据派人呈献给星天议会,他已经忍耐这位桓泰很久了。

  在把桓泰控制起来之后,木方和马不停蹄,直接来到万象宗。

  昨日一整天,门派联盟的任尹淮与肖擎天,已经向木方和详细解说了今后的发展措施。

  木方和给与了极高的评价,这不仅可以令西域域府某些人吃了一颗定心丸,而且门派联盟的一系列举措,可以帮着域府解决许多修炼环境上的尴尬。

  刘君怀对于那位桓泰的处理还是很好奇的,“木域主,你认为星天议会会如何处理桓泰?他可是大乘中期修为,处理之时会考虑进去吧!”

  木方和呵呵笑道,“大乘中期?那又怎么样,意图瓦解门派联盟,可是与弑血盟流寇同等罪名,即使他身后之人也不敢讲出半个不字!这弑血盟为害修真界多年,拉了无数修士下水,还差点造成惊天大祸,门派联盟可是揭露弑血盟的大功臣!”

  任尹淮说道,“虽然门派联盟的能力限制,不能参与到更高阶位的战斗中去,但刚刚剿灭弑血盟,便对我们落井下石,的确有些寒心了。不过,这也只是绝少部分修士所为,我们不在意。”

  木方和说道,“说实话,对于门派联盟的继续存在,是有一些异议,但是你们能够及时改变联盟的存在意义,一定会打消那些心有疑虑之人!”

  刘君怀点头,“门派联盟的性质变了,但是在各个门派的威望不会减弱,若是日后修真界再有邪恶组织出现,门派联盟登高一呼,同样会有巨大影响!”

  这时候,闭关几日的文处一到来了,见到刘君怀后一脸的笑意:“前几日你闹的动静可是巨大,我都差点被你惊扰!”

  刘君怀连忙起身致歉,文处一摆摆手,“话说以你的境界竟然能够操控天地元气,除非亲眼所见,外面之人不会有几人相信的!君怀,给我们讲讲你的感悟?”

  这机会可是难得,感悟这东西摸不到,触不着,依靠的是意识一瞬间的恍然明悟。

  在场众人均是一脸期待,这也包括了文处一这位大乘后期。

  虽然文处一可以掌控天地元气,但是防御强于攻击,刘君怀那晚的威势要高于自己,他自然也是想着在刘君怀的描述中找到一丝灵感。

  刘君怀无奈的道,“我也是稀里糊涂,那一晚与两位盟主分别,因为即将离开这缥缈峰,心里有些感伤,就在万象宗四处转了转!我想这一次意外的接触到自然法则皮毛,与前段时间境界的提升有直接关系!”

  众人一时不解,刘君怀便把那日在松烟城被几位前辈教诲之事讲了出来。

  木方和几人眼有一丝失望之色,那文处一却是眼前一亮,“这倒是提醒了老夫,在这之前,我只是注重感知与悟会,丝毫没有与心境的提升联系起来,这的确是一大失误!”

  说罢,他望着木方和几人眼中的疑虑笑道,“你们很幸运听到这些,因为这心境的提升是理所当然,没有人会在势力久未提升之时主动考虑到,这心境没有明显的阶位区分,平日里又是感知不到的,所以都被我们忽略过去了。

  “方才听了君怀的讲述,我这才意识到我们大多数修炼者都走进了一个误区,我自小接受的修炼心得就是心境是与境界紧密相连的,只有心境达到了,修为境界才可以提升。”

  众人皆是点头,也包括刘君怀。

  那文处一笑道,“听了君怀一席话,我突发奇想,这心境就像这天地、大自然一样无处不在,它早已远远超过了自身修为的瓶颈限制,只是都被禁锢在无数个泡沫里,而心境就像是一个**空间,把这些泡沫全部包容着,只有泡沫一个个破碎,境界才会缓慢提升!”

  任尹淮迟疑的问道,“那岂不是讲,这心境不用刻意去感悟了?”

  文处一说道,“恰恰相反,这心境的感悟要无时不刻,只有心境的感悟才会令那些个泡沫破碎!我的意思是,每一次的修炼,心境的感悟要始终伴随左右。这泡沫的外壳很是坚固,只有不间断地利用心境去撞击它,才会有松动的可能!”

  刘君怀说道,“这与传统的观念有何区别?不是一样需要把修为提升到进阶关口,才有可能戳破泡沫的外壳!”

  文处一呵呵笑道,“是我没有讲述清楚!这心境空间并不只是有境界泡沫,还有很多别的,譬如法则、道纹、奥义等等!君怀,你自己就是最明显的例子了,虽然你的境界没有提升多少,但是你所领悟到的道纹与刚刚悟会到的自然法则,不就表明了心境已经远远超过了自身修为?”

  所有人的眼前一亮,如果与刘君怀这个逆天存在结合起来,文处一的这番理解也许真的存在。

  要知道刘君怀对道纹的领悟,是普通仙人也无法做到的事情。

  这很简单的就表明了,心境的的确确是远远超过了实际修为的。

  不止众人的眼前发亮,就是这个发现的始作俑者文处一,也是明显的激动起来。

  他的两手互搓着,在房间里来回的挪动着,嘴里念念叨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能责怪文处一这般的失态,他的理念可是颠覆了几万年修真界那桓古不变的修炼常识。

  虽然这对修士的实际修为没有太大的帮助,但是这理论至少说明了心境在修炼当中的重要性。

  只要在每一次的修炼过程中,多少涉及针对心境的感悟修炼,日积月累,无疑境界的提升会快上许多。

  渐渐的,在场之人的眼神、由兴奋变为了震惊,再到骇然。

  这文处一的发现,实在是太重要了,而且是在颠覆了无数前辈神人认知的前提之下。

  一瞬间,文处一的身影在他们的眼中,立刻高大起来。

  在这之前,没有人会忽略心境的重要性,但是也没有人意识到每一次的修炼也会涉及到心境。

  如果文处一的这种理念被广泛认知,在今后的修炼当中,不时地用心去感悟体内实力的修炼效果,的确会对修炼有很大帮助。

  随之而来的便是修炼速度无形中的提升,这可就是所有修士梦寐以求的了。

  只是文处一的这种新的认知,肯定会被无数修炼者所耻笑,尤其是那些汉疆的老前辈们。

  打破固有的观念禁锢,那可是推翻了所有修炼者前辈祖先的尊尊教诲,这是有违天理的大逆不道。

  而且他的这种理念无可证实,他也不可能把刘君怀推出来正是此论据的真实存在,那可就把刘君怀推到了万劫不复的众目睽睽之下。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