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三百四十五章 湖底压力束缚

第三百四十五章 湖底压力束缚

  凌墨惊讶地望着昆吾掸道,“咦?昆吾会长如何得知此物的下落?”

  昆吾掸哈哈笑道,“君怀的元神之力不低于你我,既然他得到了雷神传承的雷电本源,那位薛狂前辈交代给他的任务就是寻找九劫天雷珠!君怀的元神之力不低于你我,而且他还身怀天眼通,能够遮蔽着他的探识,在这汉郾城里,就只有这处秘境与那渺氲湖湖底了!凌前辈,我讲的可对?”

  刘君怀很是惊讶昆吾掸的思维敏捷,他的思路转换之迅疾,彰显出作为修真界第一人的不同寻常之处。

  只是刘君怀不知道的是,这位昆吾掸早在他这般年龄便引起修真界各大门派的注意了。

  他所展现出来的少年修炼天才只是一方面,超乎年龄的沉稳与聪睿才是他最令人吃惊的地方。

  而且他为人处事的周全与果断,处理棘手问题时的手段老辣,致使他年纪轻轻便被他家族所在的中域域府所看重。

  随着弑血盟在修真界的消弭,刘君怀与这些位大乘期之间的交往,便多了许多日常接触。

  了解的越是透彻,刘君怀越是发现能够爬到这一步的每一人都不简单。

  也许各域域府那一阶层在人员的选配上,更多看重的是修为与办事能力。

  但能够在星天议会占得一个席位的,皆是那些位眼光长远之人,人格本性也相对正直。

  虽然日常也有各势力之间的相互倾轧,但在对待诸如弑血盟这般大事上,却能够同心协力,步调一致。

  看来在人选的问题上,星天议会应该有一个专门的组织,在几十年前就开始布局,考察,逐步提升。

  猛然间,刘君怀发现自己的思路有些飘忽了,因为昆吾掸与凌墨正饶有兴趣的端详着自己。

  看到刘君怀的倏然惊醒,凌墨笑道,“我也称呼你君怀吧!君怀啊,我很好奇你在感悟上出乎寻常的敏感,方才昆吾会长也与我讲述了前几日你的心境有些松滞,在场几人出声提醒,便会令你瞬时进入体悟状态,也许这就是你在这方面的不同寻常之处吧!”

  听了昆吾掸给他的传音,凌墨才知道刘君怀会随时进入体悟状态,他的心中自然是惊讶的很。

  刘君怀正色道,“也许是吧,我还真没有对这种情形的出现关注过,譬如对一丝道纹的感悟,我自己也是稀里糊涂的就进入了无我状态!”

  凌墨点头,“无我状态亦称自我最优执行力,一旦进入这种状态,修士的五感就会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没有任何闲杂感情,只专注于意念的极限集中,若是这种状态利用与战斗当中,视野、感知、力量、速度、体力都远远超越了平常的自己。君怀,你谈一下对于无我状态的感受!”

  “生命的进化道路有多条,而修士的潜意识却偏偏局限于这个我,不是我不重要,生命自从有了自我,才开始真正的算得上智能生命。”刘君怀若有所思的讲述着心中的感受,“但我的存在,又使真正内心处于封闭状态,但并不是真正的我,而是掺杂着各种贪欲,从而迷失了自己。无我方能成就真我,这就是我此时此刻的感受!”

  昆吾掸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我听过汉疆组织的几次讲道,这诸法无我你的理解是怎样的?”

  刘君怀想了一会儿才说道,“无我,是没有一个假我的存在,诸法无我,是说诸法没有一个主宰的我,而是因缘和合而成。若无我了,你还恐惧什么呢?是哪个我在恐惧呢?无我也并非一切空无,死后断灭,老实做功课,积累资粮,逐步先断除对意识中那个我的执着,只做应该做的事,而不是做自己想做的事,喜欢做的事!”

  凌墨鼓掌道,“只做应该做的事,而不是做自己想做的事,喜欢做的事!言简意赅,一目了然!”

  刘君怀道,“话虽如此,但距离真正做到,还是太过艰难了!”

  凌墨道,“你前面不是讲了吗?老实做功课,积累资粮,成就是有次第的,无我只可意会而不可言传,就像你无意识间的瞬间进入,现在我相信了,你这是一种天赋,就像是神兽的天赋神通一般,你的体悟感是与生俱来的!”

  昆吾掸摇头道,“看来我也不能奢求别人的帮助了,这无我状态的确是不是兴之所至之事了!”

  凌墨拍拍昆吾掸的肩膀,笑道,“君怀那是有感而发,而你我是在字面上理解,效果自不可同日而言!修炼之时把这些潜心感悟才是,无我状态固然艰难,但也只是一层窗户纸而已,一旦捅破出一丝缝隙,感悟也是水到渠成之事了!”

  昆吾掸眼前一亮,他的信心渐起,哪怕是一字一句的细细研磨,他也要把刘君怀的这些感触理解透彻。

  凌墨道,“好了,已近半夜时分,我们这就去往渺氲湖,我也好对祖宗有个交代了!”

  三人悄无声息地抵达渺氲湖,深达几百丈的湖底淤泥黑乎乎一片,站在湖边感受不到一丝湖水里的那种空间挤压。

  凌墨说道,“这湖底因为混沌石的原因,下去之后会有一种举步维艰的压迫感,我们只需缓步前行就是了。但是我的藏宝地点在于人体所能承受的临界点之处,你们有谁感觉不能承受了,就立即停下来原地等待!”

  刘君怀暗道果然如此,这渺氲湖湖底与锦泽湖湖底相类似,不过这里显然比那锦泽湖的压迫之力要强大得多。

  三人进入渺氲湖内,一瞬间,刘君怀只感觉自己的周身被湖水笼罩。

  他身处在一个水的世界当中,周围的水流仿佛无时无刻不在冲刷着他的身体。

  湖底的水质清澈,即便已经到了十几丈深的地下,也一样毫无杂质,周围有一些身体半透明的怪鱼,不时地游来游去。

  不久后,三人渐渐感到那种犹如陷入泥浆之中的感觉,此处水的密度愈加增大,四周无声无息,冰冷寂静的有些可怕。

  周围一切都充满了诡异,湖水里散发着点点光芒,如月光一样朦胧。

  越往下潜,水压也越来越大,压迫的刘君怀不得不分出一部分真元力来抵抗,撇过目光,却见凌墨二人的表情始终淡然,显然此处的压力还没有影响到他们。

  只是再往深处游动了十几丈,此处水的密度已然黏稠如胶水一般,那渺氲湖最底处却依然看不到,刘君怀的元神之力在这里已经被压制到不足二十丈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凌墨二人身边的水流荡起一阵涟漪,他们也开启了真元护体。

  就在刘君怀逐渐感到手臂的划动愈加艰难之时,灵机一动,他施出了切割术。

  果然刘君怀的身周空间一道震荡之下,水流紧跟着扭曲变形,虽只有几息时间便恢复常态,但也足够刘君怀的划动了。

  于是一道道切割之力使出,刘君怀手臂的挥动明显自如了许多。

  昆吾掸传音过来,“好小子,果然有办法!不能坚持就停下来,不要逞强!”

  刘君怀回道,“放心吧,我只是量力而为!”

  此时刘君怀的元神之力已经被压迫到不足五丈,询问过两人,也大抵如此。

  直到继续下潜到将近三百丈处,昆吾掸与凌墨身周的水纹波动剧烈起来,显然此处的水压已经将近两人的极限了。

  刘君怀意念转动,元神之力夹裹着一丝空间道纹施出,周围的空间迅速被扭曲和挤压破开,刘君怀的伪域形成,把三人包含了其中。

  昆吾掸与凌墨顿觉身上压力束缚一下子消失不见,身体立时自如起来。

  两人惊骇的望着刘君怀,刘君怀笑道,“这是空间道纹制造出来的伪域,耗费真元十分剧烈,我也不敢轻易使用!”

  说话间,几丈外的伪域边缘已经感触到混沌石的存在,“到湖底了,凌前辈可记得具体位置?”刘君怀提醒道。

  凌墨轻轻点点头,伸手指了指一个方向,刘君怀控制着伪域调整好方位。

  终于脚踏实地,这里比来时要亮多了,因为在整个渺氲湖湖的湖底,铺满了一种能够发光的骸骨!

  顾不得询问,刘君怀紧跟着凌墨的身体走向了一处巨大的石头旁边。

  但见凌墨两手迅即打出无数道手诀,随嘴角的不断蠕动着的口诀念出,“咻咻咻”几支青色阵旗显现,迅疾飞回凌墨的手中。

  水纹一阵剧烈波动后,一只刘君怀非常眼熟的翠绿色玉质方盒显现出来。

  紧接着,刘君怀便感知到,十二颗仿制的九劫天雷珠中最大的那颗天雷珠出处了剧烈的颤动。

  刘君怀心中狂喜,第一枚真品九劫天雷珠终于到手了。

  凌墨张手吸入手中,向着两人摆摆手,三人立即往湖面升起。

  上升了近百丈后,刘君怀才撤去伪域,此处的水压已经没有那么剧烈了,昆吾掸两人更是相视一眼,苦笑着摇了摇头。

  虽然没有刘君怀的帮助,两人的修为也勉强可以到达水底,只是坚持的时间短些罢了。

  但是他二人竟然需要化神期的刘君怀来保护,终归心中有些不舒爽。

  刘君怀当然体会得到他们的心情,嘴角撇出一抹笑意,向着两人挤了挤眼睛。

  气得昆吾掸笑骂道,“臭小子,竟敢取笑老人家!”

  说罢,双手重重的划动起来,激起了阵阵水纹波动,就像他胸中的火气。

  一炷香之后,渺氲湖水面上出现了三人的身影。

  (本章完)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