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三百四十八章 镇界碑

第三百四十八章 镇界碑

  刚刚安定下来,星天议会便组队前来祝贺,几乎所有刘君怀结识的都来了。

  即使远在大巴城的木方和,也跟着护送万象宗新加入弟子的飞艇前来。

  这一次飞艇再次载来不到三百名弟子,只是金丹中期以上只有几十人,其中只有三名元婴期修士。

  安排好新弟子,刘君怀便引领着一众大乘后期老者,沿着渺氲湖缓步而行。

  这一处当然是昆吾掸有意为之,他的本意就是为了威慑某一部分势力,这万象宗是由星天议会倾力支持的,索取好处也要看看清楚。

  此时渺氲湖沿岸还有许多修士在观望,刘君怀相信,不出半日整个汉郾城都会知道今日这十几位大乘后期的到来。

  刘君怀这几日对渺氲湖的改动很大,在保持了原有建筑的基础上,添加了许多小桥流水般的精巧设计,无形当中,那股犹如人间仙境的雾气氤氲下,多了一些渺渺生气。

  这一手段赢得了多数人的赞许,那昆吾掸兴致极高的说道:“君怀,以前若是讲这渺氲湖更多显现的是一股神圣气息,现在因为你的几笔勾画,却增添了些许人文意味,这朦胧湖面再多几只小木舟,就更彰显这仙境二字了”

  相还书接道,“万象宗的山门那才叫气势冲天,以前的山门是墨玉炼制,虽然华丽,却没什么防御力。现在的山门在加入陨星石的精华与阵法的刻画之后,已经变得无比坚固,即使是夜晚也会闪烁着星辰的光辉,的确是大手笔”

  刘君怀笑道,“这一招还是照搬星天议会的山门,您那里的山门才让我垂延不已”

  石作青城哈哈笑道,“那可是请八级阵法大师专门炼制的,在风雨里矗立了几千年,连本色都没有黯淡一点”

  刘君怀不禁咋舌道,“好家伙,那山门是什么珍贵材质,竟有如此效果”

  “材质没有什么特别,关键是阵图的刻画十分完美,十分接近于星天大陆最顶级的设置了”昆吾掸看了看万象宗的山门,“这个也不错了,至少阵法在六级以上,而且风格与渺氲湖很是相配”

  一旁的木方和说道,“君怀,我干脆辞去西域域府的职位,给你的万象宗来坐镇吧这样的修炼环境,即使不用时常修炼,只是吐纳就可以慢慢提升修为了”

  额尔达力嘿嘿乐道,“君怀自然是乐意了,我们的会长大人就在身旁,木域主这样撂挑子不干了,可曾想过昆吾会长的感受”

  “三长老别听木域主的妄言,他是惦记着君怀的烈焰酒,刚刚要抢我的酒瓶,两眼都泛红了”大长老丘子言乐道。

  众人一阵大笑,这丘子言突兀的讲出了烈焰酒,也是醉翁之意了,很露骨的旁敲侧击。

  不过这样一打浑,反而令气氛活跃了许多,这许多修真界大佬们的到来,给足了刘君怀的面子,即使是把存货掏干净,他也要当面答谢的。

  “不然这样,前辈们既然来了,就前去湖心岛一坐,那里的湖心亭可是最适合饮酒,小子也借此机会,公然贿赂诸位前辈一次”刘君怀笑道。

  他的建议引起轰然叫好声,如此识趣的晚辈,自然令这些位老家伙喜笑颜开。

  众人纷纷腾空而起,偌大的渺氲湖,那湖心岛距离岸边也有几十里。

  每人又是分了两瓶,刘君怀肉疼的哭丧着脸说道,“这些本要留着去汉疆的,这一下就全倒腾干净了”

  额尔达力面色一整,说道,“我们这些老家伙也不会白喝你的酒,缺少了哪一种配料就开口,我们这许多人在,应该问题不大”

  刘君怀哪有不明白之理,这些人变着法子套取烈焰酒的配方。

  但是刘君怀却没有一点担心,虽然他们比自己的修为要高出不少,但是没有天火的加持,与极寒晶石和金精石的催化效果,根本不可能炼制得出来。

  而且真元的蕴养发酵及后期高温煨养需要**的空间,对大部分人也是一道难关。

  “这烈焰酒最主要的酒引就是满堂红了,哪位前辈贡献一些,我就可以专为他多炼制些”

  刘君怀的话一出口,众人面面相觑着,相互传音打听这满堂红的具体由来。

  最后只有那位牧天桥踌躇着取出了一支干巴巴的满堂红,令众人哄堂大笑。

  刘君怀也是笑道,“这满堂红倒是可以一用,只不过要用真元蕴养几十日才可使用,这一株的灵性以及水分都没有了,而且一株连半斤烈焰酒也炼制不出来”

  他的话音刚落,谈话便被木方和一声高昂且惊喜之极的喊叫声打断了。

  片刻的沉寂后,昆吾掸带头哈哈大笑起来,一副戏谑的眼神望着木方和,却浑然忘了几日前自己同样的失态情形。

  烈焰酒是好东西,只是再强的实力也不能尽情饮用,所以这些人在湖心岛也多在谈天说地。

  有了两瓶烈焰酒的进账,他们此行的目的就达到了。

  渺氲湖刚刚重新开启,刘君怀可是清楚他的意外插脚进来,令许多势力措不及防,在失意之下,肯定会针对万象宗制造些麻烦。

  即将启程去汉疆,总得请求星天议会派些人手来镇守,这样他才离开的安心。

  昆吾掸留下了文处一和那几十名化神期、合体期修士,另外决定派遣几位大乘初期修士前来驻守,这才可以令万象宗全身心的投入新址的建设当中。

  第二日,刘君怀与昆吾掸即将启程之前,按照约定去了星天议会藏宝库。

  见到了凌墨后,他交给了刘君怀一只玉简:“进入了汉疆,第一时间找到凌霄川,把这交给他就可以了,如果我这几天能够进阶渡劫期,会自己去找你们的”

  凌墨的本意也是为他们寻求方便,虽然昆吾掸在汉疆有自己的关系,凌墨的好意也没有拒绝的必要。

  昆吾掸的飞艇当然要比刘君怀的星河高级得多,但是速度就迅疾了不少,半日后就飞临到了无尽海上空。

  阴暗的天穹,无垠的海面,狂风肆虐,怒浪惊涛,一涨一落,澎湃之间,释放出滔天气势,这就是占据了星天大陆一半面积的无尽海。

  那种无边无际的广阔,那种包容天地的无穷无尽的气势,深深地震撼着刘君怀,让他的心胸开阔,对世界的概念与自身思想境界都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与上次的瞬移经过感受完全不同,以前所未有的视觉角度欣赏着这个世界最壮阔的景色,也让刘君怀对这个世界和自己的未来有了很大的感触。

  呼啸狂风,浩荡海浪,声势轰隆惊天动地,绵延无尽的黑色海水,散发出诡异阴森的气息。

  “咻咻咻”

  飞艇在空中快速地前行,不断地穿越无尽之海的各个海域。

  “轰隆隆”

  飞临了中央海域,不时有天劫的漆黑云朵积压着,渡劫的海兽在海面上翻滚,即便隔着遥远的距离也能感受到莫大的威压,天威浩荡。

  那恍若灭世般凶厉的雷电轰向海面,被轰出深不见底的黑渊。

  那海底深处不时传来一阵阵厉鬼般的嚎叫,听起来让人头皮发麻。

  无尽海充满了无尽的神秘和危机,原本平静的海面可以突然狂风大作,掀起惊天动地的海啸,没有任何的预兆,面对大自然的力量时会感觉自己很渺小。

  数日过去,数十万海域的距离就在飞艇的连续飞越之中跨过。

  整整半个月的时间,飞艇上的刘君怀终于看见陆地的影子,他的视线则是停留在不远处的一座参天石碑上,这石碑足足有百丈高,像是有一柄长长的巨剑倒插在广袤的地平线上,直指长天,气势磅礴,放眼望去犹如要戳破天一般,一种难以言喻的震撼之感从其上传出。

  黑色石碑上面雕刻着金色玄奥的符文,很是古朴的篆刻造型,厚重的道道金光如同粘稠状的流动,肉眼可见的忽隐忽现。

  强大的界碑禁制,强大的边境乱流,阻隔着修士们翻越禁区的可能性。

  这里虚空中飘荡着最劣质的灵气,刘君怀感觉多呼吸一口都觉得浑身的不通畅。

  “这就是汉疆的镇界碑,是上古时期的产物,没有人知道为何出现在这里汉疆与星天大陆实际上是两个界面,这镇界碑是唯一的入口,汉疆传说,这镇界碑上有大道意志,是本源世界的界碑,拥有镇压世界的威能那上边的金光闪烁时不可触碰,与之接触必将死无烟沙散,湮为虚无,可见其阵法的恐怖之处,强横之极”

  昆吾掸的话令刘君怀后脊一阵发寒,再次望向镇界碑之时,他的眼神中有了浓浓的惊骇之意。

  “那我们如何可以通过此处”刘君怀颤声问道,他可不想长时间呆在这里,站在镇界碑之下,那凛凛压迫气息,使得他呼吸有些窒息感。

  昆吾掸笑道,“通知里面的看护人员出来接我们,你且看着”

  说罢,两眼久久凝视着镇界碑那金光闪烁之处,待金光隐入的一霎那,他的元神之力重重撞向金色符文篆刻之处。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