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三百五十一章 楚家的异动

第三百五十一章 楚家的异动

  这时候午风望向刘君怀的目光里,再次充满了惊异的神色,不怪他如此艳慕刘君怀,只是炼制烈焰酒这一手段,就足以在汉疆钩织起不少的人缘,他还只是小小的化神期修士,便可以凭借自己的能力,在汉疆闯出一片天地。

  而且他现在的名气,在汉疆知道他的很是有一部分,当然也包括那些把他恨之入骨的敌对势力。

  最为可怖的是刘君怀还不到十八岁,以现在的发展速度,用不了几年,他就会来到汉疆。

  阗殛老祖曾经预测他的到来需要二十年,看来已经远远低估了刘君怀的真正实力。

  要知道二十年的时间,从化神后期到渡劫期,可是相隔两个大境界还要多。

  若是换做自己的话,能够进阶一个大境界,就已经是天方夜谭了。

  即使现在,他也是汉疆最年轻的渡劫期之一,只是与刘君怀比起来,午风知道了什么叫做妖孽。

  不过这一切都无关紧要了,因为他的师父阗殛老祖发了话,全力支持刘君怀的所有相关,虽然午风不知内里,但以他对师傅的了解,和对老人家阴阳卦术的充分信任,他知道刘君怀身上肯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今日里凌霄川的表现,令午风有些意外,一贯孤傲离群的凌霄川,竟还有如此热情的一面。

  自己算是他很少谈得来的之一,凌霄川的孤傲但不自赏,冷酷又不绝情的独来独往,与周围大多附炎趋势之辈有很大的不同,这也是午风对他另眼相看的地方。

  但是他对刘君怀的欣赏与谦让,却是自己从未见过的情形,所以他对刘君怀使用的何种手段很是好奇。

  正想着,门外却有修士嗅到了桑甘果酿的酒香气找寻而来,见到两位修真界的修士,总有些盛气凌人般地严肃。

  昆吾掸与刘君怀却没有一丝紧张之意,淡淡的看了那人一眼,继续自己的交谈。

  那人见自己被两名低阶修士无视,脸色骤变,渡劫期威压便蔓延开来,强悍的威势一起,令得房间内的气流几乎停滞一般,刘君怀顿时感觉到呼吸上的不畅。

  两人正欲运功防御,身后的午风却是扬手一道掌风呼啸而去,虚空震颤中,周遭的威压被豁然冲散,连四周墙壁都好似颤抖了起来。

  “噗嗤”

  那名修士大惊之下,右手翻动,一柄长剑劈开了重重掌影,斩去了午风掌风的延绵趋势。

  “午风,你这是为何?为了区区蝼蚁,竟与我张兵相见!”

  午风没有答话,元神之力夹裹着刘君怀两人推开几步,身上其实陡然升起,单手猛然张开,掌心快速形成了一个暗灰色的气旋,在刘君怀的方位看过去,空间都已经发生了扭曲。

  那暗灰色的气旋疾速旋转中,那名渡劫期身上的威压被气旋一吸而入。

  顷刻间,气旋爆裂,刺眼的光芒四射,爆裂的光线,几乎以一种扭曲的形式发散开来,气流化作强悍的冲击力向着那人而去。

  “你以为,有阗殛老祖罩着你,你就能够为所欲为了吗简直是狗仗人势!”

  那人也是气急,张臂一挥,剑身抖动间,剑芒化作一蓬散碎光束罩向袭来的冲击力,一股奇特的力量自剑芒后突兀冲出,霎那间穿透光束罩,顺势斩向了午风。

  剑芒速度极快,并且变得异常迅猛,剑势划过之处竟发出了“哧哧”声响。

  但午风却没有丝毫的紧张,眼底闪过一抹精芒,另一只手掌虚空转动,倏然掌心向前猛的推动。

  他的手臂之上青筋涌动,旋即有数道流光自掌心喷涌而出,与那剑芒重重撞在一起,竟然发出刺耳的铿锵声。

  铿锵声中碰撞出无数火星飞溅开去,另一只手掌的暗灰色气旋陡然回旋,疾速旋转中再次爆裂开来,无比凌厉锋芒迎风骤涨,犹如霸道剑势破空飞射而去。

  “掌心烈剑!你何必如此拼命!”

  那人惊呼道,顾不及收回剑势,张着手臂便急急后闪,眨眼间身形便化作了一道残影,可见遁势之疾。

  可惜,他的身形刚刚出现在房门前,一道更凄厉的掌风瞬间而至。

  “嘭!”

  一声巨响传来,那人的身体被重重击回到房间内,胸口处凹陷进一寸有余,胸腔内鲜血倒流,顺着鼻孔及嘴角溢出。

  午风疾步上前,“唰唰唰”连点数指,已经控制住那人的行动。

  阗殛老祖自门外负手而入,身后还跟着一位头发更加斑白的老者。

  午风向那老者拱手施礼,“午风参见敏长老!”

  见午风有所动作,刘君怀与昆吾掸也是连忙躬身施礼,被那老者笑呵呵的阻止了。

  阗殛老祖道,“君怀,昆吾贤侄,这位是修士联盟首席大长老敏传祺敏长老!敏长老,这两位是修真界星天议会的昆吾掸昆吾会长,与万象宗刘君怀!”

  敏传祺笑道,“没那么正式,早就有所耳闻了!昆吾会长,在你的指挥下能够全歼弑血盟在修真界的势力,足以看出你的领导有方,看来星天议会有你把持是正确的!”

  说罢,眼睛望向了刘君怀,“果然少年英雄也!能够在实力远远高过了自己的敌人面前面不改色,就这份胆气而言,已经令老夫叹而观止了!”

  原来两人早在那位渡劫期修士进入之前,便已经关注到了,刘君怀与昆吾掸的表现,令二人频频点头。

  阗殛老祖向着刘君怀两人道,“知道为什么风儿不发一语,直接下杀手吗?”。

  刘君怀二人摇头,阗殛老祖接着道,“这位是修士联盟消息堂马逢山,三阶散修,他的母亲姓楚!”

  刘君怀的脸色一变,没想到刚刚来到汉疆,就被楚家人盯上了,而且这位楚家人还在修士联盟任职。

  那昆吾掸的脸色却是正常,他面无表情地道,“这一点晚辈早已有了心理准备,这人我知道,我还知道修士联盟早早就在暗中盯着他了!”

  敏传祺惊奇地道,“咦?昆吾会长是如何得知的?”

  昆吾掸回道,“晚辈上次前来修士联盟,便见过他一次,虽然他未曾与我正面接触,但他身上瞬间显现的杀气被我感觉到,稍一打听,便知他的姓名了,只是他为楚家何人我不清楚,至于暗中盯梢是晚辈猜测的!”

  敏传祺哈哈大笑,“不愧是星天议会一会之长,果然见识非凡,而且感知也是异常的敏锐!”

  话音一落,他向着阗殛老祖说道,“老祖啊,这昆吾会长面对敌人不慌不惶,面对你我不卑不亢,的确如祁堂主所言,实乃可造之材呐!”

  阗殛老祖颌首道,“他是祁堂主进入汉疆之前亲自提拔上来的,当然对他是了如指掌了!”

  午风见刘君怀眼露疑惑神色,随即传音与他:“这祁堂主名为祁向田,为星天议会上一任会长,现为修士联盟兵器堂堂主!”

  修士联盟由一位盟主及四位副盟主,九位长老,十三位执事,六位堂主为里面的主要领导层。

  六堂又分为刑堂,吏堂,武堂,消息堂,兵器堂,执法堂!

  阗殛老祖即是其中的刑堂堂主,按照他的资历与修为,担当副盟主也绰绰有余,怎奈他对这职称实在是没有多大兴趣,连这刑堂堂主也是几次请辞被劝止。

  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阗殛老祖年过三百岁,比现任修士联盟盟主都要年长近百岁。

  他的老辣与声望,是联盟里面最为遥不可及的,有了阗殛老祖继续坐镇,作为后辈的修士联盟诸人心里有底。

  虽然汉疆只相当于修真界的一个域的面积,但是这里的修士可都为渡劫期。

  汉疆若有个风吹草动,就会闹出惊天动地的阵势来,单单一位渡劫期的自爆就足以生出毁天灭地般地声势,一旦有较大规模的躁动,汉疆很可能就有湮灭的危险。

  这也是同样的弑血盟与楚家,修真界的处理办法,只要有嫌疑就可以进行抓捕审讯,而在汉疆却不能够使用同等手段的原因。

  因为没有确凿的证据,很有可能许多真相不明的渡劫期会参与进来,即使小型的战斗,汉疆这狭窄的疆土,也尽量不会冒这种危险。

  好在身为渡劫期之人,他们的主要精力全在飞升仙界上面,对于各种争斗很是漠然,只要没有牵扯到自己或身边人,很少有修士会主动出头的。

  弑血盟在汉疆的势力还处在暗处,只有楚家人的身份较为明显。

  但弑血盟能够隐藏如此之深,其背后定然会有很可能不下于修士联盟几位盟主的组织者,这才是修士联盟不敢轻举妄动的主要原因。

  这一次修士联盟把刘君怀请来,其主要原因就是征询一下他的意见,毕竟与弑血盟争斗阅历最深的就是他了。

  从发现弑血盟的蛛丝马迹,到最终弑血盟与楚家的覆灭,他都参与其中。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