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三百五十二章 破绽

第三百五十二章 破绽

  更何况几次的诱饵计划,就是他与昆吾掸联手创造出来的,这可是双方僵持、对峙之时决定胜负的关键一击,这才有了星天议会的全面胜利。

  鉴于两个界面的不同环境,即使刘君怀二人的方法不能起到多大作用,但是他们两人,尤其是刘君怀可是楚家的眼中钉,肉中刺,单是刚刚发生的袭击事件,便是最为明显的例子。

  当然不肯能让刘君怀再次做出相同的诱饵计划,即使刘君怀的实力再超出实际境界,也是与之无法抗衡的。

  也就是说,刘君怀想着在渡劫期手中逃走的几率几乎为零,即使有少数人知晓刘君怀的逃命手段,也不会认为它能够与渡劫期相抗衡。

  这也是阗殛老祖得知刘君怀的到来之时,早早等在修士联盟的主要原因,他必须了解修士联盟会不会把刘君怀再次当做诱饵。

  现在的修士联盟,不知道会有多少弑血盟的隐蔽力量存在,所以刘君怀与昆吾掸的出现,很有可能与公开露面没有多大区别。

  这次由大长老出面迎接二人,即合情合理,又可以麻痹敌人,引起这些人的不住猜测,才是修士联盟的主要目的。

  只要他们有了异动,联盟才会有迹可寻,只是没想到大长老还未露面,这异动就出现了,可见刘君怀二人的重要性了。

  明白倒在地面上那人的身份,刘君怀心里就全明白了。

  对于大长老敏传祺的到来,他更是心如明镜,此刻他的脑筋飞速转动着,对于修士联盟接下来的要求,他瞬间就有了对策。

  看到敏传祺递过来的眼神,阗殛老祖吩咐午风,“把这位马逢山迅速押解到刑堂严加看护,废掉其修为,控制住伤势之后凌家提审!你就暂时不要参与了,晚上还要给君怀接风!”

  待午风提着马逢山走后,敏传祺说道,“君怀,你可见到方才的战斗了,我与老祖之所以没有及时制止,便是为了令你对渡劫期之间的战斗有所了解!这马逢山位三阶散修,而你的十三哥为二阶散修。

  “在马逢山大意的情形之下,午风第一时间便使出了最强大的招式,还不能把那马逢山伤得分毫,你便知道一阶之差的实力差距有多大了吧?而且据我们所知的楚家人实力最高者为六阶散修,像马逢山这般阶位只属于中下,可见我们的敌人有多么强大!

  “还有没有暴露出来的弑血盟势力,我们认为他们的首脑至少为七阶到八阶散修,这样就与修士联盟的实力差距不大了。之所以没法肯定,就是干部清楚他们的具体人数,所以只是一个笼统的估算而已!

  “这一次把你二人请到汉疆,就是为了征求一下你们的意见,毕竟你们与弑血盟在第一线战斗过。你们的建议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昆吾掸看着刘君怀点点头,刘君怀开口道:“楚家现在是我们唯一可以利用的目标,对于这些明面上的楚家人,要打击他们很简单,那就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方才的那位马逢山就是第一个目标!

  “以晚辈的的拙见,这马逢山定是个人行为,即使是他的行动楚家人知晓,也不会同意他的出手,因为我们的想法他们也会想得到!所以,如何利用这位马逢山,是我们与楚家第一仗的关键!

  “当然在这位马逢山身上我们不可能会有多大的收获,对他的深挖意义不大,但是把他当做诱饵,却可能会有意外的惊喜!”

  说到了这里,刘君怀停下了话语,接下来就是修士联盟来拿主意了,具体方案的实施,只有修士联盟才有资格决断,他的身份高低不去讲,轻易地做结论,是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之间的大忌,

  即使是命你说出自己心中的结论,也要处理的模棱两可,这首要的功绩不是谁都可以获得的。

  这就是刘君怀在无尽海之战结束后,主动请辞的原因,他的幸运在于星天议会的会长是昆吾掸,而昆吾掸与自己可以有私交在先。

  不是那里的管理层都会有第二位昆吾掸,第二位相还书!

  嫉贤妒能是掌权者的通病,也是他们维护势力的正当反应,就好像强者世界的弱肉强食,出发点都是为了生存,并没有清晰地对错之分。

  好在此刻刘君怀面前的敏传祺,似乎没有那些位掌权者的普遍认识,也可能是因为阗殛老祖在身旁的原因,至少表面上他的态度很是诚恳。

  “君怀,哪有你这样的讲话讲一半,明说就是了,老夫没有那些鸡零狗碎的琐事!”

  刘君怀看向了阗殛老祖,老祖笑道,“敏长老是自己人,你就实话实说,又不是让你拿主意!”

  昆吾掸也是说道,“君怀,怎么想的就怎么说,出了问题我担着!”

  刘君怀这才接着说道,“其实我的建议,老祖与敏长老也许已经做了安排,那就是把我今晚参加宴会的消息传出去,我现在就是一块臭肉,总会有一些苍蝇会围上来!”

  敏传祺与阗殛老祖相视一笑,敏传祺望着刘君怀道,“说说看,你怎么认为我与老祖早已有了安排!”

  刘君怀微笑着说道,“我只是猜测而已,做不得真的!”

  阗殛老祖笑骂道,“要你说你就说,被你看出了破绽,还有补救的机会,被敌人看出来了,反倒成为了陷阱!”

  刘君怀说道,“很简单啊,您既没有令十三哥亲自看护马逢山,又当着他的面讲出了今晚给我接风的事情。虽然您老没有讲出来今晚的具体位置,但仅凭渡劫期修士的元神之力探识,发现我们的位置是很正常的事情!

  “这马逢山可是楚家第一位落入修士联盟的人,他的作用毋庸置疑,即使我是您的至亲,也没有马逢山重要吧?况且您是出了名的秉公大义,断断不会为了迎接我而影响了整个汉疆的安全!

  “再有,您我都明白,弑血盟肯定会在修士联盟里面有奸细,刑堂里面最令您放心的就是十三哥了!明知如此还故意为之,这可是最明显的漏洞了。”

  敏传祺哈哈大笑道,“老祖啊,我现在是相信你说的话了,这小子还真的是鬼精鬼精的!好了,君怀,你说这漏洞会有效果吗?那边若是也同你一样看出了问题,还会上当吗?”。

  刘君怀笑道,“这是两码事!我猜出来,因为我是冷眼旁观,并且明了前因后果!而楚家人就不同了,就是因为有了疑惑,他们才有可能会出现。这漏洞太大或是没有一点漏洞,他们都不会有出手的可能!

  “晚辈认为老祖的那句废掉他的修为至关重要!试想,修士联盟若是用他当做诱饵,就不太可能把他的修为废掉,因为马逢山不会知道的太多,他有修为在身,楚家人还有解救他的想法!若是那马逢山没有了修为,就没有了利用价值,楚家人还会甘冒这个风险吗?”。

  阗殛老祖想了一下,笑道,“好像我统共就说了不到四五十个字吧,就被你看出了如此多的问题,看来我的这些算计早在你的意料当中了!”

  昆吾掸点头接道,“的确如此!这小子可定与两位前辈有了一样的考虑,才会看出这其中的破绽!两位可是知道?我当初的诱饵计划,才开了个头,就被他看得透彻,而且他在当他的诱饵之时,擅自修改了许多,也正是这些修改,才有了后来的全面胜利!”

  刘君怀脸上罕见的红了一些,“那里有此事?您这是在捧杀!”

  昆吾掸似笑非笑的道,“你敢说珈虞城的深夜暗杀不是你的主意?还有天机门之外的伏击,除了那位大乘后期的陆笑霖,包括三位大乘初期修士,不都是被你斩杀的?若是你事先通知了相会长,他会同意你这样做吗?”。

  刘君怀想了想,嘿嘿乐了,他早就忘记了还有这么一出。

  这些话听到阗殛老祖两人耳朵里,却是吃了一惊。

  他们所知道的只是刘君怀做先锋,与星天议会配合消灭了弑血盟在各域的主要组织者,甚至具体的人数也了解的差不多。

  但是刘君怀能够以一己之力,就刺杀了这么多高阶修士,却远远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尤其是阗殛老祖更为清楚,刘君怀在到天机门之前才刚刚进阶化神期,珈虞城的深夜暗杀他才元婴后期啊,那名逃走的陆家后辈可是名符其实的大乘初期修为。

  那

  敏传祺听到这里也只会认为刘君怀的实力远超同阶,而阗殛老祖却在心中认定,刘君怀肯定有他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手段,而且这手段不会低于大乘中期实力。

  只是此事非同小可,他可不认为汉疆有了自己的公开保护,就不会有人惦记刘君怀手里的秘密。

  所以,老人家及时的岔开了话题,“君怀,那你认为今晚我们应该如何设伏?这一点我与敏长老还真没有具体的方案,这个方案既要保护自身安全,又要达到打痛楚家人的目的!”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