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三百五十五章 通玄镜

第三百五十五章 通玄镜

  抱有同样期待心情的还有昆吾掸,他上次可是被杜平灌得不轻,生平第一次宿醉,没想到发生在他一百多岁时的汉疆。

  刘君怀出言告知烈焰酒的饮用限制,虽没有嗅到一丝酒香气,但烈焰酒的与众不同,更令杜平感到了此酒的不凡之处。

  其结果自然是让阗殛老祖与昆吾掸随了心愿,杜平那震骇之后的极度惊喜,令二人感到了极大满足,仿佛这烈焰酒是出自他们之手一般。

  虽有刘君怀的警示在先,自恃酒量无敌的杜平,首次饮入量还是超过了二两。

  这已经是刘君怀一日的用量极限了,却只是令杜平有了些短暂的烈焰焚身感,可见他的酒量与修为也是强悍的了得。

  再望向刘君怀之时,杜平的眼神里更多的是骇然后的感激,他是真正的爱酒之人,令品尝到如此精妙绝伦的仙酒,已经算是得偿所愿了。

  阗殛老祖却没有让他的徒弟在如此紧张的形势下,影响刘君怀的备战情况。

  简单把今日可能发生的截杀时间讲述出来,那杜平一改往日里的温良,身上其实陡然升起,眼神里闪过了一丝狠厉。

  “师傅,放心吧,您老人家子要关注君怀兄弟的安危即可,剩下的就交给我来解决!”

  阗殛老祖笑骂道,“有修士联盟在,那里有你讲话的份!不过你速速与别的师兄弟联络,早些汇集到弘邺城,这边一有确切信息,给那些胆敢于加害君怀的修士们一个教训,也是理所应当之事!”

  “弟子明白!”杜平干脆利落的回应后,向众人略一拱手,转身而去。

  “三哥的修为如何,我怎么觉得他的境界远高于十三哥?”刘君怀自是看不透杜平的真实实力,所以有此一问。

  那阗殛老祖答道,“老三现为六阶散修,在十三名师兄弟中属于上游,其修为仅次于老大与老九,若不是沉浸于饮酒,他的修为还要提升一些!”

  刘君怀不禁咋舌,这六阶散修,在汉疆也算的一流的实力了,没想到一脸憨厚笑意的老实人外貌下,竟会有如此惊人的修为。

  昆吾掸呵呵笑道,“老祖生平最得意的两件事,就是他的卦术与门下弟子了!这兄弟十三人平日里少有聚集,皆分散在几万里的汉疆各处,都有自己的一番事业打理,但是只要老祖一声令下,必会披星赶月而至,尤其是大师兄万逍驹,其修为与老祖不相上下,但因老祖的飞升受阻,却始终不急于招引天劫,其忠义可见一番!”

  刘君怀惊异之色渐浓,心中的敬仰徒然升起,那大师兄万逍驹的形象,在他眼里转瞬高大起来。

  阗殛老祖无奈的道,“老朽曾经数次劝诫于他,有了他提前在仙界打下一片天地,日后师弟们飞升后也好又出落脚之地,但这孩子的愚忠却是令我无可奈何!”

  刘君怀心神闪动,低头思虑好一会儿,抬头说道,“老祖,大哥提前飞升至仙界有利有弊,在晚辈看来,还是弊大于利!原因有二,其一,在修为上来讲,现下大哥体内仙元应该已经转化了三成左右,继续在汉疆修炼,不

  (本章未完,请翻页)仅对他的修为没有影响,更坚实的根基对他智慧更有帮助!

  “再就是仙界里的天仙多如牛马,单凭他一人之力,要想有所作为极其困难。而且那里的危险可是恐怖得很,试想金仙以下修为,若想出人头地,身后没有高人看护,一个意念转动便被湮灭可不是妄言!

  “我手中有几枚九劫天雷珠仿制品,但应付天劫问题不大,我的想法是咱们继续牢固根基,每当有十人达到飞升条件,便集体飞升,这对于今后的发展科室帮助巨大,老祖以为如何?”

  阗殛老祖眼前一亮,随着思路的渐渐沉浸其中,他脸上的喜意愈加浓烈,随亮眼的睁开,他的眼神里便充满了惊喜之色。

  “君怀,你这办法着实精妙!而且多人集体飞升,再有九劫天雷珠的加持,抵御雷劫可是有了极大的保障!此类的集体飞升在汉疆还是从未有过的事情,也许我们的行为,会给汉疆留下亘古不灭的神话传说也不为过!”

  阗殛老祖越讲越激奋,丝毫没有了前辈高人的仪态大方与凛然威势,倒如年轻人一般的激情四射。

  只是讲着讲着,却是有一股失落之意渐渐浮上了脸庞。

  昆吾掸有些担心地问道,“怎么了老祖?是不是有什么难处或是难舍之事牵绊?”

  阗殛老祖微微点头,“这有关我师门千机谷的一段隐秘,只可惜我辈行将飞升之事,却终究没有达成先师之所愿,唉!”

  刘君怀眼中精光闪过,连忙把那块石髓血精取了出来,“老祖可是为此事烦心?”

  石髓血精的那一团血红之色噗一出现,阗殛老祖便惊叫出声,一把抢过去,两手颤抖着轻轻摩挲着,渐渐眼睛里升起一层雾气。

  倏地,阗殛老祖猛然间双膝跪地,便要向刘君怀行那跪拜之礼,被刘君怀强行阻止。

  老人家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君怀,遇到你果然是老朽的三世修缘所得,看来千机谷的传承终有再见天日之机,千机谷复兴有望了!”

  在刘君怀的搀扶下,老人缓慢的站起身来,向着刘君怀说道,“君怀,事关千机谷隐秘,恕老朽暂且不能与你明言,待得恭请师叔出山后,才能遵令行事!”

  刘君怀惊讶之余,连忙说道,“那是自然,老祖当以师门训令为首,晚辈的知晓与否无关紧要!”

  就在此时,午风推门而入,乍一见到师傅的失态,立时大吃一惊,疾步上前搀扶着老祖。

  阗殛老祖向着午风扬了扬手中的石髓血精,旋即快速收了起来,神态已经恢复以往。

  “风儿,可是那马逢山之处有了情况?”

  “回禀师傅,果然有修士借机接触了马逢山!方才关押室来了两人,其中一人便是那刑堂的黄喜良,由他出面与看护之人闲扯,另一位消息堂的马云唐进入关押室交谈了十几息时间,具体内容便是君怀兄弟与昆吾会长的到来之事,晚间的酒宴也在其中!”

  阗殛老祖眼中精光频闪,“果然不出所料!这二人行踪一定要严加监视,你且速回

  (本章未完,请翻页)刑堂,不可令人看出丝毫异动!”

  午风点头应是,侧头向着刘君怀微微一笑,随即转身离去。

  接下来,敏传祺与那位屈副盟主陆续走了进来,简单地寒暄,便由屈副盟主首先布置任务,“敏长老,你与老祖的分析很是正确,设伏之人有你亲自安排的,为了刘宗主的安全着想,你速去亲自现场亲自监控,我暂时接替你的守护任务!”

  看着敏传祺离去,他有向着阗殛老祖说道,“老祖,你我与昆吾会长两人同乘一艘飞艇,待找寻合适时机,由刘宗主一人出面吸引敌人的注意力,沿途药王山禁制里会有许多修士虽是准备出击,刘宗主的安全还是有保证的!”

  阗殛老祖说道,“我们这里好说,只是那设伏之地不能确定下来,若是那时的事出紧急,君怀应该把大人引向何处?”

  屈副盟主名为屈卿,七阶散修的一位老者,他显然知道阗殛老祖对刘君怀的特殊关注。

  听了阗殛老祖提出的疑问,他微笑着说道,“老祖放心,盟主也亲自参与了意见!您看这是什么?”

  说着,屈卿取出了一方铜镜。

  刘君怀眼前一亮,这铜镜之上那密密麻麻的金色符文,便表明了此物的不凡。

  “通玄镜!”阗殛老祖惊喜的道,“没想到盟主竟然舍得借出了通玄镜,这就好,君怀的行踪就可一望而知了,只要设法通知他遁去方向的沿途埋伏,令那些人陷入重围还是没有困难的!”

  这通玄镜乃是仙器,可通过输入真元,镜面出现所罩范围内的景象,有点类似于刘君怀的镜像!

  只是由于修真界修士修为的低下,不能完全把那通玄镜的全部功效激发,在这些人的手里,也就只能算得是半仙器了。

  即使这样,通玄镜之上刻画的屏蔽阵法,也是高阶渡劫期所不能感知到的。

  屈卿显然对这通玄镜也是抱有极大信心,“可惜我等的修为只能令其短时间开启,所以要在刘宗主现身之际打开它,盟主对刘宗主也是极为看重,他才是我们星天大陆的未来!”

  刘君怀连忙起身拱手,“没有了前辈们的扶持,晚辈哪会有如此大的信心?多亏前辈的精心部署,否则,即使风险再小,也不是我的能力所能够做到的!”

  昆吾掸暗挑大指,很是佩服刘君怀的簧口利舌,面上却是配合着频频点头。

  那屈卿很是受用,再看向刘君怀时,就多了一丝长辈的关切,“刘宗主如此年少,能够与汉疆建立起联系,就是你辈中人的佼佼者了!三分运气,七分贵人扶持,可是千古不灭的真理!寸草春晖才是做人之根本,刘宗主的秉性倒是与老祖的弟子们有些近似了!”

  阗殛老祖嘿嘿直乐,这位屈卿屈副盟主人性很好,修为也高,就是身上的一丝官宦气息却是怎么也改变不了,他对于权势的追求,虽不至于不择手段,但也高过了他对修炼的兴趣。

  好在屈卿虽然身上的官气比较浓厚,为官还算得是清正,对待弑血盟也有着积极的心态。

  (本章完)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