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三百六十章 千机谷秘事

第三百六十章 千机谷秘事

  不知不觉间,酒宴的主要话题转到了与马家人的战斗中。

  由于有几位师兄弟赶到的时间晚了些,没有能够亲临现场,其他人也是在战斗结束后才飞临过去。

  所以,唯一参与全程的刘君怀,便成为了这人的追问目标。

  “这样讲来,那位隐身的修士却是就是弑血盟之人了?”讲这话的是老四,叫做黄伤,也是众弟子中唯一的一位炼丹师。

  刘君怀点点头,“那人毒牙的特征与修真界弑血盟成员的毒牙一模一样,只是没想到他的胆量如此之大,在几十名渡劫期修士的包围圈内,竟然想着继续他的任务!”

  万逍驹说道,“像这一类的杀手,已经被洗脑了,在身体没有被真正禁锢之前,他们的潜意识不会停止任务的持续!只是再成功的的杀手,一旦失去了生存的希望,他那千锤百炼的心脏,也有崩溃的那一刻!”

  “如果这人的身份得到证实,那么他就是汉疆第一位暴露出来的弑血盟成员了!”敏传祺说道,“此时还多亏了君怀的到来,从而引出了弑血盟的关注。在另一方面讲,这位弑血盟之人能够掌握马家及楚家的行踪,并且能够混入其中,这就表明弑血盟的渗透,已经到了无孔不入的地步了!”

  万逍驹很以为然,“君怀兄弟才刚刚来到汉疆六七个时辰,便因他牵扯出十几名修士,他们的消息来源暂且不去讲,单是弑血盟及楚家对他的仇恨,也到了不可容忍的地步了。所幸汉疆与修真界之间的通道所限,汉疆之人还不能潜回修真界实施报复行动。”

  杜平说道,“世事没有绝对,说不定哪一处的空间出现意外坍塌,留出一道缝隙,那整个修真界就危险了。”

  敏传祺点头称是,“所以,早在几月之前,修士联盟就针对所有空间薄弱之处,做出了一些加强措施,防患于未然未必彻底防御,但至少可以在意外来临时,能够做出最快的反应。”

  久未发话的阗殛老祖开口说道,“修真界是所有渡劫期修士的酌水知源,就凭这一点,那些位弑血盟之人就处在极其不利的处境,那些隐藏起来的家伙,更是不会轻易暴露出来,这方面暂时不会有大问题!”

  老六劳德寿问道,“这一次可有楚家的直系参与进来?”

  “直系的话,就只有马逢山的母亲了,只是她没有直接出面,所以证据的收集还是很有必要的。”万逍驹自然知道劳家兄弟心中所想。

  黄伤看向了刘君怀,“君怀兄弟这次来到汉疆,还没有与联盟盟主见过面?那位屈盟主只是一个摆设而已,我怎么觉得这一次修士联盟是在利用君怀,来达到某些目的?”

  敏传祺摇摇头,“练盟主的确有心与昆吾会长及君怀,讨论些关于弑血盟的信息,在此之前弑血盟没有暴露出丝毫端倪,令有些联盟被动。只是没想到他二人刚刚到达汉疆,就有人跳了出来,为配合夜里的行动,练盟主才没有暂时与两位接触!”

  刘君怀点头说道,“今日之事属于意外情况,在

  (本章未完,请翻页)联盟内部潜伏者不明的情形之下,也的确不方便泄露出修士联盟的真正企图。好在自有那不长眼之人跳出来,这一道缝隙的出现,为修士联盟打开了巨大缺口,对今后形势很有帮助。”

  昆吾掸道,“我到汉疆倒还好些,只是君怀被楚家及弑血盟恨入骨髓,这一次的旧恨添新仇,令他在汉疆的处境极其危险,还望敏长老能够把这些就是反馈上去,也好与练盟主详谈后尽快返回!”

  敏传祺正色道,“这是应该的!我想明日练盟主就会召见你二人,以你们的修为,留在汉疆的确是杀机重重!”

  其实刘君怀心里明白,这一次修士联盟把他召到汉疆,就有一部分吸引楚家出手的目的,那讨论之类的说辞只是冠冕堂皇的光明正大而已。

  这一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令他有些无可奈何,修为的地下,暂时还不能让他发出自己的声音。

  只是修士联盟此举也没有什么不当之处,关乎修炼环境安危的重大事件,做出何种应急措施也不为过。

  在这个以弑血盟势力、汉疆甚至整个星天大陆为棋盘,以众生为棋子的博弈当中,他刘君怀是车是马是炮,还是象是士,有阗殛老祖这般人物照应着,肯定不会让他做过河的小卒。

  不做炮灰是他的最终底线,无论这位开口的人是何等地位,哪怕从此以后亡命天涯!

  若是没有阗殛老祖的存在,有人提出让他做炮灰,无论他放纵发泄,还是憋闷如狂,这样的结果都再无法更改。

  就因为自己的实力,只是其中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卒,就是有再多的英雄情结,就是有再热血澎湃的建功立业的梦想,也不过会成为昙花一现了。

  此时阗殛老祖苍老的面容上露出一缕慈祥之色,带着浅浅的笑容,望着刘君怀,目光柔和、慈祥,仿佛是长者看着自己的晚辈。

  “君怀,先不急着回去,等见过了练盟主,你还要陪我回一趟千机谷,我的那些弟子们也要跟着去。”阗殛老祖长叹一声,“师门我也有几十年没有回去过了,该解决的总是要解决的!”

  见到刘君怀眼中的迷惑神色,阗殛老祖笑道,“没有什么大事,内中详情稍后让风儿他们讲给你听,昆吾会长也去,千机谷可是个好地方,讲它是仙境也不为过的!”

  说罢,阗殛老祖站起身,“我与敏长老还要连夜赶回修士联盟,刑堂里这么多的俘虏,还有许多事情要解决!”

  待二人走后,万逍驹讲道,“千机谷是老人家在汉疆的师门,那里主修的便是阴阳术数。也是因为用阴阳五行生克制化的数理,来推断人事吉凶,阴阳术士做多了帮人改命的逆天行事,令得千机谷门下众弟子能够顺利飞升的寥寥无几。

  “此种情形困扰了千机谷多年,在几千年前他们也有一种可屏蔽天机的功法存在,在幸临天劫是使用。可惜在千机谷一场涉及到内部利益博弈的争斗中,被失败的一方一气之下毁去了。

  “记载那功法的原本却是

  (本章未完,请翻页)在千机谷禁地封存着,打开那处禁地禁制则需要一种叫做石髓血精的东西,只是几千年来各处搜集而不得,致使许多位前辈长者因此而寿终就寝,这其中就包括了老人家的恩师!

  “百年前,在老人家的恩师命陨之后,千机谷内部倾轧又起,极度失望之余,老人家与许多师兄弟便纷纷辞去了千机谷门人身份,在汉疆各自谋求发展。

  “但老祖始终对千机谷念念不忘,自那一次门人集体退出之后,千机谷跌入了衰落反而促成了现在的安定团结。那些位集体退出之人也常常回到门内探访,他们之间有协议,若是能够找寻到石髓血精,再次开启禁地禁制之时,便是他们的正式返回之日。”

  刘君怀惊奇地道,“之前我还在疑问,十三位兄长为何没有人承授老祖的阴阳术数,原来是这般情由!”

  万逍驹点点头,“老祖他们退出千机谷之时,便商定没有经过千机谷的祭师之礼,任何人不可将阴阳术数私自传授,所以我们这些位师兄弟,没有一位得到师傅他老人家的绝世术数!”

  “那诸位可曾有加入千机谷之意?”

  “那自是当然!老人家可是阴阳奇术界的老祖宗,这称呼不是因为师傅的年龄资质,而是他那出神入化的掐念与推演,这可是令我么眼红已久的了!”

  “那这一次各位兄长就可以偿得所愿了!这就是老祖要把诸位哥哥全部带去的原因了。”

  闻听此言,众位师兄弟均是放下了杯盏筷具,齐齐摒住了呼吸,望向了刘君怀,眼中的疑虑与期待一目了然。

  此时的他们,心中隐隐有了一种期待,虽然这期待里更多的是怀疑。

  刘君怀笑道,“若想知道具体缘由,就把杯中酒喝了,方才你们可是令我与昆吾会长多喝了不少!”

  黄伤正欲张口反击,万逍驹笑道,“老四,君怀肯定有好消息!让我们喝杯酒没有问题!”

  众人纷纷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不过那极品的桑甘果酿,对于他们来讲着实算不得惩罚,刘君怀也不过是略微表示一下早前的不满而已。

  昆吾掸见刘君怀那一副得瑟模样,笑道,“你就别抻着他们了,你看看他们一个个的眼神都泛红了!”

  刘君怀这才慢悠悠的道,“那是因为兄弟我送给老祖一样东西,就是那石髓血精了!老祖有了它,禁地开启有望,你们获得千机谷的认同也就指日可待了!”

  “轰!”

  虽然大家心中早有猜测,但是这猜测自刘君怀的口中确定下来,已然引起了众人的惊呼。

  那石髓血精千百万年来未曾有一人见到过,只是一个传说中的存在,是天地精华历经亿万年凝结幻化之后才可生成之物。

  它是炼化神器的最好材料,乃天材地宝当中少有的炼器极品材料。

  千机谷寻找了几千年的东西,竟然被刘君怀找到了,这巨大惊喜自然令这些人欣喜欲狂。

  (本章完)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